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座城市和楚市河市不同,較小,工業並不發達,可開發的地方很多。

近些年楚市開始帶動周邊發展,因此和南市合作,這羊角山,也在開發的範圍內。

楚市許多商人看到商機,紛紛爭搶。

兩個小時后,幾人到達羊角山。

蘇和率先下山,耐心等了會,發現小奶娃不動彈,乾脆上前,打開車門。

不出意料,學習兩小時的小奶娃直接癱在沙發上,小肚皮向上,完美演繹何為鹹魚躺。

察覺到蘇和的目光,小奶娃慢吞吞的翻個背,大眼睛盯着座椅,就是不肯看他。

哼,只要樂樂不動,看你還有什麼辦法!

小奶娃正幻想十五師兄束手無策的樣子,突然聽到塑料包裝袋被拆開的聲音。

「嗯?」

毛茸茸的腦袋抬起頭,黑亮的大眼睛倒映着蘇和拆開零食袋的身影。

小腦袋『咻』的看向副駕駛,發現放在那兒的小書包已經不見了,再再看蘇和,已經拆開一袋零食,還拿出了一片。

失蹤的小書包就漂浮在半空中。

「呀!」

小奶娃直接炸毛了,從車裏衝出來,跳起來去搶小書包。

「這是樂樂的!不準吃!」

蘇和慢條斯理的將小書包挪遠,還品嘗了下小奶娃特意帶來的食物。

「味道不錯,」蘇和笑得溫柔如水,「多謝師妹給師兄機會享受這等美味。」

精心紮好的小辮子已經被小奶娃扯得鬆鬆散散了。

她鼓著臉瞪向蘇和,像是即將進攻的野獸。

見逗夠了,蘇和這才將書包和零食還給她。

小奶娃一把抱過來,背對着他,相當警惕。

「蘇和大壞蛋!」

蘇和不惱,提醒道,「你我同行,類似的事情可能會經常發生,除非……」

「知道啦知道啦!」

小奶娃將書包系在小松鼠身上。

因為這隻松鼠是被畫出來的,力氣很大,小小的身體背着大大的書包也能夠身輕如燕。

小奶娃認真的揉小松鼠的臉,囑咐道,「小統統啊,這世上,樂樂只能相信你了,你一定會護好樂樂的食物對不對?」

「吱吱!」

系統認真點頭,且用實際行動證明這一點。

它直接跳躍到一旁的樹枝上,距離蘇和很遠。

而這護食的神態,和小奶娃很像。

蘇和若有所思:「這小松鼠倒是很有靈性,比後山那群猴子們還有靈性。」

系統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不僅是那群哥哥們很可怕,這個師兄也很可怕啊!

見狀,小奶娃趕緊拿出羅盤,蹦蹦跳跳吸引蘇和的注意力。

「蘇媽子,快點,我們趕緊調查,不要盯着小統統看了!」

蘇和一怔,有些錯愕的眨眼,又低頭去看小奶娃。

「你剛剛叫我什麼?」

「蘇和師兄呀?」小奶娃心虛的挪開目光,大聲囔囔,「樂樂叫錯了嗎?」

生怕被這老媽子似的師兄追着念經,小奶娃趕緊跑。

還未完全開發的羊角山風景不錯,山澗流水清澈,樹木鬱鬱蔥蔥,還能夠聽到清澈婉轉的鳥叫聲。

蘇和手裏拿着石雕,小奶娃手中的羅盤根據石雕上的氣息,去尋找同類。

之前還鬧鬧哄哄的師兄妹倆此刻配合默契,彷彿類似的事情經歷過許多次。

很少鍛煉的高開氣喘吁吁的跟在後邊。

抹了抹汗,又看了看面色不改的蘇和和小奶娃,再抬頭看看在枝頭跳躍的小松鼠,他開始懷疑人生。

不如年輕人就算了,還不如一個小孩,也不如一隻小松鼠。

「只看羊角山,沒有問題。」

蘇和環顧四周,綠水青山之處,空氣格外清新,看不出任何不妥。

「那就是放有石雕的那地方有問題唄!」

小奶娃小聲嘀咕:「就該把那個小傻子帶過來,他不是說他那石雕是在擺攤人手中買的嗎?」

她口中的小傻子,就是被騙的席仁。

據席仁解釋,當時他們幾人來羊角山踏青,發現山路上有人擺攤賣紀念品,紀念品只有一樣,就是這石雕。馬琴十分喜愛,買了好幾個,跟來的幾個男生對她有意,紛紛效仿。

「你口中的小傻子並不記得是在哪個山路買的。」

蘇和不得不提醒她:「你都說他傻了,還能指望他派上什麼用場?」

小奶娃一頓,隨即跺腳腳。

「哎呀,這個小廢物!」

走了大概一個小時,羅盤並無變化,小奶娃囔囔累了,要停下來休息,還主動分享食物。

她捧著麵包送到蘇和跟前。

「師兄,休息下再走嘛,你看樂樂的腿,」小奶娃秀了秀自己的小短腿,「它們說好累,再走會斷掉。」

蘇和無奈嘆氣。

他有一百種辦法督促小師妹,小師妹就有一百零一種方法逃避。

見師兄不反對,小奶娃笑呵呵的吃喝起來,她還帶了一包剝好的松子仁,送給小松鼠。

「小統統,辛苦你啦~」

「吱吱~」

高開為了證明自己可以派上用場,沒有休息,拿着塊麵包在四周轉了轉。

一對情侶從附近的山路上下來,高開夠著脖子看了眼,發現他們手中居然捧了石雕,趕緊回去彙報。

蘇和立馬站起來,要過去看情況,還以眼神示意小奶娃也過來。

小奶娃慢吞吞的站起來,路過高開的時候,還小聲嘟囔,「蜀黍總是在不該做事的時候做事,唉,這也是一種本領呀。」

高開:「?」

那對情侶看到小奶娃的三人組合,倒也沒覺得奇怪。

那女孩看到蘇和俊逸的面容,甚至熱情的介紹石雕的來源。

「就沿着這條路上去,有個大叔在賣,基本上下山的人都會買,價格也不高。」

她男友看到蘇和手中也有一個,奇怪道,「你手裏明明有一個,怎麼還要?」

蘇和:「幫朋友帶幾個。」

這對情侶指完路就下山去了。

蘇和和小奶娃對視一眼。

「發現了嗎?」

小奶娃沉着臉點頭:「他們手中的石雕更新一些,祭祀的時間太短,沾染的晦氣少一些,不過樂樂剛剛已經替他們除了晦氣。」

說這話時,她盯着蘇和手中的石雕看。

「可小傻子帶回去的石雕,年頭久,祭祀時間長。再想想小傻子的身份,可見賣石雕的人是知道他的。」

高開生怕跟不上節奏,趕緊問,「小小姐,你的意思是,賣石雕的人看碟下菜?他手中石雕分兩批,更容易害人的給席仁等人,其餘的賣給普通人?」 葉修這個時候已經摸清這個遊戲的套路了,天亮的時候就得外出去搜尋各種各樣的物資來強化自身,等到天黑了就得要堅守陣營了,而且會有許許多多的怪物來襲擊他們。

只要殺敵殺的越多,那麼他的積分也就越高,到最後所獲得的獎勵,當然也就更多了。

想清楚這些時候,葉修便重新把目光放到了菌群與及制空大炮上。

【制空大炮:這是管狀的大蟲組成的,能夠攻擊天空上的怪物,而且攻擊距離非常的遠!

製造所需物資:隨意一種血肉×2980、鋼鐵×985、銅金屬×985、純金×495、武徒級的晶石×1、石油九百升。】

【菌群:既可以鋪設在自己的領土內,而且可以填飽你這些手下的肚子。

通過吸取各種各樣的營養成分,讓你的這些手下在上面移動的時候,可以增加移動速度,而且減緩敵人的移動速度!

製造所需物資:平均每一步距離便要消耗9升石油加上隨意一種血肉×9。】

剛開始的時候,葉修還認為自己是挺富有的,但是看著這些所需消耗物資的時候,他已經清楚的認識到自己的這些物資還是太少了。

「這兩樣東西都是新增加出來的,而且在吞噬製造工廠之中還增加了一個強化間,這一個強化間能夠煉化許許多多的東西,甚至是一些廢棄的礦石都可以,得到能量之後就可以用來強化我的手下了。」

不用想都知道,葉修這一次的收穫究竟有多麼大了,不僅僅他本人連升了三級,而且他的修改器也是升級為系統了。

現在擺在葉修面前最為要緊的事情,便是把他的營地升級了,而且晉級為基地之後,還可以選擇把自己的地盤搬到其他的一個地方。

葉修這個時候已經不想和其他的玩家待在一個地方了,因為他們實在是太弱了,跟他們處在一個地方,自己放大招的時候都害怕會不小心傷到了他們。

一想到這個,葉修便帶著一眾手下走到了外面,而且還選了一個背靠山谷的地方,接下來的時間便要待在這裡了。

「葉修可算是出了營地了,為什麼我感覺他走起路來都飄飄然的呢?跟在他屁股後面的這一個應該便是饕餮嗎?」

「儘管這一個樣子實在是有點不堪入目,可是它強就完事兒了!一想到這,我就覺得這一個饕餮實在是太可愛了。」

「葉修現在已經是武狂3階了,在這一個地方,簡直就是毫無敵手了呀!」

……

附近的這些玩家們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葉修越走越遠,心裏面非常的不是滋味。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