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收回上面的毒素,那片被毒素沾染的絲巾卻已灰白,片刻后就變成些許粉末飄落,新絲巾上出現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窟窿。

仙蒂瑞拉欲哭無淚。

樓下場中,楚烈風開口問道:「你……去幹嘛?」

張昊呵呵:「商人嘛,當然要進貨的。」大夏那邊一大堆東西等著他去收取,還有黃嵐山這位黃總不知準備得如何。

楚烈風:「……能帶著我么?」

張昊訝異地看著她:「帶著你?」

楚烈風點頭:「我想跟著你修鍊,讓自己變得更強。至少……能親手殺了楚南天那個老賤種。」

張昊無語,他又不是老爺爺。

嗯,好吧,他當老爺爺的次數似乎也挺多的,也不在乎多一個楚烈風。

想到這裡,他從空間塔里取出一本秘籍遞給楚烈風。

楚烈風沒有接,只是問道:「這是什麼?」

張昊笑道:「之前你媽不是一直想要這門修鍊方法么?現在我就把它交給你了,算是……贈品吧。」

楚烈風卻搖頭:「你已經帶我們脫離了楚南天的威脅,交易完成了,你不欠我們什麼,我不能收。」

張昊突然很欣賞這個妹紙。

他自己有時相當沒原則,最早連鐵虎都因大力神牛拳被他偷拍過小視頻,可那時他也是病急亂投醫,生命所迫,後來也給了鐵虎足夠的補償。

因此,對於有原則的人,他還是相當有好感的。

要是將他和楚烈風的位置對換,他都不敢保證會拒絕,這可是修鍊后能延緩衰老,增加壽命的神奇武學。

張昊想了想,直接把書塞到楚烈風手上:「那你當我的徒弟吧,這就算拜師禮了。」

楚烈風拿著那本書,猶豫了良久,面色很複雜,最後嘆息一聲,沒有再把書還回來。

其實,她真不想收這本書,但具體原因她自己都說不清楚。

樓上辦公室內,仙蒂瑞拉又哎呀一聲,再次心疼地看著手中的絲巾,現在上面有第二個洞了。

她心疼地把絲巾放進抽屜,不敢再拿在手上,回到窗前恨恨罵道:「混蛋!原來你見到漂亮女孩紙就送禮物!你這個不要臉的臭東西!」

張昊完全不知某軍團長正在窗邊窺屏,雅典娜自然也不會提醒這種無關安全的小事,他繼續說道:「我今天就要走,所以暫時你就先練著這個,以後我再看有沒有適合你的武學。加油哦,少女!」說著他拍了拍楚烈風的肩膀。

某窺屏軍團長怒髮衝冠:「原來你對妹紙都喜歡拍肩膀的么?」手中剛拿上的一支筆瞬間變為灰灰。

楚烈風鄭重點頭:「我會努力的……師傅。」

張昊笑著擺手:「師徒關係你知我知就好,平時還是叫傑夫吧。你回去把這秘籍給你媽,讓她也放心一點。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就先走了,過段時間再見。」

夜色中,樓上某位窺屏選手,樓下場地中的楚烈風就目送著他消失在大門外,兩人最後都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卻都靜立良久后才各自回去辦事。

雖然各有糾結,兩人卻都還記得張昊重建新莫里斯的提議,這種正事可不能為了一點莫名情緒而耽誤。

張昊離開黑蜘蛛軍團后,就找了個地方,傳送回了水藍星安達爾倉庫。

看著滿滿一個倉庫區的東西,張昊也有點撓頭,覺得今年又要給穆大勇和陽立偉發獎金了。

而且他去年手一滑,獎金從一百萬聯邦幣變成了一千萬聯邦幣,今年兩人更努力,那就不能降低獎金數目。

用手機發了條簡訊,把新的物資清單發過去,張昊開始收取物資。

之後飛回大夏境內后,張昊想了想,還是找個僻靜的山林降落,再給黃嵐山撥去個電話:「黃總啊,最近過得還愉快吧?」

黃嵐山:「……詹總,你可真是個大忙人。那事兒有回信了,你也不關心?」

張昊呵呵:「沒事,我也就是想為國家做點貢獻,那又不是啥稀罕貨,最多就是價格高一點,我這不也是想著肥水不流外人田么。」

黃嵐山沉默片刻,才說道:「好了,知道你愛國,所以那事兒問題不大,你什麼時候來我這裡協調下?」

張昊算了算時間,答道:「十天後吧,我最近很忙的,度個假先。」

黃嵐山:「……好,那就祝你度假愉快。」

張昊美滋滋:「那是那是,黃總也可以去度個假嘛,就說我讓你放假的。」

黃嵐山:……MMP!你咋不說讓我退休算了?

最後還把黃嵐山給噁心了下,張昊才心滿意足地掛上電話。

他這不是什麼報復,也沒啥威脅暗示,純粹就是想讓黃嵐山也疑神疑鬼幾天。

總不能讓黃總太閑,不然這聯絡人的位置他怕是坐不穩。

唉,我真是個好人吶!張昊嘆息一聲,開著戰機回了安宇市。

到家時已經是夜裡八點過,張昊才從電梯出來,就瞅見電梯邊上的房門開著,一個男安保對著他禮貌一笑:「張先生您回來啦。」 受不了鞠垚的這酸心,贏樓祭酒之後,就走開了些!

父母,短短的兩個字眼,鞠垚的喋喋不休的嘀嘀咕咕,讓他的心十分的沉重!

白雪、黑山。

吹着寒風,贏樓閉眼深吸,而後雙眼一開,神行百變穿梭在林間。

穿花亂蝶,步伐瀟灑,這算的上是第一次真正的放開手段,自由的飛翔,穿過山坳,來到山頂,來到懸崖,坐看浮雲!停頓觀景了一刻鐘左右,贏樓估計鞠垚也弄的差不多了,便是準備回去,只是,走到了半道上,卻是聽到了林間,似有金戈之聲……

好奇之餘,贏樓縱身起落,飛了過去!

這是一個裊裊生煙的小茅草屋,不過只有尋常的三間。

屋外,有一個利用樹枝圍着的柵欄,火食正在燃燒的正盛,一個婦人側對着自己這邊,手持一把扇子,正在輕輕的煽動着火,上面吊著一個陶罐,隱約的一股藥味傳遍四周!而在婦人的邊上,有一個少女,清麗的站在一旁。

相較之婦人的容貌,這個少女,雖同樣只是側面,但此女瓜子臉,身材高挑,着裝樸素,以布質為主,藤紫色與白色相間的頭巾,藏青色抹胸長裙搭配着半灰藍半乳白的拼色短袖外衣,繞藍紫色緞帶的護腕,白色中筒靴。一束細馬尾;藤紫色與白色相間的頭巾,額前劉海,又細又長的眉毛,給人一種草木清新之感,頗為讓人眼前一亮!

這本是一副很清淡愜意的場面!

偏偏,數十個身穿黑色勁裝和鎧甲的士兵,擾亂了風景!

而之前聽到的金戈之聲,很顯然,就是從這些士兵身上傳出來的。

他們圍成一圈,剛好將茅屋給圍住,而一個領頭的劍師,此時正在抱拳說道:「先生,我家將軍真的是已經命懸一線……還望先生能夠醫者仁心,屈尊移步……只要先生能夠救得我家將軍,焦奉願意帶着我們這幾十個兄弟,任由先生驅使,上刀山下火海,絕無二話,另外,還有千金出診費用……」

中年婦人輕輕的扇著自己的火,道:「你們乃是百戰將士,我一山間婦人,如何能夠驅使,也不能去驅使你們,那是對你們的侮辱,更別說上刀山下火海!至於千金,於我而言,又有何用?在這山林隱居之間,錢財都是身外之物罷了……」

雖然沒有直接拒絕,但是,是個人都聽出了婦人是拒絕了!

那劍師深呼吸了一口氣,道:「先生……」

婦人手中扇子一抬,道:「好了,毋庸多言,我且問你,我之三不救,你可知道?」

劍師囁嚅了一下,道:「略有耳聞,但,醫家素來都是妙手仁心,所以……」

婦人輕輕一笑,道「所以,你們還是忍不住想前來碰碰運氣?」

劍師聽到,臉色一變,猛的一下單膝下跪,道:「還望先生能夠成全在下,屈尊移步!」

婦人淡淡的搖頭,沒有絲毫鬆口,道:「我之三不救,需要下山出診的不救,上山登門求診的不救,姓端木的不救,從未有過破例,而你既然知道我的三不救,那就應該知道,我從來不會去破壞規矩,孟子曰:無不能不成方圓,你身為一個將士,應該比我這麼一個山林婦人理解的更為深刻才對!」

「我今日若因你破例,那日後,無數人找上門來,我豈不是都要破例?那我這茅屋,還能有片刻安寧?同時我若是因為今日你破裂,那豈不是對之前那些我沒有破例相救之人,很不公平?你說,我說的對么?」

「……」

「我知道這樣的確是破了先生的規矩,但我們也是實在沒有辦法了,我家大王已經請了趙國最好的醫師,但是無不是無能為力,普天之下,也就只有念端前輩能夠有妙手回天之術……」劍師拱手說道,青筋鼓突而出!

念端?贏樓一怔。

剛還以為是誰這麼大牌,感情是念端!

那這麼說,邊上的少女就是端木蓉了?就說這少女有那麼幾分熟悉,但因為是側面,且還在成長階段,女大十八變,和自己知道的那個蓉兒相貌上,還是少了幾分感覺!所以一時之間居然沒有認出來……

「妙手回天?這世上哪裏有什麼妙手回天之術!唉……多說無益,你們還是退了吧,我說了不會下山,就是不會下山,你們就別在我這浪費時間了!」念端道。

「先生!」劍師喊道。

「你這人,怎麼這般不通情理,我師父都說了不救那就是不救,你有和我師父在這消磨的時間,還不如利用這個時間前去尋找其他名醫,世上名醫眾多,說不定就有人能夠相救你家將軍,又何必在這多費口舌?」端木蓉嬌叱道。

「……」

ps:求收藏!!!!求鮮花!!!有什麼建議請留言!這種不要錢的支持,還希望大家不要吝嗇,三克油大家!

………………忠勇侯府。

凝暉堂。

盧敏穿著件秋香色寢衣,靠在床頭的軟墊上,手裡拿著賬簿翻閱著。

允良坐在炕沿邊,老夫妻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我聽笑笑說,太后要給崔廷指一門親事,可連寧兒到現在都不知道那姑娘是誰。」

「如今這朝局,越來越讓人瞧不清了。邊境西夏換了

《國公府的小媳婦》第106章可憐天下父母心 第二百四十九章一碗粥

聽著藍月嬌羞的辱罵聲,他嘿嘿一笑,直接將她翻轉過來……

這幾天在醫院裡,郭美嬌怕他摸,玉蓮不讓他動,可把他憋壞了!

今天終於解放,攢了半個月的力氣終於要釋放了,今天若是不大幹一場,簡直是太對不起自己。

想到這裡,這一刻,他越來越放肆起來!

三個小時后,摟著軟香如玉的藍月,劉黎明俊俏的臉上掛滿了滿意的笑容,看上去春風得意。

「藍總,今天小弟表現的怎麼樣?」

一聽這話,藍月嗔白了他一眼,嬌聲道:「你這死小子,出來了那麼多,你想給我撐死嗎?」

說著忍不住對著劉黎明的身體狠狠的捶打了起來。

「那都是好東西,精華!」

劉黎明肆意挑眉,勾唇一笑,打趣道。

「你真噁心!」

藍月小嘴翹的大高,看著劉黎明身上的傷口,又關心了起來

「這幾天快活的時候悠著點,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傷著的話,以後後悔可就來不及了!」

劉黎明無畏有一笑。

「我是誰,沒事!」

「你是誰,你是畜生!天天要那個不要命,不是畜生是啥!」

藍月是心疼劉黎明,他的身體剛剛恢復,在劇烈運動,真怕他吃不消,可劉黎明咧了咧嘴笑笑:「我是畜生,你是啥?你還給畜生那個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