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錦書也沒有故作矜持,反而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很不容易,趁機問了江亦琛許多問題,遇到沒見過的織物那更是刨根問底,江亦琛則知無不言,花房裡還有各種各樣的盆栽,有些還是獲得了全國金獎的。

兩個人聊到一半的時候,江祺睿也跑了過來找謝錦書聊天,小公主雖然心裏面不滿意,但是臉上也不能表露出半分來。

小江沒啥心眼,不懂女孩子的曲曲折折的心思直接就說:「小謝你上次不是說相看我們家的寶藍嗎,它昨天生了一窩小狗狗,你要不要帶一隻回去養著?」

謝錦書猶豫了一會兒還是盡量溫婉的說:「等會兒吧,我想先在這裡看看花。」

「那這樣!」江亦琛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膀說:「小睿,你陪著錦書在這邊轉轉,我先進去見見客人。」

小江想著自己陪小謝也挺好,於是點點頭:「好啊好啊,哥你去忙吧!」

謝錦書心裏面一千一萬個不願意,但是也不能當著江亦琛的面兒耍脾氣,別過臉去一句不說。

江祺睿這會兒正興緻勃勃跟她講解呢,他對植物的了解可是遠遠超過江亦琛的,這裡面大部分的鮮花植物都是他一手養大的,感情自然深,然而說了半天謝錦書一直沉悶著不說話,小江摸了摸腦袋問:「小謝,你咋不說話?」

謝錦書轉過臉眼神掃了他一眼,極度不滿。

江祺睿被那眼神看得有些受傷,沉默半晌問:「小謝,你是不是討厭我?」

「是啊,你煩死了,我和你哥說話說得好好的呢,你跑過來幹嘛,一過來,他就要走。我早就跟你說了你怎麼就是不懂啊!」

小江被罵懵圈了,愣了很久才說:「可是小謝,我哥他不喜歡你,沒有跟你結婚的打算啊!」

「你又知道了啊,我求求你別說話了,你這張嘴就沒說過讓人開心的話,他不喜歡我,江爺爺喜歡我怎麼辦呢,他不是還得乖乖聽他爺爺的話?」謝錦書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後毫不猶豫轉身離開。

她被江祺睿給煩到了,尤其是江祺睿說話還狠狠戳中了她的自尊心,她恨不得把江祺睿打一頓,晚上她留在江家吃了晚飯,也沒有多開心,最後臨走的時候,江老塞了一個超大的紅包給她,又讓江亦琛送她出門。

江亦琛對她態度很溫和,像是長輩一般,她也不敢輕易造次,規規矩矩跟他告別。

晚上到家的時候,沈卉的問候也到了,問她今天在江家怎麼樣,有沒有什麼進展。

謝錦書嘆了口氣說:「毫無進展。」

「不用擔心,很快就有進展了。」沈卉意味深長地笑了:「放心,顧念那女人,以後再也威脅不到你了。」一炷香時間后,雲梨在裁判呆若木雞的神色中將圓臉修士踹下了擂台,結束了第二場比試。

接下來的三場,毫無例外,伴隨著那句經典的『這位師兄,需要健身的好法子嗎』,雲梨收穫滿滿,後面的對手甚至非常有眼色的提前將靈石取出單獨存放,省了神識被抹去的痛。

衛臨結束地更快,他沒有雲梨那麼多

《一路渡仙》第七十六章看中 靈傾城一行人走在回去的路上,這時一旁的林煙柔有些失望地說道:「哎,閣主姐姐,怎麼辦呀,咱們沒能弄到手!」。

她聞言莞爾一笑:「無妨,該來的總會來的,就算沒有那個又怎樣,我們有洛公子在呢,他指導我們習武不也一樣的嘛?」。

洛臨淵在一旁笑了笑沒說什麼,他自己習武比誰都快,天賦也極強,唯獨不太擅長教別人武功。

她們今夜還要去參加那什麼千門宴,所以今日回去不大可能,於是她們尋了一家不錯的客棧暫住下。

天華城與離天城差別並不算大,至少發展狀況都比較好。

離天城主要是美食名勝之地,而天華城則是風景名勝區。

霓裳閣自從文武盛會大獲全勝后,她們的勢力便不斷擴大,這裡當然不止天武十四舫一個合作夥伴了。

靈傾城決定親自前去拜訪,洛臨淵詢問是否還需要自己陪同,靈傾城卻笑著搖了搖頭。

「洛公子你可以先在四處轉轉,我和小柔兩人前往拜訪便是。」

洛臨淵點了點頭,既然是風景名勝地,那他自然是要轉轉的。

洛臨淵隨便逮住一個路人問問便知哪裡的景色不錯,值得一去。

太玉湖畔,楊花漫漫,是一個絕美的遊山玩水之地。

洛臨淵獨自漫步在楊柳岸邊,這樣的風景莫名有些熟悉,想到那天他也就是在這樣的楊柳岸邊遇見了那個讓自己神魂顛倒的人兒。

他嘴角不覺揚起了一抹微笑,和風動草,不知不覺間春色即將邁入了中旬,萬物生長的腳步逐漸加快。

他一路邊走邊眺望著湖水對岸的一座座青色小山,若是此時下一場清雨,那又該是一幅怎樣的煙雨朦朧的江南畫卷。

正當這時,幾聲喧嘩聲打破了洛臨淵的雅興,他眉頭一皺轉頭看去。

正巧一位男子因為急著跑路一不小心撞到了洛臨淵,然而洛臨淵就如同一座山,紋絲不動,反倒是那位男子摔倒在了地上。

「哎喲喲,疼死小爺我了,那個不長眼的擋我的路!」

男子側坐在地上揉著屁股墩罵咧著,他抬頭看到身前站著的洛臨淵后整個人都愣住了。

「洛……洛老兄,怎麼是你啊!」

洛臨淵也頗為驚訝的看著他:「武玄麟?你這麼會在這兒?!」。

還沒等他開口,幾位穿著棕色長袍的人追了上來,看上去像是某個門派的弟子。

「臭小子,你有種再跑啊!」其中一位衝過來抓住武玄麟的衣領罵道。

隨後那人直接上去就是一記重拳將武玄麟打翻在地。

洛臨淵見狀連忙制止道:「這位朋友,這是怎麼了,有話好好說不成嗎,何必動手打人呢?」。

那人冷冷一哼道:「你他娘算什麼東西,小爺我打人干你何事,滾一邊去!」。

洛臨淵聞言眼神逐漸陰冷:「哦,是嗎?」。

那人不屑道:「怎麼,你敢出手不成,告訴你,我可是虎嘯門的弟子,這小子剛才在街邊說什麼算命打卦,就他娘是個招搖童騙的傢伙,說我兩人是大凶之兆,騙了我兄弟二人三十兩銀子。」

武玄麟怒目瞪著他罵道:「你個傻缺玩意兒,你爺爺我算卦算一個靈一個,你愛信不信!」。

那兩人聞言頓時怒了,「找死!」。

半步宗師武者氣息綻放,其中一位上前抓住洛臨淵的衣領想將他推開。

「滾一邊去,別阻礙小爺辦事,小心我們連你一起打!」

然而洛臨淵卻是不動如山,任憑他怎麼拽都拽不動。

洛臨淵眼神泛過一絲殺意:「我平生最討厭誰拽我衣領了!」。

霎那間一股驚天殺氣爆發,一股強勁的真氣外放將那男子直接掃飛出去。

另一位男子見狀一驚,頓時向洛臨淵衝去:「臭小子,你找死!」。

他一拳殺出,然而他手臂剛抬到半空中,一股來自九幽煉獄的視線凝視著他。

他瞬間感覺被一股極強的壓迫感控住,整個人瞬間獃滯在了原地,他感覺自己都動不了了。

洛臨淵一揮手,一股真氣外放直接將他擊飛老遠,當即一口悶血噴出。

武玄麟看著這一幕人都傻了,他知道洛臨淵厲害,但也不至於這麼強吧!

洛臨淵走過去將他拉起:「沒事吧?」。

武玄麟搖了搖頭:「還好,沒想到洛老兄這麼厲害啊!」。

隨後他緩緩拍了下身上的灰塵喃喃道:「今日多謝洛老兄了,若沒有什麼事不如去我家裡坐坐?」。

「你家住在這兒?」洛臨淵有些吃驚,他以為這傢伙是個浪子異俠呢!

「是啊,我家就住天華城外城,離這兒不算遠。」

洛臨淵也不好意思拒絕,索性也就跟著去看看吧。

他跟著武玄麟來到外城,武玄麟的房子是一座不大不小的簡陋院房。

他輕輕地推開院門,寵溺的喊了一聲:「娘子,我回來啦!」。

洛臨淵聞言如同五雷轟頂,啥玩意兒?娘子?!

隨後只見一位身著淡藍色素雅羅裙的小姑娘走了出來。

女孩約莫十四五歲,臉蛋水靈,吹彈可破,穿著短裙的她露出了白皙的雙腿,雲鬢輕籠蟬翼,尖鬆鬆雪白手,白似梨花帶雨,嬌如桃瓣隨風,整一副可愛小蘿莉的樣子。

她小跑著奔過來一把抱住武玄麟,嘴上掛著甜蜜的微笑:「夫君你回來啦!」。

她眨巴眨巴眼有些警惕的看著一旁已經石化的洛臨淵問道:「這位是?」。

武玄麟溺愛的揉了揉她的腦袋說道:「這位是洛風塵,我的一個朋友。」

說罷他轉頭看向洛臨淵,這不看還好一看嚇一跳,洛臨淵整個人都呆在了原地,眼神空洞,嘴巴大張。

「我靠,你……你這是幹什麼呢?」

洛臨淵許久才緩了過來一陣汗顏道:「你……你們是夫妻!」。

武玄麟點了點頭,洛臨淵倒吸了一口氣:「想不到玄麟兄好這口,這小姑娘才十四五歲吧,你怎下得去手!」。

武玄麟聞言明白了什麼嘴角抽搐道:「呃……洛老兄別誤會,家妻名為白夢琴,是我的童養媳,我家族曾經給我安排的,她從小陪在我身邊,我倆感情深厚,如今琴兒已是及笄之年,半個月前我們就在這裡草草拜堂成親了!」。

洛臨淵聞言有些驚訝:「曾經的武侯世家么,哎,物是人非事事休,雖然感覺有點難以接受,但還是祝你們幸福吧!」。

畢竟入了及笄之年嫁人是正常的,但武玄麟好歹也跟自己是同齡人,都二十二歲了,這年齡差有些大了。

武玄麟請洛臨淵進屋坐坐,白夢琴給洛臨淵端來茶水,隨後安靜的坐在武玄麟身邊,很是一副賢惠的樣子。

「洛兄弟,難得見一次面,不如今夜就在這兒吃一頓如何?」武玄麟爽朗的開口道。

一旁的白夢琴低下眼眸,情緒有些低落,她那雙白如松雪的小手輕輕揉著自己的衣角,但也沒有說什麼。

武玄麟見狀忽然想起了什麼嘆了口氣,洛臨淵自然也看出來了。

整個居住環境都十分簡陋,可以看出生活條件不好,估計糧食也是不多,可能就是吃了這頓沒下頓,哪裡還拿的出多的糧食請客。

洛臨淵輕輕一笑:「不必了,今晚我要去參加那什麼天武十四舫的宴會,不如你們跟我一起去吧,吃頓好的。」

武玄麟夫妻倆有驚訝,那種級別的宴會他們怎麼好意思去。

洛臨淵不等他們拒絕便又說道:「沒事的,都是自己人,我帶你們進去看看。」

武玄麟看了白夢琴一眼,白夢琴也看著他,他們都一時拿不出注意,看著這倆迷糊的夫妻洛臨淵覺得好笑。

在洛臨淵的一再邀請下他們這才答應了。

…………

傍晚時分,洛臨淵帶著武玄麟夫妻倆跟靈傾城二人在客棧會合。

「這兩位是?」靈傾城看著武玄麟夫妻倆問道。

洛臨淵解釋說:「這位是我的一位好友武玄麟,旁邊那位是他的妻子白夢琴。」

洛臨淵也向武玄麟他們介紹了靈傾城和林煙柔二人。

靈傾城看了看白夢琴,又看了看武玄麟,眼神有些奇怪。

洛臨淵在一旁忍俊不禁,武玄麟苦笑著搖了搖頭,這估計成了這輩子的梗了。

林煙柔則是很羨慕看著白夢琴笑道:「哇,好羨慕白姑娘呀,能在及笄之年就嫁給自己心儀的人,不像我,現在還沒人要呢。」

白夢琴捂嘴笑道:「姐姐你這麼好看,相信很快也能遇上你的藍顏知己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