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黑色石碑的力量耗盡,重新變成數丈大小的天魔石刻,無法再繼續守護墨聖。

未曾崩碎的十餘座萬丈魔山,繼續向著墨聖鎮壓而去。

眼見天魔貪狼圖脫離墨聖的掌控,張若塵瞬間出手,將藏山魔鏡祭出。

藏山魔鏡表面幽光閃爍,釋放出一股強大的吸力,隔空將天魔貪狼圖死死吸住。

「休想得逞。」

墨聖暴喝,想要奪回天魔貪狼圖。

可惜,那是一座萬丈魔山狠狠鎮壓而下,讓其根本就無法騰出手來。

天魔貪狼圖終是被藏山魔鏡吸住,帶回到張若塵的身邊,成為張若塵的囊中之物。

「轟。「

墨聖揮動貪狼魔刀,強勢將十餘座萬丈魔山斬破。

「可惡。「

眼見天魔貪狼圖的真跡落入張若塵手中,墨聖不禁暴怒。

未曾將張若塵手中的天魔無相圖奪取過來,反而是被奪走天魔貪狼圖,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顧不得再去鎮壓空間,墨聖將自身魔氣洶湧注入天魔陰陽圖之中。

到了這種時候,他必須要全力以赴,不能繼續讓張若塵蹦躂下去。

兩股粘稠的陰陽之氣,從天魔陰陽圖中衝出,相互交織在一起,相生相剋,演化無窮奧妙。

藉助這股陰陽之氣,墨聖快速結印,將陰陽玄光凝聚出來。

陰陽玄光本就是從天魔陰陽圖中參悟出來,以天魔陰陽圖的力量催動,其威力無疑是能夠倍增,足以與真正的高階聖術相媲美。

張若塵眼神微微一凝,當即調動自身修鍊出來的近兩千萬道聖道規則,與聖氣一同注入藏山魔鏡之中。

藏山魔鏡輕微震動,一座僅有百丈高的漆黑魔山,自鏡中飛出。

與之前那些凝聚出來的魔山有所不同,這座百丈高的魔山凝實無比,表面密佈繁奧的秘紋,始一出現,便是壓得空間震顫,撕裂開來一條條細微的漆黑裂縫。

「砰。「

陰陽玄光結結實實的轟擊在百丈魔山之上,將之轟飛了出去。

不過,百丈魔山卻並未受到損傷,反而是以秘紋鈎織成一張大網,將陰陽玄光包裹住。

緊接着,藏山魔鏡迸發出一道璀璨魔光,映照在百丈魔山之上。

頓時,百丈魔山巨震,釋放出磅礴的力量,生生將陰陽玄光震散。

「殘缺的至尊聖器,怎麼可能如此強?「

墨聖心緒起伏,目光死死盯着藏山魔鏡。

如果藏山魔鏡一直這麼厲害,他不明白張若塵以前為何要藏拙?

「不管張若塵有多少底牌,這一戰,我都絕不能輸。「

墨聖眼中浮現一道厲芒,心中暗暗發狠。

將心一橫,墨聖以牙齒咬破舌頭,噴出一口精血來。

自得到天魔陰陽圖以來,墨聖便以秘法進行祭煉,早已是十分契合,不會對他產生排斥。

天魔陰陽圖瞬間將墨聖的精血吸收,釋放出兩道璀璨奪目的黑白光華,相互交織,構成一幅陰陽太極圖案,轉動之間,瘋狂吸納天地之力。

一時間,方圓數萬里內的天象都出現了異變,陰陽混淆,似要復歸混沌。

看到如此景象,張若塵的表情終於是變得凝重起來,那幅陰陽太極圖案,讓他感受到極大的威脅。

「藏山魔鏡,不要讓我失望。「

張若塵調動聖念,與藏山魔鏡的器靈溝通。

藏山魔鏡才剛歸於完整,他本身與其還不是特別契合,不確定是否能夠讓器靈完全配合,只能是試試看。

「嗡。」

作為藏山魔鏡核心的那塊魔石震動,釋放出詭異的波動,瞬間傳遍整個藏山魔鏡。

張若塵眼中浮現出一抹喜色,他成功了,器靈復甦,開始配合他激發藏山魔鏡的力量。

單純由張若塵來催動,僅僅只能夠調動數十萬道至尊銘紋。

可此刻,藏山魔鏡表面卻是浮現出了上百萬道至尊銘紋,幾乎是增加了一倍。

更為重要的是,藏山魔鏡釋放出來的至尊之力,明顯更加強大,一圈接一圈,相互疊加在一起。

同樣是完整的至尊聖器,能否得到器靈的配合,發揮出來的威力,可謂是有着天壤之別。

眼見墨聖將天魔陰陽圖打出,張若塵也沒有遲疑,一掌將藏山魔鏡推了出去。

「嗯?墨聖是打算和我拚命嗎?「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異光,目光緊緊注視着墨聖。

這個時候,墨聖的氣息正在節節攀升,整個人幾乎與貪狼魔刀融為一體,展露出絕世鋒芒。

瞬息間,張若塵便是明白了墨聖的意圖,無非是想利用天魔陰陽圖牽制住藏山魔鏡,再發動絕殺一擊,將他重創乃至斬殺。

以墨聖現在的狀態,他即便是施展時間劍法,也是難以近其身。

更何況,如今空間紊亂,無法施展空間挪移,也就不能在瞬間抵達墨聖的近前,連施展時間劍法的條件都不具備。

「看來,只能動用焱神腿。「

張若塵雙眼微眯,暗自將聖氣源源不斷注入左腿。

有着火神鎧甲的掩蓋,倒是沒人能夠察覺到他左腿的變化。

此時,張若塵的左腿已經燃燒起熊熊神火,十萬條赤紅的神之規則浮現,釋放出毀天滅地的恐怖威能。

「張若塵,接我最強一刀。「

墨聖暴喝,精氣神凝練到極致。

無色無相魔功施展,墨聖的身影消失,與貪狼魔刀完全結合在一起。

「嘩啦。「

貪狼魔刀噴薄絕世刀氣,化作一道虹光,剎那而至。

虹光所過之處,空間破裂開來,形成一條漆黑的裂縫。

如此鋒芒,哪怕是一顆星辰擋在前方,也會被輕易切成兩半。

而就在貪狼魔刀斬出的剎那,張若塵亦是抬起左腿,橫掃而出。

一股如排山倒海般的磅礴神力,瘋狂湧現而出,前方的空間猶如玻璃一般,直接破碎開來,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向著四面八方延伸。

「轟隆隆。「

下方的岩漿湖沸騰起來,無數道粗壯的岩漿柱,衝上萬丈高空,景象駭人。

赤色的火雲凝聚,橫掃天際,乃是焱神腿與火神鎧甲的力量相結合,狂暴至極,看上去猶如一顆太陽炸裂,火光四濺,方圓數萬里,都能清晰看到璀璨的光芒。

一瞬間,整個冰原的溫度,都在極速升高,冰雪紛紛消融,繼而蒸發,大地變得乾涸,遍地龜裂。

這一次,張若塵沒有保留,動用自身所有聖氣,將破掉第一層封印的焱神腿的力量,完全施展出來。

說起來,這還是他第二次全力施展焱神腿。

當然,隨着他本身修為實力的提升,焱神腿的威力也在同步增強。

「轟。「

藏山魔鏡當先與天魔陰陽圖碰撞在一起,繼而,焱神腿的力量,亦是觸及到貪狼魔刀。

兩邊的碰撞,均是狂暴至極,猶如有着四尊不朽大聖在交手。

「快退。「

周圍觀戰的諸多修士,此刻均是大驚,紛紛向後倒退。

同時,也有一些強者出手,施展強大聖術,或是祭出聖器,想要抵擋住張若塵與墨聖戰鬥的餘波。

實在是二人拼得太過兇殘,以至於即便身在萬里之外,也無法保證安全。

「究竟誰贏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注視在戰場中心區域,想知道最後的結果。

而血神教一方與黑魔界一方,顯得最為緊張,恨不得現在就衝過去,將具體情況弄清楚。

只是如果真有人敢在這個時候衝過去,必定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戰鬥的餘波,足以將一般的九步聖王滅殺。

隨着時間的推移,戰場中心區域的狂暴力量,逐漸平息下去,掩藏的景象,得以顯現出來。

太極陰陽圖案已然破滅,天魔陰陽圖變得沉寂,暗淡無光,被藏山魔鏡死死鎮壓住。

另一邊,貪狼魔刀止步於張若塵三丈之外,再也無法前進分毫。

原本光滑無比的刀身之上,此刻卻是出現了幾道清晰的裂痕。

在剛才的對拼中,貪狼魔刀竟是受到了損傷。

如果其不是一件強大的君王戰器,此刻絕對已經化作碎片。

張若塵靜靜佇立於半空中,左腿的力量沉寂下去,再也看不出有任何特別之處。

從表面上看,張若塵好似什麼事都沒有,可實際上,他體內的聖氣,卻是已經消耗一空,變得極為虛弱。

不過,神光氣海中的那輪神陽,正在轉動,釋放出汩汩精氣,快速轉化為聖氣,流淌向四肢百骸。

焱神腿的力量的確很強,但就是消耗太大,如果不能一擊制敵,便會將自身置於險境。

若非墨聖想要和他拚命,張若塵還真不想施展十成威力的焱神腿。

好在焱神腿沒有讓他失望,順利將墨聖最強的一擊抵擋住,要不然,才是真的麻煩。

貪狼魔刀顫動,一縷縷魔氣從其中分離出來,凝聚成墨聖的形態。

墨聖的臉色很蒼白,嘴角流淌著鮮血。

他剛才與貪狼魔刀融為一體,就連貪狼魔刀都受到損傷,他本身又豈會安然無恙?

張若塵伸手一招,將藏山魔鏡召回,連帶着那幅天魔陰陽圖,也落入了他的手中。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