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有盛想說。

很慘。

慘的要死!

姜焱是誰。

國家隊選手,受過專業的體能培訓,每日負荷的訓練量,就是為了登台實打實的肉搏的。

但傳統武學不一樣。

夫文,止戈為武。

功夫傳承,重武德,重品行,重仁義,七德下,缺一不可。

這系統化的填鴨式訓練,讓少年們完全適應不了。

更別說,現在俠客行模式改了。

請了一批職業搏擊選手,姜焱跟這幫人打的火熱,又有話題,自然全心全力的教他們。

對蘇澈他們,就沒那麼用心了。

「50下俯卧撐,都給我專心點,特別是你們,今日再拖後腿,就加五圈蛙跳!」

姜焱穿着運動服,寸頭的短髮和眉骨的疤,讓他整個人顯得分外的兇狠嚴肅。

被點名到的小崑山師侄們,有點想哭。

仙氣飄飄的小崑山,擅青羽劍,一招一式,翩若驚鴻,瀟灑利落。

如今,做這訓練,大汗淋漓,全身濕透,哪有平日裏仙氣飄飄的樣子。

「教練,我們實在堅持不了了。」

說話的,是小崑山大弟子,許言之。

少年年紀尚小,才十七歲,承襲師門訓誡,最最注意儀態,哪怕熱的要死,衣服也都規規矩矩的穿着,很是守禮。

這話一出,太白山也受不住了。

「教練,我們能不能休息一會兒。」

小黑炭們累死了。

在山頭種地都沒這麼累過。

崆峒山倒是能忍,畢竟魁梧的壯漢身材在那裏擺着,沒坑一個字。

姑娘們也是,硬生生挺著氣,不願服軟。

「堅持不了就退賽,誰逼你們練了?」

姜焱掃了一眼他們:

「趁現在,不願意練的,收拾東西,馬上走人。」

搏擊隊的職業選手也附和。

「每次都是你們這群人拖後腿。」

「就是,別人想求焱神訓練都沒機會,你們這樣不如退賽得了。」

「說白了,就是節目組想搞噱頭,拉低我們擂台賽的水平,娛樂大眾罷了。」

職業選手們一臉瞧不上他們。

這話說的。

許言之哪裏能忍。

「你們什麼意思?論切磋討教,我小崑山弟子並非不如你們。」

「怎麼想打架?」

職業選手也火了。

俯卧撐也不做了,直接從地上騰起來,一副要打架的架勢。

「言之師弟。」

蘇徹沖他搖搖頭。

不要惹事,讓師叔難辦。

這樣眼神,讓小崑山少年們咬咬牙。

「夠了,你們還要鬧到什麼時候?都不訓練了?」

姜焱訓斥一句,又看了一眼小崑山這幫弟子。

「在我隊里,必須聽我安排,我不管節目組想搞噱頭還是掙收視率,只要你們選擇留下,就必須給我尊重這擂台!」

體能訓練場里,氣氛一下子凝固起來。

姜焱的意思很明白。

受不了,就滾,沒人攔著。

小崑山的人紅着眼,想着離開師門師父的囑咐,還是撐著身子,趴了下來。

「耽誤訓練進度,五圈蛙跳,半小時沒做好,加罰一倍!」

嚴酷的嗓音毫不留情。

小崑山弟子們忍了又忍,乖乖選擇蹲下。

「胤臻師叔!」

突然,也不知道誰喊了一句,訓練場里,少年們一下子炸了!

小崑山弟子們更是激動的直接崩了起來。

「胤臻師叔,有人欺負我們!」

錢有盛想說。

很慘。

慘的要死!

姜焱是誰。

國家隊選手,受過專業的體能培訓,每日負荷的訓練量,就是為了登台實打實的肉搏的。

但傳統武學不一樣。

夫文,止戈為武。

功夫傳承,重武德,重品行,重仁義,七德下,缺一不可。

這系統化的填鴨式訓練,讓少年們完全適應不了。

更別說,現在俠客行模式改了。

請了一批職業搏擊選手,姜焱跟這幫人打的火熱,又有話題,自然全心全力的教他們。

對蘇澈他們,就沒那麼用心了。

「50下俯卧撐,都給我專心點,特別是你們,今日再拖後腿,就加五圈蛙跳!」

姜焱穿着運動服,寸頭的短髮和眉骨的疤,讓他整個人顯得分外的兇狠嚴肅。

被點名到的小崑山師侄們,有點想哭。

仙氣飄飄的小崑山,擅青羽劍,一招一式,翩若驚鴻,瀟灑利落。

如今,做這訓練,大汗淋漓,全身濕透,哪有平日裏仙氣飄飄的樣子。

「教練,我們實在堅持不了了。」

說話的,是小崑山大弟子,許言之。

少年年紀尚小,才十七歲,承襲師門訓誡,最最注意儀態,哪怕熱的要死,衣服也都規規矩矩的穿着,很是守禮。

這話一出,太白山也受不住了。

「教練,我們能不能休息一會兒。」

小黑炭們累死了。

在山頭種地都沒這麼累過。

崆峒山倒是能忍,畢竟魁梧的壯漢身材在那裏擺着,沒坑一個字。

姑娘們也是,硬生生挺著氣,不願服軟。

「堅持不了就退賽,誰逼你們練了?」

姜焱掃了一眼他們:

「趁現在,不願意練的,收拾東西,馬上走人。」

搏擊隊的職業選手也附和。

「每次都是你們這群人拖後腿。」

「就是,別人想求焱神訓練都沒機會,你們這樣不如退賽得了。」

「說白了,就是節目組想搞噱頭,拉低我們擂台賽的水平,娛樂大眾罷了。」

職業選手們一臉瞧不上他們。

這話說的。

許言之哪裏能忍。

「你們什麼意思?論切磋討教,我小崑山弟子並非不如你們。」

「怎麼想打架?」

職業選手也火了。

俯卧撐也不做了,直接從地上騰起來,一副要打架的架勢。

「言之師弟。」

蘇徹沖他搖搖頭。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