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蛇交給我們,可以放你們走,加入,就免了。」李博明說道。

這時候,兩隻老虎才知道,做決定的,是一條躲在恐龍耳中的蚯蚓。

果斷咬開蟒蛇腹部,然後直接丟了過來。

就在曹璇夏去接半空中的蟒蛇時,兩隻老虎直接朝著,已經受傷的黃牛突圍。

一直警備的非洲雄獅與隊友,立即反應,就要殺過去。

李博明的聲音傳來:「放他們走。」

非洲雄獅不甘的怒吼一聲,眼睜睜的看著兩人脫離圍剿,狂奔而去。

待曹璇夏擊殺蟒蛇,得到團滅的提示后,趕忙說道:「快走。」

非洲雄獅遲疑一秒后,也跟著曹璇夏,按原先的方向奔跑起來。

也就在他們剛跑出去100米后,沙沙的聲音傳來。

只見兩隻黑色的巨蠍破土而出,瞥了眼遠處的他們,便開始吞噬起地上的屍體。

原本還要發難、責問李博明的他,直接啞了火,心悸的看了眼,三下五除二就把袋鼠吞進腹中的蠍子,扭頭就開始追趕李博明。

非洲雄獅沒有提,蟒蛇和老虎的事情,而是問道:「他們是誰?」

李博明言簡意賅的回答道:「土著。」

非洲雄獅沒有再問,而是默默的開始趕路,與李博明他們保持著10米的安全距離。

李博明也樂得輕鬆,接連使用兩次精神攻擊,讓他乾癟的身體顯得更加萎靡了。

感知了下黃牛和羚羊的傷勢,李博明開始閉目養神,只是偶爾開啟感知,調整位置。

不知何時起,曹璇夏感受到空氣中,濕潤的氣息。

加快步伐,爬上一座沙脊,放眼望去,一片籃球場大小的水池,布滿了試煉者。

有亞洲象、美洲虎、丹頂鶴、毛冠鹿……數不甚數的試煉者,或喝水,或休息。

如果不去看300米外堆積的屍體的話,可謂是一片祥和。

這就是李博明,為什麼一開始要找,非洲雄獅合作的原因。

靠強大的精神力,辨別出空氣中水含量,趕往水源時。

路途碰到一波又一波的隊伍,都不謀而合的埋頭趕路,不見廝殺。

看著身邊的隊伍越來越多,他知道,到了水源地,一定會有更多的試煉者。

如果不提前說明,拉攏更多強大的隊伍,到了水源地,一定會被蠶食殆盡。

原本,如果兩隻老虎,不參與進來。

或者說,哪怕參與進來,只要不叛變已經答應合作的另一個隊伍。

李博明就一定也會拉攏進來,形成更龐大的隊伍,進入水源腹地。

面對數百雙眼睛,曹璇夏絲毫不怯場,直接邁步走去。

非洲雄獅見狀,深呼吸后,跟隨她的腳步。

黃牛與羚羊也只能硬著頭皮跟上,但視線大多數時間只敢看地面。

看著絲毫不懼的恐龍與獅子,水源處的試煉者們開始躁動。

但是,割據一方的亞洲象,與美洲虎的隊伍,沒有絲毫反應,躁動聲才漸漸平息。 又過大年了,這是蘇超魂穿到大明之後,在大明這個時代過的地四個春節了。

與前幾次的春節不同,如今蘇超也是一大家子人了,又身居錦衣衛指揮使,因此這個大年他過得極為熱鬧。

一轉眼的時間,便已經是正月十五了。

今日是月圓的日子,蘇超約了程瘋子和白老虎到府中賞月。

這天氣雖然還很寒冷,但是並不影響蘇超在家中賞月,因為蘇超的府邸中有一個跟大的圓頂玻璃暖房。

暖房裏燒有地龍,因此裏面溫暖如春,要穿一身單薄的衣服就可以。

蘇超的玻璃暖房就建在侯爵府花園的中間,通體都是用木頭搭的架子,然後鑲嵌了玻璃。

偌大的玻璃暖房立在花園裏,周圍還十分的空曠。

蘇超叫人在花園裏掛了不少的燈籠,將花園裏照得通亮。

玻璃暖房中就蘇超和程瘋子還有白老虎,外加小囡囡蘇君瑤。

暖房裏的地面上鋪着綿羊皮,蘇超等人就靠躺在地面上,因為地下就是地龍,因此也是暖呼呼的。

小囡囡就在旁邊爬著,抓着幾個玩具在玩。

程瘋子的妻妾都來了,因此金玲陪着她們出去光燈市去了,於是蘇超就自告奮勇的帶着小囡囡在身邊。

蘇超三兄弟圍着一個大圓桌躺靠在那裏,一邊天南地北的聊著天,一邊喝着葡萄酒。

蘇超倒是沒有抽煙斗,因為在這個密閉的空間里抽煙的話,大家都會受不了,他自己也一樣受不了。

而且蘇超向來不在孩子面前抽煙,他怕熏壞了他的寶貝女兒。

在大明朝,這元宵節才是整個年節中最為重要的一天。

首先,皇家對於元宵節就十分看中,既然是元宵節那麼看燈會,放煙花是絕對不能少的。

一向很是摳門的明朝皇帝們會在元宵節的晚上與民同樂。不僅會給大臣們放假,還會舉辦盛大的燈會。

明朝皇室舉辦的燈會被叫做鰲山燈會。

皇帝們會讓人在皇城的高處搭建巨大平台,然後擺上大量的煙花,在元宵節的晚上,煙花會不斷的燃放。

而且臣子和老百姓們都可以前來觀看。

據說一次燈會就要消耗掉幾萬兩白銀,可見的確是放了不少的煙花。

在燈會之上還有人奏樂跳舞,一副君臣百姓其樂融融的樣子。

除了皇室以外,民間自然也少不了有燈會。

元宵節的北京城中會有燈市,不僅有各種各樣的彩燈,還有會小商販在這裏擺攤售賣各種平時見不到的稀罕玩意兒。

而像杭州這樣富庶的江南城市也會有大型的燈市,燈市上還會有人售賣各種好吃的糕點。元宵節當天可以說是既有得看也有得吃。

大家都知道明朝因為程朱理學的普及,社會風氣是很封閉的,女子的禮教更是很嚴格,平時這些女人們都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

但是在元宵節這一天會有很多女子三五成群的一起到燈市上看燈,不用在避諱什麼封建禮教的束縛。

在當時有個習俗叫做「走百病」,就是說在正月十五元宵節這一天,到燈市上走一圈,就可以百病全消,所以元宵節的燈市上的人特別多,大家都來走上一圈,乞求身體健康。

按理說,今天是元宵節,正是整個年節中最為熱鬧的一天,因為北京城裏會有隆重熱鬧的燈會。

但是蘇超兄弟三個都是忙了一整年的人了,好不容易在這兩天能輕鬆一下,誰也不願意在去逛什麼燈市。

於是就派了家中的護衛護着他們的女眷出去溜達了,他們三個就在府中喝酒聊天,躲個清閑。

就是皇家的鰲山燈會,蘇超也不願意參加。

他是後世過來的人,對大明這樣的燈會實在是興趣缺缺。

「這半個月的大假就算過完了,明日又要開始忙活了。」想起了明天就要上班,蘇超前一世的節假日綜合症又犯了,他是真的想在家裏再呆上一兩個月。

白老虎笑道:「四弟,你就偷着樂吧,你們好歹還輕鬆了半個月啊,我可是就輕鬆今日一天,要不是老黃今日當值,我還要在宮裏守着呢。」

蘇超笑道:「也是啊,咱們兄弟幾個裏,就二哥是最累的,一個月頂多就是一兩天的真正沐休。

像我這樣,只要不想幹活兒,我就可以稱病在家了。」

程瘋子哼了一聲,說道:「老四你還好意思說呢,你隨時都可以稱病在家,大哥我卻是不行,我此時最吃虧的那一個。

唉……,這說起來還是在大同府的時候最輕鬆了,天高皇帝遠的,想在家裏呆幾天就呆幾天,有事情他們都可以到家裏跟我彙報。

現在好了,每日都要到衙門裏上值,遠沒有大同府的時候快活啊。」

白老虎笑道:「大哥,那現在要你回去大同府當一個千戶,你可願意?」

程瘋子哈哈笑道:「自然是不願意了,誰爬上來以後還願意回去原來的老職位?

在京城裏雖然累了一些,但是我的心情舒暢啊,特別是咱們四弟還是錦衣衛指揮使,有四弟罩着,沒人敢招惹我,我這心情就更好了。

嘿嘿,大哥我就是發發牢騷而已,你讓我回大同府,我才不回去呢。」

兄弟三個一陣大笑。

而後蘇超嘆道:「到了咱們兄弟三個這個地位,想要退一步都是不可能了,一旦後退了,就是身死道消的結果。

倒是三哥那裏現在是最輕鬆的,在右衛城他就是土皇帝一個啊,家人又都在右衛城,只要上面的人不給他找麻煩,他的日子過得卻是最輕鬆。

年前的時候我還去信問他,願不願意調到京營來?人家回信了,說要老死在右衛城,哪裏也不去,連大同府他都不願意去。」

程瘋子笑道:「老三這才叫聰明,咱們大明時代駐守一城的人家也是少,比如戚繼光的戚家就是,世代駐守登州城,雖然世襲的只是指揮僉事,但是比一般的公候都要強許多啊。

我看老三就是要走這條路,想要他麻家世代駐守右衛城,成為一個世襲罔替的指揮使啊。

老三這也是極為聰明的辦法啊,只要守住了一城,子孫百餘年裏都會安安穩穩的,甚至是數百年啊。」

。剛回來三天的他並不清楚那棟建築中還有什麼樣的寶貝,只是知道現在江營市古董界已經有些瘋狂了,林風已經把這次的事情傳播;了出去,號稱這次拍賣的成交價值在一億左右。

什麼樣的東西才能讓林風誇下這樣的海口呢?

其實並沒有,只是林風有信心而已。

「你這些天……

《重生1995》第108章拍賣會進行中 很快,他們就來到文華酒店。

一名白白胖胖的酒店經理,見到來了這麼多人,而且見劉霄漢等人衣著不凡,並且來勢洶洶,連忙的迎上來,陪著笑問:「各位老闆,有什麼可以幫到你們嗎?」

劉霄漢昂首挺胸,左手放在背後,右手拿著兩顆雞蛋大小的鐵丸轉動著,冷漠的問:「陳寧在哪裡?」

胖子經理先是一愣,旋即道:「陳先生在風華絕代包間,你們也是來參加陳先生的生日宴的嗎?」

劉霄漢冷冷的道:「我們是來取他狗頭,讓他生日變忌日的,帶我們進去。」

胖子聞言額頭瞬間冒汗,驚恐的道:「各位爺,陳先生是少帥,而且現在正有一幫貴賓在給陳先生慶祝生日,我勸你們還是不要鬧事的好,趕緊的走吧,免得追悔莫及。」

胖子經理雖然不知道包間里那些給陳寧慶祝生日的傢伙是什麼身份,不過他閱人無數,一眼就看出魏林劉振南趙若龍等人不是一般人,而且他還不小心見到魏林腰間衣擺下別著一把軍官手槍。

並且,他還發現貪狼身上也帶有軍用匕首。

因此他判斷出這些肯定是來自軍中的大佬,給少帥慶祝生日的。

所以此時勸告劉霄漢等人不要自討沒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