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漱一番,西蒙去健身房慢跑半個小時,洗過澡,時間已經是六點鐘。

北美目前的期貨種類並不多,西蒙這次完全押注在自己可以預判同時也是市場交易量最大的標普500指數期貨。

標普500指數期貨由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在1982年推出,目前每日的合約成交量都在8到10萬份之間,偶爾還會突破10萬份。因此,西蒙這隻『蝴蝶』藏身其中並不會太顯眼,這也是他確認未來幾個月的標普500曲線並不會太偏離記憶中數據的信心來源。

由於電子交易系統還沒有出現,股指期貨眼下主要還是非常老派的場內人工交易,時間是周一到周五,上午8點30分到下午3點15分。

芝加哥屬於美國中部時區,比洛杉磯早兩個小時。西蒙這邊早上六點鐘,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已經臨近開市。

為自己沖了一壺咖啡,西蒙來到書房,在自己寬大的書桌后坐下,捧著一杯咖啡撥通了諾亞·斯科特的電話。

兩人正低聲交談著今天開市之後的交易計劃,珍妮特穿著睡衣姿態慵懶地從門外飄了進來,看到西蒙,便直接湊過來,柔軟的身子像只小貓一樣縮在西蒙懷裡,隨即又眯起了眼睛。

西蒙放輕聲音繼續和諾亞·斯科特通了一會兒電話,這才收了線,笑著在珍妮特身上拍了拍,問道:「要喝咖啡嗎?」

珍妮特搖了搖頭:「還沒有刷牙。」

西蒙道:「那我抱你回卧室,再睡一會兒?」

「不要,」珍妮特又搖了搖頭,稍微打起了一些精神,揚起臉問道:「你剛剛又讓諾亞買進了800份合約?」

西蒙點頭,道:「是啊。」

「這就是4500份了啊,」珍妮特眯起眼睛稍微心算了下,道:「4500份合約,270點到275點的建倉區間,需要大概6000萬美元保證金,持倉比例超過80%,可用資金只剩下1500萬美元。唔,這下諾亞更要把你當瘋子了。小混蛋,你不會還要繼續加倉吧?」

西蒙摟著女人溫軟的身子,道:「不加了,到此為止。」

珍妮特小手在西蒙胸口摩挲著,眸子亮晶晶地望著他,道:「可是,小混蛋,你這樣還是很容易虧損的。真的沒問題嗎?」

西蒙現在的倉位,標普500指數每1點波動就意味著225萬美元的盈虧。

雖然目前的期貨交易並不是每日無負債結算,但如果維斯特洛公司賬戶中的賬面累計虧損超過剩餘的1500萬美元可用資金,西蒙就需要追加保證金,否則經紀商會強行替他平掉一部分合約,以保證賬戶資金的充足。

以此計算,維斯特洛公司的4500份多頭合約,在6000萬固定保證金之外,西蒙手中即使算上那2000萬美元貸款的所有籌碼也只能承受標普500指數15點左右的下跌波動,相當於指數大盤的5%。

實際上。

從年初到現在,短短四個月時間,標普500指數已經在250點到300點之間經歷了兩次大漲大跌,最大漲跌幅度接近大盤的20%。

參照這種波動幅度,西蒙現在的倉位是完全無法承受的。

畢竟。

如果標普500大盤再出現一次20%左右的大跌,超過50點的跌幅,每份合約在最低點的理論虧損將超過2萬5000美元。4500份合約,虧損額度將是1億1250萬,這遠遠超維斯特洛公司賬戶中7500萬美元的本金。

當然。

只要不出現記憶中那樣直接跳水的大崩盤,西蒙還可以提前清倉逃離,但也絕對會面臨巨虧。

如果這種情況真的發生,即使是虧掉一半,那也是3750萬美元。

這個年代,美金還是相當值錢的。

西蒙和珍妮特現在居住的帕利塞德豪宅,二三十年後沒有兩三千萬根本想都別想,但即使在八十年代美國房地產泡沫最頂端的現在,價格也只有400萬美元。

顯而易見。

西蒙現在正處在隨時可能虧掉10棟這個年代最頂級豪宅的危險狀態。

這也難怪他會被諾亞·斯科特當成瘋子。

不過。

危險和機遇從來都是共存的。

雖然現在很多華爾街分析師都判斷股市大盤已經後繼乏力,很可能隨時轉向大跌,事實也確實如此。但是,西蒙卻清晰地記得,眼下270點左右的標普500指數,卻是未來四個月的最低點。

相對於此前四個月反覆的大漲大跌,接下來四個月,標普500指數將完全呈現非常平穩的上漲姿態,基本上不會出現太大幅度的波動。

因此,西蒙很可能都不需要動用那筆以防萬一的貸款,只是維斯特洛公司賬戶中剩餘的1500萬美元可用資金,就足以承受大盤整體上漲趨勢中的微弱波動。

此時。

望著懷裡睜大眸子努力做出擔憂神色的珍妮特,西蒙忍不住低頭在女人唇上啄了下,笑著道:「你心裡不會想著我全部虧掉吧?到時候,維斯特洛就只能拿自己來抵債了。」

珍妮特抬起小手把西蒙腦袋推開,原本的擔憂神色轉眼一掃而空,露出笑盈盈的模樣,又追過來在男人臉頰上摸了摸,道:「我一定會好好對你的,小西蒙。」

果然是這樣啊。

西蒙心裡感嘆著,突然伸手在珍妮特探出的小胳膊上握了下,感受著瞬間化在自己懷裡女人,道:「看,認清現實吧。」

珍妮特眸子水盈盈地盯著西蒙,聲音軟糯地喃喃道:「小混蛋。」

西蒙笑著把脫力之後幾乎要從自己身上滑下去的珍妮特朝懷裡攬了攬,聽著她完全沒有殺傷力的嗔怪,不經意注意到女人動作間露出的一對塗著酒紅色指甲油的漂亮美足,突然心有所動。

單手托起女人白皙的臉龐打量片刻,西蒙心裡頓時產生一種踏破鐵鞋無覓處的感慨。

珍妮特屬於那種喜歡素麵朝天的類型,女人保養絕佳的姿容也足以讓她可以完全不施粉黛地出現在人前。

不過。

只要塗上大紅色口紅,調整一下說話方式,那麼,妖艷、嫵媚、帶口音甚至是壓抑在表面之下的危險和瘋癲,這完全就是西蒙需要的計程車女司機。

再次低頭在她唇上啄了下,西蒙道:「寶貝,我的電影里還缺一個角色,你來演怎麼樣?」

稍微恢復了一些的珍妮特扭了扭身子,語氣依舊軟軟地問道:「哪個啊?」

西蒙道:「艾絲美拉達·維拉洛博斯。」

珍妮特睫毛忽閃了幾下,道:「好啊,不過,我不會表演呢。」

「沒關係,我可是導演啊。導演先生最喜歡親自指導女演員了。」

「呵呵,小混蛋,」珍妮特笑著在西蒙身上輕輕掐了下,又道:「對了,你上次說的那部動畫片,怎麼樣了啊?我可是很期待呢。」

雖然此前都沒有見面,西蒙在那晚電話后第二天就讓尼爾把手稿轉給了珍妮特,兩人這段時間在電話里也不止一次聊這件事。

西蒙聞言,遺憾地搖頭道:「迪斯尼只想買下劇本,不願意替我們製作。」

珍妮特歪了歪腦袋:「那這麼辦呢?」

西蒙想著某個還位於舊金山犄角旮旯里的動畫公司,道:「這樣也好。或許,我們可以嘗試用另外一種風格製作這部電影。」

珍妮特疑惑:「嗯?」

西蒙也不隱瞞,道:「你覺得,把這部動畫電影做出3D的這麼樣?」

珍妮特再次閃了閃眸子,顯然對3D動畫電影的概念有些陌生。這也不奇怪,到目前為止,皮克斯也只製作出了一部只有兩分多鐘的《頑皮跳跳燈》而已。

西蒙耐心地解釋道:「還記得《羅拉快跑》的那個動畫片頭嗎?」

珍妮特頓了下,就道:「我想起來了,皮克斯。」

實際上,珍妮特想到的更多一些。

比如。

曾經在西蒙書房裡看到的某一頁剪報,上面明顯就標註了皮克斯的名字。

哼。

小混蛋肯定是早就產生這種念頭了。

還拿送禮物的借口來騙自己。

哼哼哼。

不過,聰明的女人肯定是不會拆穿這些的。

那就不拆穿了。

西蒙並不知道珍妮特的心思,看著懷中女人嬌憨的模樣,雖然本能地感覺到她這種狀態下反而是在動著某些小心思,同樣沒有追問,點頭道:「就是皮克斯,如果可能的話,到時候我們就買過來,然後製作3D版的《獅子王》。」

曾經的《獅子王》,全球累計票房超過9億美元,一直將最賣座動畫電影的寶座維持了十多年才被《玩具總動員3》和《冰雪奇緣》等動畫電影打破。

現在。

除非願意讓齣劇本,否則,想要讓迪斯尼的原版團隊幫自己『代工』《獅子王》可能性不高,邁克爾·艾斯納當時說的也沒錯,迪斯尼之外,西蒙想要找到另外一個優秀的2D動畫電影團隊,基本上不太可能。

於是。

這些日子,西蒙逐漸產生了另外一個大膽的想法。

製作3D動畫版本的《獅子王》。

雖然以西蒙對目前3D動畫技術的了解,想要達到2D動畫的那種流暢效果並不容易,西蒙卻也不著急,大不了再拖上幾年就是。

技術方面的問題,只要能夠解決,那就不是問題。

後來的太多優秀動畫電影都足以證明,迪斯尼絕對有足夠的實力解決這方面問題。

至於將來3D版本的《獅子王》是否還能夠大道曾經的票房奇迹,西蒙卻不是太擔心。

電影是世界上風險最大的一種生意。

但同時。

電影又是這個世界上最純粹的一種生意,只要一部影片質量足夠出色,觀眾就願意買票進入電影院。

因此。

無論是2D還是3D,《獅子王》就是《獅子王》。

西蒙即使完美地將原本的2D版本《獅子王》複製出來,是否能夠達到曾經的票房成績,依舊存在太多變數。相比起來,3D版本的《獅子王》,反而更能夠為這部電影增添一些賣點。

聊了一會兒《獅子王》的事情,西蒙和珍妮特便離開書房。

珍妮特跑去換衣洗漱,西蒙下樓開始準備早餐。

八點半左右,兩人離開帕利塞德豪宅,西蒙趕去聖莫妮卡丹妮莉絲影業總部,珍妮特的目的地則是她在威尼斯海灘的工作室。

兩人分手一個月後突然複合,不可避免地又引起了狗仔一番追逐。

不過,習慣了這種狀態,兩人也都沒有太多感嘆。

時間已經是5月中旬。

第二天,哥倫比亞影業製作的電影《伊斯達》以1139塊銀幕的開畫規模正式上映,預示著1987年度暑期檔的正式開啟。

《伊斯達》由沃倫·比蒂、達斯汀·霍夫曼和法國女星伊莎貝爾·阿佳妮主演,耗資5500萬美元。西蒙在報紙上看到這部電影的預算規模,心底也只剩下一番感慨。

去年北美票房排行榜前十的電影,一半的製作成本都不超過1000萬美元。

現在。

好像突然之間,好萊塢就已經進入了大片時代。

西蒙昨天剛剛看過的凱瑟琳第一部院線長片《血屍夜》也定檔在接下來的6月19日。雖然擠入了暑期檔,還有這西蒙這個導演助理的噱頭,德勞倫蒂斯娛樂也只為這部電影爭取到了500塊開畫銀幕。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