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昊看着這小男孩的表情,只是繼續道:「要幫我跑腿,就要乾乾淨淨的,所以你和你妹妹等下跟我一起進去,先把自己收拾乾淨了。」說完就邁步進了酒樓。

小男孩有點沒反應過來,卻下意識地拉着妹妹跟了進去。

眼尖的店夥計立刻就過來了,口中還熱情地喊著:「這位爺,您是要打尖還是……呃,住店?」

這是因為店夥計看見了張昊手裏還捏著一塊沒吃完的包子,他身後還跟着兩個髒兮兮的小乞丐,大點的頭上還頂了個箱子,那一箱子包子差點亮瞎了這夥計的狗眼。

這是來踢場子了咋地?不然拎着一大堆包子進酒樓,難道還是搞外賣么?

結果張昊直接開到:「住店。」然後徑直往櫃枱那裏走去。

……

ps:新書才發佈,急需各位老爺的支持才能雄起。舒服了的老爺們留下你們的那啥…嗯,就是點擊收藏推薦票之類的,必須一絲不掛,啊不,是一絲不苟地全給我啊!謝謝啦 鄧氏魚沒有含肺魚靈活,一般都不是對手,大多數鄧氏魚看到含肺魚都是繞著走的。

但是鄧小星沒想到,小九兒他們居然這麼猛,三個人直接將一條含肺魚的魚鰭全部砍下來了。

他看向那光光的含肺魚身體,眼中帶著一絲渴望。

「想要就拿去吃吧。」小九兒把這條已經奄奄一息的含肺魚推給鄧小星。

「謝謝你,姐姐!」這下鄧小星可是樂不思蜀了,拖到海里變出本體,張開深淵般的大嘴,一口朝含肺魚的肚子咬了下去。

這下又有一隻大佬魚一命嗚呼了,上哪捕食不好,偏偏要撞上王辰他們。

小九兒和沈厲河則把自己手中的魚鰭全部交給王辰,她們都知道王辰廚藝好。

「小辰你慢慢弄哈,我得先到森林裡玩一會兒。」小九兒笑嘻嘻的把手腕的布條解開,朝內陸更深的森林走去。

「要不是捨不得,我早把你脖子綁起來了。」王辰恨恨的咬著手中的布條,好幾次想把小九兒的脖子綁起來。

但他總是捨不得下手,畢竟那個地方太脆弱了,容易弄疼她。

泥盆紀之所以叫泥盆紀,是因為這裡的土地就像是剛剛被開墾過的黑土,異常肥沃,不管是哪裡的地方,植物都長得非常繁茂。

鄧小星吃完那條含肺魚的身體后,又跑上岸來屁顛屁顛的跟在小九兒背後,不過在跟上小九兒之前,他拿了一塊蔚藍色的石頭交給了王辰。

「這是我在那條魚的肚子裡面發現的。」鄧小星說罷,就去找小九兒去了。

他現在已經到達了大妖中期了,當然他的修為是被那兩株高級藥材堆上來的。

「凝陣石?」王辰一驚,他沒想到居然還有意外收穫。

「唉,照顧我的小貓妖心好累。」王辰捂了捂額頭,跑到海邊去處理這些魚鰭。

小貓妖是王辰給小九兒起的外號,因為她本來就是只貓妖,一般叫她九兒,有時候沒人在的情況下叫她小貓妖。

沈厲河沒有心情去玩,就坐在海邊看潮。

油和鹽什麼的都可以從海里提取,說大海是一個寶庫也毫不誇張。

另一頭小九兒爬上一棵樹去摘堅果,問下面等待的鄧小星:「鄧小星,你覺得是岸上好玩還是水裡好玩啊?」

嚴格來說鄧小星應該算是上古妖獸了,遠古生物鄧氏魚本就實力強悍,變成妖獸后實力更是更上一層樓。

「我覺得和姐姐在一起最好玩。」鄧小星露出一抹真誠的笑容,他現在已經會笑了,但是話依舊不太多,只對小九兒有那麼點親切感,喜歡和她說話。

或許是牙齒長得很相似的原因吧,鄧小星只對小九兒有這種親切感。

「你嘴真甜,上古妖獸還會說話哄女孩子了?」小九兒輕笑一聲,從樹上跳下來,「走吧,找小辰他們燒烤去。」

這個地方不是一座小島,而是一片很古老的大陸。

王辰正在和沈厲河一起煮魚翅湯,用來充當鍋的是一個很大的瓷碗,這是王辰之前隨手帶的。

碗里的奶黃色魚湯正在翻滾沸騰著,發出淡淡的魚腥氣。

看到小九兒手裡捧著不知道是什麼裸子植物的種子,王辰露出笑容:「玩夠了?」

「嗯吶,小辰我肚肚餓了。」小九兒揉了揉肚子,聞到鍋里的魚腥味,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你把你手上的這些果實放幾顆進湯裡面,去除一下泥土的腥味,不然有泥巴味不好吃的。」雖然在泥盆紀的地球上找不到生薑之類的去除腥味兒,但他可以用別的東西代替啊。

「哦。」小九兒抓出幾顆種子來撒進魚湯裡面,很快的,腥氣變淡了很多,變得更加香醇濃郁。

「吃吧,吃完這一頓咱們差不多就該回去了。」王辰拿出幾個用木頭削成的碗。

「回去了?不是說還沒有穩定陣法的東西嗎?」小九兒一愣。

他們這半年來自然不是什麼都沒收集到的,反而還收集到了很多能夠布置陣法的東西,但是唯獨缺少穩定陣法的輔助物件。

如果陣法不夠穩定的話,進行時空穿梭很有可能會掉進空間亂流,到時候就危險了。

「你看。」王辰一揮手,一根蔚藍色的圓柱體石頭出現在眾人眼前。

「凝陣石!」小九兒發出一聲驚呼,「你什麼時候收集到這個東西的?」

凝陣石,顧名思義,專門用來加強陣法的,以增加陣法的安全性,防止出現意外。

「這是鄧小星找到的,剛剛那條含肺魚體內有這東西。」王辰解釋道。

沈厲河一直在海邊,這件事她自然是知道的,唯獨小九兒這個貪玩的貓不知道。

泥盆紀的陸地只有裸子植物非常繁盛,還沒有出現哺乳動物和被子植物,他們在這裡也生活了大半年,已經收集到了不少的物資,能夠搭建一個時間傳送陣了。

「好了,別鬧了,趕緊吃吧,吃完了好準備傳送。」

在場的也只有王辰最熟悉陣法了。

以他為主,兩女為輔,畫了三天三夜,終於畫好了基礎陣基。

「為了保證時空能處於最穩定的狀態,咱們將所有的資源必須同時向下鑲嵌。九兒和姐姐你們控制那些靈石同時打入土裡,記得一定要同時進入,深度也要一樣。」王辰最後叮囑道。

與其說是靈石,倒不如說是還有一點點能量的石頭。

已經被王辰分割開來,變成了一塊塊規則的六角形石頭,上面刻滿了密密麻麻的符文。

兩女沒有多言,謹慎再謹慎,她們知道這是自己回家的唯一機會,沒有絲毫馬虎,操控著數百顆靈石懸浮於空中。

王辰手中拿著的,正是直徑約為半米的蔚藍色圓柱體石頭,那就是凝陣石。

「預備!」王辰舉起凝陣石,「放!」

上百顆靈石同時鑲嵌進指定的位置里,王辰手中的凝陣石也是同時打入了地下,周圍複雜的陣紋突然亮了起來。

「快快快,都進來,還有十分鐘就會開始傳送了。」王辰大聲招呼,沈厲河和小九兒都進來了。

「小星,你也快進來啊!」小九兒沖外面的鄧小星大喊。

「沒用的姐姐,這裡我進不去。」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鄧小星被陣法隔絕在外,似乎有什麼東西把他擋在了外面。

「小辰,這是怎麼回事?」小九兒急得大吼,她也出不去了。

「這應該是規則之力乾的,鄧小星是屬於這個世界的生物,他也只能留在這裡變成化石。」王辰輕嘆了口氣,解釋道:

「咱們是通過空間亂流進到這裡來的,這裡是過去,歷史是不能被更改的,到時候回到現代,我們或許能夠在博物館見到鄧小星的化石。」

「不!不要這樣,我不要小星變成化石!小辰我求求你救救他,你不是連輪迴世界都敢殺嗎?」相處了大半年,雖然鄧小星剛毅木訥,但和她也有了感情,小九兒直接雙膝一彎,跪在王辰面前。

「九兒你幹什麼?快起來!」王辰趕緊把小九兒扶起來,「我敢打輪迴世界,那是因為你我才去打的!我不可能為了一條認識不到半年的鄧氏魚而違背歷史!」

「不要,小辰你救他,不救小星我就永遠跪著!」這次小九兒沒有聽話,大眼含淚,大滴大滴的魂淚湧出,完全放下了自己的尊嚴。

沈厲河也走了過來,漂亮的幽藍色大眼睛中帶著祈求:「王辰,看在我的份上,你也救救他吧。」

「這,這……你們怎麼能感情用事呢?」王辰也是氣急了,可小九兒卻像一尊雕像一樣,怎麼也拉不起來。

「這是歷史,歷史和時間是不能更改的啊!鄧氏魚也只能出現在泥盆紀,鄧小星要是離開,可能會改變4.1億年的歷史啊!」王辰再次勸說。

「噌!」小九兒的右手手指伸出一根銀白色的爪刃,抵在自己的喉嚨上。

「你幹什麼!」王辰這下臉色變得不好看了。

「小辰我求求你救救小星,我願意拿我的命來換,只要你救他,你想什麼時候要我的命,我都可以給你。」小九兒銀色的大眼睛中滿是堅決。

突然,王辰拍掉了她的爪子,掐住她那柔若無骨的喉嚨,將她提了起來,怒道:「小九兒,你別傻了好不好,歷史是不能被改變的!」

小九兒的俏臉泛起一抹缺氧的蒼白,但她沒有掙扎,大眼含淚,嘶啞著聲音:「小辰,你救救他,只要你救他,我願意讓你掐死。」

她那銀色的大眼睛清澈見底,沒有任何雜質,只有那如親情一般的感情和毫無條件的信任。

「你!」王辰也沒想到小九兒會如此固執,為了一條認識了不到一年的鄧氏魚,願意付出自己的生命,他的虎口稍微用力,頂住了小九兒柔軟的喉管。

小九兒俏臉露出了濃濃的痛苦,但她依舊不掙扎,不反抗,蒼白的嘴唇帶著一絲笑容,耳朵也耷拉下來,大眼睛中滿是哀求。

再這樣下去,王辰不鬆手的話,她真的會被活活掐死的。

「唉,好吧。」看著小九兒那固執的目光,王辰最終還是無奈妥協了,把小九兒放了下來,鬆開她的喉嚨。

「咳咳……小辰你真掐那麼狠啊,疼死我了。」小九兒輕輕撫摸著自己的喉管,不滿的抱怨,「不過你最終還是答應了嘛。」

沈厲河很識趣的退後一步,目光讚許的看向小九兒。 「好的,那我可是要多吃點。」,沈懿周說完,就拿起筷子,準備大吃一頓。

歐陽煜看着沈懿周,其實還是很感謝他的,畢竟沈懿周說了一個他一直都想知道,卻不敢確定的答案。

歐陽煜看着桌子上的酸菜魚,突然覺得自己今天的行為還真的是又酸又菜,又多餘!

「為什麼別人談戀愛這麼容易,而我就這麼難!」。

歐陽煜說完,一臉幽怨的看着這一盤酸菜魚,然後很是無奈的吃了一口,「果然,我們都挺難的。」。

歐陽煜吃着,發現沈懿周他們已經吃完了,一行人已經往外走了,歐陽煜見了,連忙擦了擦嘴,準備出去。

服務員看着歐陽煜已經用好了餐,便走到歐陽煜面前,「先生,請問你已經用好了嗎?」。

沈懿周看着周玉,多麼希望她可以有一個人陪着她,照顧她。

「好好照顧自己。」,周玉一臉不舍的看着沈懿周,王優走了以後,沈懿周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所以周玉也希望沈懿周能夠幸福一輩子。

「你也是。」,沈懿周看着周玉,這一群人大概是自己在中國唯一的挂念了吧。

「在國外,一定要好好的照顧自己,也要好好的照顧我嫂子。」,周凱看着沈懿周,他作為一個警察,他很不習慣分別這些扭扭咧咧的場所。

「師傅,下一次一定要帶師娘回來哦。」,鄭源看着沈懿周笑嘻嘻的說到。

「好了,我要走了,你們快回去吧,你們不是還要上班嗎?」,沈懿周看着鄭源和周玉兩人,這始終是要分離的。

「好的,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再不捨得也要告別,沈懿周,再見,一路平安。」。

周玉看着沈懿周,既然沈懿周不想回來,那麼自己就只有祝福沈懿周,希望他可以在美國平平安安的。

「拜拜。」,沈懿周對着他們揮了揮手,就和周凱上車了。

歐陽煜看着沈懿周走了,心裏覺得沈懿周也算的上一個朋友吧,心裏還是有一些空落落的,或許是因為沈懿周走之前留下的話,讓他不知所措……。

「張靈。」。王強看着正在做奶茶的張靈着急忙慌的喊到。

「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