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室前,她深呼吸一下,當推開大門

《不會現在沒人玩QQ農場了吧》【281】婚禮前夕 說罷,管理員便拿出了一個精緻的手提箱,交給了雲朔。

「諾,這就是你的,基地長早就打過招呼了。」

看着手提箱,雲朔有些愣神。

雖然知道自己的能力對基地有很大的幫助,但他沒想到基地長竟然對自己這樣關照。

「謝謝!」

向管理員道謝后,雲朔提着箱子和李賀一起離開。

「呵呵呵,果然沒錯,你的東西基地長早就準備好了!」

對於雲朔手中的手提箱,李賀沒有絲毫意外,畢竟雲朔的能力是空間,是可以解放楊默戰力的能力。

「我倒是沒想到,不過我們該去什麼地方呢?總不能就在這裏提升實力吧?」

「當然不是,跟我走就好了!」

兩人一路前行,來到一處靜謐的區域。

「這裏是修鍊區,提升自身實力最忌諱的就是吵鬧,所以這裏才會修的這樣安靜。」

說罷,李賀便帶着雲朔走進了一間修鍊室。

隨手將修鍊室打開,對雲朔介紹道:

「這裏和外界隔音,你不用擔心自己會受到外界的干擾,而且修鍊資源的能量也不會向外逸散出去。」

在他的介紹下,雲朔大概明白了修鍊室的情況。

為雲朔解釋清楚后,李賀轉身離開,走向了另一間修鍊室。

在修鍊室坐下,雲說打開了手中的手提箱。

滿滿一箱乳白色的晶石散發着精純的能量,讓雲朔大為震驚。

「這些晶石…這晶石的數量有些太多了吧?」

單獨的一枚晶石,就蘊含着巨大的能量,而現在他的手中有着慢慢一箱。

每一枚晶石都有拳頭大小,這一箱大概有個五十多塊。

「按照我的力量來看,要把這些晶石全部吸收,怕是能直接達到全面了吧?」

這樣財大氣粗的資源分配,讓雲朔不禁感嘆。

從中拿起一枚抱在懷裏,雲朔開始運轉起了自己的力量。

乳白色晶石散發的能量隨着力量的運轉,在雲朔的身體當中不斷流轉。

每運行一圈,他的力量就會增強一份。

閉眼吸收晶石能量的雲朔,不斷運轉自己的力量,感受着自己在不斷變強。

他臉上的面具,也有了一些變化。

只能遮擋雙眼的面具,在悄然增大。

時間飛逝,手中的晶石終於被吸干能量,在雲朔的手中徹底碎裂,化為透明的結晶。

「呼!」

張開雙眼的雲朔,吐了口氣停下了修鍊。

「這就是快速增長實力的感覺嗎?現在的力量應該能很輕鬆的,將小範圍空間內的東西傳送到其他地方了。」

在血色戰場躲避那些影子狼群的追殺時,他曾經用過這種方式。

只是將那個區域的狼群傳送過去,就幾乎把他全部的力量耗盡。

而現在,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完全可以輕鬆的支撐這樣的行動了。

至少不會因為傳送範圍太過巨大,而讓自己的力量耗盡。

隨意使用了一下自己的力量,雲朔再次拿起一枚晶石,進入了修鍊狀態。

…..

陰影世界

牙人的軍隊在快速聚集,他們像蝗蟲一樣的向四周擴散。

不管是誰遇到這支軍隊,都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被吃的連渣都不剩。

是各種意義上的連渣都不剩。

血弈軍大營

「前方情報!」一名斥候大喊著闖進大營。

「拿上來!」血弈軍將主說道。

話音剛落,斥候手中便飛出兩道流光。

將主抬手抓住這兩道流光,翻手打開。

是留影石,以及一種和留影石很像的名為留音石的東西。

手心微動,一點能量被注入到了兩個道具中。

留影石瞬間投射出一道光影,同時留音石也傳出了聲音。

「我是血弈軍馬部第十三斥候小隊隊長,張啟。

本次偵察探明,牙人主力軍隊約有三萬人,還有約七萬人的附屬軍隊正在聚集,共計十萬。」

隨着他的聲音,光影中也顯現出一支龐大的軍隊。

除了滿口獠牙的牙人外,還有着背生肉翅的翼人,形似鱷魚的咢人等。

這些不同部落種族的傢伙,全都聚集到一起,組成了這隻恐怖的軍隊。

「十萬人?」

將主在得到數值之後,身上頓時冷汗直流。

十萬人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他血弈軍在這陰影世界中經營了十年,也不過是有兩萬的軍隊而已。

現在這隻十萬人的大軍,對血弈軍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而那留音石的聲音還在繼續

「同時,我們發現,牙人軍隊中,擁有大量火種,我們懷疑對方動用了原始火種!」

火種!

這是一條重要信息,面對火種,即便是血弈軍的將主,也覺得十分棘手。

火種是牙人的力量之源,甚至可以說是。

火在人在,火熄人亡。

那火種本身就擁有着十分詭異的力量,不但可以開闢血色戰場,還可以壓制籠罩範圍內的其他人。

而牙人更是將這種力量與自己融合,形成了那種有着特殊力量的圖騰紋。

當然,熄滅火種並不困難,只要知道方法,即便是一個普通人也能將其熄滅。

但想要靠近火種,卻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

畢竟牙人們也不是傻子,即便是發生了最激烈的戰鬥,他們也會留下足夠的力量守護火種。

對於牙人軍隊,血弈軍將主的內心十分沉重。

「來人!」將主大聲喊到。

一個蒙面的傢伙突然出現,對着將主行禮道:

「將主!」

「通知玄弈軍,隨時準備戰鬥!」

「是…」

那人在將主面前化為煙霧消散,而將主則是長嘆一聲。

「世界,要亂了…」

陰影世界的消息很快傳到了玄弈軍的手中,沒多久季路便得到了總部的通知。

十萬人的軍隊正在聚集,這讓季路感到震驚。

血弈軍和玄弈軍的人全都加在一起,也不過區區五萬而已,他們真的能夠擋下兩倍於自己的牙人大軍嗎?

「通知基地所有罪面到會議室開會!」

對自己的助手吩咐了一句,季路拿着關於牙人軍隊的資料,走向了會議室。

基地里的情況,雲朔並不知情。

他已經在修鍊室里呆了十幾天,手提箱中的晶石也被他用掉一半。

現在他已經達到了半面,甚至面具還在不斷朝着全面修復。

咔咔咔

雲朔手中的晶石突然碎裂,雲朔睜開眼,把手中的晶體碎渣丟到一邊。

「這已經是第二十六個晶石了,按照現在的吸收速度,把剩餘的吸收掉應該就能達到全面了!」 哭哭啼啼:「長姐!你嚇死我了!你去哪了?我以為……我以為……」

「以為我死了?」明落昔撫摸她的小臟臉。

「不可以,長姐不可以死!長姐答應要護我一世安寧的……」明檸菀哭的更凶。

「傻丫頭,我就是出去尋尋新鮮,沒事的。」

明檸菀責怪她:「哪有你這麼尋新鮮的!明明沒有靈力,還愛亂跑,受傷了怎麼辦?」

明落昔揉著她的小臉:「好了,不氣了,是長姐的錯,以後再也不丟下小莞兒亂跑了。」

明檸菀也好哄,點點頭:「這是你說的哦。」

「是啦,我說的,本公主金口玉言。」拉著她進入新搭的營帳,「我出去跑了一圈都沒你這麼埋汰,你這是鑽過煤灰了?」

明檸菀氣哼哼的埋怨:「還不是那個胡來,笨的要死,我說躲在樹後面,他偏偏拉著我躲進他們的廚房灶台後面,結果一聲炮響就全炸了,這個笨傢伙!」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