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裁判筆直的跑向了霍恩,霍恩看起來也已經有心理準備了。

果然主裁判出示了紅牌,霍恩直接被罰下了。

接下來的比賽,科隆不得不首戰一人,而且還要先換一人。

現場的球迷們都愣住了,他們沒有想到這麼突然,他們的球隊就處於劣勢了。

而這一個紅牌,夏忠要佔很大的功勞。

在隊醫的幫助下,卡松加終於站了起來。

雖然帕德博恩07佔據了優勢,但是球隊始終無法進球。

而卡松加堅持了一會,終究還是無法堅持比賽。

無奈之下卡松加被換下了,荷蘭前鋒維羅德替補上場。

和卡松加不同,維羅德速度不快但是有身高。

他們倆完全不同風格的球員,就這樣上半場比賽結束了。

來到下半場后,很快帕德博恩07發起了進攻。

夏忠帶球往對方禁區推進著,突然替補上場的維羅德在禁區線附近橫向跑位。

而他的跑位讓科隆非常緊張,防守球員下意識的往他靠攏。

果然夏忠做出傳球動作,後衛馬羅趕緊朝維羅德防去。

但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正因為他們的防守。

導致左路非常空虛,梅哈周圍沒有什麼防守球員。

而夏忠的傳球正是找得他,梅哈也沒有想到,夏忠竟然是傳給自己。

雖然他的反應慢了一拍,但是幸好他周圍防守強度不高。

梅哈斜插進禁區里后,成功接到了夏忠的傳球。

隨後梅哈直接右腳推射攻門,門將努力做出撲救。

但是他並沒有碰到足球,足球滾進了球門裡。

而這粒進球也是全場比賽唯一的進球,最終帕德博恩07以1比0的比分戰勝了強大的科隆。

(求收藏!!!求推薦票!!!) 副標題:混沌之腦

芥雛子,這個乍看之下是日本人的名字也是假名。

只要將稍微調換下順序,就能知道這個名字原意是『雛芥子』,而雛芥子是一種大名鼎鼎的花,這個花還有個名字——『虞美人』

這個名字幾乎可以說是在明示她的真實身份了。

是的。

芥雛子的真實身份,正是以經典京劇曲目《霸王別姬》而聞名於世的虞美人——虞姬。

不是後代,也不是被召喚的英靈,而是實打實的從兩千多年前的那個『秦時明月漢時關』的時代一直隱居著活到了現代的虞姬本人。

為何她能一直活到現在?

因為她並非人類,而是自然化身的精靈,她這樣的存在在西方神秘世界裏往往會被稱呼為『真祖』(並不準確)。

在東方神秘世界裏則是被稱呼為『仙女』、『真人』。用現代網絡小說里流行名詞來稱呼的話,最接近她存在形式的則是『巫』。

多年前,在老所長馬里斯比利的時期,她就被帶到迦勒底中來隱居了。

雖然類型與西方概念里的吸血鬼不同,但因為能夠通過吸血行為直接從外界獲取能量,因此也被分類為吸血種。

路明非在見到芥雛子的第一眼時,莫名的就被她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這點直到現在也沒忘記。

而芥雛子實際上也在暗中觀察著路明非。

芥雛子在路明非身上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那是她千年生命中唯一在意的人的氣息……那位霸王項羽的氣息。

一開始的時候芥雛子覺得自己感覺出錯了。

後來伴隨着對路明非的觀察,芥雛子也越發肯定這點。

因為路明非這衰仔委實跟『霸王』二字沾不上邊,更別提項羽可是以怪物般的體能著稱的超級戰將,而路明非的體考成績日常不合格了。

正因如此,芥雛子一直躲著路明非,打算就這樣繼續觀察,慢慢的觀察,等時間穿越行動開始之後,再看看路明非會不會在戰鬥中爆發成長什麼的。

芥雛子懷疑過路明非或許會是項羽轉世。

但芥雛子又覺得不太對,因為她知道項羽的秘密,她無法確認項羽究竟會不會有所謂的轉世存在。

……西楚霸王項羽,可謂是中國最負盛名的古代戰將了。

這位力能舉鼎的霸王常常被賦予各種各樣的神秘色彩,有人說他婦人之仁,但更多的是將妖魔化、鬼神化,只因他的戰績過於彪悍瘋狂。

神秘的世界裏,幾乎沒有人覺得項羽只是個人類。

但事實往往更加的不可思議。

芥雛子就知道項羽的秘密,他的確並非人類,而是與瑪修極為相似的人造人,只不過製造他們兩人使用的技術不同,項羽乃是始皇帝嬴政尋得蓬萊仙島之後,用在其中發現的上古封神時期的技術,所製造出來的人造人。

如果說瑪修設計之初的使命,是守護人類史的世界的話,

那麼項羽設計之初的使命,便是守護中原世界的神州闊土。

以傳說中的兵主蚩尤為原型,被人工製造出來的戰神,這便是項羽強大力量的根源。

……始皇帝當初是真的覺得自己的大秦帝國能代表神州大地千秋萬載永世長存的……

實際上,直到始皇帝駕崩、大秦帝國衰落,名為項羽的超級人造人兵器也沒能完成。

不過,項羽雖然說是人造人,但按照現代的說法來說應該算是生物兵器,素體與人類相差無幾。

但也正因如此,芥雛子無法確定,項羽這樣的人工生命,真的會有轉世重生的機會嗎?

所以在面對讓她的內心莫名悸動的路明非時,本性暴躁的芥雛子才會反而躲起來,選擇默默地暗中觀察。

但她着實沒想到,她這邊還在觀察期呢,那邊基爾什塔利亞突然下場,然後這劇情展開就如野豬下山般開始了豬突猛進。

怎麼突然就要結婚了?

芥雛子很懵。

所以她才會在今天晚上出來,她決定賭一把,在那邊完婚了之前先確認路明非的真實身份到底是什麼。

這個方法就是血。

讓她吸一些路明非的血。

為什麼這麼做的理由?芥雛子說不出來,她也不知道要如何確認路明非與項羽是否有關係,但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辦法了。

結果沒想到自己這個某種意義上的死宅女難得主動出門一次,迎面就撞上了堵門的基爾什塔利亞。

「中國的『真祖』——或者我該叫你『巫』?」

「不要自以為是的用那種名字稱呼我,人類。」

芥雛子開始思考,自己到底是在哪裏暴露了身份?

……或許她的身份根本沒暴露,而是基爾什塔利亞預知未來看穿了自己的一切?

雖然聽上去挺扯淡的,但基爾什塔利亞能通過星辰的指引預測短暫的未來,這件事並沒被隱藏。

就在芥雛子如此思考的時候,基爾什塔利亞卻聳了聳肩:「我就隨口一說,沒想到你居然認了。」

「……」芥雛子一時語塞。

基爾什塔利亞的思路其實挺簡單的,他根據芥雛子是在A組成立許多年之前,就已經被老所長帶過來這點猜測,芥雛子恐怕不是單純的人類,而是某種長生種,再加上她面相看着像是中國人,所以就隨口說了『真祖』這個最典型的(相對)無害的長生種的名字出來。

然後芥雛子就自己認了。

芥雛子雖然壽命悠久,但因為長期避世隱居,嚴重缺乏與人溝通交流的經驗,看來這方面並不是很聰明的樣子。

(芥雛子、雛芥子、虞美人……虞姬?)

「虞姬?」基爾什塔利亞問。

芥雛子冷哼了聲:「馬里斯比利連這個也告訴你這位大弟子嗎?」

好嘛,又猜對了。

但這次基爾什塔利亞很識趣的沒有將這具嘲諷意味十足的話說出來。

基爾什塔利亞知道許多關於迦勒底的秘密——至少比奧爾加瑪麗這個現任所長清楚。

馬里斯比利老所長為了拯救世界而做了多少實驗……包括隱藏在地下深處的舊實驗場,他都只曉得一清二楚。

芥雛子試圖繞開面前的基爾什塔利亞,但被對方緊跟着攔住。

這位古老的自然精靈面色一沉:

「為何要攔着我?你通過你那預知未來的能力,知道我接下來要做什麼了嗎?」

「預知未來么?現在已經很少年輕人會這麼稱呼了啊」

基爾什塔利亞微笑着,不知從何處抽出來了一根金屬質地的法杖。

「真正的預知未來已經不是魔術的領域了,因為未來有無數的分支,預知未來的魔術本就是個偽命題,魔術所能做的極限不過是未來預測,通過將身邊的信息素搜集起來進行演算得出可能性最大的結果——因此魔術的未來預測需要一台演算裝置,而我只是稍微有點特別罷了」

基爾什塔利抬起法杖,指了指自己的上空。

「『星辰』便是我的演算裝置,這便是『占星術』的原理,雖然普通的塔羅牌抽卡也能做到一定程度的預測,但為了能夠更精確的得到結果,施術者需要準備繁瑣的儀式場地去溝通天上的星辰。你也應該清楚吧,作為天體魔術師的我的儀式場地就是這整個迦勒底

這個設施本身,就是天體魔術師最佳的施法場地——『天文台(迦勒底)』」

兩河流域的古迦勒底王國以占星術聞名,希臘星座文化的原型就是從迦勒底文化中的星神吸納而來的,迦勒底王國滅亡之後,迦勒底一詞通常被用來代指占星術士、天文學者,進而引申出『天文台』的含義。

法杖在基爾什塔利亞手中如文明棍般揮舞,最終底部與地面觸碰,發出了沉重的聲響。

「離開了各種禮裝道具的魔術師還不如一把手槍,但身處領域範圍內的就例外了,只要有這整個迦勒底作為支持,我便能夠呼喚星神,即使自然精靈,在我面前你覺得自己能有幾分勝算?更何況」

基爾什塔利亞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我這邊還有真正能夠做到預知未來的『魔眼使』。」

第二人在黑暗中獻身,是奧菲莉婭·法姆索羅涅,精英A組中的魔眼使,她的右眼具備在某種程度上做到『推遲壞事的到來』的能力,是未來視系魔眼的一種。

「抱歉,芥前輩」奧菲莉亞的魔眼閃耀光芒,語氣中卻滿是歉意,「我選擇支持瑪修,以及相信沃戴姆的判斷。」

從基爾什塔利亞與芥雛子見面開始,直到現在,奧菲莉亞也在斷斷續續的使用着魔眼的力量。

奧菲莉亞不斷的將芥雛子暴走開戰的『未來』向著『兩秒以後』的未來推遲,如此做到『下一秒』芥雛子會與自己等人好好交流的結果,然後以這個結果來延伸現實的發展,從而做到類似『決定未來』的事情。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