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被抬上車送去酒店的。

直到下午四點多,眾人才告辭離開。

收拾完廚房,賀青竹和章弘芸也回了旁邊別墅,家裏再次安靜下來。

章弘昱抱着小甜瓜,拉着甘甜的手說:

「你跟我上樓,我有話說。」

回到三樓,章弘昱把兒子放在嬰兒車裏。然後轉身看着甘甜。

「怎麼了?」

章弘昱嘆了口氣,對甘甜說:

「小祐的后媽,來要孩子了。估計是有備而來,剛到京都,就請了記者,找了媒體。還錄了視頻,哭得聲淚俱下……」

甘甜點了點頭:

「我說吳迪怎麼進出幾次,門口還來了記者。這件事,估計不僅僅是后媽來找孩子這麼簡單吧?」

章弘昱點點頭:

「有這麼個好的契機,很多無從下手的人一定會大做文章。就算不能傷筋動骨,也是要想辦法搞臭我。」

甘甜想了想,也是嘆了一口氣:

「我早就跟你說過無數次,我們就低調地生活,挺好的。為什麼要公開呢?

小祐的后媽虐待他,不給他吃飽,還讓他洗尿布和衣服。從前孩子過的就不是人過的日子,剛到我身邊的時候面黃肌瘦,個子就那麼一點點。

我是不會讓他再回那個家的。如果不是看到新聞,發現現在他的養父母這麼有錢,她又怎麼會過來搞事情?」

章弘昱也是一陣自責:

「別擔心,我已經有辦法了。明天我來處理。」。 林風微眯着眼,閃身藏在了門后。

幾人不知道通過什麼手段把別墅的大門給打開了。

而就在幾人全都進入別墅后。

林風打算出手。

他不想驚擾到柳雪瑤和王筱妍,眼前這幾個人他只需要一分鐘就可以輕鬆搞定。

而就在此時。

屋內「啪」的一聲。

別墅一層的燈光突然亮了。

把幾人嚇了一跳。

王筱妍忽然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出現在幾人面前。

她的看着幾人,臉上帶着幾分傲慢。

「你們幾個,大半夜不睡覺跑我家來幹嘛?」

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中一個人應該是領頭的人。

他看了眼王筱妍,隨後眼神一冷。

「上。」

幾人突然發狠,朝着王筱妍沖了過去。

而王筱妍卻是一點都不緊張,她掃了一眼,忽然驚奇的看到了門后的林風。

她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林風也是很奇怪為什麼王筱妍會突然出現。

緊接着,幾人迅速把王筱妍給圍了起來。

「大哥,這妞真俊俏啊。」

而領頭人不懷好意的看了王筱妍一眼。

「先把這小妞綁回去孝敬虎哥,然後去找林風那小子,都給我麻利點兒。」

但是,一個小弟驚恐的指著門后,嘴裏結結巴巴。

「大…大哥,后…後面。」

領頭人眉頭一皺,回頭看,頓時,眼中閃過一抹驚奇。

林風見暴露了,笑了笑,看着幾人,擺了擺手說道:「我就是林風,那個啥……你們綁我吧。」

「哼…來得正好,免得哥幾個費力找你小子。」領頭人語氣中帶着幾分愉悅。

林風本來是想把幾人悄悄解決掉,但是現在有王筱妍在,他不想當着王筱妍的面出手。

幾個人迅速轉移將林風圍住,而林風也很配合的又讓幾人把自己給綁了。

幾人確實沒想到林風會這麼配合。

一看如此順利,隨即就把目光轉移到了王筱妍身上。

王筱妍始終都在笑看幾人,而她並沒有一絲緊張感。

看到幾人把林風給綁了,這才緩緩開口道:「哼…你們這群壞人,跑這兒來動我的人,你們快放了他。」

「喲呵…小妹妹,放他是不可能放的,我們還要連你一塊兒給綁了。」

說着,幾人就躍躍欲試,準備對王筱妍動手。

林風眼神一寒,如果這幾人要對王筱妍動手的話,自己刻意的隱藏實力就沒什麼意義了。

「咯咯…」王筱妍捂嘴輕笑,「那就要看你們幾個有沒有這個實力了。」

林風不明白王筱妍為什麼會這麼說,而這幾人也同樣也沒把眼前這個小姑娘說的話放在眼裏。

幾人也不在廢話。

其中一個上前就準備抓王筱妍的手臂。

而就在此時。

突然,王筱妍比那人要快一個動作,瞬間就抓住了伸來的手。

只見她速度很快,輕輕一擰。

「嘎巴」一聲。

那人的手腕骨骼就被王筱妍給擰斷了。

隨即,她一腳踢在了那人的胸口上。

那人手腕的疼痛感還來不及叫出來,整個人就被王筱妍給踢倒。

胸口一熱。

一股鮮血從嘴裏涌了出來。

傷到內髒了?

林風詫異,剛才王筱妍這一腳的功力至少在十年以上。

林風大驚,這個表面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女人,竟可以生出這麼狠辣的勁道。

原來,林風一直被她可愛的外表給迷惑了。

王筱妍是個高手。

幾人被王筱妍的表現震住了。

一時間,所有人都不敢輕易動手。

領頭的那個人忽然發狠,雖然他心底有些擔憂。

但王筱妍在他們幾人的眼中畢竟只是個女人。

「兄弟們,一起上。」

領頭的人發話,幾人也像是吃了葯一樣,瘋狂的朝王筱妍襲來。

一個人可能會害怕,但是人多了就有了信心。

…… 古來界沒有夜晚,即便是白天,漫天星辰依舊可以看個一清二楚。

當九個太陽齊齊高懸天空時候,便是古來界的「白天」來臨之際。

九個太陽會高懸十二個時辰,之後分散落向天邊,但不會徹底消失在天邊。

而九個太陽的下落同樣需要十二個時辰,下落的十二個時辰便是古來界的「夜晚」。

此刻時間已過高懸,九日開始緩緩分散下落。

下落期間,漫天星辰會更加明亮。

天地間,陳裂身處凍結之中,望著帝景沉默不言。

思來想去,虛無之像似乎無法對付,確實比較麻煩,找不到應對的辦法。

不過倒也不用過多擔心。

凍結領域內一切存在都會被凍結,哪怕是虛無之像也會被凍結。

然而就算可以將虛無之像凍結也無法徹底解決問題,想要解決,必須得找到帝景的本體所在,直接擊殺對方的本體才行。

身為無憂城的城主,無論帝景的本體是否在無憂城內,以防萬一他都必須去一趟無憂城。

思定,烏雀念珠將最後一點金色血霧吸收,而後落入手中戴在了手腕上。

起身,陳裂微微一笑,道:「無憂城么,去一趟也無妨。」

聞言,帝景淡淡道:「閣下只怕沒機會再去了。」

虛無之像抬手,下一刻陳裂所在周圍的天地忽然一個顫動,而後化為漆黑一片的虛無。

虛無籠罩範圍足有萬米,其中什麼也沒有。

「乾坤無極·轉!」

化作虛無的天地頓時被剝離,一路凝聚縮小,最終來到了攤開的掌心中,化作一個不過巴掌大的虛無法球。

「凍結一切的力量又如何。」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