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是娘親,一邊是渣男……雖說團寶對這渣男意見極大,但不知怎的,他對容玦這個「渣男」怎麼也恨不起來!

眼下瞧著娘親一副誓不殺了容玦不罷休的樣子,團寶反而怕他當真被娘親當乾柴給劈成兩半!

「娘親……」

「回去!」

段嬰寧回頭看了他一眼,眼中多了幾分嚴厲。

團寶「哦」了一聲,這才乖巧的回了房、還關上了房門。

不過,房門雖被關上了,他卻打開窗戶看著兩人交手。

容玦本不想動手。

但段嬰寧一再逼迫,他迫不得已開始還手……

兩人當真就這麼打起來了!

不過容玦並未用盡全力,否則段嬰寧也不會是他的對手。

見他當真與她動手,段嬰寧心中怒火愈發滔天。

這個男人果然就是個大豬蹄子!

居然跟女人動手!

憤怒當頭,段嬰寧有些失去理智,似乎是忘記了今晚是她處處逼迫、還拿著大菜刀逼迫,逼得容玦不得已還手!

她怒極,下手也愈發狠厲。

容玦被逼得節節敗退。

迫不得已之下,他縱身一躍從牆頭消失了,身影瞬間淹沒在夜色中。

段嬰寧想要追上去,團寶卻跑出來抱住了她,「娘親!冷靜一點!」

段嬰寧原本猩紅的雙眸,這才一點點恢復清明。

她手中的菜刀「哐當」一聲掉落在地。

看著抱著她腰的團寶,這才回想起方才是她太過激了……

「對不起兒子。」

她蹲下,將團寶抱在懷中,「方才娘親失去理智了,對不起。對不起團寶,以後娘親再也不會了,你不要害怕。」

「娘親,我不是害怕。」

團寶仰起頭。

見自家娘親一臉苦澀,團寶也很是心疼。

「我是心疼娘親!」

他拉過段嬰寧的手輕輕吹了吹,「娘親方才握著刀,一定手疼了吧?我給你呼呼,呼呼就不疼了!」

見狀,段嬰寧心裡愈發難受。

別人家這個年紀的孩子,本該是在爹娘膝下承歡。

可是團寶……

早早經歷了其他孩子都沒有經歷過的遭遇!

「團寶永遠都不會害怕娘親!」

哪怕是娘親舉著刀要砍人……

團寶心中雖擔心容玦,但更心疼娘親!

「娘親,你是女孩子,打打殺殺這種事兒就交給我吧!我才是男孩子!」

團寶拍著胸口,很是霸氣的說道,「那個渣男的確該打!等明兒我就去護國公府狠狠地揍他一頓,給娘親出出氣!」

聞言,段嬰寧被逗笑了。

「你這麼小,能揍誰?」

「那可不一定!我今兒就揍了他一頓呢!」

話剛出口,團寶才發現自己說漏了嘴!

他忙捂著嘴巴,緊張的看著段嬰寧。

段嬰寧微微眯了眯眼,「今兒?」

團寶剛想將謊話圓過去,就被揪住了耳朵,「你這個臭小崽!是不是沒有把老娘的話放在心裡,竟敢偷偷溜出去?」

還是去見容玦那個渣男?!

「娘親我錯了!」

團寶第一時間認錯。

在娘親身邊這幾年,他學會了一個道理:不管有錯沒錯,不管錯在哪裡,只要娘親說他錯了就是錯了!

第一時間認錯,總是沒錯的!

「娘親,我再也不敢了!」

果然,聽到這話段嬰寧鬆開手,「你錯哪兒了?」

團寶連忙回答,「我不該擅自離府,不把娘親的話放在心裡!我錯了!以後再也不會了!」

段嬰寧臉色稍微好看些許。

「團寶,你既然知道容玦就是個渣男,你去見他做什麼?」

她心有餘悸。

不管今晚看見的這人到底是容玦,或者只是與容玦長得一樣的人……但是今日在護國公府,那個男人都給她留下了極深的心理陰影!

這個容玦,是狠辣無情的類型。

若團寶惹惱了他,萬一他下殺手……

段嬰寧不敢繼續想下去。

她后怕的看向團寶,「他沒有對你怎麼樣吧?」

「沒有!娘親放心好了。」

那個渣男沒有對她怎麼樣,反倒是他對那個渣男搞了小動作……

團寶嘿嘿一笑,「娘親,你不生氣了吧?」

他乖巧的在段嬰寧懷中蹭了蹭,「我真的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娘親你別生氣了,生氣就不漂亮了哦!」

「娘親不生氣了。」

段嬰寧無奈的笑了笑。

即便是心頭再生氣,這會子也都消氣了。

只是今晚容玦來靜心院,也不知是要做什麼。

段嬰寧眼神晦暗。

次日一早,容夫人便過來了。

段志能只以為她是來退婚的,一番熱情討好后,只聽容夫人道,「寧遠侯,嬰寧與玦兒的婚事……」

「容夫人儘管放心!我這就讓那孽女來給你磕頭請罪!」

段志能這會子心虛極了!

只想著段嬰寧未婚先孕生下野種,便是讓寧遠侯府陷入被動,在護國公府面前抬不起頭。

他在容夫人面前,便也心虛理虧。

「不管怎麼說,是我們侯府對不住國公府!那孽女做下這樣丟人現眼的事兒,就連我這張老臉也都被丟盡了啊!」

他低低的嘆了一口氣。

「寧遠侯誤會了。」

「誤會?」

段志能不解。

「我今日來,並非是找嬰寧麻煩的。」

容夫人解釋道,「昨日嬰寧說要退婚,我是堅決不同意!今日過來,是想瞧瞧她是否改變了心意!」

段志能愣了一下,「什麼?」

搞了半天,容夫人不是來退婚的?!

而且瞧著容夫人這樣子,對段嬰寧還頗為心疼?

段志能有些不明白了。

不是段嬰寧背著容世子生下野種嗎?

就連容世子都已經昭告京城,段團團不是他的兒子了,這容夫人今日過來……

居然還不想退婚?!

段志能呆若木雞。

半晌回過神后,他才吩咐下人去請段嬰寧過來。

段嬰寧一進正廳,段志能就不住對她擠眼,示意她等會子一定要順著容夫人的話。

不過面對她的示意,段嬰寧只當他是眼皮抽筋了,沒有在意。

「嬰寧啊,今日我來是想……」

哪知,容夫人的話剛出口,就被進來的人打斷了。

「老爺,二小姐,外面有人要見二小姐!」 「你有心了。」莫遠笑道,眼神溫和了許多,顯然對許舟的表現很滿意。

「不是什麼貴重的禮物……」許舟臉上的表情又真誠了幾分。

看到莫遠和肖麗此時都把注意力放到了許舟身上,安正燁心生鬱悶,朝角落裏的徐偉使了個眼色。

徐偉作為第一助理,這點眼色還是有的,連忙說道:「安總也給兩位準備了禮物,被我落在了車上,我這就去取。」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