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聽到改變眼前局面的,竟然又是龍戰這個新人外援,儘管再怎麼想挺克萊,可這時候也不得不徹底服氣。

從腳底板一直到頭髮頂梢上,承認龍戰才是這一屆的最強新人。

其他人本來和龍戰的關係就不錯,得知又是龍戰在關鍵時刻拯救大局,紛紛送上了讚美之詞。

「真棒!」、「幹得漂亮。」、「不愧是桑尼口中的神奇小子」……

聽着這一系列的各種誇獎,龍戰毫不謙虛的照單全收。

在強者的世界只有強者才能生存,才能得到其他強者的認可尊重,謙虛在這個世界一文不值。

和行動隊員們「統一了口徑」,傑森接着便開始了他的表演。

「指揮中心,我是B1,生化專家已經完成了毒劑樣品採集,樣本檢測不程陽性,他猜測實驗室被徹底清洗過,毒劑已被完全稀釋,無法再獲得樣本,請指示。」 下午,在和楚紫萱交易了第一批物品后,張昊拒絕了她的邀請,沒有入住將軍府,而是自己滿大街轉悠。

楚烈風一直沒離開,專職給他當起了車夫。

張昊坦然接受,比起楚紫萱那個高冷女白領,楚烈風這性格直率說話直接的軍人作風更對他胃口。

從另一方面來說,楚烈風和她媽苦月大師比較類似,沒那麼多彎彎繞繞的心思。

楚紫萱就和她爹楚南天一樣,心思深沉,看著客氣心裡到底是想什麼,那就很難說。

楚烈風話不多,配上她那略微英朗而中性的五官和氣質倒是很合適。

但看著張昊象個無業游民一般四下瞅,還和店主攤主聊聊各自物資,甚至還講價,她就有點不解了。

在張昊買下一隻象松鼠的小動物上車后,她忍不住問道:「你……買這些有啥用?」

張昊呵呵笑道:「送人的寵物啊。」這隻樹鼠和之前送達科塔的那隻松鼠有點象,不過毛色是灰白色,看著挺好玩。

楚烈風無語片刻,才道:「你女朋友?」

張昊想了想,答道:「未來……老婆。」他想說小老婆的,因為達科塔太小,可想了想還是不用說那麼清楚。

楚烈風有點羨慕:「她運氣真不錯。」她爹和她叔叔都是那種事業為重,大局為重的男人,送她一把高級槍械還可能,送寵物這種行為末世前都沒做過。

張昊不以為然,達科塔這十年吃了多少苦,四肢皆無的生活是多可煩悶可怕,也只有他這種生病多年的人才能感同身受。

楚烈風這種算是泡在蜜罐子長大的人,哪會想到真正的幸福其實很簡單。

等到張昊又進了一家店,在那裡和銷售員為購買數量扯皮時,楚烈風終於也走進了店裡,對著銷售員就開口道:「他要多少就給他多少,不夠就去庫存里取,還不夠就報數量,我打電話調貨過來。」

銷售員妹紙:……

張昊:……

看著銷售員妹紙去搬庫存,張昊才問道:「這是啥情況?」

楚烈風翻白眼:「你沒看外面的招牌么?」

張昊還真沒太在意這東西,只是看這裡店面大貨物多,裝修格調檔次比較高就進來了,他搖頭:「你家開的?」

楚烈風猶豫了下:「這是將軍府的物資供銷點。」說是她家開的有點不合適,要是把她換成楚紫萱,這話就正確了。

張昊聳聳肩:「早說嘛,讓我扯皮這麼久。對了,這種金龍煙是你們這裡的特產?」

他和銷售員妹紙扯皮,是他試著抽了一根所謂的金龍城最好的特製香煙金龍煙,發現這煙和精靈之吻不同。

這是確確實實的香煙,精靈之吻那其實拿來泡著喝都行,金龍煙可沒這操作。

但這種煙香味醇厚,略微帶著點精神活躍能量,讓它具備小部分精靈之吻的提神功效。

再看看價格,還沒張昊精靈之吻的十分之一,拿回去在加美那邊銷售,能洗劫一大撥中層收入居民的錢包。

張昊在加美提供的煙處於斷層式供應。

最高檔的就是精靈之吻,價格高得一包夠普通人一個月的生活所需。

低檔的就是來自大夏的普通香煙,一包差不多等於普通人一天的飯錢。

而加美聚居地的很多覺醒者就尷尬了。

低檔的那一批他們看不上,普通香煙而已,抽了傷身還很LO。

高檔的精靈之吻一個月頂天抽個幾包,可那玩意兒一抽就根本停不下來,一天兩三包都打不住。

這讓大批中層收入的覺醒者比較鬱悶。

而且,張昊和楚南天的金龍城的貿易關係很尷尬。

楚南天全面掌控金龍城,因此無論變異生物原材料,還是黃金,或者技術都是他需要的,近百萬人口的消耗下,這些東西再多也不夠分。

連黃金都被金龍城作為了普通物品的等價貨幣在流通,這和加美那邊不少聚居地大佬的想法是一致的,只不過楚南天一統金龍城,已經成功用黃金重新建立了基本的貨幣體系,只不過黃金只能用於購買各種普通生活物資。

象變異生物原材料和藥劑,各種稀缺資源物資,黃金的購買力還不夠。

金龍城人口超過五十萬,黃金這種東西一旦能流通,那肯定是不夠用的。

因此,張昊和楚南天現在都有點蛋疼。

之前是張昊賣的貨物,楚南天雖然只需要生活物資,可他卻既不能付黃金,又不願意給技術,軍火這東西張昊比楚南天還多。

如今楚南天要買軍火了,可他依然沒什麼東西能提供給張昊交易。

張昊也只能心中搖頭:這太精明的人,生意真難做。

一切只因為楚南天是那種掌控欲極強的人,他會把手中的一切都牢牢握著,什麼都不想拿出來給別人。

也就別怪張昊把他劃分為絕對警惕目標,並且在出售貨物的價格上絲毫不讓步。

因為,生意就是生意!

現在轉悠了半天,張昊才終於找到一件能交易的物品,結果銷售員妹紙還說這金龍煙限量,每人每天限購一條。

張昊要一條煙來幹嘛?他是弄去倒賣,又不是自己抽。這才和銷售員妹紙扯皮起來。

等到銷售員妹紙回來一報數量,張昊很失望地搖頭:「才這麼點?」

銷售員妹紙苦著臉道:「這已經是全部存貨了,而且還是這個月的所有剩餘存貨,再多就只能向將軍府提交申請。」她偷偷地瞥了一眼楚烈風。

楚烈風本來想打電話,張昊阻止了她:「沒用的,這才三百多條,將軍府就算有,我想也不會有幾千條吧?」

楚烈風果斷搖頭,煙這東西是要找合適的煙葉植物來製成煙絲的,又不能提高戰鬥力,楚南天根本就沒關注過這事兒。

張昊攤手:「那有啥說的。我到時候直接問楚紫萱吧,你打電話也變不出更多來,還浪費口水。」

楚烈風有點尷尬,說的好像她真沒啥用似的,浪費口水的資格都被剝奪了。

兩人繼續閑逛了會兒,張昊讓楚烈風帶他去最好的酒店。

楚烈風猶豫了下,說道:「要不,去我那裡住?」

張昊奇怪地看著她:「為什麼?」

楚烈風不好意思地道:「我住在特訓營營地里,那裡有足夠的地方鍛煉。所以,我想讓你指導下我的格鬥術。」 謝大腳痛得死去活來,聽見婆婆汪小魚說羊水都還沒有破,便更加的着急起來。嘴裏不停地罵着「天殺的」。

高建成立在床邊呆若木雞,這已經是他第九次呆若木雞了,這個他比較有經驗。

「去,去叫老頭子給大夥兒做點吃的吧,小姑娘們可別餓死了。」,汪小魚對高建成說着,手不停地給謝大腳揉肚子,「兒媳婦,生崽歸生崽,等老頭子搞好年飯,我們也過一個年!」

謝大腳點了點頭,一臉的痛苦。

等高小兵把年夜飯搞出來的這段時間裏,謝大腳又在床上大罵了一個半小時,汪小魚也已經掀開她的褲檔看過兩三回了,還是沒動靜。

「大腳,來,起來,先一家人吃個團圓飯。」,汪小魚說時用力去扶謝大腳。

謝大腳本來沒有胃口,但架不住今天是大年三十,所以也一邊叫喊著一邊吃力地撐起上半身來,但是腿腳卻動不得,因為肚子太痛。

「兒子,兒子,快來給你老婆搬腿,快來。」,汪小魚一邊大聲沖屋外喊著一邊用力地扶住謝大腳的胳膊,生怕她一不小心別從床上滾下來。

高建成聽見母親的喊聲,一路跑着進了房間,「我來了,我來了。」

到了近前,高建成雙手麻利而小心地抱起他老婆的兩條大腳,很吃力地樣子,慢慢把她以屁股為支點轉了九十度。這樣,謝大腳的腳能夠得着地了。接着,高建成和汪小魚一左一右用力地攙扶着她吃力地站了起來,緩緩向飯廳挪著步子。

好不容易到了飯廳,見着八個女兒已經團團圍着大圓桌坐好了,謝大腳強忍着疼痛沖她們笑了笑。

「媽媽,你慢點。」,最大的女兒高天一一邊說着,一邊快速地走了過來,伸手接謝大腳的手。

「哎,天一,真聽話,我的好女兒。」,謝大腳一邊說話一邊把手給了高天一。

等謝大腳在椅子上坐了下來,全家老小便開始吃起了年夜飯。謝大腳實在是一口也吃不下,肚子痛得厲害,只好喝了幾口湯,為呆會兒生崽壯膽。

約莫過了一個小時,年飯吃完,汪小魚給全家老小發了紅包,各自說了好多的吉祥話,這才散了席。眾人七手八腳半攙半抬地把謝大腳弄到床上躺着繼續去生崽。

孩子們則到院子裏玩起了煙火,他們已經習慣了媽媽的叫喊,便不再害怕和好奇。一直玩到盡了興,才各自回了房間去睡覺。

這個時候的謝大腳肚子痛得更加的厲害,已經完全顧忌不上大年三十這麼一回事了,直接指名道姓地叫罵起高建成來。

汪小魚實在是沒有辦法,也只好任她罵,誰叫她汪小魚也請不來接生娘呢?但她的心裏頭是很焦急的,因為謝大腳已經生崽十來個小時了,那褲檔裏頭的山羊鬍須還乾乾爽爽,這要熬到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呢?要是再晚了,遇到什麼情況,更加不好叫人了,那可怎麼辦?汪小魚這麼想着,便對屋外大喊:「高小兵,高小兵。」

高小兵在院子裏回話,「小魚,怎麼了?」

「去,拿上錢,多帶着點錢,你再去喊接生娘。」,汪小魚說時人已經走到了房門口。 將這個武器組合出來之後,宋宸又在找可是的實驗對象了,這種鈍器就不適合用靶子之類的了,看不出來威力。

所以宋宸直接拿來一根骨頭,斜著靠在牆上,使勁轉悠了兩圈,然後猛的向骨頭砸去。

「哐當」一聲響,尷尬的事情就發生了,骨頭沒有被打斷,反而是前面那一小截木頭直接就被敲斷了,這也是宋宸始料未及的情況,這個木頭已經是部落周圍比較堅硬的木頭了,沒想到竟然還不如一根扔在地上不知道多久的骨頭結實。。

沒有辦法,這一次的實驗算是徹徹底底的失敗了,木頭上還是得包上厚厚的一層青銅才行,不然這個硬度實在是不夠看的,在外面套上一層青銅也並不難,直接做好青銅模子,再將木頭楔進去就好了,周圍留上幾個孔,再用釘子釘起來就相當的牢固了。

同樣,下面的棍子也被宋宸用這樣的方法加固了一兩天之後改進型終於被做了出來做了。出來,每次看着就要結實不少,尤其是上面那一層厚厚的青銅,在太陽底下閃著黃澄澄的光,頭上還做出來狼牙棒的樣子,齒並不多,十來個的樣子,做的不是非常尖銳的那種,但是對於威力的提升也是不小。

這一次再用來砸骨頭,結果就非常讓人滿意了,手腕粗的骨頭應聲而斷,可想而知,這要是砸在人的身上,會造成多麼嚴重的後果,整個鏈枷武器的重量還不錯,加上青銅之後也就是**斤的樣子,而且主體還是一根長達兩米的棍子,所以用起來感覺上還是很好的,既不失分量,但也不會顯得特別笨重。

關鍵是鏈枷武器的改進空間非常大,既能做出兩米多長的也能做出一隻手就能拿住的,平時戰鬥可能不太實用,畢竟需要一定的時間轉一下,但是如果當做部落里的防禦性質的武器還是非常好用的,大家站在圍牆後面隨便轉幾下,威力這麼大還是很可觀的。

這也是宋宸一時之間的即興之作,暫時倒也沒有普及的必要,部落里現在已有的武器已經是非常先進了,由遠到近各個距離,都有着威力非常強大的武器,而且數量的分配都挺合適的,再添加一種武器,勢必就會影響到其他武器的發揮,在部落人數沒有不值錢還是留作一種技術上的儲備更加合適一些。

部落里的黃豆曬了幾天,基本上都已經干透了,宋宸帶着大家挨個的用鏈枷拍打了起來,用鏈枷脫粒起來還是非常快的,輕輕一拍黃豆就和植株分離的開來,大家分成兩組,不是說每一塊地方都會被敲打上兩次,基本上不會有什麼漏網之魚。

稍微麻煩一點的還是黃豆拍完之後底下有很多的雜質,但是部落里暫時又沒有風車這種東西,所以只能是用人,用簸箕一點一點的將它們分離開來。

風車其實宋宸一直都有這個想法,但是到現在一直都沒有做出來一個比較成功的,今年肯定是用不上了,水稻都已經收完了,而且這一段時間比較忙,也抽不出來太多的時間去研究這種東西,好在黃豆倒不是非常多,部落里的大簸箕,一次就能弄上好幾斤。

幾個人一起做很快就都弄乾凈了,十幾個人一天這時間就像兩畝多地的黃豆都收拾了出來,宋宸捏了一粒放在嘴裏,細細的咀嚼著,味道還是比較正的,不過打出來的黃豆還需要再曬上一兩個太陽才行,之前有着豆莢保護,裏面多少還是有一些水分的,這次選的目的就是讓它完全的干透。

現在宋宸什麼事也不想了,就想着儘快的將石磨做出來,自從發現黃豆之後,宋宸已經想豆腐,豆乾想了好幾年了,去年收了那十幾斤黃豆,可是一點都不敢拿出來吃,今年的收成非常的不錯,兩畝多地收出來有二百多斤黃豆,一半拿來吃剩下的一半做種子也足夠種個個來畝地。

如果只是單純的用來吃的話,十幾畝地的黃豆怎麼也吃不完的,所以這百十來斤的黃豆宋宸可以放心大膽的做豆腐,石磨的結構並不難,就是兩個大石頭圓盤疊在一起,圓盤上面都是凹痕,通過摩擦將泡好的黃豆磨成汁。

不管是是原理還是結構分成都非常的清楚,但是做起來就不是這麼簡單了,首先需要的就是兩塊大青石,青石,在部落周圍還是很多的,不管多麼大的都能找得到,但是如果想要做成兩個相匹配圓盤狀,就只能依靠手工打磨了,這個才是最麻煩的事情。

挑選了兩塊,儘可能比較像石磨的石頭,費了老大力氣,終於是抬回了部落里,石磨如果太大的話,一個人兩個人也不好操作,凍成的樣圖中也就是七十厘米寬的樣子,十五厘米厚,至於上面的各種小洞,還是只能等具體的樣子做出來之後再進行開鑿。

好在現在部落里用的都是青銅鑿子和小鎚子,要是還想之前都是石頭和骨頭做到的工具,每一個幾個月怕是也打磨不出來一塊石頭,想想當初的石碓就知道了,就那樣一個簡單的東西,部落里投入了那麼多人力才給打完出來。

首先就是將大致的形狀給砸出來,石頭比較脆,所以只能一點一點的鑿,過程不僅枯燥而且漫長,宋宸和健花了兩天的時間才找出來一個模樣,周圍顯得有些粗糙,但此時也不重要了,反正那也不是重要的東西,起的只有觀賞作用,丑就丑點吧。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