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陽爆裂】!

這項技能在沒有獲知全部詳細信息之前,姜明是不打算使用的,但是現在已經到了危急關頭,面對這樣一頭暗金級別的BOSS,他只能選擇放手一搏。

技能發動,姜明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力量正在以極快的速度凝聚著,一瞬間就像感覺身體被掏空一樣。

所有的力量從四肢百骸抽離,全部都凝聚在了眉心的位置上。

突如其來的無力感讓姜明瞬間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控力,但是他的意識依舊清醒著。

他能夠感覺到自己的眉心之間,所有的力量凝聚成了一個金色的發光點,就像是一個小太陽一樣,閃耀着金色的光芒,這光芒在整片黑森林裏都顯得是那麼的耀眼奪目。

暗金黑石皇巨大的拳頭籠罩的陰影下面,一片璀璨奪目的金光驟然出現。

伴隨着這道金光越來越亮,越來越閃耀,彷彿是太陽的化身一般,一股足以融鐵化石的劇烈高溫升騰而起。

暗金黑石皇堅不可摧的拳頭因為這高溫變得通紅一片,彷彿下一刻就會被融化一樣。

一聲憤怒的咆哮之下,暗金黑石皇拳頭上的力量更加重了幾分,想要頂着這股劇烈的高溫直接將其壓下去。

但是姜明此時的眉心當中,全身所有的力量凝聚成的那一點金光已經從眉心飛了出來。

緊接着,當金色光點的光芒閃耀到了極致的時候,快速膨脹開來,變成了一個金色的光球。

當徹底將姜明包裹進膨脹開的金色光球里的時候,整個光球轟然炸裂。

一陣刺目的強光驟然亮起,瞬間席捲了整個黑森林,緊接着是強大的衝擊波,直接掀翻了小半個黑森林。

「轟」

伴隨着一聲驚天動地,震耳饋聾的巨大爆炸聲之後,劇烈的高溫席捲了整個黑森林,黑色的樹林瞬間燒成焦炭化為灰燼,黃土變成了焦土,在爆炸的中心形成了一朵巨大的蘑菇雲直衝天際。

突如其來的強光衝擊波,以及那足以融化一切的高溫和驚天動地的爆炸,瞬間驚醒了酒館驛站里的所有人。

整個酒館驛站在這接連的衝擊之下已經搖搖欲墜,在最後的爆炸聲中轟然坍塌,不少人直接被埋在了下面。

僥倖逃出來的人,還沒來得及搞清楚發生了什麼,就看到遠處黑森林的核心位置,一朵騰空而起直插天際的巨大蘑菇雲。

狂風呼嘯黃沙漫天,入眼之處一片焦土,原本的黑森林徹底變成了一片死地,地面上還翻騰著熱浪。

這等場面徹底驚呆了他們所有人,活了大半輩子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

。 人活於世,須有四樣不可或缺:衣,食,住,行。身上帶揣著5塊現大洋,其他留作銀行的湯皖,漫步在老北京的街頭,細細領略舊日風光。

時值正午,太陽高掛,剛好飯點,湯皖不禁挽了一下額頭汗漬,昂首闊步走進了一家名為「全聚德」的店面。

相信這家店鋪的名字21世紀的中國人民都熟悉,這是一家有百年歷史的烤鴨店。

大廳內已經人滿為患,聲浪沸騰,酒香亂竄。在小二的帶領下,湯皖去了二樓一間靠窗的臨街座位,閣窗撐開,倒是能感受到一絲絲微涼清風!

「不知道先生要吃些什麼?」小二在一旁恭候道。

「我聽聞中國的烤鴨只有兩家,一是全聚德烤鴨,另一是其他,今天特地來嘗一嘗。」

家中有糧,心中不慌,連說起話來都輕鬆了許多,連帶開玩笑道。

話音剛落,小二立馬欣喜若狂,連忙鞠躬作輯道:

「感謝先生對本店對認可,請您稍等,本店特色烤鴨稍後奉上。」

「嘿!」

湯皖只得暗自發笑,不過有時候,無意識間的話能給別人帶來歡樂,也不失為一件好事情。

在等候美食的中間,湯皖頗為自在的打量起二樓的坐落格局,吃飯的客人都明顯比一樓素質高很多,很少有大聲說話者。

且觀他們的服飾,也更加的得體大方,灰藍色元素為主的中國長衫,更有甚者鼻托眼睛,嘴角的細微鬍鬚,顯得高貴儒雅,一看就知道是個高級知識分子。

遠處的一桌客人則相對復古,與清廷劇中的人物打扮,不分一二,尤其是腦後拖着一根長辮子,引人注目。

在不遠處,坐着幾位朝氣勃勃的女學生,正在偷偷看來,見湯皖轉頭看來,其他皆紛紛低頭,鶯鶯作語,唯有一名膽大的女生,目光錚錚,迎著湯皖的目光看來。

倒顯得湯皖老臉一紅,不好意思,只得假裝拿起桌上的涼茶,淺飲一口,以避之。

片刻之後,小二身後跟着幾名侍者,雙手托著木質托盤,把菜品錯落有致的擺在桌上,然後後退一步,作輯道:

「請先生品嘗全聚合招牌烤鴨。」

湯皖見此做派,不由得笑了,感情人家真把自己全然當成貴客來接待了,只得欣然接受。

蔥絲,黃瓜絲,蘸醬,片兒薄的烤鴨肉被薄皮包裹,送入口中,別有一番風味。一家能有百年歷史的老字號,確實有它的獨到之處!

湯皖一邊品嘗美食,一邊在在心裏細數打量接下來要如何生存,不禁感慨命運的玩笑之舉,頗顯無奈。

從未來的眼光來看待民國,首先無疑的一點是:民國是個亂世。但同時,民國又是個風華絕代,名人輩出的絕好時代,所謂亂世出英雄,莫過如此。

是在這個時代,當一展明燈,指點江山,激揚文字?又或者本身只是個歷史匆匆過客,不如餘生平淡如此,也是極好。

桌上的烤鴨就在這思索間,消失了大半,見如此,湯皖果斷停止思考,招來小二結算賬單。所謂天大地大,生存最大,如果連生存都無法持續,那又如何談以後呢?

想到這些,心胸豁然開朗,趕緊找個地方先住下,再做打算。至於露宿街頭那是不可能的,畢竟這裏又不是21世紀,半夜三更走大街上,唯一有危險的就是街邊的燒烤和小龍蝦。

湯皖找了個租房機構,一面衡量了自己的錢包,一面考慮到了各種因素,於是選擇了一處房屋,位於東交民巷,月租14大洋,押三付一,中介費另付一枚大洋。

以現在所處的國民經濟來衡量,湯皖所租的房子的舉動無疑是敗家子行為,是要挨老媽巴掌招呼的。

但是,東交民巷是租界區,裏面很安全,社會上的三三兩兩根本進不去,這就是許多社會有名望的人士都喜歡住在租界區的理由。

無他,湯皖也是這麼想的,畢竟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上,錢沒了還可以再賺,命沒了,找誰說理去。

再袁大頭的諄諄教導下,房產中介光速的辦理好了租住手續,整個過程持續不到3個小時,比較欣慰的是,裏面生活設施一應俱全。

換言之,湯皖直接拎包入住,果然,無論哪個時代,金錢的力量都是無與倫比的。

當湯皖獨自身處陌生的民國夜晚,周圍的一切都顯得那麼虛幻,好似一場大夢。可事實是,周圍的一切都是真實的,客觀的,存在的。

若是不信,你一拳錘向牆壁,看手痛不?若是不信,你用手摸摸肚子,問它餓不?若是不信,你站在大街上,大聲罵袁大頭是傻逼,保准見不到明天太陽升起。

不過大可不必用拳頭砸牆壁,此乃智障行為,也不必大罵袁大頭傻逼,此舉殊為不智,但是肚子餓了是件大事情,得立馬解決。

但是如何解決溫飽問題,是中國上下五千年來的歷代文人志士一直都在想辦法解決的問題,湯皖也曾想過,而且還是橫跨了百年歷史來探索,最後得出一個結論:若是有一食物,從就餐時,到排泄時,該食物始終能保持不變,可重複利用,則溫飽問題可解決。

「誒!!」

「這該死的能量守恆定律!」

結束感嘆,悲憤,從現實出發,湯皖最終還是走上了街頭,為填飽肚子做鬥爭。

不禁抱怨道:

「為啥某團外賣業務不擴展到這裏呢?」

「有錢都不知道賺,實乃傻X!」

默默吐槽完,頓時覺得神清氣爽,燥熱之氣一掃而空。

夜晚的東交民巷依舊燈火輝煌,湯皖走入其中,反而覺得頗為熟悉,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群鱗次櫛比,操著天南海北的語言,蕩漾在其間。彷彿是回到了上海外灘,看到了東方明珠電視塔,就差人手一隻手機了。

走進一家西餐廳,裏面佈置的相當精緻,湯皖循着一處空曠的位置,臨街而坐,放眼餐廳內看去。

富家公子,千金小姐,西裝洋人,熱情侍者,整個一上流社會的寫照,湯皖覺得自己的錢包好像不允許自己坐在這裏,於是想起身離開,隨便找個快餐店啥的解決一下就好。

直到看到了桌子上的菜單以及價格,於是安然若之的再次坐下,沖着洋人侍者招了招手。

點了一份意大利麵,外加一杯卡布奇諾。

「先生,卡布奇諾有什麼要求么?」

不知道是惡趣味上頭還是一時興起,湯皖鄭重的說道:

「三分糖,加奶,少冰!」

侍者迅速的記下,然後去提交點餐單。

與此同時,湯皖前面的座位上也坐了客人,一男一女。男士打扮比較西化,西裝領結小皮鞋一樣不缺,女士身着中國傳統旗袍,頭髮挽起,真當是一對才子佳人。

等侍者把意大利麵和卡布奇諾送來的時候,湯皖看着餐具不禁犯了難,只有刀叉,木得有筷子。

於是,又把侍者招來,問道:

「你們這裏有筷子么?」

「對不起先生,我們這裏是意大利餐廳。」侍者立於一旁,義正言辭的說道。

湯皖很明顯的看到了侍者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嘴角分明是往上揚了一下,頓時覺得氣不打一處來。

花錢來消費,竟然被嘲諷了,於是長吸一口氣,冷言道:「你只需回答有筷子或者沒有筷子?無需回答其他。」

「沒有!」

這裏的異常情況明顯的吸引了餐廳內其他就餐客人的注意力,都停下了手裏的刀叉,紛紛看向這邊,成了一個個吃瓜群眾。

湯皖忽然覺得有些可笑,也突然明白了以前書本上對這個時代洋人的描繪顯得多麼的逼真。連一個小小的餐廳服務員都敢如此,更何況其他呢?

可惜,眼前這個中國人可不是羊圈裏的一頭小綿羊,任人宰割,湯皖決定要給他個教訓。於是,站起身來,走到餐廳門口,招來一名車夫,遞給了一枚袁大頭,並且再車夫耳邊說了幾句。

回到座位上,再次問道:

「貴餐廳是否有規定,客人不可自帶餐具?」

「沒有!」

聽到侍者如此回答,湯皖便頭也不抬的揮手,讓侍者離去。

不到5分鐘,車夫就拎着個包裹回來了,湯皖從包裹其中抽出一雙筷子,也不顧及旁人目光,夾起麵條就吃了起來。

並且餐廳內的每個客人,都被車夫逐個遞過去一雙筷子,有些人則接過去,像湯皖一樣,用起了筷子,而有些人則面露鄙夷之色,更有甚者出聲道:

「低俗!」

湯皖也聽到了,抬頭看過去,發現還是個中國人,梳着大背頭,小西裝。於是,起身,走了過去,坐在那人的桌子前,直問道:

「請問,有何低俗之舉?」

「西餐廳當然要用西洋餐具。」

「所以,在西餐廳用西洋餐具是高雅,用筷子是低俗?」

「是的!」

「那麼洋人在中國的土地上,不講中國的規矩,又如何解釋?」

眼前這人,在湯皖看來,就是典型的狗腿子做派,數典忘祖。亂世,則為漢奸,盛世,則為公知!

這位公知明顯被難住了,一時竟不知道如何回答,糾結了幾下,才勉強吐出幾個字。

「這種情況怎可同日而語?」

湯皖聽后,不禁哈哈大笑起來,連帶着周圍的人也一陣哈哈大笑,還有幾個人走到湯皖的身前,紛紛作輯,以示尊敬,然後坐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