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婠若一副驚訝的樣子說道。

那三人看着葉婠若這個樣子,被氣得不輕,雙手收緊著。

他們怎麼可能不知道,這個女人壓根就是知道裝作不知道。

「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幾人不悅地說道。

「我故意嗎?我這不是在正常地走路,這腳是你們自己伸出來的吧!」

「不然的話,我怎麼會碰到!」

「我說幾位,這種小把戲,別以為我不知道!」葉婠若那張絕美的小臉上,美眸帶着寒光掃了一眼面前的一群人,氣勢十足的說了這麼一句話。

隨後直接端著那一碗熬制好的湯藥離開了。

全程,這湯藥都沒有灑出一滴。

那幾個人看着葉婠若離去的畫面,被氣得不輕。

咸陽宮內,太后從之前被葉婠若救醒了之後,整個人就很是虛弱。

這走路,都需要人扶著。

如今在看到了葉婠若端著湯藥走過來的時候,眉心微微動了動。

她也記起來了那日,她出事時的事情。

是這個丫頭,讓她將那桃核吐出來。

也是這丫頭救活了她。

思及此,太后看向葉婠若的時候,眼神還是帶着一絲溫柔。

「太后,您的湯藥!」

葉婠若將那湯藥直接遞給了一旁的嬤嬤。嬤嬤是在確定了沒問題之後,才給太后喝下。

「那天救哀家的人是你?」 「炑林?!」

一陣驚呼之聲響徹天際。

炑林沒有理會眾人的震驚,淡淡的摸了摸額頭,傳音道:「妖聖,我說了,妖火我會對付,你給我安靜的待着。」

隨後炑林看着一臉錯愕的凈蓮妖火,微笑道:「是不是很意外?」

「沒想到,你才是隱藏最深的那個人!七星斗聖!」妖火咬牙道。

聞言,眾人皆又是震驚的看着炑林,顯然是沒想到炑林竟然這麼會隱藏!

薰兒震驚著暗道:「炑林哥哥,你到底還隱藏了什麼秘密呢?」

「哈哈哈,我就說嘛,連我也看不透,絕對不一般!」蕭晨大笑道。

「哎,看了這麼久的戲,也該夠了,是時候收尾了,凈蓮妖火,來吧,速戰速決好了。」炑林淡笑道。

「呵!我有焚天古陣,縱使你有七星斗聖的實力,那又如何?給我煉!」妖火怒喝道。

話音一落,只見得兩道蘊含着毀滅力量的光柱,再度自天地二陣之中暴射而出,然後快若閃電般的對着炑林所在的方向射去。

見到凈蓮妖火再度施展大陣之力,眾人面色都是一變,若是任由那光柱轟中的話,他們這裏能夠活下來的人,恐怕不會超過五指之數。

「咻!」

望着那如同流星劃過天際般的光柱,炑林也是緩緩抬起手指,輕輕一點:「定!」

伴隨着這平淡的聲音落下,那即將轟中他們的兩道光柱,頓時陡然凝固下來……

光柱停留在眾人前後方不到五丈的地方,那從其中所擴散而出的毀滅力量,讓得眾人頭皮都是有些發麻。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得妖火一怔,驚怒道:「怎麼可能?!你,你不是凈蓮妖聖,怎麼可能控制陣法?!」

炑林微笑道:「區區一個爛陣,你還當寶了?要不要我教你更厲害的?別說斗聖了,斗帝在裏面都瞬間煙消雲散!」

「你!」妖火驚恐的看着炑林。

如今,最大的依仗都沒了,實力也不敵,難道真的要變回任人驅使的火焰嗎?!不!不可能!你們!都給我一起陪葬吧!

「人類,我跟你拼了!」

大陣消散,凈蓮妖火眼睛一下子就是血紅了起來,那種枯燥的生活,他過了數千年,早已經無比的厭倦。

「妖火滅世!」

凈蓮妖火的身體,迅速膨脹,最後嘭的一聲,便是化為彌天火焰瀰漫天地,這片空間之內的所有能量,都是在這一霎那,被那種極端恐怖的高溫給蒸發而去。

「啊!」

就在凈蓮妖火將本身的力量徹徹底底爆發出來時,立刻便是有着一位半聖強者發出了凄厲的慘叫,他體內的鬥氣,都是在這一刻燃燒了起來,體內的經脈,甚至都是扭曲。

「砰!」

這位半聖強者凄厲的慘叫聲並未傳出多久,整個身體,便是爆成一團黑色灰燼,飄散進下方的岩漿海域之中,然而周圍其他人卻是因為這一幕而手腳冰涼了起來,這裏的所有能量,都被凈蓮妖火蒸發了,若是繼續停留在這裏,他們將無法補充體內消耗鬥氣,那最後的結局,只有一種,那便是如剛才所見。

所以,若是想要活命,必須趕緊離開這鬼地方。

「嗤!」

就在眾人心中顫抖不已時,炑林一揮袖袍,天地間突然釋放出一股光芒,光芒在半空中扭曲,最後化為一個空間通道。

「抓緊時間離開吧,凈蓮妖火若是爆炸開來,你們無人能活。」

在眾人遲疑的時候,天空上,那乳白色的火焰也是越來越擴大,到得後來,在那火焰的中心,居然逐漸的出現了許些粉紅,這些粉紅火焰徐徐的凝聚,然後,一朵略顯殷紅的妖異火蓮,緩緩旋轉着出現在了天空上。

伴隨着這殷紅火蓮一出現,就連古南海這等強者,面色都是漲紅了許多,體內的鬥氣,傳出滾燙的感覺,彷彿要自燃起來一般。

「走!」

眾人不甘的沖了出去!

炑林偏過頭,看着薰兒,微笑道:「薰兒,要不要留下來陪我呢?」

「當然!炑林哥哥,薰兒願意一直陪伴在你身邊!」薰兒微笑道。

隨後一躍而起,與炑林矗立在半空之中,道:「南海長老,你們先離去吧。」

聞言,古南海只得作罷,道:「還請炑林少爺務必保護好小姐!」

話落,一把抓住古青陽快速離開。

其餘遠古種族之人也離開了。

「炑林大哥,保重!」蕭炎拱手道。

「保什麼重?你也給我留下。還有那個叫青鱗的半聖小丫頭,你也留下,至於葯老等,你們去留隨便。」

葯塵狠狠一咬牙,道:「我要留下!」

丹塔那名長老也留下了,蕭晨也一樣留下來。

話落,他們的自身鬥氣開始有燃燒的跡象,炑林伸手一揮,五團生命能量打入他們體內,那躁動的鬥氣瞬間平息下來。

最後,妖火空間,只有炑林與薰兒以及蕭炎一行人。

浩蕩空間的每一處地域,都是被乳白色的妖火所瀰漫着,無法形容的恐怖高溫充斥着空間,現在的這裏,就算是一位實力達到了四星甚至五星的斗聖強者,都是無法久待,因為這裏的溫度,連鬥氣都是能夠燃燒。

炑林身旁的薰兒,金色火焰不斷的從其體內湧出,即便是有着金帝焚天炎的守護,但她依舊是香汗淋漓,不過所幸,她體內的鬥氣,並沒有出現自燃的現象,看來這金帝焚天炎能夠取得那麼高的排名,也並非是沒有原因。

「凈蓮妖火,一切都結束了!鳳凰神劍,斬!」

炑林喚出自己的本命武器,話落一聲,一道無比凌厲的劍氣直接將凈蓮妖火砍成兩半!

「煉天古陣,剝離!」

不待妖火的其餘動作,炑林快速操控陣法,將妖火的意識剝離,消散於天地。

「吼!我不甘心啊!!」

當妖火最後怒吼一聲,這一切,徹底結束了!

「哎…」凈蓮妖聖的殘魂見這一幕,幽幽一嘆。

「煉天古陣,吸!」

接着,炑林將遍佈於此空間的能量全部吸入陣中,凈蓮妖火已被炑林分成兩份,炑林不想將其重新融合在一起,所以打算借用古陣數千年積累的能量,將它們投入陣中蘊養,形成兩份妖火本源!

「炑林哥哥,難道你打算將妖火本源弄出兩份嗎?」薰兒見這一幕,驚訝的道。

「對啊,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可惜薰兒不能將多種異火融合在一起,不然這凈蓮妖火倒是可以給你的。」

「沒事的,炑林哥哥,只要炑林哥哥能夠變得更強,薰兒無所謂的。」

。拓跋明捂著胸口,目光溫和的注視著白楚楚,聲音低沉而又略帶磁性:

「道友莫要誤會,那謝小飛是個卑鄙小人,不僅搶走了我千辛萬苦找給師妹的救命靈藥,而且還暗中偷襲於我,要不是我拼了命的反擊,恐怕就要被那無恥之徒害了性命。還等著我去救她的小師妹,估計也要香消玉勛……」

說到此處,拓

《化劫之神道至尊》第119章本來想埋的……【求訂閱】 秦鋥早就想問了,可他更擔心蘇瀅,反正這些王八蛋是逃不了的。

現在看蘇瀅這樣著急,他忙點點頭,走過去用腳踢混混:「起來,不要裝死。」

「等等。」沖爺攔下秦鋥,「我們去別處問,不要驚著阿……裡面的人,她能睡著不容易。」

沖爺差點就叫出「阿蘭」了,他還想叫「蘭蘭」「蘭兒」「小蘭」呢,可理智告訴他現在完全不是時候。

秦鋥只看著蘇瀅。

蘇瀅也覺沖爺說的有理,點點頭,道:「鋥哥哥,這事我們要通知秦伯伯,把這三個混蛋捆起來,拖去村公所問。」

這些人只怕有同黨,只怕就是李家明,如果要去小板村抓人,肯定要秦建國和小板村交涉。

「好。」秦鋥要進屋找繩子,沖爺一抬手攔住,沒好氣道,「不要進去了,他們身上肯定有繩子。」

秦鋥一搜,果然從三人身上搜出繩子,蘇瀅在一旁看得心驚肉跳,如果不沖爺,這繩子就要用在母親身上了。

沖爺和著秦鋥一起動手,很快把三個混混捆得結結實實。

蘇瀅在一旁看的清楚,對比下來,鋥哥哥不如沖爺捆得專業,這位沖爺果然是老江湖。

蘇瀅還怕秦鋥一人不好拖三個混混走,就見秦鋥走到旁邊,操起壓柴的一塊磚頭,返身回來一手舉著磚頭,一手指著地上的混混,喝道:

「都他媽給我起來,否則我砸死你們這些王八蛋!」

混混們其實早醒了,他們不敢睜眼就是想裝死逃避審訊,拖延時間才能找機會逃跑,這裡是山好逃,真被帶村裡就難逃了。

因此混混聽到秦鋥的話無動於衷,反正你只是叫叫,難道還真敢把我們砸死?

秦鋥微眯起眼,先對蘇瀅道:「瀅瀅轉過頭去。」瀅瀅不能看這種血腥場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