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嵐見馬華不要那些東西,立馬就全部包攬了。

馬華怕她可不怕,她和李副廠長經常聚在一起練功夫,李副廠長還能拿她開刀不成?

李副廠長的秉性她很了解,李副廠長才不會對她動刀子,只會對她開槍。

……

回到四合院里,何雨柱聽到了一些最新的消息。

棒梗和賈張氏的拘留日期都定了。

棒梗是個孩子,盜竊的物品沒有很貴重,但多次盜竊,所以拘留三天進行思行教育。

賈張氏的年紀大了,一進了派出所就說自己這裡不舒服那裡不舒服,說自己不是有意的,願意賠償一大爺。

最終看在賈張氏年紀大是失手傷人、認錯態度好、有病在身,最終也是拘留三天給個教訓。

其實賈張氏這個認錯態度好,得打一個問號。

她只是在派出所里說的好聽罷了。

賈家的錢都在她這裡,秦淮如的手裡沒有錢,根本沒錢去賠償給一大爺。

等她出去了,她一毛錢都不會賠償給一大爺。

一大爺向她索賠,她就是不賠,又能怎麼樣呢?

就算一大爺把派出所的公安找去了,她也不怕,她往地上一躺就說要錢沒有,要命有一條。

誰能拿她怎麼著?誰又敢真的要她的命呢?

何雨柱覺得有些遺憾,賈張氏和棒梗的處罰有些輕了,起碼拘留一星期以上啊!

不過另外一個消息倒是讓何雨柱感覺很刺激!

一大爺住院了,秦京茹居然一個人去醫院照看一大爺。

三大爺對何雨柱說這個消息的時候,何雨柱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一個頁游廣告,許大茂綠了!許大茂綠了! 「陶。」遠遠看見站在迴廊窗口獨自陷沉思的魏陶,喻德寬走近喚她幾聲都沒反應。抬手輕輕拍上她的肩,「做什麼呢?」

「啊——你怎麼…競拍結束了嗎?」魏陶被忽然出現的丈夫驚到,一抬頭看見後面跟着的嚴驄,驚覺自己在迴廊,居然已經站了半個鐘頭。

窗外早已雲收雨住,只陰雲壓頂,密得人透不過氣。

「結束了。」雖然競拍落幕,可結果……喻德寬點點頭,神情中卻並沒有喜色。

「怎麼了?」敏感地看出丈夫神情中的嚴肅,魏陶偷偷打量了一眼喻德寬身後的嚴驄,卻並沒有在嚴驄臉上看出任何異樣。

喻德寬搖頭沒有回答魏陶,偏頭看了看嚴驄,卻看到男人掀起唇瓣,先開了口:「她還好嗎?」

瞥一眼沖她劑了下眼睛的喻德寬,魏陶點點頭,「高燒引發了一些炎症,打完針已經退燒了。水輸完應該就沒問題。只是一直沒醒。」

「我去看看她。」問了余卿卿的病房號,嚴驄越過兩人,把時間留給他們。

嚴驄一走,魏陶迫不及待以眼神示意喻德寬解釋到底什麼情況。

「被威柯拿下了。」沉着眉,喻德寬神情肅穆。

「什麼?」聽到這樣的結果,魏陶詫異得難以置信。

「怎麼可能?別說處在目前這種危急狀況下,就算威柯完好,跟寰宇的對抗不亞於以卵擊石。怎還能出現這種結果?」這種顛覆得讓人頭皮發緊的結果,魏陶想都不敢想。

而就在此時,那個話題中的男主角比曹操還靈驗地出現了。

「魏陶,卿卿呢?」抹一把滿頭的雨水,柯未然滿面春光,笑容別樣自信。

瞄一眼柯未然又求救的瞥向自家丈夫,魏陶糾結了。

人生的浪潮還真是一個接一個,前仆後繼啊。⊙﹏⊙她現在真後悔做情報販子,給柯未然報備余卿卿的行程!

「柯大少今天交好運了嗎?有人作擔保不怕破產就已經萬幸了,竟然還拿下船街。柯大少可否傳授點秘訣,也讓我那小店適時壯大壯大啊。」轉移注意力是關鍵。但魏陶也確實好奇,一個面臨破產的公司,是怎麼和寰宇那種大集團競爭並拿下競拍的?

聽到魏陶如此問,柯未然本就明媚的臉上玄即染上一絲神秘的色彩,湊近魏陶的耳邊輕聲道:「商業機密。」

本以為柯未然要指點她什麼了不得的迷津,卻不成想又是這種打太極的話。

魏陶撇撇嘴,不甘不願地擺擺手,學着柯未然的強調說:「卿卿她現在好得很,就不勞柯大少費心了。一會兒我們就送她回去。」

雖然現在聚蓉的生死跟威柯有重大關聯,余卿卿是必然躲不開柯未然了。但另一邊畢竟是自家丈夫的前上司,和某傻妞心悅對象。她怎麼好開罪人駁人面子?

更何況剛剛才經歷過一場生死角逐的兩家公司代表,再上演一次搏殺的話,魏陶怕她自己的心臟受不了。

魏陶的言行舉止雖無不妥之處,但柯未然細膩,還是能從這句明顯趕人的話中分辨蹊蹺。「這件事才不勞您二位費心。送卿卿回去,必定是要親力親為才能表達誠意。你說是吧?」

話里話外都是曖昧,分明就是在宣佈主權。

額……這麼不識時務,到叫魏陶沒了反駁的理由。當下無語,只好將求救信號發射向自家男人。

喻德寬本來就是個老實的二愣子,怎會了解自家媳婦心裏那彎彎曲曲的想法。魏陶看他半天,他也沒理解得了魏陶眼中希翼的光芒。

唉……讓他們打去吧。

放棄掙扎的魏陶小手一抬,指向迴廊拐角深處最盡頭的病房。。 李泉就這樣看了,他們現在這裡處理的時候,李泉角直接娶到了自己的之前的獲得比賽的一些東西。

因為李泉想把他們建成小吃街的樣子,所以這個時候一定需要將所有的東西都弄好的,畢竟現在這個時候大家都沒有任何的分身。

所以李泉在他們處理那邊的時候一定要將這裡弄好才行。

要不然自己接下來可就糟糕了,什麼事情都沒弄好的話,可能對於李泉的名聲也會稍微有一些影響的吧。

「啟動系統」

「檢測…」

直接這個時候的李泉直接就開始當著主人的面啟動了系統,反正助理也不知道李泉到底在幹什麼。

李泉就是在觀察的這樣的一個階段當中直接就開啟了自己的一些東西,然後便開始了一些檢查。

因為李泉角現在這個時候檢查是比較重要的,必須要知道這裡有沒有商機或者怎樣去製作,就會有更大的商機了。

如果現在都沒有辦法,有一個比較確定的結果的話,可就不太行了。

畢竟他們要保持著這樣的一個良好的狀態,或者說你好像一些不好的東西全部都弄掉,弄成一個新的東西來。

「檢測結果。」

「查看…」

這個時候的李泉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查看結果了,畢竟具體說了他們這一條街都是商機滿滿的。

所以說隨便做一點什麼都是會有不少的時候,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那可是非常不錯的那種,想了一下之後也是覺得如果是繼續這樣的一些合作的話,那肯定是好的。

如果還是生意不錯的話,他也願意這樣堅持下去,就這樣岔開了一個結果,沒想到發現有那麼一些店鋪是存在一定的問題的。

李泉趕緊過去查看,畢竟這些人是自己接手了的。

如果要是連這樣的一些東西都沒辦法查出來的話,到時候豈不是更加的尷尬。

如果要是一旦遇到了一些什麼問題,就會被別人牽著鼻子走了。

查看了這樣的結果之後,李泉確實是比較震驚的。

「貧窮指數+5,環境-2,衛生環境-2,商機-2」

這個時候的李泉發現這裡其實並不是像他們想象的那樣有多麼的好,因為在這裡的一些數據當然就已經可以看得出來了,好多都是複製。

尤其是在外面的一些東西看起來都是很豪華的,其實全部都是空殼子。

具體怎麼經營的李泉這麼一看就已經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看來讓他們重新的去處理這些事情也都是比較困難的一件事情,和最開始想的是完全不一樣的。

可能說起好壞的話,只有在外面這一圈是可以進行重新的塑造的,裡面那些東西估計早就已經不行了。

畢竟這是一大片的商機,說的是商機,其實是希望李泉他們能夠通過自己的一些努力來將這樣的一些東西給創新安排一些。

也許還真的能崛起呢,所以這也是說不定的一個事情,然後李泉開了之後談了後期並沒有說話。

就這樣李泉先去做自己的一些事情了,還特地從國外採購了一些比較大的訂單。

因為自己平常的時候也會用到一些國外的一些材料,但其實對於李泉來說根本就不是其他地區的。

因為所有的系統都會被安排好的,但是為了讓其他的人相信李泉也只能這樣去做了。

然後的李泉購買了一些用於布置的一些產品之後,其實也是做給外人看的,當把這些東西弄好了以後呢。

李泉想著想著事趕緊先去弄自己的一些東西,而畢竟許文強這邊還得一段時間去弄簡單的將一個大概。

弄好了之後變準備去做自己的一些事情了。

「你怎麼不先把許文強的這個事情給弄好呢?畢竟他這邊的是花錢的,而那邊可能沒有那麼大氣。」

因為許文強本身就是比較有錢的,所以也不會在乎這幾百幾十萬。

可是如果要是先弄之前的他比賽那些項目的話,能贏得的錢或許還沒有這樣的一個項目多呢。

就在他們像那個地方去的時候,胡敏兒也在這裡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可能她年紀輕輕的也不是很懂吧。

「你年紀還太小,不知道到底應該如何去解決這些事情,現在我雖然是想要賺錢的,但是我最應該做到的是讓我的名聲變得更多一些。」

名聲對於李泉來說是很重要的名聲可以把自己推廣出去。

到時候有很多的人做業務一下子就可以找到自己的,而不是僅限於這樣的一個業務的話,可能到時候能夠賺的錢並不是特別的多,不能只看到當下的一些結果,要放長遠一點。

李泉這個時候也回答了他的一些疑問,因為李泉其實也是想賺錢,但是在李泉最開始沒錢的時候,他想要的是錢。

可是現在慢慢的有錢了,也就沒有必要將這件事情一直放在心上了,如果要是一直放在心上的話,那肯定是不行的。

「真的是不懂你們這些老闆到底是怎麼想的,既然這樣的話,那就趕緊去做你的那些項目吧,最後可能上級也不會給你撥太多的款。」

其實因為這是一個連鎖的項目,所以說持久性會更大一些。

而且他的名聲也會更多一些,所以根本就沒有必要因為這樣的一件事情而感覺到擔憂。

最主要的是李泉現在名聲都已經打響了,如果要是在這樣的一個連鎖的一個這麼多的房屋的製作下,都能夠做得很好的話。

肯定很多的人也都覺得之後不管是什麼樣的項目也都是非常好的了。

之間這個時候的李泉帶著他們直接就來,到了自己的這樣的一些項目。

當然沒想到之下看到了負責人負責人來到這裡之後,其實有那麼一些冷臉。

因為最開始李泉獲得第1名的時候還覺得是一個比較好的發展。

可是沒想到他現在竟然沒有把這個當做是一個機會,這裡只是進行了一個拆遷罷了,拆完了之後並沒有想要重新的加模型給套好。

。 第二天一大早,天剛剛亮,吃過早飯後的烏丸狛和灰原哀駕車來到了米花町二丁目。

菲爾依舊坐在烏丸狛的肩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