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松一愣,有些吃驚道:「也就是說全軍共有,中軍一千零二十人,前軍一千零二十三人,左軍一千,右軍一千,后軍二千三百人,總共就是六千三百四十三人?戰馬一千六百匹?」

趙盪一臉佩服道:「總管算的不錯,正是如此!」

姬松沒想到竟然多出這麼多人,中軍、左右兩軍還算正常,但蘇烈的前軍和后軍校尉的本部兵馬卻是不同。

前軍一千零二十三人,除了正卒一千人之外,還有二十三個專門的伙夫,還都是有馬的。

這蘇烈不像是被雪藏啊,剛才看其他幾人都對蘇烈帶有強烈的嫉妒之心,但卻什麼也不敢說,這蘇烈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還有這后軍竟然有二千多人,裏面掌管後勤的文書,喂馬的馬夫,做飯的伙夫,做雜務的雜役,這簡直就是個大雜燴啊!

不過他也清楚,這次的任務就是保證其他大軍的糧食供應,有這麼多人也說的過去,但怎麼看着裏面除了前軍和中軍,其他的都是烏合之眾?

隨後,姬松就叫他們解散了,只留下幾名校尉。

「蘇烈!」

「末將在!」

姬松來到跟前,看着這個性格大變的未來名將淡淡道:「可還記得本侯?」

「末將記得,還要多謝君侯當年維護!」蘇烈抱拳道。

姬松對他的話不可置否,而是問道:「為何別人的隊伍中大多都是步卒,而你的則全是騎兵?」

蘇烈一愣,沒想到會問道這個問題,但看到姬松的眼神,確認對方確實不清楚,這才說道:「這是大將軍的安排,末將也不知!」

「哦?」

姬松有些疑惑,但卻沒有再問下去,既然是叔父安排,那必有其道理,下次見面問問就是。

「后軍校尉王方!」

「末將在!」

王方聽到姬松叫到他的名字,快速上前道。

「從今日起,將你本部的正卒獨立出來,雜役,文書,伙夫,民夫等等也劃分清楚,獨建一營,可能做到?」姬松盯着他道。

「這………末將能!」王方聞言大喜,早就想將這些不能打仗的分出去了,他一個領兵校尉整日裏帶着這些人算怎麼回事兒?

「好了,回去后在你們本部中各自挑選十名隊正以上軍官,明日在校場集合,下去吧!」姬松最後吩咐道。

「諾,末將領命!」雖然對總管的命令有些疑惑,但還是大聲應道。

onclick=”hui” 第055章開創新的畫派

媚香樓之所以臨時關門歇業,為了營造一種神秘感,進行「飢餓銷售」。

只有吊足食客們和公子哥們的胃口,才能在最後的三天之內,迅速賺取一萬兩黃金!

林宇按計劃,把「秦淮八艷」叫到大廳,吩咐她們擺好造型,當模特。

緊接著,林宇親自持筆,給八位名姬繪畫肖像,作為媚香樓的商業宣傳廣告。

他利用國畫的顏料,採取現代水彩畫的技法,以寫實的風格,認真地完成了巨幅創作。

畫面中,八位名姬或站或坐,姿態不一,風華絕代!

「哇!如此逼真!實乃神筆!」

「畫得實在太像了!簡直不可思議啊!」

「公子的技法高超,獨樹一幟,嘆為觀止!」

「公子卓然不凡,開創了一個嶄新的畫派……」

八女圍觀欣賞,由衷地讚歎。

這幅畫,如果能夠歷經朝代的更替和戰火的洗禮,流傳到二十一世紀,必定價值上億元,成為收藏家狂熱追捧的作品!

林宇面帶微笑,繼續創作,又繪畫了許多逼真的燒烤美食,栩栩如生。

他吩咐李欣瑤,請工匠裝裱宣傳畫和美食畫,掛在大廳的入口處。

隨後,四家裁縫店的老闆抵達媚香樓,準備給「秦淮八艷」量體裁衣,製作演出的服裝。

當林宇展開所繪的時裝圖,四位老闆全驚呆了!

這是什麼奇特的衣裳?造型如此別緻?

居然露胳膊、露後背,還露大腿!

而且,露得十分巧妙,頗為含蓄,引人入勝。

林宇拿起一張旗袍的圖紙,笑著說:「各位老闆,你們嚴格按照我的要求,進行裁縫,誰做的好,額外獎勵一百兩銀子!」

面對金銀的賞賜,四位老闆不再疑慮,立即緊鑼密鼓地工作……

第七天,夜色嫵媚,月光醉人。

李欣瑤指揮「秦淮八艷」,在大廳內綵排,彈唱歌曲,練習舞蹈,配合非常默契。

這段時間,她們相處得十分融洽。

畢竟都是文藝女子,自幼接受良好的教育,修養和素質比較高。

當然,看似平靜的水面下邊,可能隱藏著洶湧的暗流。

顧眉生和寇白門,遲早會興風作浪……

林宇靠在椅子上,邊喝茶,邊欣賞眾女的表演。

兩個時辰后,綵排完畢。

林宇站起,朗聲說:「各位姑娘,你們辛苦了,我親自燒烤,給你們宵夜。」

秦淮八艷十分高興,忙去沐浴更衣。

李欣瑤用手絹擦拭額頭的汗珠,笑吟吟地問林宇:「你覺得,她們練的怎麼樣?」

林宇說:「練得很好!這水平,放到現實世界,相當於一支優秀的女子天團!」

李欣瑤說:「我認為,歌舞節目的優雅程度已經足夠了,是不是需要增加一些勁爆的元素?」

林宇說:「你選擇幾首節奏強勁的舞曲,我重新改編一下,用琵琶、古箏、小鼓、二胡進行演奏,效果肯定非同凡響,迷死那些公子哥和土豪!」

李欣瑤目露讚賞之色:「以你的音樂才華,在現實世界,百分之百成為歌星!」

林宇一本正經地調侃:「我對當歌星不感興趣!追求至高的燒烤廚藝,才是我的人生目標。」

忽然,李欣瑤壓低嗓音:「這八位如花似玉的姑娘,穿越到現實世界之後,怎麼安置?」

林宇說:「很簡單,在我的夢幻燒烤餐廳當員工。」

李欣瑤笑著說:「以她們的顏值、身材和才藝,個個都能成為明星!僅僅在你的燒烤餐廳里上班,太可惜了吧?」

林宇的濃眉微揚:「初期先當員工,同時表演歌舞節目,等燒烤餐廳發展壯大,我再成立餐飲集團,給秦淮八艷相應的股份!」

李欣瑤說:「看來,你的計劃蠻長遠呀。」

林宇注視著李欣瑤的雙眸:「你也可以加盟我的餐飲集團,繼續給我當助手,成為我最信賴的搭檔兼最親密的伴侶!」

瞬間,李欣瑤聽明白了,她的臉色倏地泛紅。

林宇問:「你不願意嗎?」

李欣瑤回答:「我……我當然願意,但是……我必須先給弟弟治病……」

林宇握住李欣瑤的手:「治病的事,你不用發愁,我會全力幫你!」

李欣瑤點點頭,倍感溫暖……

第八天的上午,媚香樓終於開門,恢復營業。

眾多書生墨客、紈絝子弟、富商土豪,紛涌而至!

他們爭先恐後,幾乎擠破了門檻!

誰知,大廳內設置了關卡,十名壯漢並排而戰,擋住道路。

前方豎立一隻牌子,寫著紅色的大字:入場費,每位五十兩銀子!

在明朝末年,五十兩銀子可兌換成五兩黃金。

這筆入場費,直接勸退那些想湊熱鬧但囊中羞澀的窮書生和市井之徒。

林宇的目標明確,必須在三天之內,賺到一萬兩黃金,完成《萬界燒烤系統》的任務。

因此,媚香樓的顧客定位也非常準確,只歡迎有錢的公子哥和富商土豪,拒絕酸秀才。

老子賣燒烤,哪有閑心吟詩作對,附庸風雅?

眾人站在牌子前,議論紛紛。

「入場費五十兩銀子!太貴了!」

「進門要五十兩銀子,如果見陳圓圓,要多少銀子呢?」

「聽董小宛唱支曲,不知又要多少銀子?」

「你們瞧,這幅畫很逼真啊!」

「分明是陳圓圓、董小宛和李香君等八位姑娘啊!」

「畫技精湛,書法俊秀!高人之作!」

「聽秦淮八艷唱曲,吃燒烤美食!」

……

紈絝子弟們按耐不住好奇心,迅速掏出銀子,準備走進大廳。

「讓開!讓開!」

後方響起粗魯的叫喊聲!

只見六名僕人氣焰囂張,硬生生地分開人群,擠出道路。

緊接著,四位書生搖著紙扇,昂首闊步地登場。

李欣瑤驚呼:「金陵四公子!」

沒錯,正是陳貞慧、冒辟疆、侯方域和方以智!

一個僕人大聲宣布:「各位,都請回吧!今天,四公子包下了媚香樓!」

林宇頓時一怔,卧槽,「金陵四公子」居然想包場玩!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