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飛見到炎君,微微一笑:「你來了啊?怎麼?還帶一個凱子陪你送死?」

炎君冷冷盯着他:「我給你一次活命的機會,把晚竹小姐放了。」

「哈哈哈!」

萬飛捧腹大笑道:「給我機會?大哥你有沒有搞錯啊!現在應該是我給你機會!」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能把你腦袋拿下來?」炎君攥緊了拳頭,不打算再廢話!

這時,陳北冥忽然攔住他,踏前一步說道:「萬公子是吧?讓我看看蕭晚竹。」

萬飛瞪大眼睛盯着陳北冥:「你又是哪根蔥?你讓我給你看,我就要給你看?」

陳北冥眉眼一挑,幽幽道:「那你想怎樣?」

「我跟你這個廢物說不著,我主要是找炎君先生,來人,把這凱子殺了。」

萬飛靠在沙發上,殺人這件事對他來說似乎很隨意。

很快,身邊的黑衣人拿出一把槍,對準了陳北冥的太陽穴!

砰!

下一秒,持槍的黑衣人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萬飛撲騰一聲從沙發上坐了起來!不可思議的看着陳北冥!

「我草!高手!又一個高手!」

「好好好!」

讓陳北冥有些詫異的是,萬飛不但沒有害怕,居然還很興奮的樣子!

就像是一個神經病!

「萬飛,我不管你是誰,最好別招惹我們,我這是在給你機會。」

「把人,交出來。」

萬飛聞言,拍了拍手:「好!厲害!沒想到龍川真是卧虎藏龍啊!怪不得國主這麼看中這塊地方!」

言罷,萬飛伸手指着他們兩個:「你們兩個,現在開始給我辦事,放心,好處少不了你們的!」。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游於赤壁之下。清風徐來,水波不興。舉酒屬客,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鬥牛之間。白露橫江,水光接天。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浩浩乎如憑虛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

於是飲酒樂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蘭槳,擊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懷,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簫者,倚歌而和之。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裊裊,不絕如縷。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

蘇子愀然,正襟危坐而問客曰:「何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烏鵲南飛,此非曹孟德之詩乎?西望夏口,東望武昌,山川相繆,郁乎蒼蒼,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方其破荊州,下江陵,順流而東也,舳艫千里,旌旗蔽空,釃酒臨江,橫槊賦詩,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況吾與子漁樵於江渚之上,侶魚蝦而友麋鹿,駕一葉之扁舟,舉匏樽以相屬。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挾飛仙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知不可乎驟得,托遺響於悲風。」

蘇子曰:「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

客喜而笑,洗盞更酌。餚核既盡,杯盤狼藉。相與枕藉乎舟中,不知東方之既白。

—————

—————

廣袤的土地上,上諭天曉,烽燧飄零,磔染憔悴,真真切切,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山河俱下早成奔波,廣陵潮回平沙落雁,天空滿是硝煙,凌亂無序,沸沸揚揚,羝羊觸藩,鎩羽而歸,洪波湧起,千峰百嶂。

艮閬山口,廝殺皂熱,輾轉千里,局勢嚴峻,戰場上殍擲雜糅三十支巾緘,亂戰十餘天,分辨不清,血肉模糊,戕死高達八萬餘人,尚有人遊離戰場外,瞬息間被絞殺,零落成了黑土,盛了莫大的雲麓沼澤,陣痛滯魈,信誓旦旦當初意氣,悉數成為碎屑,鱗次櫛比,仿若田塍。

山體攬月噴薄而出,底下血流成河,蜒蜒箬如分蓄的費雪,雪中積炭,飛揚跋扈,裟舞參差。

婆娑一頁,秋來白花;頓失豐裕,陌路相逢。

一間主帳,老辣端坐的主帥,計矢如艮,風雲變幻。

地道挖掘不逞,火攻不逞,犛牛不逞,龍蛇起舞,大勢入鞘。

鞭策能夠幾分,痛惡厭絕,萬夫莫開。

人事焦灼了,等待契機,熟能生嵬?

另一間風雪交加,來來回回幾百人進出,獻計如花蕊,零零碎碎,散亂無常,有人竟然說苦肉計,臣下臨城,忽忽然矇著眼神疲憊,這是何意,恐怕我鞭屍死後,還要人頭高懸,報應分明……

美人計,說話人忽忽,扇風耳招贅,宋韋唯你這是慫人,憎惡分明,顏色粼粼,打殺之後,消沈招手,只想荊棘,凝滯沉默不語,地圖堪虞幾百遍,枝蔓千餘有如喬木,竦生穆立。

有一人傳訊進來,抹額未來得及說話時,穿入耳畔已到尖銳之聲。

「黃膏,我來救你。」

一口血水噴塗,再次招手,拉了下去,臨行滿目,「有何高策,儘快說出?」

濮……

那人同樣報之,口水相送。

黃膏猛了想痛下殺手,手指搖搖欲墜,欲言又止,帳外似乎一門心思想笑,有一顆人頭攢動,忐忑不安,另一人癱軟了,時節不靈。

另一人探腦進來,對著那人速說,「李鴻詞,快點啊。」眼神暗喜,諳下有如沉默的譙石。

李鴻詞嘁叫一聲,「我叫呂雉,什麼時候改了名字?」

「我說你叫,你就是。」

這下輪到功蓋海內的諸侯黃膏蒙了,呂雉,呂雉……

心神不寧,可不就是諜報上那位豢養沸宇於東海的模樣,心顫昏睡了過去。

場內昏睡,癱軟,糟糟,輾轉,有點渾水摸魚的感覺。

禹懸轡報之以歌,緩釋陬走環繞一圈,停頓在案牘上,安度的眼神,「糧秣山是七十裡外的一處山原,不是在這裡……藏名口花了,營帳內怎麼可以有酒水。」

禹懸轡頓然有些抽筋剝皮的慨嘆,這道紅瀠,應該不是特地點名,而是脂粉味。

青衣甚是碧藍,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禹懸轡大步走出營帳,無人問津,何處是娟轆,早已目視全非,不過艮閬山,禹懸轡來了……五十萬氈笠,可否會輸掉,很期待啊!

粗製濫造的弓箭滾石,赫然沒有灌注鰭油,難死愁死德表情,那是可以加固堅韌扁卮的東西,可為觀摩的損耗更大了。

矚目天上,翻飛的滾油中,箭鏃嶙峋,大戰到這裡,北方出線之人,就只剩邗老甲,統御四十萬先鋒營,毗鄰的牡矧,號稱七十萬巨背,其實滿打滿算十三萬。

第三齊郎,五十萬蠻足,聲勢寬慰,據說每日樂嘻嘻的,這是驅狼吞虎,禹懸轡是狼是虎,還未可知。

不過,這處戰陣,足矣比肩而立,林林琅琅,天下人都說齊郎有美人,北方佳人傲骨,暮暮朝朝,看來是要建一座朝暮台,親歷美人口舌。

諜報上說,齊郎以減輕徭役為借口,實則暗行走為上,三群四首聞風而動,這是首要因由;其次,不間斷三十年安插底細,援引諸侯,款通謀士,攪亂渾濁的「河水」;最後,傾吐河水、假裝孟浪、美人莎莎,三面下來,竟是促成這一戰。

艮閬山最大受益如此,罪大惡極也是,沒等禹懸轡到來擅自開戰,罪尤莫大。

信風下,禹懸轡鬻與降妖,參戰,蟬噪了。 妗九幺笑盈盈地看著她,神色自若,眸子里藏著淡淡的黑色凌光,「你也很有意思。」

陰陰不一樣的皮囊,卻讓忘憂眼前浮出那位大人的疏離的眉眼來。不可能的,忘憂心神一肅,這個少女不過是個卑微的人族罷了,怎麼會和那位大人有所關聯呢。

「我和你暫時是一條線上的人,所以,彼此之間還是保留點空間比較好,你覺得呢?」少女撐著身子站了起來,俯看著忘憂,渾身被一團霧氣襯得朦朧夢幻,她身上的血腥氣早就因為傷口凝固而散的乾淨。

「與此正好。」

忘憂斂了心神,也隨即站了起來,正視少女的打量,啟唇道,「月魑說的話,你也都聽到了。我的靈魂早在三百年前便屬於山海靈符,簡單來說,我也是山海靈符的半個守護者,而你……」

「或許是某種註定的機緣,在你死後被靈符選中,成為新一輪破境者,所以死後魂魄被山海帶回了這裡。」

「這具身體本是天生的無靈之體,卻因為你攜符而生,這符中早已吸收了我半身骨血,我桑丘一族善領坤蓮業火,而原主的咒怨之氣本身就是最好的引子,所以靈符之內的業火才順利助你辟了一方火系靈根,但吾族之火非世間之凡火,憑你當時的神魂來承接的話,太過虛弱,所以你才陷入了後來的一個月沉睡。」

「你的意思是,月前我重生的時候,這個身體的原主人還沒有死?不然的話,為何我會有在我沉睡之後的一個月記憶呢?」妗九幺輕輕地在扣著手指,一下子就抓到了話里的重點。

忘憂的眼神望四周彌散而去,對於霧裡的東西,她始終帶著幾分警惕,抿了抿唇道,「也不全然,若不是你重生而來,為這具身體續了生機,就憑當日那少女的遭遇,她早就受盡折辱而死了。多活一月,也是她的命理所在,想必有什麼心愿未了,才遲遲不願離開吧。」

妗九幺深了眸子,不是這樣的。

她總有一種感覺,彷彿一切都是順理成章,水到渠成的,山海秘符陰陰是她們妗家千年前的供奉傳承,為什麼會帶她來到這裡呢?

忘憂靜靜地看著抱著手的少女,其實有一點她也不是很陰白,三百年前她奉命入境養傷,神魂入睡,山海靈符為什麼會莫名其妙地出現在少女所在的大陸,少女死後山海為什麼又會將少女帶到扶搖大陸來?

「這山海秘符原是屬於扶搖大陸的?」妗九幺抬頭,正巧與紅衣少女對視,忘憂抿了抿唇,「看來我們想到一塊去了。」

她隨即搖了搖頭,「不是,其實我也不知道山海秘符究竟是屬於哪裡的東西,我只知道,它來自白帝城,傳聞是盤古大帝神歸天地之後的遺骨之物。白帝城是上古秘都,早在一萬年前便沉入虛空之境了,沒人知道它究竟在哪裡。」

「這麼說的話,山海帶你來這扶搖大陸,或許只是巧合?」

妗九幺眯了眯眼睛,不予置否,看向這迷霧之後,「總會解開這些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東西的。」 「天麟,你和老師怎麼比預計時間晚回來兩天啊,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了?」馬紅俊有些擔心的問道。

「沒事俊哥,是我試驗了一下武魂特性,雖然耽誤了兩天,但與收穫相比這兩天的時間實在不值一提。」玉天麟安慰道。

此時玉天麟已經在索托城的武魂殿登記完了,獨自返回到史萊克學院,至於弗蘭德,他回在索托城的那個小店了,也不知道要做什麼。

而面對玉天麟的歸來,戴沐白和馬紅俊展現出了遠比之前奧斯卡回來時還要熱情的態度。

不是他倆區別對待,而是那時候的奧斯卡實在是太能耍賤賣萌了,讓他們完全熱情不起來。

「天麟,快說說你這幾天都經歷了啥。」戴沐白感興趣的問道。畢竟是能讓玉天麟自己都說是豐厚,由此可見那收穫的水平。

「嘿嘿,我們邊走邊說…」站在門口說話也不像樣子,因此四人向著戴沐白的二層木質小別墅走去。

因為戴沐白新建的三號舍一樓足夠大,那裡就被四人稍微改建成了一個小型的聊天室,裡面不止有著柔軟的獸皮地毯、四人定製的座椅、躺椅,各種零食、飲料甚至酒水都備了好多。

如果沒事而他們又都不想修鍊的時候,四人就會過來聊一聊,既能交流經驗心得,也能閑聊打發時間。

「這就是在第二天的全部收穫,另外幾天…,所以我才和老師耽誤了兩天時間。」在三號舍,四人都坐到了自己熟悉的位置,而此時玉天麟也把大部分的經歷都說完了。

「那你這一次可直接把奧斯卡這幾個月的努力都追平了!」戴沐白有些調笑的對著奧斯卡說道。

「可不是嗎,我這幾個月的努力,好不容易到了二十二級,還比不過你吸收一枚魂環和魂骨,真是太讓人失落了。」奧斯卡也接著戴沐白的話,表現出一副索然無味的樣子。

「其實這也是必然,想想當初天麟剛吸收完第一枚魂環之後,魂力等級就已經超出我很多了,而這次還有著冰龍翼的加持,我感覺過兩天天麟可能會超過你。」馬紅俊說道。

「你們說越年限吸收魂環得到的收穫真就這麼大嗎?」雖然心裡並不在意這兩個損友的調侃,但奧斯卡對於跨年限吸收魂環還是有些好奇。

在奧斯卡想來,他一個食物系輔助魂師,可能這輩子都沒機會跨年限吸收魂環,畢竟他的身體素質和戰魂師根本就不是一個層級。

「也就天麟是個特例吧,畢竟大部分魂師都只會吸收極限年限內的魂環,而一些在野魂師甚至連極限年限是多少都不知道。就算不說他們,上次我也是越年限吸收的魂環,但我差點沒承受住不說,魂力等級的提升其實並不大。」對於奧斯卡的疑問,還是馬紅俊出聲解釋道。

「說的也是,連戴老大的前兩枚魂環都是極限內的,大部分魂師又哪裡會去冒著生命危險越年限吸收呢。」奧斯卡感慨道。

「咳咳…我可能有辦法讓你們跨年限吸收魂環!」這時玉天麟插話道,但他說出來的內容卻震驚到了在場的其他三人。

「天麟,你剛才說了什麼?我沒聽錯吧!」哪怕是戴沐白也無法保持鎮定了。

要知道他們星羅帝國建立的年限不低於天斗帝國,而作為皇室的戴家自然也得到了全方位的發展。可哪怕如此,除了提高身體素質的手段外,戴家也沒有能讓魂師跨年限吸收魂環的方法,因此玉天麟的話如何能讓他不震驚呢。

「這…」*2,馬紅俊和奧斯卡也吶吶無言。

這就是玉天麟當初要測試的那個可能性,當時玉天麟分析過,他殺死魂獸可以分為幾個步驟,首先是魂獸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其次冰心訣魂力進入魂獸體內,在冰心特性發動、消除了魂獸的怨念同時,冰心訣魂力開始吸收因素凝聚魂骨;最後魂獸被他擊殺,該吸收魂環吸收魂環,能爆出魂骨就拿魂骨。

玉天麟當時就在想,這幾個步驟能不能被拆開,由不同的人來完成。比如他把冰心訣魂力輸入進魂獸體內后,再由馬紅俊擊殺,那麼能不能凝聚出魂骨先不說,冰心特性消除魂獸怨念的效果應該還被保留。

那麼沒了怨念的干擾,作為最後擊殺魂獸的馬紅俊,是不是就能像曾經的他一樣跨年限的吸收魂環,或者減少馬紅俊吸收魂環時的痛苦。

正是為了驗證這個猜想,玉天麟才會在星斗森林裡耗了兩天時間,至於關於魂骨的凝聚概率,那只是順帶的。

在最後一天的時候,玉天麟就拿幾隻十年魂獸試驗過,由他輸入魂力,最後由弗蘭德出手,結果是魂獸確實屬於弗蘭德擊殺,冰心訣魂力並未參與到擊殺魂獸的過程中。而玉天麟能感受到冰心訣魂力的特性是起作用的,但是弗蘭德畢竟沒吸收,玉天麟還不能百分百的肯定。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