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張合將軍傳來的捷報,已經攻下了豫州。並沒有繼續進攻呂布和劉表,還在等您的命令。」傳令兵向馮燁彙報道。

「很好,往城中射箭,告訴他們,明天開始攻城,給他們半個月的時間獻城,一旦超過這個時間。大軍入城以後,所有官員與城中大戶全部處斬,家產全部充公。」馮燁命令道。

白馬義從開始繞城而走,邊走邊將寫着消息的布條射入城中。只一晚上的時間,馮燁的這個命令就傳遍了整個長安的大戶之中。

曹操當然也收到了消息,但是他卻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對城中這些大戶人家嚴防死守。防止這些人串聯起來奪城。

第二天一早,馮燁大軍就開始攻城,四方城牆全部喊殺聲震天,但是卻始終雷聲大,雨點小。叫囂的厲害,卻始終沒有真的大規模攻城。

之所以要這麼做,只是為了牽制住曹操的守軍。給城中那些大戶一個動手的機會。馮燁相信,城中的大戶一定會有人動手的。

這些大戶當中或許有人對大漢足夠忠誠,願意為國捐軀,但是不願意玉石俱焚的人更多。這些人的力量絕對不可小覷。

果然不出馮燁的所料,這些大戶人家雖然無法串聯,但是卻全部都做起了小動作,哪怕力量不足,也要衝擊一下城門。

他們也清楚,以他們的力量並不足以奪城,但是卻依然這麼做了。就是為了向馮燁表示一下,我已經按你的要求做了,只是沒成功而已。

這些大戶並不傻,衝擊城門失敗,最多也就是被曹操砍了,但是曹操絕不會殺他們全家。但是如果沒有這個動作,等到馮燁入城的時候,就一定會說到做到,殺他們全家。

面對馮燁的威脅,城中的大戶不得不做出選擇,要麼拼一下,成功了以後就是功臣,失敗了自己一個人去死。要是不拼,等著馮燁進城以後,殺全家。

這個選擇對這些大戶來說,非常的好選擇。一家兩家,三家,當一個接一個,長安城當中的大戶們都行動起來以後。

長安城才真正的變得岌岌可危起來。守城的軍隊每天都要面對大批的家丁衝擊城門。甚至比應付城外馮燁的大軍還要費力的多。

而且軍中有許多將領也已經動了心思,很少有人會明知道必死,還願意陪着曹操一起去死。

第五天的時候,甚至在城外都能夠聽到城內的喊殺聲。

「時候差不多了,傳令下去,全力攻城,破城的時候到了。」馮燁命令道。

「主公妙計啊!」華雄,高覽等人紛紛稱讚道。

「各位將軍都去準備吧,攻破長安,就到了改朝換代的時候了。」馮燁將傳國玉璽托在手心說道。

「臣等,參見陛下!」高覽第一個帶頭下跪喊道。其他將領看着馮燁手中的傳國玉璽,也跟着跪了下來。傳國玉璽,就代表着天命所歸。

身邊的親衛們看到這一幕,也都跟着跪地高呼起來。一呼而百應,全營的戰士們都跟着跪倒呼喊起來。

馮燁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大量的龍氣向他匯聚過來,全部被他導入傳國玉璽當中。隨着這些龍氣的注入,傳國玉璽頓時微微綻放出金光,這金光越來越大,逐漸籠罩了全軍。

最後化為一隻氣運金龍,飛騰在軍營上空。

「出兵!破城就在今日!」馮燁一聲大喝。

「尊令。」眾將齊聲說道。

「殺!」將士們奮勇爭先的衝上長安城頭。

馮燁在城外一發力,城內的各家大戶們也開始作亂,整座長安城頓時搖搖欲墜。

「城門開了。」城門處不知道誰高喊了一聲。

馮燁一看,果然,城中有人將城門打開了。

馮燁帶頭,身後趙雲,太史慈,華雄,等人一個個臉上帶着激動的笑容,走進了長安城,這座大漢的都城。

隨着城門一開,城中的守軍在也沒有了抵抗的勇氣,馮燁所到之處,全部的戰鬥都停止了下來,無論是城中大戶的家丁,還是原本曹軍的士兵。

全都扔掉手中的兵器,跪地投降。這一幕更加讓馮燁軍的眾將,覺得馮燁是天命所歸。馮燁走過以後,這些人自覺的追隨在馮燁的身後。

馮燁就這麼在全軍將士的陪伴下,一路走到未央宮。 演出后,宴席開始。慶嫣然吃得心不在焉,從寒風離開慶優國開始,她就念念不忘,儘管知道寒風的身份。所以她求自己的父皇很久,慶安陽才答應暫時不讓她和親。

宴席結束后,寒風匆匆請了跪安。出宮路上,竟然遇到了慶嫣然。

慶嫣然,咬了咬嘴唇,下定決心開口:「你這些,過得好嗎?」

寒風只低著頭,官方回復:「多謝公主,屬下上次送公主回宮是分內之事,公主無需再記掛。」

慶嫣然:「你成婚了?」

寒風:「是…」

慶嫣然:「你…」

寒風:「公主,屬下告退!」

慶嫣然:「寒風,我堂堂一國公主,還比不過她嗎?你就沒有對我心動過?」

寒風:「公主莫要再多言,屬下是宦臣…」

慶嫣然:「我知道,不然我早求父皇了…」

寒風:「屬下告退!」

寒風暗想,這世間女子,只是愛他這個人的,無關乎身份,無關乎未來的,只有夏蓁蓁…其他人,他都不在乎,只不過是鏡花水月…

夏蓁蓁回府,換上淡綠色長裙,點綴是深綠色葉子形狀。雖然紅配綠很俗,但是自古鮮花配綠葉,古人是不會理解這些的。

她在樹下擺上古箏,頭戴桃花,髮髻被春香梳成兩個分股花辮圈圈別在耳旁。

南月:「又給他準備驚喜了?」

夏蓁蓁:「今日小風風生辰…」

南月:「再過一月是我的生辰…」

夏蓁蓁:「那我到時候也給你準備禮物!」

南月:「當真?」

夏蓁蓁點點頭,南月嘴角上揚。

初七這時候著急忙慌過來,「夫人,千歲快到了!」

夏蓁蓁:「春香,快看看我這樣好不好看,蛋糕呢?」

春香:「夫人很漂亮!蛋糕就在後面,待會兒拿給夫人!」

夏蓁蓁:「初七,小彩帶呢,記得讓門口幾個人撒…」

初七:「準備好了,準備好了!」

寒風進了前院門口,差點三魂沒了氣魄。門口幾個人撒著剪碎的各色彩帶。初七可是洋溢著笑容迎接,「恭賀千歲生辰,夫人在等您。」

寒風抬眼望去,夏蓁蓁正站在一顆桃花樹下,一個古箏旁邊。桃花瓣飄搖曳曳,她的綠色衣著配上滿院桃花,當真是絕配!他覺得她的小娘子是一個桃花仙子。

「小風風生日快樂,這是給你第一個禮物。」說完,夏蓁蓁坐下撫琴,潺潺泉水般的前奏響起…

歌曲《怎嘆》music:(改成了應景的桃花)

唱一首水調歌頭

那明月何時能有

我站在桃花樹下

期待你回眸

若今生牽你的手

又哪怕歲月悠悠

只盼那清風依舊

與你長相守

散不去只剩溫柔

這秋風吹去離愁

只感嘆浮生若夢

無人在身後

抬頭看桃花翩翩

是誰在獨自承受

怎奈何驀然回首

你皺起眉頭

怎嘆吶山有木兮那木有枝

心悅君兮啊君不知

可是前世與你錯過太多事

怎嘆吶秋有月兮那月有詩

也不及與你相守時

夢裡與你山水再相識

………

指尖彈奏在古箏上,也彈奏在了寒風的心尖上。女子的目光在他一人身上,滿是情意與付託…

歲月悠悠,只盼與你長相守;繁華萬千,也不及與你相守時;心悅君兮,日月山水皆可鑒…

一字一句,如夢的情話扣在寒風的心上…寒風此時心知,自己又再次愛上了她…哪怕已經愛入骨髓,還是忍不住對她動心…

春香眼疾手快,把蛋糕接給了夏蓁蓁。是一個淡粉色的心形蛋糕,周圍一圈是心形的桃花,上面有一根小蠟燭。

「小風風,這是第二個禮物,這個心形代表我的心哦。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她每唱一句,就向他走近一步。唱完正好到他面前。「祝小風風二十八歲生日快樂,從前歲月無我,往後的二十八年、三十八年、四十八年……一百零八年都有我夏蓁蓁…」

「蓁兒…」寒風動情地叫著她,眼神充滿著憐惜、愛與感動。

「眼睛閉上…自己默許個願望,許完了吹蠟燭。」

他閉眼睜眼,她手指頭突然蘸上奶油放到他的唇上。

「第三個禮物,夏蓁蓁…我把夏蓁蓁送給你…」她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心臟上。「我把自己送給你,只願君心似我心…」

寒風聽后,吃下她指尖的奶油,手突然伸出放在她的後腦勺,把她貼近自己,然後毫不猶豫地用力吻去…

這個吻,是霸道,是索求,是觸動,是主權;是旁若無人的情境,是大雨磅礴的旱林,是雨後春筍的愜意,是你我之間的情意…

眾人紛紛散場,二人不舍分開,吻后互相抵著腦門。「小風風,我們去浴池…」

夏蓁蓁還沒反應過來,已經就在浴池中了,她以為他會等不及,可是他卻很溫柔替她搓洗。她感到一絲失望卻沒有說…

等到卧房時,他還是安安分分抱著她睡覺…那她就不開心了!本來覺得著急準備那套服裝就不動用了,現在非動不可。

「蓁兒,你去哪裡?」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