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宇小心翼翼的跨出一步,沒有危險后,整個人都進去了。

方宇發現這個建造在地下的房間很大,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不過,想到這是個玄幻世界,這裏的匠人能力還是非常的足的。

方宇沿着聲音,來到了一堆箱子後面,探頭看到了一個衣着暴露的女子,正拿着自己的儲物戒,到處搜刮,往裏面裝東西。

二當家絮絮叨叨的說道:「該死的,臭男人們,一天天就想着占老娘的便宜,真當老娘那麼好占啊。老大這人也真是的,出去了就不知道回來,還要我一個女人家來管這麼大的寨子。

累死累活的,遇到一個好看的人。結果是老大的人,那麼帥的人啊,我不能接受。哎,老大啊,我也不想背叛你的,但那個劉天狗東西,一天天摟着我跟我親昵,我都要吐了。

他也不想想自己是個什麼玩意兒,活兒不行,還癮大。老娘要不是擔心被他懲罰,早就跑了。哎,趁今天他們出去了,我還是早點兒跑吧。

娘的,要不是實力不夠,天天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土匪們盯着,我早就跑了。當初來尋歡的我也是腦子有病,居然跑到這裏來尋歡……」

方宇在一旁聽着二當家發牢騷,也算是明白了一點,這個二當家就是個浪蕩女人,聽聞這裏單身男人多,便尋花問柳來到這裏結果被捉住了。

聽着聽着,方宇只能表示這個二當家是真的牛批,思想開放的程度比他上個世界還開放。

真是門前發大水——浪到家了。

方宇聽得面紅耳赤,連忙從箱子堆後面跳出來。

二當家聽到聲響轉過身,看到了方宇,出聲問道:「你是誰?怎麼出現在這裏的?」

二當家震驚的看着方宇,那麼多陷阱,方宇是怎麼安然無恙的到這裏的。

「你管我是誰。」方宇隨口道,一巴掌拍在她的脖頸上,將她拍暈過去。

二當家的衣着十分暴露,躺在地上更是要露出來了,若隱若現,令人遐想。方宇感覺自己全身氣血上涌,但一想到她經歷過那麼多人。一瓢冷水澆在了方宇的心火上。

方宇一掌打在女子胸口上,結束了她罪惡的一生。就是她組織了黑熊寨的許多次襲擊,所以她並不是可憐人。 「雷神域位於火爐七堡的中心,被其他六堡團團包圍,也是火爐堡中最為神秘且戒備森嚴的地方。只因那不僅是供奉曼切斯特最為至高無上之神靈,雷神,的地方……並且安布羅斯國王也常年閉關其中,據說是為了早日步入成神之路,得到強大無邊的力量。所以,整個雷神域可說是火爐堡的核心地帶,處於幾乎封閉的狀態,沒人知道裡面究竟是什麼模樣,除了少數幾個達官貴人,無非是御前首相艾伯特等幾人,只有他們才有通行雷神域的資格,並手握著雷神令……」當左慈回到旅館,向帥氣的留著山羊鬍子的老闆打聽雷神域的事情,老闆如是說到。

「雷神令?」左慈喃喃。

「對,據說那是打開雷神域封印之門的物件,當然,我也只是聽說。」老闆說著將頭轉向左慈,表情竟變得嚴肅起來,「小盜賊,你可別動前往雷神域的念頭啊,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地方。雷神是曼切斯特最為至高無上的神靈,是絕對不能忍受被侵犯地。沒有人敢試圖打雷神域的主意,這意味著與神為敵,而得罪神靈的下場只有死無全屍,你可得記住了。」

話說到這份兒上,左慈自然知道自己再問不出什麼關於雷神域的有用信息了,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句,走到餐區坐下,準備解決今天的午飯加晚飯。

等菜上齊,左慈食不知味地吃著,腦子裡閃過無名氏與自己早前通過海螺的對話——

[接下來的事情太危險,你就留在旅館候命吧。等到事情解決,我會來找你的。]

左慈直覺地認為無名氏有九成可能性是要去往雷神域了,既然他將救援貓耳族的任務看得這麼重要。可是,如果真如旅館老闆所說那樣,雷神域是個那麼危險的地方,他又是何方神聖,竟然可以毫不畏懼地前往?

腦子裡不僅閃現出血鴉的身形片段,左慈想起來兩人第一次的遇見,是親眼見證了修羅與鬼狸的強大之後……而這個無名氏雖然沒帶面具,沒罩黑袍,卻總是一身黑衣劍客的打扮,還有黑羽,不也是一身黑色和服示人?

[難道他真是血鴉的一份子?]左慈終於在腦中點破了一直以來都懷揣著的懷疑,微皺起眉頭,將事情又梳理了一遍。然後站起身來,再一次走到整座城市最大的消息源頭,旅館老闆的面前,問道:「聽說血鴉在城裡鬧了起來?還綁了烈獅行會幾個人,老闆這裡有什麼消息嗎?」

旅館老闆壓低聲音回答:「沒錯,那些血鴉看來是跟烈獅行會的人徹底杠上了,在暗影城滅掉了六十多個烈獅行會的人之後,又跑到了火爐堡來……」

「那麼,在火爐堡里,目前被目擊的血鴉有幾個人?」左慈又問。

老闆偏著腦袋想了想,回答:「兩個,我聽說的是兩個。」

[果然。]左慈暗暗地握了一下拳——拜託無名氏裝作綁架幾個烈獅行會的人,卻一下子跳出兩個烏鴉作祟,[如果沒有更合理的解釋,無名氏必然是血鴉無疑了。]左慈暗暗地想。

得出這個結論之後,左慈卻莫名地對於雷神域的事情有了幾分釋懷。可能是因為他見識過修羅與鬼狸的厲害,知道那些帶血的烏鴉擁有非常人的能力,於是對於無名氏的平安回來多了幾分肯定。當然,他從內心自然不會承認對於此人的關心和在意。

將無名氏的事暫且放在一邊,左慈回到自己的餐桌,行動迅速地解決了飯食。接下來,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在明天馬庫斯命人前來找他領路討伐血鴉之前,在他為自己的謊言買單之前,他一定要尋到最恨那人,索倫斯,的確切行蹤!

放不下心中的在意,左慈的雙拳不覺握緊,直到關節格格作響,他仍然用力地握緊。

通向雷神域的道路對於一般人來說或許是難上加難,但對於奈特及蛇貓來說,卻是相對容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李星星雖不是表姐,可她一直喜歡手錶。

窮玩車,富玩表嘛!

珍稀款的手錶既能彰顯富貴,又足夠低調,比珠寶更得人心。

膚淺的她對此眉開眼笑:「謝謝趙同志的支援,謝謝諸位同志的豁達,我們家很需要這些東西,一年四季的衣服和婚嫁用品都不用愁啦!我們家鄉冬天很冷的,暴雪尺厚,滴水成冰,有趙同志送的皮子做褥子,姥姥姥爺以及我們全家人的冬天會很暖和。」

歐陽同志抬眼打量她。

第一眼,就覺得李星星不像鄉下姑娘。

細皮嫩肉,白白凈凈,五官精緻嬌俏,一雙眼睛骨碌碌地轉動,燦若明星,透著靈動,哪怕穿着最普通的白襯衫、藍裙子,身上也沒有一絲土氣。

比《滬上姑娘》那部電影的女主角還好看。

實在話,不摻假。

在他提出疑問前,趙海雲彷彿看破一切,笑道:「小李同志成分極好,祖上是貧農,父親是革命幹部,母親和外祖家是貧下中農,根正苗紅,現在隨母在梧桐市裏居住,正在上高中,準備考大學,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女同志。」

聽到她成分好,歐陽同志神情緩和,點點道:「國家正需要人才。」

便不再糾結李星星是否像農村人,說道:「趙同志,我們什麼時候進行清點?」

趙海雲笑道:「隨時可以。」

搬出趙海雲送給李星星的東西,數十名工作人員開始清點庫房其他物品。

最受重視的當然是金條和銀元。

李星星看到了。

裝金條的箱子最先被挑出來,好幾個人沒抬動,最後尷尬地一人一盒往外搬。

黃金體積小,但它重。

寸金寸斤之語不是古人胡亂說的。

一方黃金將近二十噸,可想而知一箱黃金的分量。

即使,箱子並不大。

李星星懂事地沒有多看,待趙海雲送給自己的東西收拾妥當,一一裝箱封好搬上車,直接雇兩個心腹開車運往梧桐市,她寫封信請司機交給李秀紅由她接收,便向趙海雲告辭。

她覺得,自己不是來滬上當翻譯,而是來做販子。

販一大堆好東西回家,全是免費的。

趙海雲把她送到門口,給她一個新地址和新電話號碼,小聲道:「那些手錶里有幾塊古董表是我的最愛,你替我保管,女表和一對情侶表作為保管費。我在機械廠附近租下兩間房,很快就會搬過去住,你有事到新住處找我或者打電話,電話是辦公室的。」

李星星關切地道:「都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您……」

「普通人能活下去,我當然也能,少時又不是沒吃過苦。再說,我月薪很高,有一千二百元,夠我一個人活得很滋潤。」趙海雲笑說。

「一千二百元?」好高啊!

在這個時代,絕對屬於高薪級別了。

李秀紅每天忙得團團轉,一個月才二十九塊錢。

趙海雲不以為意:「很高嗎?一般般,滬上月薪在千元以上的不乏幾十個。」

失敬,失敬。

失陪,失陪。

李星星又長見識了。

「趙同志,我很快就會回梧桐市,接下來的重心放在學習上,您有什麼需要的就給我寫信或者發電報,我收到后一定儘力而為。」絕不推脫。

「好!」

趙海雲目送李星星離開,重新回到庫房。 風度成衣店有着京城最繁華的街道店面,有着最奢侈豪華的裝潢,另外背後還有大批頂級設計師、裁縫大師等等,價值超過三十個億。

但是陳寧買下如此昂貴的成衣店,卻只為了給老婆買個衣櫥。

震驚,羨慕,妒忌等情緒,紛紛活現在徐海燕臉上,讓她恨得咬牙,妒忌的想要發狂。

趙千年很快就從震撼中回過神來,他慌忙的來到宋娉婷面前,恭恭敬敬的請宋小姐在合同上簽名。

宋娉婷在陳寧微笑鼓勵,還有在童珂激動的催促下,紅著臉簽了名。

她感動的不是成衣店的價值,而是陳寧的這份心意。

陳寧見宋娉婷簽了名,然後吩咐趙千年:「你以後依舊是coo,一切運營依舊歸你管,同時你跟所有的設計師、裁縫以及所有職員,全部加薪百分之十。」

趙千年等人聞言大喜,連連道謝。

陳寧又指著高倩道:「但是這個店長,你給我開除了,永不錄用。」

趙千年望向高倩,沉着臉冷冷的道:「你已經被炒魷魚了,立即就從這裏滾出去。」

高倩沒有什麼學歷,好不容易從小銷售一步步爬到店長的位子,沒想到多年努力一朝被打回谷底,她又後悔又傷心,忍不住哇的一聲就哭了起來。

只可惜世界上沒有後悔葯吃,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陳寧吩咐趙千年開除高倩之後,立即又指著旁邊臉色早已經變得極為難看的徐海燕道:「還有這個潑婦,把她列為我們店的黑名單,以後禁止她進店購買任何東西。」

「這種品行低劣的潑婦,穿我們品牌的衣服,簡直是丟我們品牌的臉,拉低我們品牌的檔次。」

徐海燕之前譏諷陳寧跟宋娉婷是窮鬼,還說陳寧跟宋娉婷拉低她的檔次。

可沒想到陳寧現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她漲得滿臉通紅,差點吐血。

她虛榮心很強,一直以穿這裏的衣服為榮,覺得自己高高在上。

可沒想到現在卻被認為拉低檔次,她氣得差點腦梗了。

她氣得耍潑道:「我是這裏的老主顧,我是這裏的高級vip,誰敢趕我出去?」

趙千年轉身就叫來幾個身材高大的保安,吩咐道:「把這潑婦給轟出去。」

幾個保安聞言,如同過年捉豬,抓手的抓手,拽腳的拽腳,不管徐海燕的掙扎跟嚎叫,強行就把徐海燕給拖了出去,直接扔大街上。

這條街是頂級商業步行街,來這裏購物的人都是非富即貴。

徐海燕如同瘋婆子般被人從店裏轟出去,惹得不少人紛紛側目,甚至還有人拿手機拍照發朋友圈。/

徐海燕這次算是在京城上流社會圈子,丟臉丟到家了。

宋娉婷望着櫥窗位格外狼狽的徐海燕,她苦笑的對陳寧道:「老公,其實我沒有必要跟她一般計較的,而且買下這麼大一家成衣店,也太奢侈了。」

陳寧微笑的道:「有必要,欺辱我可以,但欺辱我妻子,絕對不行,天王老子都不行。」

童珂湊到宋娉婷耳邊,笑嘻嘻的道:「姐,姐夫對你真好。」

宋娉婷俏臉泛紅,眼眸里卻洋溢着濃濃的幸福。 雖然王兆虎說話有些難聽,但陳天龍研究過《百花齊放》,對各大勢力都有些了解,知道王兆虎所言不假。

武塾是整個武林中最特殊的勢力,為各大勢力培養人才,幾乎各大勢力都欠武塾的人情。

所以當年新華國成立之後,俠以武犯禁的武林繼續法律約束。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