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索隆說得很輕,但還是讓山治聽了進去,立馬怒道:

「你個三流劍士綠澡頭,死白痴你懂個屁,信不信我踢死你!」

索隆冷眼一閃,立馬把手按在刀柄之上,喝道:

「來來來,老子要親自砍了你!」

砰!

砰!

娜美直接制止了這一行為,一人給了一個爆錘,惡狠狠道:

「你們兩個白痴別鬧!!」

······

······

PS:這個惡魔果實索隆合適還是娜美合適,在線等…… 「我們沒事,你們放心,是楚天煜有事。」楚玄辰道。

「沒事就好,擔心死我們了,那王爺,這小白要放回緋月閣嗎?」陌竹道。

「不用了,既然它這麼能耐,就讓它替本王看一會家,本王瞧它挺會看家的。」楚玄辰道。

雲若月見狀,不由得佩服的看向楚玄辰,「你是不是在進宮之前,就知道晉王他們會污衊你,所以才叫陌竹把小白放到這裡?」

楚玄辰輕笑,「還是娘子聰明。楚天煜這人一向喜歡栽贓告狀,他既然栽贓本王與蘇常笑有染,肯定會借上次蘇常笑來找本王的事作亂,那肯定也會叫下人,甚至是收買蘇常笑做假證。她們肯定也會栽贓本王把蘇常笑帶進了王府,對她做了什麼,所以本王才想出這個計策來洗清嫌疑。」

「這小白是才放到這裡來的,就算她們知道王府的情況也沒用,因為情況都由你來掌控,會隨時變化。所以,她們今天無論如何也陷害不到你。」雲若月總結道。

這說明,楚玄辰是真的很聰明,他提前就把後路想到,並且做好部署了。

「娘娘,王爺留的後路很多。不僅如此,王爺還命我找了好多證人在候著,只等皇上傳召,只可惜等了很久都沒有消息。看來這晉王太沒用,不用出證人,他就輸了。」陌竹佩服的看著楚玄辰。

雲若月這下更佩服楚玄辰了,這傢伙做事還真是考慮萬全,滴水不漏。

楚玄辰則溫柔的凝視著雲若月,「月兒,你今天奔波了一天,也累了,本王抱你回去休息。」

「不,不用了,我自己會走,你回星辰閣去吧。」雲若月紅著小臉說。

一想起那天晚上的肌膚之親,她就羞得想找個地洞鑽進去,那還是她主動的,想起來都羞人,她更不好意思面對楚玄辰了。

「不行,本王要保護你和孩兒,怎麼能睡星辰閣?本王要陪你們一起睡,你不準拒絕。」說完,他霸道的抱起雲若月,就直奔緋月閣。

對於他這種年輕氣盛,血氣方剛,又才開葷的男人來說,之前的次數太少了,完全不夠塞牙縫。

他想要每天都有。

「你小聲點,別讓陌竹聽到了。」雲若月趕緊拿粉拳去捶楚玄辰。

「怕什麼,我們是夫妻,在一起睡是應該的。」楚玄辰巴不得讓眾人知道,他已經征服了心愛的女人。

不過,為了小妻子的名譽,這種事他是不會對外宣揚的,他只是想讓陌竹他們知道,他已經追愛成功了而已。

陌竹一愣,頓時流下了羨慕的淚水,王爺真幸福。

緋月閣,內室。

「不行,那天晚上才那個,今天晚上不可以,為了孩子,你要節制點。」粉紅色的雕花大床上,雲若月按住某人的手,一臉嚴厲的譴責道。

「本王知道,可是本王才開葷,還沒有嘗過幸福的滋味……」楚玄辰看著雲若月,眼巴巴的說。

「還是不行,是寶寶重要還是你的幸福重要?要是讓寶寶知道你這種行為,他會生氣的。」雲若月義正言辭的說。 「哎呦,我是不是來早了~」第一個推門進來的正是公關部部長,看着兩個人的樣子,頓時想要關門出去,可是門還沒關上,一群人直接涌了進來。

進來的人越來越多,曖昧的氣氛被打破,許安寧總算回過味來,看着不遠處公關部部長臉上意味深長的笑,感覺一秒鐘都沒辦法再多待下去了,趕忙趁著人來人往跑走了。

舍友們很好心的等在禮堂門口,看着許安寧一副慌不擇路的樣子,頓時十分好奇。

「怎麼了?安安,你不是去找柯磊了么?怎麼這個樣子?被捉姦了?」孟冉問出了大家都想要知道的問題。

捉姦?許安寧看着孟冉的臉倍感無語,雖然用詞不太準確,但總的來說,你真相了。

天已經很黑了,禮堂門口遠比後台更加熱鬧,來來往往的人群喊的叫的鬧的大有人在。

「這是一群被期末考試逼瘋了的人啊!」往宿舍走着的幾個人看着身邊瘋狂的同學們,忍不住感慨著。

「要不然咱們也去夜宵吧,現在九點半,吃點東西再回去,時間剛剛好」肖雅提議。

「好啊好啊!」許安寧附議,剛剛悸動又興奮的心情實在是難以壓制下去,不如出去耍一耍,說不定能有好作用:「前幾天柯磊帶我去的湘菜館還挺好的。」

說干就干,幾個人手挽着手,出了學校,往許安寧說的湘菜館走去。

因為位置比較偏僻,又是家老店的緣故,湘菜館的人不是很多,只有零零星星幾桌邊吃飯邊小酌的人,幾個人找了位置坐下,向來對吃飯十分有興趣的楊嘉一拿起菜單開始點菜。

「欸,這個價格不錯欸~」楊嘉一看着手裏的菜單,嘖嘖贊道。

菜單很「簡陋」,一張紅色的A4紙上用黑筆手寫着菜名和價格,外面封著壓縮膜,菜的種類很少,只一頁就全部寫滿了。

「是嗎?我上次來的時候沒注意。」上次來的時候,許安寧只顧著害羞和吃飯了,點菜什麼的都是柯磊上手的。

楊嘉一叫來了服務員,指著菜單:「這個,這個,這個,再來個這個,四個杯子~」

上菜的時候幾個人傻了眼,怎麼還有酒?

「這個是米酒,甜的,沒什麼度數。」楊嘉一解釋道:「難得出來吃飯嘛,明天周末也沒什麼事兒,喝點喝點~」

孟冉沒多廢話,拿起酒壺和酒杯給自己滿上,嘗了一口:「味兒不錯~」

楊嘉一的杯子遞了過去:「是吧,是吧,我在家經常喝,來北京之後都沒喝過,難得看見,絕對不能錯過,冉冉姐姐,給妹妹斟滿~」

孟冉倒是聽話,一杯酒倒的桌子上流了不少。

肖雅和許安寧依然有點猶豫,喝酒欸,萬一喝醉了怎麼辦?

「不會醉的~」楊嘉一咕嚕咕嚕一杯酒早就下了肚:「三度的米酒,我和這一壺都沒事兒。」

「喝吧喝吧,什麼事兒都有第一回,是吧,安安?」肖雅終於拿起杯子,給自己倒了一杯,看着許安寧有點猶豫的眼神,乾脆替她做了主,倒滿一杯推向她:「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有酒同喝,趕緊,起杯,碰一個~」

第一回?肖雅說者無意,許安寧聽者有心,突然想起了額頭上那種溫熱的觸感。

不能想了,這沒什麼可害羞的,兩個人在一起也將近一個月了,親個腦門很正常很正常,許安寧試圖把那個畫面從自己腦子裏丟出去,端起眼前的酒杯,隨便和肖雅的杯子撞了一下,一仰頭,一杯下去了。

看的肖雅有點驚訝:「好喝么?」

許安寧抿了抿嘴唇:「甜的~」

…………

「這個地兒真不錯,物美價廉,下次還來~」

吃完飯的幾個人往回走,在酒精飲料的加持下,幾個人全部很興奮。

「今天柯磊太帥了,當眾表白,真爺們,張振什麼時候能給我來這麼一回啊~」肖雅大喊著:「我好期待啊~」

肖雅和張振從剛開學就認識了,第一個禮拜就開始一起上自習,第一個月肖雅就明示暗示表白了七八次,可是至今為止還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肖雅能不着急嗎?連一直號稱不想談戀愛,慢熱如許安寧的人都有了男朋友,可是她卻還在曖昧期,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你着什麼急啊?人家都說了,曖昧期才是兩個人相處最溫馨的階段。前陣子我看一本書,書里說曖昧期是一段戀情開始前的必經之路,它可能是細微的小動作,也可能是不由自主紅起來的臉,又或者是彼此心知肚明卻還沒戳破的暗號……是不是想着就很美?不像我,開始的倒是挺快,結束的更快啊~」

楊嘉一和柯磊舍友王莽在飯局上相遇,非常迅速的看對了眼,非常迅速的在一起,又非常迅速的分了手。

舍友們一直都很好奇,怎麼就能這麼快,分手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可是楊嘉一死活不願意說,這次難得主動提,大家當然不願意放過她。

孟冉問:「你倆為什麼分手的?」

楊嘉一喝的最多,眼神有點迷離:「因為他太沒有責任心,出了屁大的事兒,都承擔不了責任,我…我看不起他~」

「出事兒?出什麼事兒了?」楊嘉一的回答讓孟冉更困惑了:「你說清楚啊,你出什麼事兒了?我們怎麼不知道?該不會???你倆節奏這麼快么?」孟冉邊說邊在自己肚子上排了幾下,又劃了個虛空的圓。

肖雅秒懂:「不是吧,你倆在一起連倆禮拜都沒有吧?」

「打住打住打住,想什麼呢?」楊嘉一馬上制止兩個人天馬行空、亂七八糟的想法:「事情是這樣的,那天我倆去電影院,我中午吃多了,就不小心放了個屁,味兒挺大的。」

「他嫌棄你了?」孟冉問?

「不至於吧,多大點事兒啊,拉屎放屁,天經地義啊。」肖雅也喝了不少,平時這麼粗糙的話,她很少會這麼自然的說出來。

楊嘉一翻了個白眼:「你們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

「就是那天,我放完屁,周圍的人都看我,我覺得特別不好意思,就看了王莽,然後他說:你看我幹嘛……你說這種人,這種屁大點的事兒都不能幫我擔了,以後還能指望他什麼?!」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林虞和夏青染開始嘗試破境。偽命星境雖然只是量的變化,但是破境同樣需要的契機。誰也不知道這契機會什麼時候到來。

根據葉牧歌的經驗就是需要感應到星辰的呼喚,雖然不一定能夠命星,但是破境的契機便是星辰的勾動。

星夜之間,林虞聽著瀑布的落水聲,盤坐在瀑布前的石頭上,濺起的水花不遠不近剛剛好落在林虞的身前。

神念出體,不斷地朝著星空飄去。洪荒大澤的深處,每一夜都是星光璀璨,無數的星辰就那樣懸挂在夜幕之中,照亮天地。

畢竟只是聚星境巔峰的境界,林虞的神念能夠達到最遠的距離連這個山谷都出不去。神念在半空中飄蕩了半天,最終還是因為靈力耗盡,消散在空中。

林虞一使不上力氣,撲通一聲掉落在水中。

「還是不行,這契機到底該怎麼來?」林虞睜著眼睛,緩緩地向湖底沉去,天上的星辰映在了水面上,星光隨著波紋開始蕩漾。

林虞很鬱悶,他一直在嘗試能不能直接用神念飄入星海之中,尋找星辰。按林虞的話說,世界上這麼多事,總不能一直等的對方來找。

化被動為主動!

現在看來顯然是不行的。

林虞平躺著,口鼻中咕嚕咕嚕地冒出水泡向水面漂浮。想著著一個月來痛苦生活,林虞不得不給自己找一條活路。

麒狩自從第一天出現教導了一番之後,就再也沒見過人影,但是赤無涯來了,整日監管著三人的修行,尤其是特別關照了林虞。

自從第十一天開始,只要是林虞沒有破境,每天就是一頓毒打。赤無涯在金刑軍牢獄之中和林虞共患難之後,對林虞的態度好了不少。

至少每一次揍他的時候,一個勁地道歉,說是麒狩的命令不得不遵守。

麒狩的原話只是交代了一句——就是吊著一口氣,洪荒大澤這麼多天材地寶也能夠救活他。

經歷了近二十多天的毒打之後,林虞從不懷疑麒狩的這句話,每天晚上皮開肉綻,但是每天清晨卻又能夠生龍活虎。

所以,林虞不得不為自己另謀生路。

「算了算了,只能夠找牧歌去。」

林虞決定另闢蹊徑,朝著水面上方游去。突然,湖底一股強大的吸力緊緊地抓扯著林虞的身體。

林虞心生不妙,這大湖有些古怪。憑空生出的吸力,不斷地將林虞朝著湖底拽下。

林虞奮力掙扎,湖水淹不死他,修鍊到聚星境就可以在水中待上一天的時間,但是林虞擔心湖底有什麼其他的危險。

可是,這股力量太強,林虞掙扎了幾下,身子依舊朝著湖底沉下。於是,林虞放棄了,他也好奇湖底到底藏著什麼樣的東西。

而且,麒狩居住在湖畔邊上這麼些年不可能不知曉湖底的情況。

林虞這樣仔細一想反而順著吸力的牽引朝著湖底游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