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行軍蟻,你們在沙漠當中行走,應有數日多,如今我張某人以美酒款待你們,是否也該讓出一條路與我張某人有生機?!

我張某人便以這一壺酒水作為報答,願你等好喝,莫要打擾我們!」

眾人懵逼的抬起了頭,有些不太確定張遠為什麼沒有被這些行軍蟻給吃掉。

然而當他們再一次抬起頭來的時候,卻發現那些行軍蟻居然就停在張遠插在地上的那柄長劍的邊上,動都不敢動一下。

那整齊劃一的模樣,看起來就好像是被張遠給治住了一般。

看著面前的一切,所有人如同是見了鬼一樣的微微擦拭了一下雙眼,但無論他們怎麼睜眼,都只會發現面前這些行軍蟻居然沒有絲毫的變化。

而他們哪裡知道此時的張遠已經使用靈力壓制住了面前這些行軍蟻。

他先是找到了這群行軍蟻當中的蟻王,然後利用法力進行鏈接,在鏈接上的那一瞬間,那蟻王瞬間就僵住了身子。

然後就命令,諸多行軍蟻不得有所妄動。

這才造就了現如今這幅奇異的景象!

但直播間外面的人不知道啊,他們看著眼前的一切蒙在了原地,甚至一條有一條彈幕全部都是在請求直播間強哥對他們進行講解。

這一條又一條彈幕瞬間將直播間導演組給喚醒了過來,也同時驚醒了主持人冰冰。

「快快快,讓強哥好好解釋一下,這些沙漠行軍蟻為什麼會突然不動了?!」

一條焦急的聲音傳進了冰冰的耳中,冰冰帶著不可思議的看著直播間當中的張遠,接著轉頭對著一旁的強哥說道。

「強哥!直播間當中眾人很疑惑,為什麼張遠憑藉一壺酒就能夠讓這麼多行軍蟻停止步伐!難道這其中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

強哥兩眼懵逼,上下打量了一下直播間當中的張遠之後搖了搖頭。

他也沒有什麼偶像負擔,直接開口說。

「這個沙漠行軍蟻的種類很多,其實就我們現在見到的沙漠行軍蟻的話,大體也就那麼幾類喜歡吃腐肉以及活著的動物速度極快,並且由行軍蟻蟻王帶領!

說實話的,像張遠這小子直接用一壺酒水定住這麼多行軍蟻的場面,我還從來沒有見過!

說不定啊,要麼就是他那葫蘆有問題要麼就是這酒水有問題!!

各位在現實當中可千萬不要模仿啊,像這種行軍蟻那都是極為兇殘的存在,你們如果見到了一定要慎之又慎!」

強哥說到最後,甚至開始告誡起了直播間當中的觀眾朋友,而眼見張遠沒什麼危險,直播間當中瞬間也就平息了下來。

有人甚至還拿張遠開起了玩笑。

「這小子有點本事啊,居然能夠用酒水定住這麼多行軍蟻,他的酒裡面怕是加了驅蟲葯吧!」

「對呀對呀,要麼就是酒裡面,要麼就是那個葫蘆!」

「這小子還真是狗屎運呢,唉!我還從來沒有見過你們炎國怎麼有這麼多狗屎運的傢伙!!

有點可惜,這小子怎麼沒有被這些行軍蟻給咬死!」

「樓上是哪兒來的漢奸啊?快點滾粗好吧,別人把那麼多行軍蟻給對付了,你還在這唧唧歪歪的!」

然而和直播間當中那猜測的畫面不同的是,此時的張遠究竟用的什麼方法,只有馮寶寶知道。

馮寶寶打量了一下張遠,感受著對方身上那股強大的靈力不由的心中暗驚。

張遠還真是厲害呢,這種強大的靈力就連馮寶寶都沒有,這種靈力甚至讓馮寶寶想到了在龍虎山修鍊的那位老天師。

這傢伙……就在馮寶寶打算和張遠好好說道說道的時候,張遠突然轉過了頭。

「這些行軍蟻說你長得很好看,而且有那麼一點點食慾,他們想吃你比想吃我還要有想法!

如果不是我好說歹說,說服了蟻王,你現在呀,恐怕就變成這些行軍蟻的食物了!」

聽著張遠的話,馮寶寶的臉頰一下子鼓起來了。

有些憤怒的看著面前的張遠,馮寶寶氣呼呼的呼了一口氣。

「胡說什麼呢?!」

講真,這是馮寶寶第一次有生氣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在張遠的面前馮寶寶總是憋不住自己的脾氣。

這話音一落,就連馮寶寶也不由的愣住了,而張遠則是笑著摸了摸馮寶寶的腦袋。

「唉,你看看你現在多爽朗啊,剛才那一副模樣像個衰瓜蛋子一樣!」《流星之絆》,是著名作家東野圭吾今年出版的一部長篇小說,這部作品出版銷量、口碑、獎項等各方各面都相當優秀。也正因為如此,在這部小說出版的當年,也就是今年,便被TBS看中,改編成了劇本,剛剛開始了正式拍攝。

而水上隼人正在前往《流星之絆》電視劇的拍攝現場的路上,他要去探望出演了這部劇

《向陽處的日娛》第二百二十二章我家麻醬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翌日。

感受到莫名的呼吸撲面而來,江源新一悠悠睜開雙眼。

而後他看到了呼吸的源頭——裕美那張近在咫尺可愛到犯規的臉。

他揉了揉眼睛,滿頭黑線,裕美這丫頭究竟是什麼時候跑到他床上的,難怪他總覺得昨晚很擠。

他動手推開裕美的腦袋,隔開一點距離。

「喂喂,裕美,天亮了,該起床了。」

裕美不聽,反而更靠近了一些,甚至半個身子都壓了上去。

「你太重了啦!又喘不過氣來了!」

.

江源新一掙脫束縛,趕緊從床上爬起來,結果從被子泄露的一角春光發現,裕美下半身居然只穿了內褲!

他迅速丟了一件睡褲過去,打開窗,覺得自己可能需要好好清醒一下,另外,以後房間每晚都得反鎖了。

「你這傢伙別老是給自己添加一些莫名其妙的古怪設定啊!」

南山裕美摸著自己的腦袋嘿嘿直笑:「書上說,這樣會讓男人一大早就變得非常興奮的。」

她目光下移,發現江源新一併沒有興奮的跡象。

「誒?難道是彎的?」

江源新一不禁嘆了一口氣:「那是禽獸才做得出來的事情吧。」

他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快8點了,想來叔叔嬸嬸應該已經上班去了吧。

「裕美,你趕緊洗漱收拾了下來,我先去熱飯。」

早飯是非常傳統的日式早餐,味噌湯,白米飯,腌菜,雞蛋,考慮到兩個孩子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叔叔嬸嬸還特地為他們各自準備了半塊煎魚。

幾分鐘后,南山裕美穿着仁愛女子中學的水手服下樓。

長發披肩,黑色過膝絲襪,再加上那張不需經任何修飾就十分精緻可愛的臉,再過兩年時間,肯定會長成數一數二的大美人吧。

「我吃好了!」

江源新一揉了揉妹妹的的呆毛,微微一笑:「今天的裕美也要努力加油哦。」

「哦斯!」

收拾好碗筷,江源新一才背著書包出門。

鎌倉高校前站,是島國知名動漫《灌籃高手》的取景地,站在月台上就能看到對面風景秀美的江之島,這個地方早已淪為島國最出名的網紅打卡點之一。

江源新一在鎌倉高校前站下車,雖然時間尚早,但是已經有許多遊客來到這裏緬懷青春,迎著陽光,擺出最酷的姿勢,按下定格瞬間的快門。

像這樣的場景,江源新一作為本地人早已習慣,從一對互相拍照的情侶身上收回視線,跟着一眾上學的學生步入鎌倉高校大門。

一路上不斷有可愛的女生試圖跟他搭訕,結果都被他有禮貌的回絕。

「嗨嗨,江源!」

江源新一回頭,看到一輛價值不俗的加長版黑色轎車直接停在學校門口,田宮勇斗此時正坐在車內拉下車窗朝他打招呼。

江源新一眉毛一揚,沒想到這小子居然還是個富家子弟?平時那副弔兒郎當的中二模樣還真沒看出來。

他停住腳步,無視掉周圍諸多炙熱的女性目光,看向穿着比平時正式許多的傢伙。

田宮勇斗毫不在意江源新一嫌棄的眼神,一把摟住他的脖子,模仿出某個骷髏的笑意。

「喲呵呵呵,我親愛的摯友啊,昨天的面試怎麼樣啊?成功沒有?」

「嗯,過程曲折了點兒,但是結果不錯。」

說起面試,江源新一的心情顯然很不錯,畢竟那可是時薪5000円的高級工作啊!

「家教對象好相處嗎?是不是美少女?」

想起那位刁蠻任性的平胸傲嬌少女,江源新一就開始頭疼,今天放學過後就得去給她補課,但是直到現在都還沒想好要以何種方式跟她相處。

看到江源新一的苦逼模樣,田宮勇斗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發出只有死黨之間才會出現的嘲笑。

「我猜肯定是個調皮的男生吧?真可憐啊,和那樣的同性單獨相處,時間久了肯定會產生心理陰影吧!」

江源新一滿腦子都在思考跟問題少女的第二次見面,如何讓她接納自己,根本沒工夫搭理田宮勇斗。

去教室的路上,勾肩搭背的兩人又遇到了從廁所出來的高村介,他也詢問了跟田宮勇斗差不多的問題,最後聽了田宮的回答后,嘆了一口氣拍了拍江源新一,表示同情。

來到自己的班級,一年三班,江源新一先後跟十幾位同學打招呼。

因為出眾的顏值和優異的學習成績,江源新一的人緣在高一生中並不差,甚至可以說是十分受歡迎。

但是許多人都苦於江源新一淡漠的性子,不知道該如何與他相處。

在許多人看來,江源新一的眼裏只有學習,哪怕是美少女主動跟他表白,都會被發了一張好人卡后再也沒有下文。

因此,在鎌倉高校的學校論壇上,甚至一度傳出校草江源新一是同性戀的傳聞。

對此,江源新一本人沒有任何解釋,如果能夠因此減少狂熱女性追求者的紛擾,說他那方面有問題都成。

回到自己的座位,前桌女生加藤愛臉色微紅的和他打招呼。

「早上好,江源君。」

「早上好,加藤同學。」

加藤愛訕訕的坐下,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這傢伙的性子實在是太淡漠了,明明只是很普通的問候,卻冷淡的根本無法將對話繼續下去。

或者說,江源新一這傢伙根本沒有對話的打算,那身拒人千里之外的氣息,足以拒絕大部分人。

不出所料,抽屜里又有一封情書。

「致江源君」

無論是紙質還是字跡,都跟之前的一樣,還有一股特殊的少女清香。

江源新一嘆了一口氣,這些女生就不能把時間花在有用的地方嗎?想跟他談戀愛是沒有任何結果的。

他把信封揉成球直接扔進了垃圾桶,忽然想到自己身上的系統,又默默的撿了回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