……

至於真想買的有幾個?

誰也不知道,但大概率不會拆過一手之數,如果是真買來給自己用,那就是一個也沒有。

畢竟對於F級的宇宙飛船來說,封侯級的不朽神靈才是擁有它放標準實力,縱使可以往前推一推,軍主級的不朽神靈也有擁有F級宇宙飛船的。

就像是羅峰的老師,也就是隕墨星主呼延博,他就是軍主級的境界,甚至於也沒靠背後勢力,就是自己硬生生攢下來買了隕墨星號這麼一艘F級宇宙飛船。

沒有軍主級實力,再往前推,也頂多推到界主級,界主級就想擁有F級的宇宙飛船,除非是那種極其天才,即使是在虛擬宇宙公司也稱得上一句絕世天才的,或許才可以擁有。

至於恆星級?

夢裡做著吧,不可能的事情。

錢都掏不出來,

至於為什麼敢在虛擬宇宙中起鬨,畢竟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通知和詢問,再者台上的工作人員在他們眼中只是一個宇宙級的普通人。

宇宙級,在座的一千名天才基本上都是可以一對一捉對進行擊殺的,所以對於虛擬宇宙公司的畏懼感也有些消減。

至於是不是真的宇宙級……

恐怕這一千人中,只有開了天眼的羅華能看出來這中年男子馬納的真實實力。

但是也還是那句話,不是什麼大事,並且非親非故的,他羅華也沒有什麼義務去通知這些天才收斂下。

「這是我虛擬宇宙公司內部物品,各位是我虛擬宇宙公司核心成員,當然可以購買。不過也只能自己使用,不可以進行專賣二次銷售。」

「如果是要賣,必須賣回給我虛擬宇宙公司。」

台上的馬納似乎也知道這群人中沒有一個能買得起F級宇宙飛船的,問價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起鬨著玩的,剩下的百分之一也是代替族中長輩詢問:

「只是F級宇宙飛船太過昂貴,價格不是一般人可以承擔得起的,即使是不朽神靈,能買得起的也是極少數的強者。」

「各位還是先別著急,認真努力修鍊,等以後成為我虛擬宇宙公司的超級強者后,公司內部或許會直接給你們免費配備一艘F級宇宙飛船。」

馬納的話略顯敷衍,但在座的也沒有啥辦法,畢竟起鬨也就算了,真鬧事可沒一個敢的。

畢竟再怎麼說,這也是虛擬宇宙公司的底牌,在虛擬宇宙公司的底牌鬧事,後面還想加入虛擬宇宙公司,這鬧騰啥呢?

至於說他口述中,實力達到一定層次,公司內部就可以直接分配過來一艘F級的宇宙飛船?

在坐的除了羅華,都對此嗤之以鼻。

畢竟在他們眼中,F級的宇宙飛船如此尊貴,正常的封侯級不朽神靈都做不到人手一個,怎麼可能直接免費贈送?

這得多強才能做到?

羅華倒是沒有這麼大的反應,封侯級和封王級雖然都是不朽神靈,但之間的差距大的離譜,封侯級得下點血本才能將購買到F級的宇宙飛船,但對於封王級,卻只不過是個小錢罷了。

當然,這裡的封王級,值得是人族的封王。

異族以及附庸種族不在描述概括內,對於那些實力比人族弱的附庸種族來說,封王級才有可能勉強擁有一艘F級宇宙飛船。

而且他們的F級宇宙飛船跟虛擬宇宙公司的F級宇宙飛船差距還是很大的,不過由於虛擬宇宙公司的F級宇宙飛船隻售賣給內部人員,不對外銷售,所以才有極個別的現在就詢問是否可以購買。

畢竟如果不是他自己用,現在把人當了,也不值F級宇宙飛船的價值。

「順帶著通知一下各位。」

站在台上的馬納微笑著說道:

「天才戰前一千名的獎金,現在正在發放,等會兒大家回去可以查看一些賬戶。」

「至於現在,大家就可以解散回去了,等會兒我們虛擬宇宙公司會發送專門信件,通知準確接各位的時間,請各位都在你們所書寫的地點準備好,別到時候找不到各位。「

馬納隨即輕聲一笑:

「那各位,去陪陪家人朋友吧,畢竟很快大家就得長期離開家鄉了,以後現實中數百年都難得一遇了。」

言罷,便直接離開了二號餐廳,消失在這片虛擬宇宙中。

餐廳內的一千名成員,也在寂靜中,互相對視后,逐個消散在虛擬宇宙中。

畢竟馬納說的也對,前往虛擬宇宙公司總部后,最遠的宇宙國要距離十五萬億光年的距離,這麼長的距離如果沒有虛擬宇宙公司的飛船進行接送,單單路程就需要百年之久。

即使是虛擬宇宙公司安排的F級宇宙飛船進行接送,路途消耗的時間也有三年,面對浩瀚的宇宙,路途遙遠只能這樣。

再加上他們是去虛擬宇宙公司接受培養,這也就是代表著需要長期待在虛擬宇宙公司的總部內,應該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羅華等人都在現實中見不到親人了。

不過好在虛擬宇宙中一樣可以見到,別人感覺二者有沒有區別羅華不知道,不過羅華感覺區別不是很大。

畢竟相比在地球,只是視頻通話和電話聊天來緩解思鄉,這直接可以在虛擬宇宙中面對面交流,現實中可以做的虛擬宇宙同樣可以,那就無所謂了。

嗯,甚至於可以說虛擬宇宙更安全,防護措施都不用考慮。 「還我錢!草你大爺的!」

葉飛憤恨的說著,這三十二塊錢是自己用了好幾個小時換來的,一顆汗珠掉在地上摔八瓣的血汗錢!

那男子的牙齒有些鬆動,葉飛那一腳踩在他的臉上,讓他有些受不了。

「還錢,快點!」

葉飛繼續用腳踩著那大漢的臉,那大漢顫抖的遞出剛才搶葉飛的錢,葉飛直接揣兜里。

「滾蛋!」

葉飛冷酷說著,那大漢和身邊的人都跑光了,葉飛冷笑了一聲,本以為會把他們全部都得打倒,誰知道對方竟然不敢上了。

「我的錢拿來了!」

葉飛走到那特戰隊員的面前,耀武揚威的說著,那特戰隊員沉默著,沒想到葉飛竟然還能把錢給弄回來,他有些不可思議。

葉飛朝著一個小賣鋪走去,一晚上沒抽煙了,又搬貨的,他現在煙癮已經忍不住了。

「喂,老闆,一盒黃金葉。」

葉飛直接遞出十塊錢說著。

「兩百塊一盒,十塊錢買不了。」

那監獄內的店鋪老闆對著葉飛說著,葉飛睜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店鋪老闆。

「你說啥?兩百塊一盒?」

「我草,你咋不去搶呢?兩百塊一盒,這麼黑?」

葉飛有些震驚的問著那店鋪老闆。

「小子,這裡是a區監獄,不是外邊,你當是外邊呢?嫌貴就別抽!」

那老闆沒好氣的對著葉飛說著,臉上帶著不耐煩。

葉飛吞了一口口水,現在他算是明白a區監獄是怎麼回事了,外邊有商人把貨物弄到這裡,然後用特別廉價的價格來讓這些囚徒工作,東西還賣的死貴,如果不幹活,只能餓死。

原來這就是a區監獄的法則,廉價的勞動力創造外邊社會的發展,囚徒完全是被剝削的,這裡只有晚上是關押的,白天都是廉價的勞動力,就比如葉飛搬的那些貨物,在外邊是三百塊搬完,而葉飛是三十多塊,差距就是這樣。

「呵呵,挺好!」

葉飛無奈的苦笑了一下,用犯罪人廉價的勞動力,去創造外邊的世界,還是挺好的,葉飛無言以對。

「老闆,來一根香煙。」

此時一個女人拿著十塊錢走來,那店鋪老闆便是拿出一根紅塔山香煙遞給對方,那女人點燃了香煙便是離開。

「我草,我昨天給了別人一百塊錢!」

葉飛想起昨天晚上給了血哥他們五根香煙,黃金葉的價格是二十塊一根。

「老闆,來一根黃金葉!」

葉飛一狠心,便是扔給對方二十塊錢,那店鋪老闆便是拿出一根黃金葉遞給葉飛,葉飛用著櫃檯上的打火機點燃一下香煙,便是轉身就走。

那老闆看著抽屜里的錢,臉上帶著笑意,在監獄內做生意,可比外邊富有多了,一根香煙二十塊,監獄的錢太香了。

葉飛抽著香煙,第一次覺得香煙這麼貴,他現在十分想要出去,抽個香煙都這麼受罪,葉飛還沒有吃飯,朝著食堂走去。

「兩個饅頭。」

葉飛走到櫃檯,對著那廚師說著。

「十塊!」

葉飛乖乖的遞出十塊錢,對方遞給葉飛兩個饅頭,葉飛看著手中的兩個饅頭,還有兜里的兩塊錢,便是苦笑了一下,下午還得幹活,不然沒錢吃飯,沒錢抽煙。

葉飛在角落干啃著饅頭,瘦弱的身體,還有因為搬貨而弄髒的衣服,看起來很可憐。

葉飛一邊吃著饅頭一邊朝著工廠走去,看著監獄內的人來人往,葉飛深刻的感覺到了剝削,沒辦法,關在這裡的都是犯罪人員,理應受到懲罰,可是葉飛是被冤枉的。

「我草,這種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葉飛聳聳肩,直接來到了監獄內的工廠,什麼工作都有,全是體力活,全是幾分錢的工作,葉飛一邊看著工作,一邊啃著饅頭,都是他媽的幾分錢的,甚至還有一塊錢一小時的。

「帥哥。」

就在此時,一個女人忽然雙手攔住了葉飛,葉飛一驚,不知道從哪裡跑來一個女人,那女人聲音軟糯糯的,很是清脆,女人穿著一身監獄內特質的藍色衣服,一般很特寬大,但是女人特地把後邊的衣服收縮,露出自己凸顯的身材。

「什麼事情?」

葉飛向後撤一下,知道這裡關押的都是極其危險的人物,這個女人能夠進監獄內,看來也不是好人,葉飛天生對壞人很反感,但是女人長得確實好看,雖然沒化妝,但是皮膚也是很白的,眼睛之中帶著光亮。

「帥哥,親嘴不,五十塊錢親一分鐘嘴,親嘴兩分鐘有優惠,是八十塊錢。」

那女人臉上帶著笑容對著葉飛說著,葉飛睜大了眼睛,實在也是沒想到監獄內還有這種方式。

葉飛上下打量了一下女人,不知道這個女人被多少男人親過了,葉飛想到這裡就有一些噁心。

「不親,謝謝。」

葉飛說著便是啃著饅頭,繼續看著工作,對於這個女人並沒有任何的好感,畢竟她是囚犯,肯定是做壞事了,不然不會被抓到這裡來的。

「帥哥,你能給我吃一口你的饅頭嗎?我的錢被其他男人搶了。」

那女人吞了一口口水,看著葉飛手中的饅頭,葉飛上下打量著她,內心一軟,直接遞給對方一個饅頭。

「給你!」

葉飛說著,自己吃了一個雖然沒吃飽,但是自己是金花境界古武者,就算一百天不吃飯,也餓不死,有內力頂著,但是內力會消耗乾淨。

「謝謝。」

那女人雙手就抓住葉飛的饅頭,直接狼吞虎咽的便是吃下去。

「咳咳!」

女人吃的太急,便是噎到了,他不斷的打嗝,十分難受,葉飛的手在她的背上輕輕一拍,內力把她喉嚨內的饅頭粉碎,女人便是恢復了。

「我這裡還有兩塊錢,給你吧。」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