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藍月高興的不得了,「走,我們去看看吧!」

藍月拉着劉黎明的手,慌忙朝後面的院子裏跑去。

後院裏,果然食客不少,在一個臨時搭建的舞台上,有一位漂亮的服務員手中抱着一個紅色的盒子。

裏面放着一對金手鐲,金光燦燦,可以看得出是用上等的黃金打造的。

看着那對金光燦燦的金首飾,藍月兩眼放光,拉着劉黎明的手,說:「黎明,我想要,你還能吃下去嗎?」

「吃不下去也得吃!」

劉黎明呵呵一笑,看着藍月笑道:「今天這對金手鐲絕對你莫屬,你就等著吧!」

「你能行嗎?」藍月詫異的看着劉黎明。

「你男人什麼不行,乖乖等著!」劉黎明拍了拍她的肩膀,便走了上去。

一上台,劉黎明很快就被編排到比賽的序列里。

台上有十個人,一組有五個人,劉黎明是第二組,裁判一聲令下,前面的五個人便端起酸辣粉狼吞虎咽的往嘴裏塞。

酸辣粉就是有名的酸,辣,麻。比賽要求非常嚴格,不僅要把每碗的粉吃完,而且還要把碗裏的湯給喝完,最主要的是中途不得喝水,以及任何飲料。 「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啊……」

「我特么的都是做的什麼孽啊……」

夏余欲哭無淚。

但還沒等到他眼淚真的掉下來,突然,酒吧里就傳來了一陣騷動。

「抓住他,他在那!」

循聲望去,夏余見到,有不少的警察從酒吧外紛涌而入,朝着自己這邊衝來。

看到這一幕,再聯想系統之前所說,夏余的臉色隨之大變。

他可不想坐牢啊!

想到這裏,夏余急忙朝着一旁的屋門走去,好在這邊還有一個後門,夏余飛快的從這邊離開。

然而……

夏余才剛剛跑出酒吧,這時候就見一道身影飛快的從他身後跑上前。

這道身影看到夏余逃跑的姿態,整個人楞了一下,隨即迅速開口道:「你也是被警察追?」

「你怎麼知道?」

夏余幾乎是脫口而出。

「廢話,因為我也是被首長給坑了……」這個人滿是幽怨的神色:「不過看到你也是這樣,我心裏平衡了不少。」

「尼瑪……」聽到對方有些幸災樂禍的話,夏余臉色頓時一黑,倒是沒有留意到對方開始說的那句「被首長坑了」的話是什麼意思。

這時候,只聽那男子再次開口道:「我們快走,趕緊前往軍區,到了軍區就安全了。」

「啥玩意?」什麼到了軍區就安全了?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夏餘一臉懵逼。

「快走……」

夏余被吼的一愣一愣的,都來不及思考,就跟着那男子朝着一個方向狂奔而去。

兩個人在街道小巷裏左閃右避,很快便是躲過了警察的追捕。

待到稍微鬆了一口氣,夏余這才有空打量身旁的年輕人。

只見對方年級不是很大,也就和他差不多,人長得很精神,身上的氣質也很乾凈利落。

這樣的人怎麼會和他一樣,被警察追的到處逃竄,難道也是因為什麼誤會?

夏余忍不住開口問道:「能問一下,你為什麼會被警察追嗎?」

「草……」

夏余不問還好,一問對方張口就是一句國罵,隨即一陣吐槽。

「我也想要知道我為什麼會被警察追,當時首長給我們的任務,就是讓我們逃到軍區裏面,但是也沒想到,後邊會有這麼多的警察追我們。」

「對了,我叫何晨光,你叫什麼?」

夏余本來還在疑惑對方說什麼首長、軍區的,突然聽到這個名字,頓時一愣!何晨光?

這名字聽起來咋這麼耳熟。

又多念叨了兩遍,頓時一句卧槽出口!

何晨光!

這不是我是特種兵裏面的人物嗎?

這時候的夏余陡然看向了何晨光,忍不住開口道:「你女朋友是不是叫林曉曉?你爺爺是不是副司令?」

夏余的話一出口,何晨光頓時驚呼起來:「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去,是真的?」

夏余這一刻終於明白了過來,本以為自己只是穿越到了一個和地球相似的平行世界,沒想到自己竟然是來到了特種兵世界。

而且,自己竟然還遇到了傳說中的何晨光。

按照現在的劇情來看,這個時間段應該是在特種兵里何晨光他們被調到狼牙團被康雷坑的時候。

「走,我們快走,他們追上來了。」

就在夏余還在震驚的時候,突然,何晨光臉色一變,隨即邁開雙腿就跑。

可是很快,他就發覺不對,回頭一看,發現夏余竟然還磨磨蹭蹭的愣在原地,頓時無語。

「兄弟你跑快點啊,不然就被追上了,如果被追上了你可別說我不救你。」

被抓是不可能的,我可不想坐牢!

夏余聞言,精神一震,下一秒整個人就像離弦的箭般沖了過去。

前面一堵兩米高的鐵門擋着,夏余蹭蹭左右牆壁一蹬,頂級跑酷技能發動,再一翻身就躍了過去。

「卧槽……可以啊兄弟!」

看到夏余的這個操作,何晨光直接一句卧槽脫口而出。

隨即也一躍而起,雙手抓住鐵門頂端,微一用勁,翻了過去。

只是他的動作明顯沒有夏余那麼流利灑脫。

…………

就這樣邊逃邊躲了大半天天。

夏余跟着何晨光來到了一處軍營大門之外!

經過這半天的相處,這個時候,何晨光看着身旁的夏余滿臉都是震驚。

他做夢都沒想到,夏余的身體素質竟然強悍到了這種地步,甚至可能比他還強。

要知道,他在這軍區裏面,也算得上是佼佼者了,但他沒料到,這一路跑來,他竟然跑不過夏余……

這小子,還一直保持一個極高的速度,而且許多伶俐的翻越動作,還是他完全做不出來的。

這讓何晨光都忍不住想要將夏余給解剖開來看看,這小子到底是什麼變的。

「到了,總算是到了。」

搖搖頭,將目光從夏余的身上收回,何晨光看着面前的軍營大門,長舒一口氣。

天知道這一路跑來,他吃了多少苦頭。

五天,整整五天,他東躲西藏,吃不飽穿不暖,都沒怎麼休息,才算是按時趕到了這裏。

不過何晨光是鬆了口氣了,但夏余此刻卻是懵逼了。

他看着周圍的情況,懵逼道:「這裏是……什麼地方?」

「這裏是軍區啊……」

何晨光有些疑惑的看了夏餘一眼,忍不住開口道:「你忘記了?咱們的目的地就是軍區啊,只要咱們抵達軍區,就不算是被淘汰啊。」

「啥?軍區?淘汰?」

聽完何晨光的話,夏余有些傻眼。

這個時候,他好像有點明白了,何晨光好像誤會了點什麼,他好像是把他當成他的戰友了。

不過按照原著,他們這次不是應該去省城的某個集結點集合嗎?

怎麼跑軍營來了?

難道是蝴蝶效應?

「進去吧。」就在夏余懵逼的時候,軍營里走出一個人,他又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隨口道。

「是。」

還未等到夏余反應過來,何晨光便是拉着夏余迅速的進入了軍區裏面。

這會兒……

在這軍區里的操場上,已有數道身影列隊等待,而在他們前方,還站着兩人。

這兩人分別是龔箭和康雷。

很顯然……

這裏就是傳說中的神槍手四連。

看到何晨光以及夏余走近,龔箭呵呵一笑,點了點頭道:「不錯,歸隊吧。」

「等等,我……」夏余本想開口解釋一下,自己好像來錯地方了,可是話還沒出口,就被一個傳令兵打斷。

「報告,高首長來了。」

聽到這話,龔箭和康雷本來已經放到夏余身上的目光瞬間轉移。

這讓夏余頓時傻眼。

「龔箭,你在這裏看着點,我去接下高首長,你好好準備一下。這一次,一定要讓你的隊員好好的表現一下。這一次的視察,非常的重要,不允許有任何的閃失,聽到沒有。」康雷道。

「是。」龔箭聞言,神色一肅,當即凝聲道。

話音落下,康雷就離開這裏,而這時候的龔箭看了看在場的人,笑呵呵的開口道:「不錯,你們都很不錯,能夠在五天內歸隊,倒是我小看了你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