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重新轉彎,調了個頭繞到了別墅區的後面。

「您好,我是來找汪夫人的,麻煩您幫忙聯繫一下。」沈安安跳下車,直接找門衛的人問道。

在大家族當門衛的人也都練就一身看人的本事。

更何況沈安安近期頻繁上新聞,一般人都認識她。

未加阻攔,直接比了一個請的收拾,「沈小姐,您請!」

。 來到院外,我三叔正躲在一旁的大樹后,我回頭看了看,朱鋒父女並未跟出來,而是在跟我媽繼續的閑談著,我來到樹后,只見我三叔胸前掛了個布袋,鼓鼓囊囊的,背後還綁了一把桃木劍,問道:「天官,怎麼來了這麼多當兵的!還都帶着槍啊!我這昨天才犯的事啊,你不會把你三叔供出去了吧!」

三叔以前坐過牢,所以對警察有些敏感,雖說一直倡導人人平等,可到了牢裏的,還是少不了要受一些罪的!

「北京來的!找我爺的!東西都帶上了吧!咱們走吧。」

三叔聽罷這才放下了警惕,輕聲道:「北京來的啊!難怪啊!東西你三叔自是準備周全了,你看!」

說話間,三叔將那布袋撐了開,我低頭看了一眼,卻不由臉色一黑。那袋子裏東西不少,有糯米,墨斗,銅錢,羅盤,還有一個巴掌大小的銅鏡,可就是沒那兩個金碗和那些元寶!

「三叔!東西呢?不是去還東西嗎,你帶這些幹什麼?」

「你嚷什麼!」三叔一腳踹在我屁股上,不由分說的拉着我就朝小路走去,緩緩說道:「重見天日的東西,還有還回去的道理?豈不壞了這一行的規矩!」

「三叔!你若真的入了這一行,那便是欺師滅祖,自決氣運!我不去了,你趕快把那些東西拿來!」

國士一脈,養龍氣,判國運,定皇陵!雖精通風水周易之道,卻視盜墓為不恥!一為立,一位破!若國士傳人再盜皇陵大墓,便等於自掘前人功績,自斷國士氣運!也正因如此,就因為我三叔以前犯過忌諱,惹得我爺爺整日便將這欺師滅祖的戒律掛在嘴邊!

可我三叔聞言,卻是不以為然,冷笑道:「狗屁的國士氣運,斷了就斷了唄!斷了正好,我老鄭家就不用再過這窮苦命了!他媽的,到哪都被人看不起!要不是這國士氣運,你三叔我至於冒這風險嗎!」

「三叔,可那些東西。。。!」

「行了你!我看你是被你爺爺給洗腦了!」三叔打斷我說道:「整日的欺師滅祖,欺師滅祖!敬那些祖師有什麼用,能讓你發財嗎!你爺爺他是封建時代的老人,思想不開化,你怎還跟他一樣?老鄭家十里八村倒數第一的名號你不是不知道!當年有多窮,你爸不是沒跟你說過!就因為這狗屁的氣運,你三叔我還有你爸你大伯,那在村裏受的欺負更是數都數不過來!你三叔我為什麼盜墓,那不就是為了讓我老鄭家揚眉吐氣嗎?你想一輩子窮下去嗎?就算你想,將來你的兒子呢?你的孫子呢?難不成還真要等到第十代玄孫才能擺脫這厄運嗎?九代負龍刑,為了誰?就為了那已經死了的溥儀?值嗎?」

三叔一口氣說的我啞口無言,這乃是他積在心底多年的怨氣,卻也是事實!我也不禁動搖:是啊!為了一個封建帝王,末代皇帝的命!卻要賭上我老鄭家九代子孫!憑什麼?

「你到底去不去!你不去你三叔我自己去!那裏面的東西只要弄出來,足夠我老鄭家發家了!」

在我三叔期待的眼神中,我終是開口道:「說的沒錯,社會主義了,人人平等!憑什麼我們就得受窮!可。。。可盜墓畢竟犯了國士忌諱,先說好了,就這一次啊!」

「就這一次!快走吧!」

在三叔的策反下,我成功的倒戈,卻沒想到,也正是因為此行,徹底改變了我的命運!

不過後來也想過很多次,要是當時我堅守了原則,又會如何!到最後,我也只是苦笑着告訴自己,就算再來一次,我恐怕還是要被我三叔策反!因為從古至今,自有文明與貨幣開始,窮就是一切罪孽的開始!雖然有些俗,卻也是事實!

而三叔帶我去的地方,我也並不陌生,乃是數十裏外的一個村莊,名叫嵐府!

趁著夜色,我二人直接抄了小路,抵達嵐府外時我看了看天空,應該只有十點鐘左右!當時的農村荒地成片,人煙稀少,雖只有十點來鍾,可一眼望去,已經看不到任何的人影!

我三叔朝不遠處看去,不自覺的露出了滿目的欣喜,說道:「到了!」

我看着前方的土坡一怔:「這裏!你那東西是從這抱明珠里弄出來的?」

在我二人身前幾百米外,便是一片連綿數里的土坡,說是土坡卻也有幾分巍峨,但又比不上山嶺,在農村對它有專門的稱呼——崗!

在那個荒地眾多的年代,這種土崗極多,幾乎每個村子都有西崗南坡這種地方!眼前的土崗正是嵐府村的東崗!

這東崗連綿近十里,縱深只有二里左右,最高處也有十幾米!站在最高處向前看,便是靜謐的嵐府村,在村前有一條大河蜿蜒而過,名叫海河!

之所以有這名字,因為在河南境內的百姓多沒有見過大海,這海河雖是河卻也頗有幾分壯闊,河水湍急,在村前形成一片巨大的水塘!而這水塘的位置不偏不倚,正在這土崗正前方!

夜色下,海河塘熠熠生輝,而連綿的土崗就像兩隻手臂,將其虛抱,國士行氣運篇稱之為——抱明珠!

所謂陰陽玄虛之事,人們習慣以風水括之,實則氣運二字猶在風水之上!氣便指靈氣,運便是人或地或物與這天地間靈氣產生的糾纏與結果!氣代天時,人指人和,皆是已定,要想成氣運,唯一能得變化的便是地利!所以才有這風水之道欲引靈氣,成人和,改氣運!

此地有土崗藏風,海河塘聚氣,本也是個寶地,只可惜,土崗非山,海河塘過大,致使水氣過重,易生凶邪!

這抱明珠之風水並非什麼詭譎莫測之地,故而我爺爺初來之時就已然看出此地應有墓冢,但也不會是什麼大墓,充其量就是個縣令或者員外之類的冢!

在古中國等級森嚴,死人也不例外,帝王和皇室埋葬之地,稱之為——陵!

親王大臣之類埋葬之地,稱之為——墓!

尋常官吏和富貴之人埋葬之地,稱之為——冢!

平常百姓只能稱之為——墳!

冢子,乃是當地人對這般墳冢的稱呼!

只是自從我爺爺第一次觀得這抱明珠之後,就曾告誡過我三叔他們,不可染指,不光是因為此乃國士忌諱,依我爺爺的話,這冢子內已有邪祟誕生! 老大點了點頭,意思就是讓葉子龍先進去打頭陣,他們跟在後邊,要是有什麼突發情況的話,他們也方便逃跑。

「那好吧。」

葉子龍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手放在了門上,作勢要推開門走進去。

然而就在準備推開門的時候,卻突然把手給放下,轉頭看着幾個人,眼裏有些無奈。

「裏邊什麼也沒有,就沒必要開門去看了吧?」

「你騙我們?」

葉子龍從一開始表現的就很認真,因此就算老大他們對葉子龍有什麼懷疑,也猜不到他把他們帶過來的動力。

「對啊。」

他點了點頭,沒有絲毫的愧疚。

這話卻讓對面的幾個人黑了臉,咬了咬牙,「你是誰,把我們騙過來的目的是什麼,還有,林雨馨現在在哪兒?」

「我告訴你,把林雨馨交出來,我們還能放你一命,要是你不知好歹的話,今天就別想從小這兒走出去!」

慌亂過後,幾個人也不慌了。

他們這麼多人在這兒,難不成還怕葉子龍一個人?

「這話也正好是我相對你們說的。」

葉子龍扭過頭,看着這幾個人,眼裏沒有絲毫的懼怕之色。

「大哥,你看這小子,是不是還有什麼幫手?」

有人摸不準葉子空的心思,湊近大哥低聲問了一句。

他也愣了一下,狐疑的看了葉子龍一眼,隨即下了決定。

「不就是一個故弄玄虛的臭小子嗎?把他給我狠狠地教訓一頓,我看他以後還敢不敢了!」

說着,就帶着身後的幾個弟兄準備上前揍他一頓。

「哎,你說你們一群年輕人,打打殺殺的多不好?」

葉子龍嘆了一口氣,不慌不忙的抽了一口煙,「咱們得用文明一點的方法來解決,你們剛才在車上的時候,是不是聞到了一股香味?」

他這話讓幾個人忍不住也想了起來。

剛才葉子龍上車的時候,他們確實聞到了一點香味,不過當時並沒有在意,心裏還在嘲笑這破落戶裝大款噴香水。

難不成,那味道不是香水的味道?

「老大,別聽這小子胡說八道,咱們上去揍他一頓,看他的嘴能有多贏,就算他說的是真的,我就不信他身上沒有解藥。」

這一番話說動了一群人,老大不懷好意的看向葉子龍,「聽到了嗎,識相點,自己把解藥交出來,還能省了一頓打。」

「你們怎麼,就不聽我的話呢?」

葉子龍似乎有點無奈,又有點遺憾的嘆息了一聲。

他身為醫聖,給他們提的建議,怎麼就沒人願意聽呢?

還不是要自討苦吃?

「1。」

「2。」

「3……」

其他人不明所以的聽着葉子龍在那裏數數,正準備動手,就覺得自己雙腿突然一軟,竟然控制不住的跪了下去!

「這是怎麼回事!」

葉子龍看着幾個人,搖了搖頭,「都跟你們說了,誰讓你們不聽呢……」

「臭小子,你到底是誰!快點把解藥交出來,要不然等我們回去了,一定狠狠地收拾你一頓!」

他們現在也相信了葉子龍說的話,在他上車的時候,肯定是給他們下了葯!

「今天上午,你們開車追着林雨馨的車,這件事情還記得吧?」

葉子龍偏偏不接話,反而說起了另一件事。

「那車,是你開的?」

要是這樣解釋的話,那一切都說的通了。

林家的司機他們早都調查過了,不可能會出現像今天早上這種情況。

而且接下來葉子龍順其自然的出現,並且把他們帶到這荒無人煙的地方。

而且還給他們下了葯!

更甚至,從一開始葉子龍就知道他們在跟蹤他,不僅沒讓他們發現,反而轉頭給他們下了一個套!

認識到這個事實的老大臉色陰沉的有點可怕,他在道上混了這麼多年,什麼時候被人這麼擺了一道過!

「你到底是什麼人!」

他知道,林家並沒有這麼一號人,他們是什麼時候得罪了這麼一個惹不起的人物?

滿意的欣賞著幾個人臉上恐慌的神情,葉子龍不甚在意,「我當然是林家的保鏢啊。」

「對了,回去跟你們老闆說一聲,只要我在林家一天,就讓他歇了這條心思,林家現在可是我護著的。」

葉子龍臉上的表情笑眯眯的,一點也看不出來什麼危險,可就是這樣的笑面虎,才讓幾個人渾身發麻!

剛走出去兩步,想起來了什麼一樣,又扔給他們一個小瓶子。

「這裏是一顆能夠延緩的解藥,你們要是回去的早的話,說不準還能找到治病的方法,但是這解藥只有一顆,就麻煩你們其中一個人替我爆音了。」

說完之後,頭也不回的準備去星域。

算了一下時間,林雨馨那裏應該也快要忙完了,自己該接她回去了。

看着葉子龍離開的背影,幾個人心裏都有點發涼。

他們都知道,葉子龍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們自相殘殺!

就算是知道,又能怎麼樣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