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王逸明心裡是覺得十分可惜的。

這麼好的唱功和畫技,就這麼隱藏了起來。

王逸明甚至覺得有種暴殄天物的感覺了。

可惜,王逸明的身份擺在那裡呢。

就算王逸明在星環娛樂是一個大人物了。

但是在蘇穆面前,王逸明卻什麼都不是。

咽下了滿肚子的話,王逸明覺得自己還是擦亮眼睛先回憶一下蘇先生畫出來的那個女孩子比較重要。

這個辦公室里可不止是一個王逸明在昨天最優美少女的選秀節目的現場。

王逸明知道,自己還有一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周麗娜在那裡虎視眈眈呢。

因為蘇穆對於王逸明的類似於拍馬屁的話沒有什麼反應。

王逸明倒是真的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四眼手中的畫像上。

蘇穆其實也知道王逸明說的是大實話。

系統給到的東西,本來就是最頂尖的了。

得到一個畫技一絕的說法,實在是一點也不算過分。

蘇穆依舊愜意地靠在沙發背上,臉上也沒有什麼其他的神色。

好像對於王逸明的誇讚,蘇穆根本就沒有聽到一樣。

(本章完) 「砰!」

「砰!砰!」

最後,儘管是所有人一同涌了上來,可是陳明還是一拳一個。

短短不到十秒鐘的時間,所有人全部都躺在了地上。

一時間,陣陣痛苦的哀叫聲,傳盪在這漆黑的夜晚。

刀疤臉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看到躺在地上的小弟們,眼睛都要瞪出來了。

「這……」

如此場景,讓他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本來以為自己人多勢眾,就算對方是個練家子,也不可能同時對付那麼多人,而且他的小弟個個手上都有着武器。

但是,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就在一眨眼的功夫,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

這刀疤臉也是當地有名的小混混,雖然說沒有什麼大本事,小弟也就僅僅這十幾個,但是在打架方面,幾乎是沒有吃過什麼虧的。

不管自己的老大讓自己教訓什麼樣的人,為了以防萬一,他都是帶着十幾個小弟。

其中不乏什麼散打冠軍,跆拳道黑帶。

但是面對那麼多人,就算是在賽場上再能打,也對付不了那麼多人。

今天他可謂是開了眼界,十幾個人,在短短不到十秒鐘,全部倒在地上,而且沒有一個人能夠再次站起來。

「一群臭魚爛蝦!」

陳明拍了拍手,看着地上那些倒地不起的小弟,不禁冷哼了一聲。

「好耶!」

看到如此場景,小柳子也拍了拍手,甚至是跳了起來,十分興奮。

「你到底是什麼人……」

刀疤臉捂著自己還隱隱作痛的胸口,不禁往後退了幾步,眼神中充滿了恐懼。

以他現在的狀態,根本不可能是陳明的對手,如果陳明跟了上來,那麼想要他的命,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一個能要了你的命的人!」

陳明冷笑一聲,慢慢的朝着刀疤臉的方向走去。

見陳明往自己這邊走過來,刀疤臉一邊後退,一邊指著陳明說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大哥可是道哥,如果你今天敢傷我的話,道哥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哦?是嗎?」

陳明冷哼一聲。

他生平最不怕的,就是別人威脅他。

現在既然這刀疤臉都說他大哥不會放過自己,陳明倒想見識見識,這個所謂的道哥,到底是什麼人?

「我大哥的名堂就是打出來的,就憑你這點三角貓功夫,在我大哥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刀疤臉一直後退,由於過於激動,嘴裏不停的流着鮮血。

「我現在已經傷你了,聽你的話,橫豎你大哥都是要找我麻煩的,我倒不如讓你走不出這裏。」

說吧,陳明一臉的殺氣。

陳明臉上的殺氣,直接讓本來還拿自己的大哥威脅陳明的刀疤臉,瞬間氣勢全無,不寒而顫。

陳明說話的意思,以及臉上的表情,明顯就是想直接讓他躺在這裏。

現在陳明想要殺了他,那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他甚至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

「你現在放了我,我還會饒了你,就算你殺了我,我大哥也會找到你的。」

此時的刀疤臉,說話已經開始結巴了,面對死亡,他也和普通人一樣,滿臉的求生欲。

「沒事,反正我也想見識見識,你大哥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說完,陳明隨手抄出了一個棍子,繼續向刀疤臉那裏走去。

反正現在陳明已經下了殺心,而且自己沒有抵抗的力氣,倒不如趕緊跑,那樣還可能有機會。

在這個地方,他對地形還是非常熟悉的,如果跑的話,有很大的機會能夠跑掉。

於是,刀疤臉捂著自己的胸口,轉身就向黑暗中跑去。

「砰!」

可是,刀疤臉剛剛向遠處跑沒有幾步,竟然直接摔倒在地。

「什麼東西……」

好巧不巧,刀疤臉正好是臉部着地,一瞬間,鼻子撞到地上,鮮血直流。

再加上之前被陳明一腳踢出的鮮血,刀疤臉現在可以說滿臉都是血,甚至鮮血都將他臉上的刀疤給蓋住了。

刀疤臉捂著自己的鼻子,也不管是什麼東西將自己絆倒,爬起來就繼續跑。

剛剛倒地,不僅僅是摔傷了自己的鼻子,還摔傷了自己的腿。

只見刀疤臉一瘸一拐,絲毫不影響他跑步的速度。

「哈哈哈……」

看到如此滑稽的刀疤臉,小柳子在一旁,不禁捧腹大笑起來。

「砰!」

又是一聲巨響,刀疤臉再次倒地。

「到底是他媽什麼東西?」

刀疤臉就納悶了,在這種平攤的大路上,到底是什麼東西能讓自己連續兩次倒地?

只見刀疤臉回頭一看,一根細長的柳條橫在了樹中間。

刀疤臉瞬間感覺很詭異,怎麼這種路上莫名其妙會多出一根柳條,而且還能將自己絆倒,這也太沒有道理了。

「真他媽的是活見鬼了。」

刀疤臉很是無奈,捂著自己受傷的膝蓋,拿起地上的柳條就向遠處扔去。

此時,他簡直是欲哭無淚。

一系列詭異的事情,讓他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

再加上陳明揚言要他的命,現在自己打也打不過,跑也跑不掉,只能面臨着死亡。

「大爺!你就饒了我吧!只要你放了我,我給你當牛做馬。」

別無他法,刀疤臉只好跪在地上,不停的磕著響頭,向陳明求饒。

「砰……砰……」

一個個清脆的磕頭聲,讓旁邊的小柳子都不禁眯起了眼睛。

「這肯定挺疼的吧!」

小柳子嘖嘖嘖*,不禁搖頭嘆息的。

確實,刀疤臉的每一個響頭,都實打實的磕在了地上。

僅僅幾秒鐘,刀疤臉的頭上便出現了一陣血印子。

可是,陳明沒有說話,他還是繼續磕著響頭,好像是忘記了疼痛一樣。

「饒了我吧……饒了我吧……」

刀疤臉每磕一個響頭,就說一聲「饒了我吧!」

可是陳明在不遠處還是無動於衷,緩緩的向著刀疤臉走去。

此時的陳明,在刀疤臉眼中,就好像是一個死神一樣,一點一點向他靠近。

陳明每靠近一步,刀疤臉磕的頭變更響一點。

此時刀疤臉所跪的地上,出現了一攤不明液體。

。 「啟越哥。」

慕若惜跟著起身,急急地拉住了趙啟越的手,勸道「你剛才喝了兩杯酒,就算不醉,也不能開車,還是留在這裡過夜吧。」

「這也是你的家,你還回什麼家呀。」

趙啟越低首,看著她拉著他的手。

轉身,他深深地凝視著她。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