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半夏看到許建功的眼神,就知道他心裏在想什麼,不由氣得哆嗦。

「我告訴你們,想都別想!」

「你們之前闖了那麼多禍,全都是林漠替你們承擔了!」

「這次的事情,我和林漠提前勸過你們,是你們自己不聽的。」

「現在想讓林漠來背黑鍋,做夢吧!」

許半夏怒道。

許冬雪立馬看向許建功:「爸,你看她!」

「都是一家人,為家裏做點事,這有什麼不對的?」

「我老公不是公司董事長,如果他是董事長,我就讓他來承擔!」

「可問題是,他分量不夠啊!」

黃良也立馬點頭:「哎,這事,只能怪我了!」

「爸,如果我是公司董事長,我……我寧願去坐牢,也不願給家裏添麻煩啊!」

「咱們家,經歷風風雨雨,走到今時今日,實在太不容易了,我真不忍心看着家再垮了!」

說話的時候,聲音還在哽咽,彷彿帶着哭腔。

這演技,讓人嘆服。

許建功連連點頭:「小黃,你這孩子,還是這麼重感情啊!」

「哎,如果其他人也能像你這樣就好了。」 「雖然他們並不會那麼大方,一定是有什麼目的,不過我可不在乎,反正是他們拆我們房子在先,再說了,是他們自己說要給咱們建房子的,你們安安心心的住着就行。」程慕凡寬慰著父母。

「可是小凡,我就是擔心他們會對你做什麼。」

程慕凡欣慰的笑了笑:「沒事,不用擔心。」

而此時,在那個名為科耀的公司里,夏均他們也調查到了程慕凡的底細,夏均第一時間就向許鳴浩彙報:「許總,那個程慕凡的底細調查清楚了。」

許鳴浩很是好奇。

夏均接着解釋:「程慕凡,從小離家,剛回新城不久,是個風水師,師出鐘山玄微子,他的能力很強,曾多次幫人解決過很多事情,就連咱們收購的那座石棺都是他給發現的。」

許鳴浩一聽頓時驚訝不已:「什麼?玄微子。」

夏均點了點頭:「沒錯。」

許鳴浩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哈哈哈哈哈哈….沒想到竟是如此的冤家路窄,玄微子,呵呵!沒想到我竟然多出了一個師弟,看來我還真的去會一會他了。」

夏均也感到一陣驚訝。

「現在也到時間了,程慕凡的房子幫他建好了吧!」

夏均聞言再次點點頭:「是的,已經建好了,估計這一兩天他們就會搬進去。」

「好,給我備車,我要去看望看望我的小師弟。」許鳴浩一拍桌子,露出一絲得意的笑。

很快車就備好,許鳴浩上了車。

正當村子裏的那些熱情的村民們在為程慕凡的新房子慶祝時幾輛車停在了房屋前。

所有的人都看向那幾輛豪華的車輛,村民們嘴裏雜七雜八的念叨著:「是誰啊?」

「這車真不錯,看樣子是有錢人。」

「這些又是小凡的什麼人啊,這小凡究竟有多厲害,怎麼會交到那麼多厲害的朋友….」

只見許鳴浩和夏均以及其他幾位見過程慕凡的人從車上下來,程慕凡面色冷峻,毫無波瀾。

在看到許鳴浩的那一刻,程慕凡皺了皺眉。

許鳴浩面帶着不懷好意的笑容走向程慕凡。

程慕凡一動不動的看着許鳴浩,他對眼前的這個人感到一陣不安。

許鳴浩停在程慕凡的面前,伸出他的右手:「你好,我叫許鳴浩,是科耀公司的總經理,聽說你之前想要見我是吧!」

程慕凡怔了怔:「什麼?你就是許鳴浩。」

「是的,這是咱們的第一次見面,小師弟。」

許鳴浩面帶着笑容,程慕凡則是一陣強烈的不安感湧上心頭。

程慕凡看得出,雖然這許鳴浩表面上和善,可是能夠感覺得到他是一個無比奸詐的小人。

程慕凡冷笑一聲:「我不是你的師弟,更沒有一個叛變的師兄。」

此時,周圍的人都停止了說話聲,他們都不敢相信程慕凡和大名鼎鼎的科耀公司的總經理是師兄弟。

許鳴浩見程慕凡不願意和自己握手,於是把手插回了褲兜里:「師弟啊,看來這事兒你還有所了解嘛,那個老頭兒居然還跟你提起我。

沒錯,我的確是背叛了師傅,不過也是因為他自私,什麼都不肯教我,總是說一些沒用的。

既然師傅不願意教我,那我肯定要為自己着想啊,於是我就偷學了師傅的武藝,再加上那老頭兒又教了我一些。

我學到了一定的境界,自然就不再需要什麼師傅了,所以我便私自下了山。」

程慕凡強忍着內心的憤怒看着許鳴浩:「呵…簡直就是可笑,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師傅不是不教,而是對於一無所知的我們,師傅要從最初學起。

照你這麼說,我剛跟師傅學習的時候比你還要差很多,師傅一直都很看重你,可是沒想到你竟然被判了他。」

「哈哈哈哈哈….師弟,你還真是忠誠啊,既然你這麼說,那你在那老頭兒那裏都學到了些什麼啊?看風水?面相算卦?」許鳴浩一臉的不屑,冷笑着嘲諷程慕凡。

「哼,再怎麼不濟也不會差到哪兒去,還有,你走歸走,為什麼要帶走師傅的陰陽八卦圖,你知道那意味着什麼嗎?」程慕凡怒氣沖沖的瞪着許鳴浩。

許鳴浩則是不以為然,表現得很是平靜:「我知道,所以我才偷走的嘛,不然的話我拿它幹嘛!

不過陰陽八卦圖還是很厲害的,能夠預知過去未來,還能夠破解很多玄學界的秘密。

不過真是無奈啊,我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找到破解陰陽八卦圖的方法,不過我想也快了,現在我也查到了一些關於陰陽八卦圖的信息。

而且這部遇見你了嗎,再不濟你也會幫我啊,你說是吧!」

「呸~你想得真美,我是不會幫你的,實話告訴你,我這次下山,就是為了拿回陰陽八卦圖,呵,你可別得意,我是不會讓你破解陰陽八卦圖的。

你要是還念一絲舊情,那你就趕緊交出陰陽八卦圖,不然的話我和你只能是兵戎相見。」程慕凡嚴肅的說道。

「師弟,千萬不要衝動,不要那麼快就下定論,不如咱們先一起合作,了解了解,等到時候你要是願意幫我那你就和我合夥,你放心,不會虧待你的。」許鳴浩越說越得意。

「許鳴浩,也不知道你哪來的自信,竟然敢這麼認為我一定會幫你,不過我可以堅定的告訴你,絕對不可能。

這房子估計是你下令建的吧,你別以為你建了一棟房子在我的名下我就欠你的,我告訴你們,是你們拆我家房子在先,這,是你們該做的。」程慕凡指了指身後的屋子。

隨後接着說道:「還有,你們別以為我不知道,就我家這片的風水,我想你們也是因為瞧得上,所以才想方設法的要把我家的屋子給挖掉,至於用來做什麼,呵,估計也不是什麼好事吧。

對面山頭上的石棺,是你們放上去的吧!其目的就是為了進一步發展你們的公司,達到你們想要的利益。

許鳴浩,你們科耀做的是什麼生意難道你以為我真的不清楚嗎?從之前鑒寶大會的時候我就看出來了,只不過我一直都不知道老大居然就是你,如今見到,果然不出我所料,的確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奸詐小人。

你就別白日做夢了,我和你是不可能成為一夥的,你要是識相,最好還是把陰陽八卦圖給交出來。」

程慕凡說完,許鳴浩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師弟,我可是給過你機會的,如果你再這麼冥頑不靈,我可不會手下留情。」

程慕凡聞言露出一絲冷笑。

許鳴浩見程慕凡不領情,於是轉身就準備離開。

他往前走了幾步便停下,轉過身看向程慕凡:「師弟,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好好的考慮考慮,有想法可以直接聯繫我,我會等你的,不過你想跟我斗,你還沒那個本事。」

說罷,許鳴浩從衣服的口袋了拿出一張名片,隨手就扔向了程慕凡,程慕凡迅速的接過,然後冷冷的看着許鳴浩正在遠去的背影。

許鳴浩上了車,幾輛車也同時啟動,發動着就揚長而去。

那些走後,程振文走上前來:「小凡,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程慕凡吐出一口濁氣:「這些事兒都是那個許鳴浩搞的鬼,不管是之前在村子裏鬧事的那具死屍,還是在山上挖出的那具石棺,以及拆建咱們家的房子,這些都跟他有關。

科耀,雖然打着鑒寶收藏和考古的響亮口號,不過他們做的都是一些自私自利且損人利己的事情,幸好這次我回來得及時,不然的話這個村子就完了。

其實我這次下山,最大的目的就是拿回許鳴浩手中的陰陽八卦圖,這是師傅交給我的使命。

本以為等一切安穩之後就去尋找許鳴浩,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在這裏看到他,真的是冤家路窄。」

之後,在場的人基本上都知曉了這件事的源頭,他們對科耀這個公司也是頗感失望,對程慕凡倒是越來越敬佩。

「那小凡,我們接下來該怎麼么辦?」程振文越發的擔心。

程慕凡輕輕搖了搖頭:「不礙事,我想他們最近應該不會有什麼動靜,目前最大的問題還是那個老道。

我要儘快查出那個老道的藏身之所,儘快把他給解決了,不然的話將會給我造成很大的威脅。」

眾人見程慕凡嚴肅的神情,他們也全部都停止了言語。

程慕凡也發了一會兒呆,片刻反應過來之後原地轉了一圈,看了一下周圍的村民:「你們都愣著幹什麼?該吃的吃該玩的玩啊,這也不是多大個事兒,況且也不是你們的事兒,不用那麼緊張。」

經程慕凡這樣一說,在場的村民們終於鬆了一口氣,他們緊繃着的神經終於鬆緩了一些。

畢竟都是普通人,經不起太大的驚嚇,尤其是這種沒聽過的,很罕見的。

在程慕凡的安慰之下,眾人頓時就放下了心,不過程慕凡的心裏仍然感到不安。 病房內……

幾個人間絕色圍成一圈共商大事,哪怕是身上傷口還沒癒合的麗姐也不例外。

一時間,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一個人開口……

阿卡麗摸著自己的馬甲線,她到現在還處於不可思議的懵逼狀態。

她看了看沒人開口,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疑惑,悄咪咪說道:「你們聽到沒有,那個警官說王業他饞我們身子…包妞,你對華國比較熟悉,他說的饞身子是什麼意思?」

卡莎臉色漲的通紅,支支吾吾的不知該怎麼解釋這一網路用詞……

薩勒芬妮仰著腦袋,摩挲著下巴,神色有些糾結。「我記得饞,是想吃的意思,身子倒是好理解…天吶…王業哥哥不會是食人族吧?他不會是想吃我們吧?」

「不會吧…」伊芙琳蹙著眉頭,顯然不相信薩勒芬妮的猜測。

阿卡麗點頭附和:「就是就是,哪裡會有什麼食人族…」

「我這也是開玩笑啦,況且王業哥哥要真是食人族,那吃了我也認!」

「……」

麗姐捂著臉哭笑不得,她也不知該怎麼向這群小姑娘解釋…

KDA的大姐頭阿狸感覺聊天方向越來越偏,不得已只能清清嗓子,咳嗽兩聲將眾人的視線拉過來,隨即小心翼翼的說道:

「其實,在華語中有些詞表達的意思非常多。這個『饞』確實是想吃的意思,但是這個『想吃』和你們理解的不一樣……」

「那這個『想吃』是什麼意思?」薩勒芬妮的眼睛里滿滿的都是求知慾。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