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遠還沒有反應過來,手中的鮮花就沒了。

他看著前面的那個人,雙手死死地攥著:「李雨!」 出了這伊鎮,事情也不歸他管。

所以….

管他們是什麼陰謀,統統和秦昊沒有關係,收錢就行了。

霸王公會的人購買完裝備之後陸陸續續的開始撤離,同一時間,彩天公會卻還在伊鎮中走到了藥劑商店面前。

現如今,藥劑商店雖然已經開門了,實際上還沒有任何貨源上架。

所以充其量也只是讓其他玩家們乾瞪眼。

啥也買不了。

「嘶…」

當柳如煙看見【香菱的奇妙藥劑】時,被嚇了一大跳。

這種藥劑隨便給任何一個人。

那豈不是無敵了?不說一打十,最起碼的一打二是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大神,這藥劑你是怎麼做的?!」

柳如煙下意識說出來的話,結果意識到說錯話了,立即尷尬笑着說道:「隨口一問…別介意。」

介意自然是不介意。

畢竟問了又不一定要回答,秦昊可不會將這個秘密隨口說出來。

就在陪着柳如煙到處閑逛之時,忽然摩尼衝進藥劑商店內,朝着秦昊單膝下跪。

「卧槽…」

這一下把柳如煙嚇的不輕,因為來的有些突然。

而且…玩個遊戲而已。

要不要那麼認真,居然還下跪?

「主人。」

摩尼聲音沉悶,咬牙說道:「南邊部隊突然被人襲擊,目前損失慘重,索性損失的資源較少,可是….」

「可是什麼?」

秦昊聽到這一消息,臉色也不太好。

摩尼抬頭望了一眼柳如煙,隨後湊前上去,在秦昊耳邊輕聲道:「哥布林全部死亡,公會之中剩下不足二十個了。」

原本七八十個哥布林,因為刷怪不停的損耗,原本數量就已經開始慢慢減少。

這一次被玩家給埋伏,瞬間全軍覆沒。

「知道是哪家公會嘛。」

秦昊現在非常生氣。

不管對方是誰,能做出這種事情的絕對不是什麼善茬。

哥布林雖然弱,可一旦成群結隊,而且平均等級都是15,可不是然和一隻小隊能夠拿下的。

除非….

對方是早有準備,才會將哥布林大軍全軍覆沒。

「目前不知,但現在他們還在南邊遊盪。」

摩尼如實稟報。

「呵呵,很好。」

秦昊怒極反笑,大步走出藥劑商店,朝着另外一間店鋪走去。

留在原地的柳如煙。

此時卻拉住摩尼,低聲問道:「要不要幫忙?」

原先她是準備對秦昊說的,但是剛剛流露出的殺氣,讓柳如煙整個人都楞在原地。

等換過來時。

秦昊早已經離開了,哪還來得及說出這話。

「不需要。」

摩尼說完,立刻走出藥劑商店。

…..

另外一邊,沐清水跟在秦昊身後,二人騎着幽暗赤馬浩浩蕩蕩的出了伊鎮,朝着南邊出發。

「該死!」

秦昊現在心情糟透了。

哥布林遲早都會被發現,可沒有想到這才不到兩天的時間!

或許。

再招一批哥布林來繼續刷的話,是個辦法。

但對方可不是來了一次可就不來的,況且對方很有可能已經察覺到。

披着黑袍的哥布林。

出至伊鎮,是秦昊的人,這樣說的話。

一條接着一條的線索,秦昊的秘密很快就會被曝光,到時候伊鎮在其他玩家的眼裏就是個十足的怪物城鎮。

最後,甚至秦昊的身份都很有可能暴露。

到時候…秦昊單憑一人就完全控制不了局面。

幽暗赤馬全速狂奔。

坐在後面的沐清水此時一臉嚴肅,雖然她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卻是能看的出秦昊的怒氣。

…..

十分鐘后。

將幽暗赤馬放在驛站之後,二人開始徒步趕路。

結果還沒進森林之中,就發現了那群人的蹤跡,是….鳳凰公會?!

望着他們頭頂上的標誌。

當中最顯眼的自然是狂劍!

「又是他。」

秦昊眯着眼望着狂劍,沒有想到那麼快就見面了。

當初在露天礦場被秒殺之後,居然還敢來找他的麻煩。

「哈哈哈哈!」

人群之中傳來笑聲,那一波讓他們全部刷了個爽。

「隊長,這波是真的舒服啊,要是再能來一次,那真是絕了!」

當中某個玩家笑着大聲說道。

「話說這些哥布林怎麼都穿着黑袍啊,搞的我們還以為是哪個公會呢。」

「別說,這群哥布林還還挺肥,起碼出了十幾件裝備。」

「隊長你怎麼了?」

在繁雜的嘈雜聲中,眾人望向狂劍,又順着他的視線轉過頭去。

看見了一個黑袍神秘人站在遠處。

「喲,說曹操曹操到?」

某個玩家立即興奮的搓搓手,拿上武器準備開干。

「隊長,這傢伙就讓給我吧!」

他開啟衝鋒技能,瞬間衝過去十幾米,雖然沒有到身前,但他依舊興奮的邁著迅捷的步伐,向著黑袍神秘人衝去。

刷!

陰冷的劍鋒一閃。

死的人不是黑袍神秘人,而是鳳凰公會的人。

「….」

狂劍嚴肅的盯着這名黑袍神秘人,暗罵一聲:「蠢貨!」

剛剛那個成員是眼睛有毛病嘛。

沒看出這個黑袍神秘人和先前的不一樣,不說外形上,最起碼的身高也能看的出,他絕對不是哥布林!

「兄弟,多有冒犯。」

狂劍走向對方,揚起笑容說道:「剛剛我的人只是不長眼睛,你沒事吧。」

雖然人多,但前天狂劍被會長呵斥了好幾天。

讓他不要在去惹出事端。

因此哪怕對方勢單力薄,狂劍也不會輕易的得罪。

「有。」

秦昊冷聲回應一聲。

「嗯?」

狂劍眉頭輕佻,嘴角翹起笑着說道:「可是我看你好像也沒掉血啊。」

既然對方來找事的,那狂劍可就不客氣了。

說實話。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