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他怎麼說也是這個賭場管事的人,向芝芝作為陪侍小姐,不可能不知道。

看來此時被豐厚的提成給迷住了雙眼,連他都不放在眼裡了。

錢旭這般想著,心裡憤怒的不行,揮手釋放出來了一道氣旋,大約有著一尺寬,直接朝著向芝芝飛去。

速度很慢,基本上凡人的肉眼都可以察覺出來。

向芝芝看到了錢旭手中的旋風,頓時就驚呆了,實在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她在這裡工作,可是從來都沒有了解到內幕的。

錢旭心中冷笑不已,這道氣旋還是有著追蹤的功能,一釋放出來就會跟著向芝芝,直到其中的法力消耗完畢為止。

向芝芝一個凡人,距離這麼近,是怎麼也不可能躲開的。

兩人的距離不過相隔七八米,氣旋大約兩秒鐘時間就來到了向芝芝的身前。

感覺到了氣旋中的能量之後,她心中不知道為什麼冒出來了一種死亡的危機。

不由縮在了陳明的*,很是害怕,此時她都有些後悔為什麼要留在這裡了。

陳明看著那氣旋,搖了搖頭,伸出手輕輕一揮,就把氣旋給打了回去。

看不出任何的法術攻擊,好像就只是手動了動一般。

沒想到那氣旋直接從原路折了回去,速度還加快了幾分,來到了錢旭身前。

錢旭瞳孔緊鎖,剛才陳明的招數他看都沒看懂,實力就這麼強嗎?

這自己打出去的攻擊,這麼快就折回來了。

定住心神之後,錢旭伸手打算化解這個氣旋,氣旋也不是什麼特殊的招式,只是非常簡單的法術攻擊。

對於普通人來說有著很大的威脅,可是對於他來說就很簡單了。

釋放了少許法力,準備再一次凝聚出來一道氣旋,和這個氣旋碰撞在一起,這樣就可以把氣旋給抵消了。

不料,折回來的氣旋,居然在他身前大約一米的位置爆炸了,一時間房間內蕩漾起來了一陣大風。

將四周掛壁上的書畫吹的搖搖欲墜,即將掉落到地面。

靠的近的地方,椅子都被吹到在了地上。

風力掛到了陳明身前的時候,陳明立刻釋放出來了一個法術光罩,在他身旁一米的距離給包裹住,不能波及到他。

「啊!」

氣旋爆炸,令錢旭一時間也被扎傷了,頭髮被炸斷了不少,身上的齊整西裝,被炸的破碎不堪,沒有了之前的文質彬彬了。

臉上疼痛不已,錢旭忍不住摸了摸,然後觸手可及的就是血液。

居然都被炸出來了幾道裂痕。

錢旭心中懼怕不已,怎麼會這樣,這也太離譜了。

剛才他的攻擊,大概就是鍊氣境一層的修士釋放出來的攻擊一般,氣旋攻擊到了向芝芝,也不過令他後背被拍打了一下的樣子。

她可能會感覺很痛,但是不會有什麼傷勢,可是怎麼折回來了,對自己的攻擊就這麼離譜了?

「痛嗎?若是不痛的話,我自己凝聚出一道氣旋來攻擊你!」陳明眼神淡淡的。

隨後伸手間,就在身前大約兩米的位置,形成了一個氣旋,氣旋不過是一尺的直徑,長度也只有不到一米的樣子。

但是其中的能量卻是強大不已,一凝成,就讓四周的桌椅柜子都被吹倒了,到處亂動。

就連錢旭,此時都要釋放大量的法力去穩固身體,不然身子都站不穩了。

錢旭雙手掐訣,快速的消耗法力,心中壓力十足。

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實力怎麼這麼強?我卻感覺不到你一絲法力的氣息,這不可能。」

對的,不但最開始陳明進入的時候這裡沒有一絲法力顯露出來,就算是現在陳明施法攻擊他,也看不到任何法力外放。

好像就是自然形成的一般,根本就不是陳明釋放出來的。

這在錢旭的認知中,根本不可能。

陳明笑了笑,眼神忽然變得殺氣十足,一掌拍出,就把錢旭給拍打的身體不穩,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發出碰碰的響聲。

「啊……我的腰……」

錢旭疼痛不已,剛才身體撞擊到了地面,直感覺身體里的骨頭都要散架了一般。

「你懂什麼啊?有什麼不可能的,你不過是白天的一條走狗,他能讓你知道修真界的事情?

我給你個機會,老老實實的交代你知道昆天宗的事情,不然我弄死你。」

說著,陳明忽然從沙發上起來,快速的走到了錢旭的身前,時間不過是一米,實在是太快了。

就算是世界短跑冠軍,也不可能加速這麼快,一秒鐘就可以從0到八米。

陳明一腳揣在了錢旭的身上,隨後接連十幾腳踹了出去,將錢旭本就有些散架的骨頭,踢的粉碎。

身體裡面的法力,也在不受控制的流失。

「哎喲,快停下快停下,我要死了……」

陳明踢的很猛,根本就沒有把錢旭當人看,做賭場生意的人,能有什麼好東西。

到處搜刮錢財,擾亂永城的局面,實在是欺人太甚。

陳明臉色陰冷,聽到錢旭的話,動作沒有絲毫停止的意思。

踢著踢著,錢旭居然沒有再掙扎了,一時間居然昏死了過去。

「呼……這麼不勁打!」陳明喘了口氣粗氣,剛才的劇烈運動,有些*了。

使用鴻蒙神功,刺入到了錢旭的腦海裡面,一攪合,錢旭就受到了劇烈的刺激一般,突然睜開了眼睛。

條件反射的想要起身,馬上臉色就變得扭曲起來,痛苦不已。

「哎喲,好痛,我怎麼動不了了?」

。 不等陳軒開口,一輛白色的大眾CC一個急剎車猛地停在了路邊。

車門打開,韓婧婷氣勢洶洶地朝著陳軒走了過來。

陳軒愣住,沒想到對方會突然出現。

「婧婷……」

「小雨呢!」韓婧婷開門見山地質問。

陳軒慚愧低頭,「小雨她……失蹤了……」

啪!

一聲脆響,韓婧婷一巴掌抽在陳軒的臉上,陳軒的臉都被指甲劃破,鮮血直流。

「陳軒,你真就是個廢物嗎!不讓你工作,不讓你掙錢,你一個大男人,連個孩子都看不住嗎!要你有什麼用!」韓婧婷氣急敗壞地怒吼。

陳軒低頭不語。

一旁的鄭清雪關弘他們都是驚呆了,尤其是鄭清雪。

在鄭清雪與鄭家人眼中,陳軒一直都是一個手段通天,氣場強大的高人存在,卻沒想到,在家中的地位竟然如此低!

連鄭清雪都替對方感到惋惜!

「韓小姐,你別著急,有關局他們在,小雨一定不會有事的。」鄭清雪勸慰道。

韓婧婷看都沒看鄭清雪一眼,只冷聲對陳軒說道:「你跟我過來!」

說罷,韓婧婷便直接回到車裡,陳軒也低頭跟了進去。

韓婧婷冷聲說道:「剛才我接到了一個電話,他們說,小雨在他們手裡!」

陳軒猛地抬起頭來,眼神中像是要噴出火一樣。

「他們讓你一個小時後去城東金菊苑爛尾樓去換小雨,還有不許報警,要不然他們就……」

韓婧婷目光惱怒地看著陳軒,「陳軒,我不管你在外面到底惹了什麼事,都絕對不能讓小雨有任何事,要不然我絕對跟你沒完!」

陳軒面色堅決,「我保證,絕對不會讓小雨受到任何傷害!」

說罷,陳軒便直接下了車。

韓婧婷張口,想說讓陳軒小心一點,可最終卻也沒能說出口。

「陳先生,怎麼樣?」陳軒一下車,鄭清雪便趕忙上前問道。

陳軒面色冰冷地看向鄭清雪跟關弘,「今天麻煩你們了,剩下的事你們就不用管了。」

「什麼……」鄭清雪跟關弘頓時愣住。

陳軒則是沒再廢話,直接開車便朝著城東的方向開了過去。

車廂里的溫度幾乎達到了冰點,強大的殺意從陳軒的身上狂涌而出,彷彿要將空氣都給撕裂!

此時的陳軒如同是一頭即將出籠的怒獸,心中的怒火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

這個世界上對於陳軒來說,最重要的三個人就是母親徐素珍,妻子韓婧婷,還有就是女兒小雨。

而這三個最重要的人中,小雨又是他們所有人的心頭肉!

如今,那些混蛋竟然連小雨都敢動,已經完全觸犯到了陳軒的底線。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四十分鐘后,金菊苑爛尾樓。

幾年前,這裡曾是淮城重點扶持的幾個項目之一,後來因為開發商破產,這裡便徹底廢棄。

此時,一棟大樓的七層,七八個壯漢守在那裡,為首的則是一個嘴角長著一顆大黑痣的男人,腰間還別著一把槍。

這人外號黑三,是這些綁匪的頭目。

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個人,正是蔡光偉!

沒錯,這次綁架小雨的,正是蔡光偉還有黑虎堂的人!

前段時間,蔡黑虎出去暫避風頭,最近見風火會的怒火稍微平息這才重新回來,蔡光偉便立刻讓蔡黑虎找人幫自己報復陳軒。

此時,在樓層的最中間,一根鐵鏈繞在了一根柱子上,而鐵鏈的另一頭,則是直接拴在了小雨的脖子上!

鐵鏈冰涼而又堅硬,把小雨的脖子都給磨出血來。

可憐的小雨拚命地想要解開脖子上的鐵鏈,可根本無濟於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