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木崖….

東方不敗見任我行正閉死關,開始彙報。

「屬下東方啟稟教主,前方哨探,飛鴿傳書。」

「五嶽劍派來襲黑木崖,正在崖下叫囂。而五派的掌門人亦悉數到達。屬下等如何應對。還望教主示下。」

東方不敗抱拳望着眼前閉關之處,眼神儘是狼顧之相。

「上黑木崖難如登天,莫說這些宵小之輩,尋不著門路,就算僥倖上的崖來,也不過是自尋死路。東方兄弟不必理會。」

閉關石門緩緩傳來一個充滿磁性的男子聲音,正是教主任我行。

「教中事務,我既已交託與你,你只吩咐天地風雷四門教眾,嚴守上崖的關卡就好了。」

「可是這些所謂的正派人士聚眾來犯,本教若是不聞不問,傳出去豈不是讓江湖人士笑話!!!」

正在閉關的任我行聽到東方不敗這樣說道,心中一陣惱怒。

「本教主已經做了決定,你何必婆婆媽媽,我現在閉關修鍊神功,不要再來打擾,滾!!!!」

任我行見東方不敗如此不識相,直接出聲讓其滾蛋。長久時間的閉關,已經開始壓不住教中這些狼子野心之輩了。

閉關修鍊神功只是任我行的一句借口而已,若不是自己吸功大法出了問題,決計不會閉關如此之久。吸功大法吸了很多人的功力,內力駁雜不堪,只能吸收十分少的一部分。已經讓任我行的身體出現了很多的岔子。

可惜,閉關還未解決吸功大法的弊端,便被五嶽劍派襲上黑木崖的事情打擾。

可偏偏任我行不能出來,一旦出來,便能被人發現自己現在的狀態。

從而教主之位不保。

苦心白費。 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結束。

在促排卵針的藥效下,方碧晨體內依然翻江倒海般難受,渾身無力,她怎麼都沒想到,自己竟然背叛了謝黎墨!可一想起謝黎墨對她的態度這種愧疚便減輕了許多,甚至,她這麼做就是為了報復謝黎墨。

顧驍把她抱在懷中,「還難受嗎?要不,我給你買點吃的去?」

方碧晨醒悟過來,這裏是醫院!要是被人看到她就完蛋了!還好剛才風平浪靜的沒什麼意外,「你趕緊起來!」

顧驍在她臉頰上親吻了下,「怕什麼,難道還害羞啊?」

「快起來!」方碧晨狠狠的推了他一把,滿腹心酸,這段時間她對謝黎墨確實積壓了太多的負面情緒,在今晚全都發泄了出來,「顧驍,你給我聽好了,今晚的事你要是敢告訴任何人,我跟你拚命!」

顧驍穿上衣服,開了燈,趴在床上看着她,嘴角帶着一抹邪魅的笑,「放心,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寶貝,剛剛你表現的很好啊。」

方碧晨往他身上踢了一腳,「還有,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以後不許用這件事來威脅我,更不許再纏着我!」

顧驍什麼都能答應,反正答應一下又不會怎麼樣,不過,他今晚才算真正擁有了她,她和別的女人不同,身上有着一股獨特的魅力和吸引力,「好,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

方碧晨用被子將自己蓋住,「你走吧,不需要再陪我。」

顧驍哪捨得走,「我不走,我陪着你吧。」

「你陪我做什麼?快走!」方碧晨害怕夜長夢多,更怕他又跑她床上去,畢竟她是有夫之婦,這事要是傳出去,先不說謝黎墨會不會殺了她,輿論就能將她淹沒,「讓你走啊,沒聽到嗎?」

顧驍明白她的意思,「好吧,我這就走,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來看你。」

「快走!」方碧晨說不出是什麼滋味,顧驍走後她慢慢冷靜了下來,想想還是有些害怕的,也有那麼點後悔,就如同做了一場夢般,如果那只是一場夢,那該多好。

方碧晨到浴室洗了個澡,回到病床上躺着,手機上一片空白,沒有任何關於謝黎墨的消息,一直到早晨醒來依然沒有。

這個時候謝黎墨應該到了國外了,卻沒跟她聯繫。

方碧晨有些惱火,對昨晚的事也就沒那麼愧疚了。

顧驍一早就來了,提了一份粥和一些點心,點心很精緻,是那種高檔茶餐廳做出來的,「也不知道你會想吃什麼,就多弄了幾樣。」

方碧晨回想起昨晚的事對他說不出是什麼感覺,好在顧驍就跟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般,壓根沒提起那些,就和平常一樣,還是普通朋友的身份。

方碧晨放開了點,吃了點粥和糕點,身體好像沒那麼難受了,比昨天好了些,「我等會就走吧,不需要住在醫院。」

「你想去哪?要不,讓張帆給你接點通告?」顧驍陪着她吃早點。「表姐這是?」金梨看着白淑敏心不甘情不願的模樣,詫異的問道。

「梨子……」金玉娘羞於說出口,但是又不得不說,只能厚著臉皮把白淑敏做的事情說了出來。

明願和金桃聽說這事居然是白淑敏做的,頓時就怒目瞪着白淑敏。

白淑敏來給金梨賠罪,本來就覺得委屈,怨恨。

現在還

《農家嬌娘》第280章一百萬兩銀票賠罪 第153章合力阻楊玄

「師姐,真是太好了。」簡芷卉欣喜地說道,而後,她對楊玄說道,「小師弟,你實在是太厲害了。」

「小師弟,謝謝你。」章萍平復了一下激動的心,對楊玄說道。

其他幾位師兄看向楊玄的目光之中亦是帶著激動之色。

「二師姐你說的什麼話?你說謝謝就是不把我當做是你們的小師弟。」楊玄說道。

章萍面露慌張之色,連連擺手:「小師弟,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明白師姐的意思,這是我應該做的。」楊玄說道。

章萍面露擔心之色:「小師弟,你這一次對紫玉真人的那些洞虛境界弟子出手,我怕紫玉真人會心生記恨,暗中對你下手。」

「師姐你放心,我不會給紫玉真人這樣的機會。」楊玄自信地說道。

……

「小師弟,不好了。」

公孫長虹前來找楊玄,臉上帶著憂色。

「八師兄,怎麼了?」楊玄問道,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覺。

「小師弟,我們玄天門此次進入萬象界修行的修士名單已經出來了,但是名單上並沒有你的名字。」公孫長虹說道,而後擔憂地看向楊玄。

「看來,紫玉真人依舊不死心,還是想要針對我啊。」楊玄輕笑一聲,「八師兄,你得到的消息可靠嗎?」

公孫長虹點點頭:「雖說名單還沒有公布,但是我能夠肯定這是真的。此次進入萬象界的名單上的確是沒有小師弟你的名字。」

「看來,我得去找紫玉真人一趟了。」楊玄搖搖頭。

紫玉真人一直在給他和他的師兄師姐們製造麻煩,這讓楊玄頗為無奈。

「小師弟,要不要我通知其他師兄師姐,我們一起去找紫玉真人?」公孫長虹問道。

楊玄搖搖頭:「不用了,此次我一個人去找紫玉真人就行,不要讓諸位師兄師姐為我的事情擔憂。」

當楊玄去找紫玉真人之時,他還見到了異道如今主事的其他六位真人。

「見過諸位真人。」楊玄朝著那幾位真人拱手行禮。

「諸位真人,我便開門見山地說了。我聽說此次進入萬象界修行的名單裡面並無弟子的名字,敢問這件事情可是真的?」楊玄問道。

幾位真人俱都看向紫玉真人,其中一位真人說道:「紫玉師弟,這件事情是由你負責的,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楊玄也看向紫玉真人,希望能夠從他的口中得到一個解釋。

「楊玄,你的消息真是靈通。此次進入萬象界修行的名單還未出來,你就已經得到了消息。沒錯,這一次進入萬象界修行的弟子之中,的確是沒有你。」紫玉真人緩緩說道,並不否認。

「敢問紫玉真人,這是何故?難道我楊玄沒有資格進入萬象界之中修行嗎?」楊玄直視紫玉真人。

面對楊玄的質問,紫玉真人表現得不慌不忙:「我們異道挑選弟子進入萬象界之中修行,看的可不僅僅只是修行天賦這一方面。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弟子對異道的貢獻。這些,諸位師兄師姐都清楚。」

「楊玄你的修行天賦的確是極好的,我們都看在眼裡。但是在對異道做出貢獻這一方面,楊玄你還真的是不夠資格進入萬象界之中修行。」

「的確是這樣,要對我們異道做出足夠的貢獻,才有可能進入萬象界之中修行。」其中一位真人點點頭。

楊玄反問道:「我記得每一次萬象界開啟,原本我們生道都是有一個名額的。如今生道併入了異道,這個名額便被異道的弟子搶去了嗎?雖說前幾次這個名額我們都是拱手相讓,但是你也不能剝奪我們的這個名額吧!」

紫玉真人淡淡地說道:「楊玄你也說了,如今生道已經併入了異道。那麼,一切都得按照我們異道的規矩來辦。畢竟,無規矩不成方圓!」

「實話和你說,這一次你進入萬象界之中修行是沒有機會了。你若是對我們異道做出了足夠的貢獻,下一次萬象界開啟,說不定你能夠進入萬象界之中修行。」

「楊玄,以你的實力來說。在下一次萬象界開啟之前,積攢足夠的貢獻是不成問題的,我看好你。」

楊玄瞥了紫玉真人一眼,說道:「既然紫玉真人這麼說,那我倒是想要知道此次異道進入萬象界修行的弟子名單。還有,他們都對異道做出了什麼貢獻。」

「既然你這麼好奇,那我就給你看看。否則的話,你還以為我是在欺騙你。」紫玉真人笑著說道。他一拂袖,一份名冊便漂浮在楊玄面前。

楊玄伸手拿著那份名冊,開始翻閱起來。

每一次萬象界開啟,九大仙門都一樣,各有一百個名額。

楊玄手中的那一份名冊,上面記載著十五個名字。

那十五個名字後面,都寫著他們對異道的貢獻。

楊玄將名冊合上,而後看向諸位真人:「諸位真人,真的是一點兒商量的餘地都沒有了嗎?進入萬象界修行對於我而言意味著什麼,想必諸位真人也都清楚。」

「錯過這一次,我又要等上五十年,才有可能進入萬象界。上一次,我就是因為一些莫須有的猜忌才沒能進入萬象界之中修行。」

「這一次,又出現這樣的變化,我有理由相信,這是諸位真人對我不滿,才不讓我進入萬象界之中修行。」

「楊玄,你多心了。真的不是我們針對你,是因為異道向來都是這樣的規矩,我們不能為了你一個人而打破規矩。再說了,名單已經確認了,若是現在將其中一人替換的話,那對於被替換的那個人,是不是也不太公平?」扶風真人開口說道。

「的確是如此,楊玄,你也得理解我們。以楊玄你的修行天賦,遲早會進入萬象界之中修行的。只要你滿足條件,我們自然是不會阻攔你。這一次,是真的沒有辦法。」另一位老者模樣的真人說道。

楊玄的目光在七位真人的身上一一劃過,輕聲說道:「諸位真人的意思,我已經懂了,恕我就此告辭。」 ,

第99章

「謝了勇哥。哦,明天上午,九點,一起去過戶吧!」

「隨便。」

黃長勇砰的一聲,把門關了。

宋三喜淡冷一笑,三把鑰匙在空中拋了幾下,跟雜耍似的。

然後,離開。

沒一陣,黃長勇的確心裏不平衡。

於是又開了門,把兩個大果籃拿了回去。

總不能讓別人家的狗吃了吧?

也不洗,挑了個最大的蘋果,咬一口,真甜。

嚼著,想哭。

「去他么的啊!老子1600萬現金,一台邁巴赫,就換你瑪的兩個果籃?」

提起果籃,往樓底下扔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