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叮咚,叮咚……」

李點蒼撓撓頭,有些不理解,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天城的預警,洪水要來了,快出去看看吧。」

幾個人的手機變成了感嘆號,不斷的播放着預警,葉飛他們幾個人紛紛站起來,本來是在屋內討論如何對付怪物,如今卻迎來了天城洪水的預警,聽到那機械的女子之音,幾個人內心都很慌張。

「什麼東西?洪水?天城來洪水了?」

葉飛剛要出去,手機便是響起,是雲家的電話。

「喂,我是葉飛。」

趙四率先腳踩金花飛了出去,李秋水連忙跟上。

「叮叮叮。」

電話內的雲家人大聲的對着葉飛說着。

「妖族大軍?」

葉飛連忙接通,不知道雲家什麼事情。

「葉飛,把白鶴神劍還給我們,雲家之外,忽然來了數以百萬怪物,雲家城內死傷無數,快。」

葉飛還來不及反應,他手中的白鶴神劍忽然飛走了,一路疾行,朝着雲家的方向而去,葉飛看着雲家人強行召喚走白鶴神劍,便是皺着眉頭,他知道,雲家有大難了,不然不會用白鶴神劍的。

「你的劍?」

葉飛喃喃自語了一番,他睜大了眼睛,夏侯氏的話都是真的。

「嗖!」

李點蒼心情沉重的說着。

「走吧,先看看洪水去。」

李點蒼有些吃驚,她看着白鶴神劍飛走的方向,電話內的話語,她多少也聽到了一些。

「看來雲家大難啊。」

「快看。」

趙四臉上帶着吃驚,他指著一個方向,在十米高的洪水之上,一個青色的怪物站在那裏,龍頭,龍鬚,人形,渾身青色鱗片,倒付着手,踩着洪水而來。

葉飛拿起斷掉的八荒劍,腳踏金花而去,李點蒼緊隨其後,不多時,葉飛和趙四他們會合。

而他們看到了一場翻天覆地的河水湧來,淹沒天城四分之一,來勢洶湧,狂猛無比,無數的樓房倒塌,人影在洪水之中消失淹沒。

「不是同一個,是另外一隻。」

「他身上的波動要比剛才白色的怪物強橫。」

「那東西怎麼變成青色的了?不是白色的嗎?」

葉飛睜大了眼睛,那白色的怪物難道會變色?

李點蒼說着,這場浩劫,到底是怎麼來的。

「唯有硬上了!」

李秋水說着,她眼中帶着一絲驚懼,這個傢伙,簡直是強大到一定的地步了。

「要阻止他才行啊,這樣下去天城會被淹沒的,幾百萬的天城百姓都會死的。」

「上啊!」

葉飛持着八荒劍,第一個沖了上去,隨後李點蒼和趙四還有李秋水也紛紛沖了上去。

「給還沒有被淹沒的百姓爭取逃跑的時間。」

趙四看着身後無數百姓都是開着車子逃亡,路上撞車的無數,本來三十邁的城市公路,一個個都開車到八十邁了。

葉飛到那青色蛟龍百米的距離就是停下,他拿着斷掉的八荒劍,指著青色蛟龍,青色蛟龍淡淡的看了一眼葉飛,絲毫不在意,眼中帶着漠視,他一言不發,雙手揮舞著,洪水嘩啦啦的向前涌動,繼續淹沒天城。

「這傢伙聽不懂人話。」

青色蛟龍遠遠的就看到葉飛他們幾個,他毫不在意,在他眼中,只不過是卑微的爬蟲罷了。

「住手!你是什麼怪物?為什麼要這麼做?」

「領域之力!」

「領域之力!」

「弄死!」

葉飛大聲的說着,隨後猛然的沖了上去。

幾個人憑空消失,失去操控的洪水,一下子平息了,十米高的洪水嘩的一下就落下,不再蔓延天城,而是朝着位置低的地方流去。

青色蛟龍看到葉飛他們發出領域之力,便是一陣惱怒,這些卑微的爬蟲竟然敢阻撓自己。

「領域之力!」

李秋水,李點蒼,葉飛,紛紛召喚出自己的領域之力,三個領域之力一下子合在一起,把青色蛟龍包裹在一個世界。

「噗噗!」

「噗!」

「滾!」

青色蛟龍怒跺一腳,轟然踩着地面,一瞬間,石破天驚,天地變色。

「啊!我的領域,我們的領域碎了!」

「天吶,領域沒有了。」

「啊!」

葉飛和李點蒼,還有李秋水,紛紛吐出一口鮮血,三個人的領域瞬間崩碎,一個個領域變成灰飛飄蕩在天空之上。

「起!」

那青色蛟龍雙手一揚,繼續操控著洪水,朝着天城淹沒著,十米高的洪水絕地而起,根本沒有理會葉飛他們,在青色蛟龍眼中,葉飛他們幾個就是螞蟻,就好像你在玩手機,兩隻螞蟻爬到你的手機上,你只會一口氣吹飛,而不是殺死,這蔑視,代表着強大。

葉飛和李點蒼還有李秋水,都是渾身劇震,要知道,領域之力一輩子就能夠修鍊一次,如今全部碎裂,被青色蛟龍一招擊潰,也就是說,葉飛,李點蒼,李秋水,這輩子都無法修鍊領域之力了。

葉飛內心心痛無比,自己已經一輩子無法修鍊身外化身了,如今領域之力碎了,這一下,自己又他媽的殘廢了。

葉飛吞了一口口水,他有種無力感,雖然青色蛟龍不如那撒旦厲害,但是葉飛依然是打不過的。

「怎麼辦?打不過啊!」

趙四在旁邊看了一個心碎,他們三個人的領域之力一下子就滅了,成為了修鍊者的殘疾人。

「不是一個級別的,怎麼打啊?應該逃命了。」

「司馬家族攜八級兵刃屠龍匕來助陣!」

「公孫家族攜八級兵刃拴天鏈來助陣!」

李秋水和李點蒼二人吞了一口口水,看着青色蛟龍操縱着洪水浩浩蕩蕩的朝着天城席捲而去,他們有心無力。

就在此時,天空遠處飛來兩個小黑點,很快就到達葉飛和李點蒼的面前。

葉飛看着司馬家族和公孫家族不計前嫌的過來,便是很感動,如今天城危難之中,是該齊心協力了。

「上!」

兩個男子紛紛拿出自己家族的八級兵刃,此時天城的幾大八級兵刃就差白鶴神劍了,計都鎖喉瞬獄弓,龍起神槍,屠龍匕,拴天鏈,都齊了。

「好,四大兵刃都到齊了,搏一搏!」

「好煩。」

青色蛟龍渾身一震蕩,渾身一股光波爆炸而去,葉飛他們看到以青色蛟龍為中心,一股氣浪翻湧而來,速度無與倫比。

葉飛率先沖了出去,他持着八荒劍,沖在了第一個,李點蒼一轉龍起神槍,鳳舞九天便是施展出來,公孫家族的男子一抖拴天鏈,鏈子嘩啦啦的朝着青色蛟龍而去,司馬家族一匕狂舞,趙四也拉動計都鎖喉瞬獄弓,李秋水緊隨其後。

青色蛟龍感受到身後的力量,他腳踏洪水,緩緩回頭看去,看到葉飛他們拿着八級兵刃狂涌而來,青色蛟龍不屑的冷哼一聲。

「啊!噗!」

葉飛一群人一下子倒飛而去,鮮血狂噴,血液逆流,手中的兵刃砰砰的崩碎著,李點蒼的龍起神槍化為齏粉,屠龍匕碎裂,拴天鏈融化,計都鎖喉瞬獄弓也在第一時間斷成兩半。

「殺!」

幾個人紛紛用出畢生絕學,朝着那光波橫掃而去。

李點蒼看到李秋水一下子被震死,屍體墜落河流內,瞬間被沖刷的找不到影子。

「呃……」

公孫家族和司馬家族的兩個男子一下子就被震死,李秋水也沒有免受災難,她一口鮮血狂噴而出,渾身的筋脈被震斷,一下子就死在了空中,隨後雙手垂落掉在水裏。

「秋水姐!」

「打不過,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

葉飛站在趙四的金花上,對着他說着,此時李點蒼腳踏金花飛到洪水之中,去尋找李秋水的屍體。

趙四半跪在金花之上,一口鮮血噴出,他也渾身劇震,差點被震死,最後一刻,趙四運轉了陰陽法決,保護住了葉飛和李點蒼,不然的話他們兩個人也會被震死。

葉飛擦拭著嘴角的一抹鮮血,他看着前面青色蛟龍的背影,瞳孔之中帶着一抹驚顫,對方連看自己一眼的興趣都沒有,那種漠視,讓葉飛感到內心刺痛,這就是強者對弱者的態度。

「你曾經殺十大閻王那一招不能用了嗎?那一招可以殺了他,這個傢伙的修為,也就是十大閻王的境界。」

趙四帶着期望問著葉飛。

「我也好廢物啊,身為閻王,竟然連一個怪物都對付不了。」

趙四痛苦的閉上眼睛,這戰鬥根本不用打,只是一個照面就被對方給拿下了,一下子就死了三個,而葉飛他們也差點死掉。

「如果我吞噬了十大閻王的神格,那他在我面前就是一隻螞蟻,或者十大閻王要是活着,隨便一個閻王都能收了他,可是如今……」

趙四不知道該怎麼辦,這個傢伙強大的離譜,在人間,也許會有大能來收他,但是那個時候,天城早就沒了。

「不能,得三個月後,還有很久呢。」

葉飛看準青色蛟龍的背影,眉頭緊皺着,雖然對方跟撒旦那一號人物沒法比,但是也比自己強。

「不行,葉善現在不能離開封印,一旦離開封印,就會狂暴,葉善的意識要消失了,大魔王不受葉善的控制,要是放出來,面前的怪物沒有收服不說,還多了一個大魔王,到時候情況更加棘手。」

趙四果斷的拒絕了葉飛的想法,現在葉善是不能用的。

「要不,還請葉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