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遠處,莉莉絲躺在地上持續了幾分鐘,沒有發出一點動靜,這讓安浩軒非常擔心。

達里奧指著莉莉絲,「安浩軒你快看,莉莉絲有危險!」

安浩軒把頭轉回去,他對面的亡靈早已不在原地,而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莉莉絲那裡去了。

達里奧被那隻亡靈打了一拳,骨頭直接碎掉。莉莉絲這樣柔弱的女孩子,被打中之後,陷入了昏迷,一直倒地不起。

亡靈站在莉莉絲旁邊,它蹲下來把拳頭舉到空中,拳頭的方向正對莉莉絲的臉。

亡靈僅有的一條腿彎曲下來,讓亡靈平穩蹲著。

安浩軒甩開腿,跑向魚腸劍掉落的地方,他的眼角餘光里,亡靈的拳頭已經準備開始發力。

拳頭以猛烈的攻勢打向莉莉絲,就差在空氣中摩擦出火焰來,這時已經到了半空中,馬上就會打到莉莉絲的臉。

安浩軒來不及思考多餘的,從地傷一躍而起,撲往魚腸劍。

他摔了個狗啃泥,但成功拿到了魚腸劍,他在瞬秒之中瞄準亡靈,把魚腸劍產生的風錐射出去。

風錐在空中不斷狂嘯,筆直地衝到亡靈的手臂上面,連帶整個身體,亡靈風錐攪成渣子。

亡靈這下徹底被消滅了。

安浩軒懸著的心總算可以放下,他慢悠悠地站起來,拍拍灰塵。

「佩吉,快去吧,亡靈已經被我打成渣了。」

佩吉聽從安浩軒的話,帶著托比一起走到莉莉絲那裡去。

安浩軒叫上達里奧,他倆也緊跟在後面。

「安浩軒,你都不給我留個報仇的機會就把亡靈給滅掉了。」達里奧在安浩軒旁邊開起了玩笑。

安浩軒說:「要是我不在那一瞬間滅了亡靈,受傷的就是莉莉絲啊!」

達里奧發出豪邁的笑聲,肯定了安浩軒的優點:「開玩笑的,你可真是一個認真的人。其實,我挺佩服你剛才的反應力。不過,為什麼同樣擁有次元口袋的莉莉絲卻不可以把亡靈吸進去呢?」

最後一個問題也是安浩軒一直在思考的事情,至於為什麼,他也想不通。

「我也想知道,但就連波波也無法解釋,那我就更不會知道什麼了。」

安浩軒走在路上,心臟部位突然傳來一種沉痛,如被鐵鎚猛地敲打了一番。

安浩軒那時呼吸驟停,在一秒過後恢復過來,他的呼吸變得急促,胸腔鼓起又凹陷。

又來了,這種疼痛,上次用次元口袋把樹妖吸進去也出現了這種情況。

這種疼痛是刻骨銘心的,而且只有安浩軒一個人可以理解,其他人從來沒有感受過。

達里奧注意到了安浩軒的異常,「你怎麼了,安浩軒?你好像突然呼吸變快了。」

安浩軒大喘著氣,說不出話來,心想:「難道這是次元口袋的副作用?可是莉莉絲從來沒有出現這種情況啊。」

「還好嗎?有什麼問題的話,就叫佩吉給你治療。」

過了一會,安浩軒的心跳速度和呼吸速度都慢下來,他告訴達里奧:「現在好了,不用麻煩佩吉,她是有法力上限的。」

達里奧見安浩軒的臉色恢復正常,便不再追問下去。

安浩軒和達里奧已經到達佩吉身邊,看著佩吉為莉莉絲治療。

「莉莉絲姐姐的肋骨被打斷了,還扎到了器官上面。」佩吉的聲音帶了一些哭腔,對安浩軒他們說。

安浩軒等人為之震驚,達里奧說:「那怎麼辦?你肯定有辦法可以治療的對吧!」

「嗯,憑我的這點能力,也還是可以治療好的。」佩吉把手按到莉莉絲的胸腔上面,開始使用治療法術。

在她眼中,肋骨正在不斷合起來,恢復原來的樣子。

莉莉絲眯著惺忪的眼睛,眼前一片朦朧,看不清前面究竟是誰。她唯一能確定的是,自己正躺在地上。

她靠聲音來認出了前面的佩吉。

莉莉絲揉揉眼睛,視覺回歸正常。她從地上起身,第一件事就是先問問戰鬥情況。

「誒?我想起來了,我是被那隻亡靈給打飛的。你們打敗那隻亡靈了嗎?」

安浩軒說:「已經被我們打敗了,你不必擔心。」

莉莉絲對安浩軒的信任是值得的,安浩軒又一次戰勝了危險。

莉莉絲起來拍拍裙子上面的灰塵,裙子已經被弄髒得不成樣子了。

達里奧皺眉道:「莉莉絲,你的裙子……不如找個地方去弄乾凈?」

莉莉絲回答:「這裡這麼冷清,上哪裡去洗啊。我們還不如先把小托比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裙子上面的灰塵被拍下去過後,看起來好多了。

大家帶著托比,去四處尋找倖存者,然後把托比送過去。

托比跟在佩吉的旁邊,問:「各位哥哥姐姐,你們為什麼要來這裡啊?」

莉莉絲回答他,是因為人類朋友安浩軒想要找到高等法師,然後回到人類世界。

「既然來都來到這個世界了,不如就在這裡生活,多好。這個哥哥這麼強,到時候肯定可以成為獨當一面的存在。」托比也想挽留住安浩軒。

安浩軒表面上冷靜,其實內心裡早就厭倦了,在這個異世界里待著太麻煩,還不如早點回家。

不過大陸充滿未知,一時半會安浩軒是無法找到高等法師的,至於回到人類世界,那更不知道要登多久了。

安浩軒也是知道這一點,所以在為適應異世界料理做出努力。 「你怎麼離我這麼近?」言樂很快就發現了問題的關鍵。

小姑娘站起身拍拍衣服,冷冰冰地道:「自然是因為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所有的怪物都想吃你,當然不會注意到我。」

「……」

「他是誰?」紫玲瓏的聲音又清又脆。

「他叫十一。」言樂抬手在黑暗中抓了一把,摸到了那身手感柔滑的黑袍,隨即挨了一記冷冰冰的腦崩。

「到海牢的人只有兩種,一種是海事府學子,一種是囚犯。」小姑娘的話看似警惕,實則不懷好意。

「可他最少救了我,而不是躲在旁邊陰影里偷偷摸摸看着我死。」言樂冷笑道。

一陣沉默,紫玲瓏不說話了。

她的靈源波動在言樂的感知中迅速晦澀下來,消失不見。

「別走!」

言樂手臂陡然變粗,顯化出與麒麟截然不同的雪白毛髮,卻抓了個空。

「啊!」

兩丈開外傳出小姑娘的驚呼聲,言樂忍不住將靈源聚集在雙眼,微薄的金光下,只看見紫玲瓏跌趴在地上,十一正收回絆倒人的腿。

言樂差點笑出聲。

紫玲瓏氣紅了臉,剛想回頭說什麼,冷漠的聲音卻先她一步響起。

「我讓你走了嗎?」

紫玲瓏隨即露出警惕之色,「閣下什麼意思?我是海事書院學子,紫家……」

她說到一半,忽然反應過來,這人既然在海牢裏,便不會在乎外界的身份,只有實力才是這裏談條件的前提。

「您究竟想做什麼?」

「當然和你們一樣,殺人,然後奪取遺玉,千百年來,不都是這麼做的嗎?」

黑暗裏亮起兩點瑰麗的青藍豎瞳,玄十一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他腰側額外延伸出一條遍佈青鱗的手臂,如同龍爪般的五指正深深陷入一隻污穢種的脖頸。

濃郁的黑煙蓬勃升起,將容顏俊美的黑袍人襯得像個魔頭。

污穢種化作一顆駁雜的遺玉,在他修長且充滿鋒銳感的指爪間消失殆盡。

言樂兩人如遭雷擊。

「厲……厲九川?」

「何事?」

「這……」

兩人先是震驚,隨後緩緩釋然。

如此具備美感的冉遺雙眸,他們只在那個身形一直是孩子的人身上見過,再加上一模一樣的神通,想到他是厲九川很容易。

而關於這位榜一,仔細查他的傳承是必然之事,兩人背後的勢力只要願意花功夫,都能查到厲家的傳聞。

傳承種千奇百怪的能力多了去,能從孩童變成大人,也並非多麼離奇。

只是倆人都沒想到的是,厲九川成年的形態居然這麼強,以至於讓人以為他是個傳承度近乎圓滿的老怪物。

得虧剛才自己那麼畢恭畢敬……

兩人同時鬱悶地想,尤其是言樂,恨不得在地上打個孔把自己塞進去,埋個七七四十九天!

「厲九川……你是怎麼把那些囚徒們驅散,救下言樂的呢?」紫玲瓏忍不住質疑道。

雖然厲九川的實力有目共睹,但她認為他還達不到這樣的水準。

「哦,我祈求了北方上帝。」玄十一忽然來了興緻,他清了清嗓子道:「如果你們想知道怎麼做,我可以告訴你們北帝全部的尊名……」

「別!」

紫玲瓏差點尖叫起來,言樂更是臉色劇變,他身為麒麟備選,自然知道聽見五方上帝全部尊名意味着什麼。

「好吧。」玄十一語氣頗為遺憾。

兩人很快就發現厲九川是在逗他們玩,一陣好氣又好笑。

「我們現在都沒有碰見任何海牢囚徒,這也是你跟……跟那位祈求的結果嗎?」紫玲瓏神情嚴肅,她已經把厲九川之前的種種惡作劇般的行為當作這人性格使然。

「啊,興許……」

「那就立即停止!你根本不知道你到底在做什麼!短時間來看似乎能借到強大的力量,但誰都清楚西南北三方帝位皆空,你到底藉助的什麼存在的力量,恐怕誰都不知道!」

言樂看見厲九川用奇怪的眼神瞥了紫玲瓏一眼,他那雙青藍豎瞳實在過於顯眼。

「行吧,我不向那位祈求了,但是我有個條件。」玄十一湊近小姑娘稚嫩的臉龐。

冷澈的松香撲鼻,紫玲瓏小臉肉眼可見地紅了起來,「你靠得這麼近幹嘛?什麼條件?」

「你不準再藏起來,我們結伴而行。」

紫玲瓏剛想找理由反駁,只聽見厲九川慵懶地開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