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棣這個人,於沈姌而言,就像是每日夜裡懸在她頭上的一把劍,不知何時便會落下來,令她惶惶不可終日。

沈姌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李棣拍着她的背脊道:“姌姌,我本不想同你說這些,我發誓,我真的不想,可你太固執了,你知道嗎,你太固執了。”

“我只要一個嫡子,你給我,我便永遠不會再同你提方纔的事。”

嫡子,嫡子。

沈姌每次只要聽到他說起孩子,心就止不住地跟着顫,是真的顫,似要窒息一般。

沈姌擡頭,用方纔摸過香囊的指尖,去摸李棣的臉,他的眉骨,鼻樑,和人中。

“好。”沈姌看着他,輕聲道,“你要說話算話。”

李棣點頭,“姌姌,我連孩子的名字都起好了,李嶸,如何?”

沈姌笑,“若是女孩子呢?”

“你說便是。”

說罷,李棣便起了熄燈的意思。

沈姌拉住他的手,低聲道:“今日怕是不行,我小日子還在。”

李棣皺眉,“真的?”

沈姌點頭,柔聲道:“還有四天。”

四天。

那沒什麼不能等的。

李棣說好,就四天。

很快他便昏睡過去了。

******

而另一邊,大理寺卿周述安夜會刑部大人姚斌。

姚斌給周述安倒了一杯酒,“周大人這次幫刑部的大忙,姚某記下了。”

周述安道:“姚大人和我也算同朝爲官多年,互相幫個忙,實在不必如此客套。”

互相,這便是話裡的玄機。

誰頭上的烏紗也不是大風颳來的,姚斌自然聽懂了這個話外音。

“我拿周大人當知己,周大人若是有事,直說便是。”

周述安幽邃而不見底的瞳孔,忽然見了笑意,直接道:“是有一樁案子。”

姚斌眉毛微挑,“哦?不知是哪樁案子值得周大人如此費心”

“是三日後的一樁的案子。”

姚斌坐起了身子,疑惑道:“三日後?”

“是。”周述安一字一句道:“工部侍郎李棣和離的案子。”

按律法,晉朝正七品以上官員和離,皆要要將和離書送到刑部備案,若有其他糾紛,也是在刑部處理。

姚斌驚詫地瞪了瞪眼睛,皺眉道:“此事可當真?”

周述安道:“自然當真。”

姚斌道:“周大人希望我如何做?”

周述安提起酒杯,抿了一口,“我希望姚大人能當堂判和離。”

姚斌是太子的人,李棣是六皇子的人,而沈家,顯然也是站在太子那邊的,若是能判和離,這個忙,姚斌自然是願意幫的,可姚斌心裡也清楚,此事,絕不會有這麼容易。

說句實在話,眼下這個形式,李棣那人,怎可能沒有後手?

姚斌嚴肅道:“若是判了和離,周大人可想過牽扯出來的其他事?”

周述安道:“其餘的,姚大人移交大理寺即可。” 在葉家,一個大院子之內,幾根鐵柱子擺放著,鐵柱子都是實心的,每一根都重達千斤,天鳳站在鐵柱子中間,臉色淡然,身上穿著牛仔衣服,溫婉的面容帶著恬靜的氣質,天鳳猛然的對著一根鐵柱子拍去。

鐵柱子一下子朝著葉飛飛去,天鳳砰砰的連續拍了幾掌,十根鐵柱子全部朝著葉飛激射,葉飛站在原地,雙眼微眯,他腳步忽然分開,看著面前的十根鐵柱子轟然而下。

「似水流化!」

葉飛大喊一聲,雙手托起,葉飛周圍的空氣瞬間變成水分,水分在葉飛的周身形成一個圓形的水球,水球完全是一層水幕撐起,水幕在不斷的流轉著,水聲嘩啦啦的響徹,似水流化的罩子撐了滿圓。

「嗖嗖嗖!」

十根鐵柱子先後撞擊到葉飛的水幕之上,葉飛的水幕一陣抖動,上面流動的水幕依舊流動,但是卻沒有破開的跡象,十根鐵柱子被彈射在一旁。

「擒龍手!」

葉飛單手在空中一抓,一個青色的大手掌,一下子出現在空中,青色的大手轟轟的在鐵柱子上拍著,那些鐵柱子一下子被拍的稀巴爛,宛如塑料一般。

「好強啊!」

葉飛站直身體,周身的水幕消失不見。

「獨門的似水流化果然很強,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層,就可以達到這樣的效果,怪不得獨門的每一代子弟都可以名揚天下。」

天鳳走了過來,內心暗暗心驚,以前也聽說過獨門的傳說,但是如今親眼看到,還是忍不住讚歎。

「嗯,很強,比我的九轉金身決的金剛不壞還要強橫啊。」

葉飛點燃一根香煙,坐在院子內的石凳子上。

「該行動了吧。」

此時宋紅顏走進院子,她一臉的端正,身上的氣質很是高貴,如今的宋紅顏,比以前更加沉穩了一些。

「是,該救出拜月盟的兄弟們了。」

葉飛對著宋紅顏說著。

「「鳳凰商會,血痕商會,龍王商會,天子商會,東方商會,這五個商會你是一個個教訓,還是一起教訓?」

宋紅顏問著葉飛,她眼中帶著仇恨,當初自己來天城的時候,這幾大商戶就對自己放出狠話,後來更是聯合起來分割了自己的拜月盟,導致自己無法翻身,幸好自己的女兒沒事,不然的話宋紅顏會失去活著的希望。

「我想一起收拾了,如何讓他們聚集在一塊呢?」

葉飛彈著煙灰,一起收拾了節省時間,一個個收拾太麻煩了,葉飛也沒有那麼多時間。

「直接宣戰!」

宋紅顏咬牙切齒的說著,眼神之中帶著殺機,葉飛看著宋紅顏雙眼之中的殺機,便是也更很這幾大商會了,當初自己在修鍊鳳舞九天,沒有看到那一幕,而宋紅顏是親身經歷了那一幕,如此之恨,葉飛不準備留手了。

「好,我們成立葉家,要高調行事,我這次準備揚名立萬,讓整個天城的人熟知我葉飛,熟知我葉家!」

葉飛對著宋紅顏說著,打算藉助五大商會的覆滅,來成就自己的葉家之名,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就是如此。

「還是先把我拜月盟的弟兄救出來,我調查過了,我的兄弟們都在天子商會,你先去天子商會吧。」

宋紅顏對著葉飛說著,葉飛點點頭。

「好,我現在就動身。」

葉飛直接說著。

「等一下,還有一件事。」

宋紅顏叫著葉飛,葉飛不知道宋紅顏要說什麼,便是又坐下。

「你出來一下。」

宋紅顏對著院子的拐角說了一聲,此時拐角內,走出一個男子,那男子和葉飛的長相酷似,身高樣貌也差不多,只是膚色比葉飛黑一些,其他的簡直和葉飛的長相一模一樣。

葉飛看到那男人和自己長的一樣,便是睜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議,不知道宋紅顏要幹什麼。

「老闆,我來了。」

那男子來到宋紅顏面前,尊敬的叫了一聲老闆,隨後有些畏懼的看了看葉飛。

「這是幹什麼?」

葉飛問著宋紅顏,不知道她找一個跟自己長相一模一樣的人幹什麼。

「這個人是我從山村裡邊找來的,和你的容貌一樣,我想讓他做你的影子。」

宋紅顏直接說著,葉飛歪著頭看著她,不知道宋紅顏要幹嘛。

「你可能不知道,很多大家族都有影子,影子是什麼,影子就是一個職業,和重要人物長的一樣,這個世界不少重要人物,都有敵人,而很多必須去的場合,主人不想去了,就讓影子去,把影子培養成和自己一樣的人,一旦發生危險,死的人是影子,而不是原主人。」

宋紅顏對著葉飛說著,葉飛瞬間就會意了起來,自己的老婆怕自己會死掉,所以找一個一模一樣的人代替自己,一旦有一天需要自己去承受的痛苦,就讓影子去承受,比如今天蘇家人讓自己自斷筋脈,要是葉飛實在沒有辦法,就讓影子去自斷經脈,替自己去死。

「不太好吧,我向來都靠自己,不想讓別人幫我去死,放心吧,我會沒事的。」

「給他一些錢,讓他回家吧,他的命也是命,沒有必要為我擋槍。」

葉飛不忍心,影子對自己來說很多餘,就算需要影子去承受一些東西,葉飛也不願意,他的命也是命。

「老公。」

宋紅顏抱住了葉飛,天鳳看到這一幕,便是帶著影子離開,知道繼續在這裡也是電燈泡。

「我怕你出事,很多大家族都有影子的,你太善良了,正義感太強,有一天真的要死的話,就讓影子去死,你不要死,今天的事情我都聽說了,蘇家人逼你自斷筋脈,削掉頂上金花,影子完全可以代替你做這件事,然後你活著,影子廢掉,關鍵時刻可以保你一命。」

宋紅顏抱著葉飛,她很害怕失去葉飛,要是葉飛有事,宋紅顏也不想活了。

「可是他的命也是命啊,再說了,我也不忍心讓他代替我去死的,一旦有事,我還是要挺身而出的。」

葉飛對著宋紅顏說著,她的擔心和江月的擔心是一樣的,葉飛經常把自己置於險地之中,江月是告誡葉飛不要去做那些危險的事情,而宋紅顏的方式是給葉飛找一個替死鬼。

「他同意了,他的命已經不是他的命了,而是我們的了,我們每年都會給他一百萬,已經買斷了他的命,讓他幹嘛他就幹嘛,關鍵時刻要了他的命,也沒事。」

「放心,人我已經訓練好了,他的家人也被我秘密監視,一旦他不為你去死,他的家人就會被我殺掉,萬一有一天你躲不掉的災難,要是沒有影子替你去死,你死了,我會很難受的。」

宋紅顏對著葉飛說著。

「會不會太殘忍了?」

葉飛聽到宋紅顏的計劃,便是心痛,影子也太可憐了,雖然每年有一百萬,但是自己的命已經不屬於自己了。

「不會,這是一個遠大一個願挨的事情,你要是趕走他,他會不開心的,這本來就是一個職業,很正常的事情,不要覺得殘忍,我控制他的家人是我的手段,只要他不出岔子,我是不會殺掉他的家人的,你要知道,人越閃耀,手段就要越多,這是現實,你必須接受!」

宋紅顏抱著葉飛,對著葉飛語重心長的說著。

「嗯,好吧,既然你都這麼安排了,我又怎麼能拒絕呢。」

葉飛摸了摸宋紅顏的腦袋說著,他拒絕不掉的,這件事宋紅顏是鐵板釘釘了,葉飛還是要聽老婆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