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知道了!」

「有時間常去看望爺爺,奶奶,他們非常想你!」

「一定的!等放暑假了就回去陪他們!」

聽著父女倆的對話,秦玉芬心裡特別不是滋味。她知道青雲的個性,不會說漂亮話,和女兒離別時叮囑完全表達不了他內心痛苦的感受!

看到女兒吃完了,玉芬把自己的手機遞給她:「寶貝,你去外面玩,媽媽和爸爸有話要說!」

「好吧。」新怡心裡不是很樂意,但媽媽的話必須聽的,給爸爸做了個頑皮鬼臉,怏怏離開。

「下午在新怡學校門口碰到了表嫂。」青雲打破尷尬,意在暗示玉芬。

「哦!」玉芬簡單應了一聲。她明白以表嫂的德性,肯定會將那天在活魚館相遇的事告訴青雲的。「她跟你說什麼了嗎?」

「你是不是有人了?」青雲鼓起勇氣,想問出心存的疑慮。

玉芬想了想,沒有直接回答。

「事已至此,我只想知道答案,做一回明白人!」

「是!」玉芬回答的很果斷,很坦誠;不管眼前這個在一起名存實亡生活了十四年的男人會有怎樣的反應或決定!

「如果沒有再次遇見他,或許我們還是會一如既往、安安靜靜地過下去,一起看著新怡長大,成人!我們再慢慢老去!但是,老天開的玩笑,分開這麼多年後還是把他送到我面前,或許這就是命運的安排吧!這也是我選擇凈身出戶的原因!」玉芬說到這裡,雙眼直視著青雲,大有一種視死如歸的氣勢。

面對玉芬坦誠,青雲心裡的疑慮終於解開,父母雙親的判斷也得到了驗證,心裡變得坦然,豁達!

既然全家都尊重了玉芬的選擇,青雲覺得沒有再問下去的必要了,他絕對相信玉芬的決定是正確的!

「我對不起你們李家,只能來生再回報了!」

「不要這樣說,是我們李家留不住你!」

「新怡她永遠都姓『李』,你我根本不存在撫養權之爭,長大了自然會飛走;只是目前由我帶著對她完成學業有益,所以我才提出來的,希望你不要太糾結!」玉芬再次提到了女兒的撫養問題。

「這個我沒有意見,爸媽也同意了。」青雲點了點頭;「我和爸媽商量過了,給新怡留20W做學費和生活費的錢你一定要收下,這是做父親的責任!以後如果不夠再告訴我!」

「暫時不要把我們離婚的事告訴女兒,她畢竟不是小孩子了,怕影響到她的情緒。」

「我會的!」

「把《協議書》給我簽了吧,民政局那邊需要我回來的時候,我會趕回來的。」

玉芬從手提袋裡拿出協議書和印泥遞給青雲,青雲再沒有絲毫的猶豫,很快落筆按印。

十四年的婚姻從此落幕!十四年的牽絆從此放飛!一個家從此不在!

青雲把母女倆送到租住地門口。

此時,暮色漸退,街燈初上。

青雲再次把齊肩的女兒摟在胸前,父女倆頭依著頭;很快,青雲自懂事以來第一次留下了眼淚!只是女兒沒有看見!

這一摟,飽含著對女兒的長久牽挂!飽含著替女兒沒有留住完整家庭的強烈自責!

男兒流淚不輕彈!玉芬也是第一次看到相處十四年的男人會有如此柔情的一面,心裡禁不住一陣酸楚,從背後抱住了青雲,兩行熱淚嘩嘩直流!

這一抱,飽含了對李青雲深深的愧疚!飽含了李青雲對自己過往的疼愛與包容的感激!也飽含了李青雲全家對自己追求幸福無私理解與支持的萬千感恩!

「爸爸,今天你和媽媽都難捨難分的,好煽情啊!」新怡還不知道如此感動的內情,少不了對父母的調侃。

「爸爸明天就要走了,今晚還要去陪爺爺奶奶,好好學習!繼續加油!!」青雲雙手捧著女兒的頭,輕輕的吻了吻女兒的額頭。又轉身張開雙臂給了玉芬一個滿滿的擁抱,在玉芬耳畔留下一句「祝你幸福!」后疾步離去,再沒回頭!

母女倆牽著手,目送李青雲步履堅實的身影消失在燈火通明的小巷盡頭!

秦玉芬相信:李青雲是踩著小城如晝的街面而行的,如飛的腳步將會很快搭上時代的快車,融入到璀璨、絢麗的夜色之中!!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整個餐廳都陷入死寂一般的安靜。

另外一張桌子上吃飯的董秘書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心道:完了完了。

戰爭開始了!

細辛小姐這等身份地位之人,怎麼可能受這個氣,肯定要反唇相譏,回敬過去。

但是尹榮安身份很不一般,幾乎是從小跟沈總一塊長大的,當初沈總歸來奪回沈氏,尹榮安出了很大的力。

沈總很重視這個姐姐。

天啊,細辛小姐和沈總會不會鬧矛盾吧?

董秘書簡直操碎了一顆老秘心。

旁邊的梁秘書也緊張得死死捏著叉子,頭皮都快炸起來了。

怎麼剛到倫敦第一天,就出現這種情況啊!

她都替細辛小姐為難。

不回擊,心裏不舒服,尹榮安跟女德班老師化身似的,瞅瞅她說那個話,簡直要氣死人!

回擊吧,又只是一點點小事,顯得不大氣,而且也容易讓沈總產生芥蒂。

梁秘書簡直是絞盡腦汁,都沒想到什麼特別好的辦法。

只能緊張又擔憂地望着細辛小姐。

陸細辛的臉色不見絲毫怒色,甚至都沒有看尹榮安,只是慢吞吞掀了掀眼皮,看向沈嘉曜,似笑非笑地開口:「我不能拒絕你么?」

沈嘉曜多精明的人啊,這世上就沒有他平不了的場子。

立刻接住陸細辛的話茬,目光悠哉悠哉的:「當然能,細辛的話就是聖旨,保證嚴格執行。」

陸細辛被逗笑了,轉了轉眸,輕嗔:「貧。」

沈嘉曜對陸細辛眨了眨眼睛。

然後轉向尹榮安,笑道:「安姐你這句話應該等等,等我求婚時再說。」

尹榮安也反應過來,意識到自己之前的話太過了,立刻道:「你們剛下飛機不久,一定很累,是我考慮不周。」

話題就這樣輕輕揭過。

過後,梁秘書跟董秘書感嘆:「還是細辛小姐厲害,我就是格局淺了,怎麼總想着跟尹總對上呢,關鍵是男人,控制了男人,就控制了一切啊。」

董秘書抬手敲了梁秘書一記:「你這榆木腦袋能想出什麼!」

梁秘書:??????

沈家在倫敦有座莊園,尹榮安一直住在這邊,這次沈嘉曜和陸細辛過來,也是住這裏。

陸細辛實在是疲累得緊,一到地方就被管家引著,去房間休息了。

沈嘉曜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沒有休息,而是去書房處理分公司的事務。

一直到晚上8點多,管家敲門說要吃晚飯了,才出來。

尹榮安很擔心:「這麼長時間不休息,能撐得住么?」

沈嘉曜點頭:「沒事,我想早點處理完公司這邊的事,空出時間帶細辛到處走走,散散心,她這段時間心情不好。」

尹榮安神色微僵,臉色有些泛白。

樓下管家已經準備好晚餐,都是沈嘉曜愛吃的。

尹榮安和沈嘉曜一塊下樓,邊走邊道:「細辛還沒起來,一會讓人去叫她。」

沈嘉曜搖了搖頭,語氣很淡:「別叫她,讓她睡吧。」 第686章

「會喝,那就喝點吧。」

林壞開了瓶啤酒,給周宇倒上。

周宇頓時就懵了。

老闆居然親自給他倒酒!

媽呀!

人生巔峰啊!

周宇一飲而盡,畢竟是老闆親自倒的酒,那得喝得乾乾淨淨才行。

「我敢保證,唐氏這次的新產品,一定會賣得很好。」

一杯酒下肚后,周宇也漸漸放開了許多,笑著道:「有七兒這個一線明星做宣傳,再加上唐氏的實力,新產品一定會席捲整個市場的!」

聞言,唐萱兒興奮起來:「真的嗎?」

周宇點點頭:「當然是真的。」

「我可是專業的經紀人,唐總就放心吧,我的眼光肯定是沒錯的。」

唐萱兒聽著,心裡很是高興。

這是唐氏集團走出老家的第一步,這第一場仗,她當然是想打得漂漂亮亮的。

唐萱兒舉杯道:「這多虧了大家共同的努力。」

「希望我們真的能取得一個好的結果。」

眾人齊齊舉杯,正要乾杯。

突然『砰』地一聲巨響!

包廂的門猛地被人踹開了。

唐萱兒她們被嚇了一跳。

林壞頓時皺起眉頭,一臉不爽。

他和老婆在這裡吃飯,居然有人敢踹門?

進來的人,正是錢俊生。

他的目光,先是在包廂裡面掃了一圈,看到沐七兒后,頓時變了臉色。

我靠啊!

唐氏居然請了一線女明星?

聽說唐氏最近也有新產品要上市了,這還不得把他的新產品給比下去?

絕對不行!

「喲,唐氏真是大手筆啊,居然把一線女明星都給請來了。」

錢俊生陰陽怪氣地打了個招呼。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