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思雨拉扯了下李泉的衣角,宋淑婉沒有說話,但她那逐漸變化的眼神,已經說明她此刻的心中所想。

李泉沒有回答,從剛才劉夢將劉母扶回椅子上后,他的注意力就全放在劉夢身上。

因為他發現,劉夢身上突然多了一種莫名的情愫,這種情愫似乎是……自責。

「對不起。」

劉夢毫無預兆的跪倒在劉父和劉母跟前,眼淚止不住的刷刷流下。

「夢夢,你這是怎麼了?這事兒和你根本就沒有任何關係啊?」

劉父和劉母滿臉疑惑,完全沒有搞清楚劉夢為何會突然做出如此舉動。

「當時羅立來找過我,可是他剛一開口就和我提出那樣的要求,行為還十分的無理,我實在沒有忍住,就給了他一巴掌,但我沒有想到兒,他竟然會……」

原來如此。

李泉臉上浮現一抹冷酷的笑容,他走過去一把將劉夢從地上扶起。

「這事兒,跟你一點兒關係都沒有,完全是那卑鄙兩父子的算計而已,不要什麼鍋都讓自己身後甩。」

「可是……」

劉夢還想繼續說些什麼,李泉已經將她按在椅子上。

「風雨欲來,我為你擋。」

簡簡單單的八個字,卻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心生一種踏實的安全感,甚至連之前不願相信李泉的劉父劉母此刻,心中也有了片刻寧靜。

而後,李泉的眸子變得冰冷十足。

「明天,我就去瞧瞧,那黑幫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一夜無話,次日。

城西北端,羅天大廈。

羅家能夠在本市立足,成為少有的一線家族,這不單單因為羅家在白道混的很開,只要是有點兒勢力的人都知道,羅家在黑道,可是有其中的巨擎為其撐腰啊。

當然,這些勢力中,可不包括劉家。

這棟羅天大廈就是羅家給那黑道中的巨擎專門設立的安身之所。

似乎,羅家的羅峰和羅立兩父子也在這羅天大廈中居住。

在外人的眼中看來,羅峰和羅立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實則不然,他們父子倆在羅家中的地位可是低的很。

不然的話,也就不會免費給那黑道巨擎看門了。

此刻,羅天大廈內。

張權漫不經心的聽著羅立一人在那喋喋不休,口水四濺。

至於羅峰,則是還沒有醒過來,就跟一條快死的老狗樣色兒,躺在房間角落裡一動不動,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已經是一具屍體了呢。

「張哥,您可一定要為我和我父親報仇啊,你看劉家那群人都將我父親給打成什麼樣兒了,我都說出了,我們是張權張大哥的小弟。他們對我們父子兩個的踢打反而越來越狠。幸虧我跟張哥您偷學了幾招,不然的話……嗚嗚嗚嗚……」

羅立說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淚,恨不得將自己的眼淚和鼻涕全抹在張權身上。

張權眼中哪能容忍這麼噁心的東西,更何況他還是個廢物。

「你特么的!」

張權提起就是一腳將羅立踹的翻滾數次,直到滾到羅峰身邊后才堪堪停了下來。

「如果不是因為你們父子倆是羅家的人,我早就把你們給宰了!竟然敢在我面前演戲,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父子倆打的是什麼如意算盤!」

說到這時兒,張權還忍不住沖羅立身上吐了一口唾沫。

「分明就是你們父子兩個貪圖人家閨女的美色,一個不入流的家族而已,你們還苦心算計,從我這兒套走了五千萬。你們當時不是和我說好的嗎?只要你們得到了劉家,就將劉家的所有生意和房產地皮全部給我,還有你們欠我那五千萬!」

張權用腳踹了踹羅立驚恐的面頰。

「東西呢?劉家的房產和地皮呢?老子的五千萬呢?啊!」

「張哥,你大人不計小人過一定要息怒啊!昨晚我和父親本來就要得手了,可是半路卻殺出了個程咬金,如果沒有他的出現,您要的東西今天我們父子兩個已經雙手奉上了!」

「哦?半路殺出的程咬金?」

張權若有所思,他雖然很看不起羅峰跟羅立這對父子,可是以羅峰的實力,本市裡能夠將他打成這樣的不多。

竟然又出現了一個?真是有意思。

張權臉上浮現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

「張哥。」

羅立還以為張權是打算出手幫他,立馬用熱臉貼了上去。

「我跟你說啊,那小子雖然十分陰險,但他身邊的妞兒長的可真叫一個不賴啊!」

說著,羅立嘴角還流出一抹口水絲,他自己察覺到后,趕忙伸手去擦拭。

而他的這一舉動在張權眼中卻是噁心至極。

「給我死一邊去!」

張權不由分說就是一拳將羅立給打的暈厥過去,跟他的父親羅峰呈一個平行狀態躺著。

房間剩下的人都是張權手底下的心腹,所以張權動手時他們並沒有阻攔,反而還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這小子還真以為自己是羅家的人,就能對你大呼小叫了嗎?」

說話的這人看著像是一個戴著金絲眼鏡文弱書生,不過人不可貌相,在整個幫派裡面,這個金絲眼鏡的實力可是僅次於張權啊。

「哼,早知道當初就不讓你同意這份買賣了。」

張權對這人說話也很客氣,與剛才跟羅立時說話的語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要是覺得麻煩的話,就讓我去吧。」

金絲眼鏡難得的主動請纓,讓張權感到十分意外。

「不用了,羅峰的實力不差,能打敗他的人絕對是個武術大師,我對他可好奇的很呢。」

張權用舌尖勾了下自己的上嘴唇,眼神之中充滿了昂揚的戰意。

「那你去吧,放心,這裡的一切都有我在。」

金絲眼鏡的笑容溫和,十分有治癒力,有時候就連張權都不僅懷疑他是不是黑幫成員。

。 此時,黃楓面前的大樹上滿是果實。

那些果實和普通的蜜棗差不多大小,生長的密密麻麻的。

此時的大樹和當初的小樹苗已經完全是兩個樣子了。

在靈液的澆灌下,此時的大樹已經高聳如雲,足有千丈之高。

那些果實掛在樹上,少說也得百萬個起步。

而這些果實,竟然和宇宙之果一模一樣!

不,確切的說本來就是一個東西。

不論是形狀大小,還是裏面所蘊含的奇妙能量,都是如此。

我靠……

雖然黃楓當時看到宇宙果實的時候,心裏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但是當他真的看清楚這一切的時候,人還是被深深的震撼到了。

數百萬的宇宙之果啊!

這他么要是摘下來,當個宇宙首富肯定沒問題了吧。

不,估計當個星域首富也應該沒啥大問題。

因為自己實在是太有錢了!

這東西可是整個混沌的硬通貨,大額貨幣!

最厲害的是這東西乃是消耗品,除非混沌泛濫這種果實,不然的話宇宙果實的價值只會提升不會下降。

更何況眼前的大樹還在茁壯成長當中,將來說不定能夠長到萬丈之高!

那時候宇宙果實的數量怕是還要再翻幾番!

如果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樣,怕是整個混沌都沒有幾個比自己有錢了。

更重要的是這東西可以幫助領悟宇宙法則。

這他么要是回到洪荒之中,分給洞天福地的門下弟子,那不是爽翻了!

想着,黃楓的內心開始變得火熱起來。

如果不是等下拍賣會就要開始了,他真想現在就吞下一顆看看是什麼感覺。

想着,黃楓慢慢從入定的狀態中緩醒過來。

清醒過來之前,黃楓摘了一萬多顆果子,以備不時之需。

萬一這場拍賣有自己需要的東西呢。

想着,黃楓便走到了窗邊,看着外面。

此時,拍賣會場已經坐滿了人,拉法爾長老也換了一個寬大的袍子,將自己身後的翅膀給遮掩了起來。

他先是在台上說了一番場面話,將眾人的情緒調動起來,隨即便宣佈拍賣開始。

隨着一聲低喝,拍賣開始。

拜臣的目光也開始變得火熱起來。

他還是第一次在天字型大小居高臨下的看着拍賣,別有一番風味。

而且在天字型大小,可以享用這裏的一切美食,都是免費的。

其中甚至不乏一些靈果。

雖然這些靈果蘊含的靈力也就是相當於洪荒世界幾十年的靈果。

但是在這裏已經算是稀罕物了。

至少普通的老百姓肯定是沒有資格吃的。

拜臣將軍敞開了肚子,一手抓着一個不知道什麼種類的怪物肉腿,一手抓着一個類似於蘋果一樣的果實,一邊看一邊吃,看上去十分的愜意快樂。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