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三喜,只得發了條簡訊過去。

「有容,我不知道做錯了什麼,讓你這樣不開心。能告訴我嗎,我可以改的。」

蘇有容好一陣,才回復:「你不清楚嗎?白天,你都做什麼了?」

宋三喜一臉懵逼。

細細思索,回復:「送你上班,炒股,去醫院,然後幼兒園做飯,給有欣送去,下午……」

他幾乎是老老實實的交代了。

等了半天,蘇有容才回復過來:「你去醫院幹什麼?」

宋三喜一愣,收起手機。

來到卧室門外,隔著門說:「我想治一下我的病。對不起你,讓你受苦了。結果,醫生說我……」

他一口氣,把相關內容都道了出來。

最後無奈的說:「我這……目前相當於絕症了。但我接受她們的研究課題了,希望以後能得到緩解。檢查的片子、報告,都在我包里,你可以看的。」

說完,宋三喜轉身取包,拿了報告和資料,從門縫裡塞進去。

順便,道:「哦,我在醫院還碰上大姐夫了。他應該是在做推銷業務吧,好像不太順利。我在想,回頭,讓他辭職了,重新做一份工作,替我們工作,工資不會低的。不過,估計很難的,但一家人啊,我還是希望……」

「不說這些了,有容。日子,會越過越好的,請相信我。」

「你看看報告吧,早點休息,我也要洗洗睡了。再大的痛苦,我也能忍得住。晚安!」

說完,宋三喜轉身去衛生間,洗澡,收拾。

出來,躺在客廳沙發上,想了想,又發了條信息。

「有容,我不會勉強你做任何不願意的事情,包括告訴我今天晚上為什麼你很生氣。我只想做好自己,盡最大努力彌補過去。如果,你覺得我們不合適,我也不吵不鬧不發瘋,更不會打人罵人,和平的離婚好了。離婚之前,我會為你和甜甜,賺足一個億,不,十個億好了。晚安!」 身材高高瘦瘦的汪庚,跟身穿少將軍裝的關策,帶著一批部下,還有一隊士兵大步進來。

汪庚帶著他的部下快步的走到趙老爺面前,笑道:「趙老爺,我從關將軍口中獲悉今天是你生日,帶著大家過來討杯壽酒喝,歡迎吧?」

趙老爺帶著一幫家眷,滿臉堆笑的道:「歡迎歡迎,汪省尊大駕光臨,寒舍蓬蓽生輝呀!」

關策此時也帶著一隊士兵過來了!

關策是西境軍總指揮趙若龍的得力手下,也是趙若龍的心腹。

他此時笑著對趙老爺道:「老爺子,我奉總指揮的命令,先行帶著一批西境軍的特供煙酒回來。」

「總指揮說了,他今天有公務在身,回來得回晚一點,但家裡一定要招待好少帥,千萬不能讓少帥受了冷落。」

趙老爺聞言,立即說道:「呵呵,少帥能夠來參加我的壽宴,這是我們趙家的殊榮,我們怎麼敢冷落少帥呢!」

「只不過呀,現在少帥還沒有到,卻有人冒充少帥。」

「關少將,你說冒充首長,該當何罪呀?」

關策跟汪庚等人聞言大吃一驚,竟然有人膽敢冒充少帥,膽子也太肥了吧?

關策是軍人,他最恨騙子冒充軍人,敗壞軍人的名聲。

現在有人冒充華夏戰神,那還得了?

他立即沉聲道:「騙子在哪裡?」

趙老爺朝著邊上坐在椅子上的陳寧一直,冷笑道:「就在這兒坐著呢,這騙子可囂張得很哪!」

趙若麟也笑嘻嘻的挑唆道:「關將軍,你快把這廝抓起來槍斃掉吧!」

關策跟汪庚等人,齊齊的朝著趙老爺指的方向望去,然後就見到了滿臉從容,嘴角微微上揚,帶著一抹若有似無笑意的陳寧。手機端:

汪庚見到陳寧,心臟如同被子彈擊中,猛然抽搐了一下,然後眼睛瞪圓,嘴巴張開,滿臉震驚。

關策見到陳寧,更是直接嚇了一跳。

關策連忙帶著身後的一對士兵,快步的就朝著陳寧走過去。

趙老爺等人都以為關將軍這是要把陳寧當成騙子抓起來呢,一個個都在冷笑。

但是,接下來一幕卻讓他們震驚得眼睛都差點飛出來。

只見關策帶著一隊士兵,大步走到陳寧面前,然後關策大聲喝道:「立正,敬禮!」

啪!

關策跟幾十名全副武裝的士兵,動作整齊一致,啪的給陳寧敬了個軍禮。

關策大聲的道:「見過少帥!」

他身後的幾十個士兵也很機靈的齊齊喊道:「首長好!」

少帥!

首長!

趙家老爺子等人,得意的笑容瞬間凝固住了。

取而代之的一抹震驚!

什麼?

陳寧竟然真的是北境少帥?

趙老爺子等人都感覺天雷滾滾,尤其是趙老爺子,差點當場吐血。

他驚駭的望著陳寧,說話都變得不利索了,吃吃的道:「關、關將軍,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他是陳寧,他跟他老婆都是江南商人,怎麼會是北境少帥呢?」

關策沒想到趙家竟然把少帥當成騙子對待了,他都忍不住替趙家捏了一把汗。

他苦笑的對趙老爺等人道:「呵呵,陳先生是咱們北境少帥,華夏戰神,所有軍人心目中的信仰。」

「咱就是把自己的爹搞錯了,也絕對不可能把少帥認錯的。」

「這位就是北境少帥,前不久我們西境軍區還跟少帥他們進行切磋,絕不會有錯的。」

趙老爺等人,臉色極為難看的望著陳寧,一時間他們沒法接受現實。

他們趙家最近揚言要狠狠收拾的敵人,竟然是北境少帥。 第二天一早,大家發現漢公子身邊竟然多了一個僕從。

但是對於這件事情,大家卻都心照不宣的沒有問。

漢公子太神秘了,他身邊多一些人好像也是理所應當的。

「好好養傷,然後再跟著我做事。這段時間你就留在院子裡面聽課吧。」秦漢對著青龍說道。

青龍點了點頭,不過他對於所謂的課程並不怎麼感興趣。

直到上午來臨,他來到別院當中隨意的看了一眼。

最前方的那位老者,青龍覺得有些眼熟。自己好像在哪裡看到過對方……

他仔細一看,那不是儒道領袖孔行書嗎?

對方都已經成為了儒家的領袖,難道他每天都要來這裡講課嗎?

「主人,孔行書每天都會來到這裡講課嗎?」青龍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孔行書雖然不必像秦始皇一樣每天忙朝政,但他絕對是不清閑的。都已經是一個門派的領袖了,他居然能夠抽出時間每天來這裡講課……

當真是讓青龍大開眼界!

「那是當然,孔先生可是每天都要來講課的。如果他不講課的話,也必須得給我請假才行。」秦漢理所應當的說道。

青龍都有一些懷疑人生。

孔夫子不講課還得跟主人請假?

這到底是個什麼世道?

不過看到秦漢說的這麼自然,青龍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老福一下子就發現了這個不速之客,他甚至都不知道對方是怎麼進入秦宅的。

他立刻將這個消息彙報給了主人。

秦始皇得知以後,便去詢問天龍衛。

昨晚大雪,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秦始皇聽到了對方的回復,也是氣憤不已!

秦漢現在都是他的寶貝!

萬一那個傢伙是去行刺的,秦漢被殺死了怎麼辦?

經過了這件事,天龍衛也拉出了幾個倒霉蛋出來頂罪。然後他們也變得更加的仔細……

漢公子在陛下的心目當中已經擁有了無上的地位。

不管天氣如何,他們都應該保護好對方的安全才行。

孔行書來到秦府講課。

他今天的心情也沒那麼好。

之前的消息已經傳到了他的耳朵當中,留在大秦朝廷的那些博士,全部都被發配到了酷寒之地。

實際上那些人的下場他並不在意,但這也散發出了另外一個信號……

秦始皇似乎再也不願意看中他們儒家了。

而且他還聽說了報紙的消息。

其他的諸子百家都不將報紙放在眼中,可是孔行書卻覺得這是一招絕戶計!

眼下報紙的威力還沒有彰顯出來,但這也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萬一他們丟失了民眾基礎,那以後該怎麼辦呢?

要知道他們儒家一直都是天下讀書人心中的領袖,可是報紙對於他們的抹黑可從來沒有減少……

這是一個天大的問題!

孔行書也一直在思考如何破解。

上面將他們描繪的什麼都不是,他們的地位也是越來越難了。

心不在焉的上完了今天的課,孔行書也回到了自家的府上。

而就在此時,他的一個徒弟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