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樣子的江亦琛哪有半點社會精英的樣子,完全就是一個地痞流氓,顧念呆住了,腦海里猛然想起多年前他跟人鬥毆滿臉鮮血的樣子,她遞了包紙,就匆匆跑開了。

後來聽說江亦琛為了他心中的女神跟人家大打出手。

正在她發獃的時候,江亦琛握住她的手,將她帶進電梯:「走!」

住在星河雅苑的非富即貴,看剛才那男人的樣子估計是個不成器的富二代之類的。

握住顧念的手的時候,江亦琛明顯感受到了她的顫抖,他擰眉:「嚇到你了?」

顧念呼了口氣,「沒有!」

她的模樣很平靜,完全沒有一點激動的樣子,也一點都沒有為他剛才的行動鼓掌叫好的想法,江亦琛挑了挑眉,一直隱忍的怒意瞬間被帶了出來。

男人隨即單手撐在她的一側,另一隻手抬高她下巴,俯身吻了下去。 與五代道別,龍天宇騎着變成重機車的龍帝哥萊姆打算直接回到公寓之中。

由於未確認生命體5號作亂的原因,警察已經對這一帶發出了疏散通知再加上現在是晚上,所以龍天宇一路行駛居然一個人都沒有看見。

昏暗的街道上,龍天宇慢悠悠的騎着車。街道上的路燈好像接觸有些不好,燈光一閃一閃的顯得有些詭異。

突然,一個藍色的鯨魚怪人在路燈閃爍時出現在了龍天宇的前方。龍天宇當即捏緊兩邊握把的剎車,停了下來。

「空我(Kuuga)。」鯨魚怪人沒有攻擊龍天宇,它深深的看了龍天宇一眼,如是說道。

「水之上神尊者(EloftheWater)。」龍天宇也認出了對方的身份,他當即跳下車,直接變身為空我驚異全能形態。金色的雷電遊走全身,手部的背甲上銘刻着代表了雷電的臨多文字。

司掌雷電的戰士——空我驚異形態!

龍天宇擺出戰鬥姿態,緊張的看着對方。目前自己的腰帶還沒有修復,自己只能變身驚異形態且力量發揮不完全,對付上神尊者還是顯得有些困難的。

亞極陀基礎形態以及三位一體大約對應空我升華,燃燒形態大約與上神尊者的實力差不多與葛集團三巨頭是同一戰力,閃耀亞極陀以及被暗之力加強后的上神尊者則是對應驚異空我,雙重紋章階段的閃耀亞極陀則是對應究極。

現在以不完全的驚異空我對上上神尊者,龍天宇與對方的勝負只在五五之間。

「人類的戰士,我無意與你戰鬥。」水天使拄著類似叉子一般的武器,如是說道。

「哼,那天晚上你偷襲菲莉斯的事情我可還沒有忘記。要不是你,古朗基一族也不會復甦,你知道這樣會死去多少無辜的人民嗎!」龍天宇冷聲喝道,雖然自己有些忌憚對方,不過龍天宇也不虛它。

要不是那天晚上水天使偷襲菲莉斯,使她的騎士踢沒有命中達古巴,還讓達古巴離開釋放出了古朗基一族,龍天宇和菲莉斯兩人早就完成了主線任務二,並且能夠拯救那些原劇中被古朗基屠殺的人類。

龍天宇沒有那種一定要拯救所有人的想法,他不是神救不了所有人,但是對於能夠伸手拯救的生命,他一定會去儘力抓住!

「人類的戰士啊,我們尊者並沒有被我神賦予阻止人類一方內戰的職責。從始至終,自我神發起大洪水滅世后,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消滅那些被光之力污染了的人類。我們不是普通人類的敵人,我們的目標從始至終都只有亞極陀(AgitΩ)以及即將覺醒光之力的人類。古朗基是受到了靈石影響的人類,並非光之力,所以不是我們的目標。」水天使開口向龍天宇說明。

在太古時代,比起超古代還要遙遠的年代,人類與尊者之間發生了一場大戰,人類一方有着創世神的兄弟光之力火之上神尊者(火天使)普羅米斯,而另一方則是除了普羅米斯以及創世神之外的六位上神尊者以及它們的手下。

普羅米斯對將人類當成家畜般對待的天使感到厭惡,而選擇了人類一方並與創世神暗之力對立。

他過與人類交配將自身的光之力傳遞給了人類,給予了人類力量。

普羅米斯認為人類需要能夠保護自己的力量。

但是這一舉動卻惹怒了創世神暗之力斗真。因為得到了過於強大的力量,有些覺醒了的人類不再是被暗之力斗真所創造時的善良、團結,他們因為過於強大的力量而逐漸變得傲慢、開始用力量來欺壓同類、作威作福。

斗真認為,人類只需要是人類就好。只需要是那個他所創造的可愛、單純的人類。

兩人的理念無法得到對方的認同。最終,光之力與暗之力在哈米吉多頓展開了大戰。不過光之力終究沒有兄長暗之力成長的快,被暗之力打成了重傷。

最後的最後,普羅米斯將自己的大部分力量分散到了所以的人類之間。

【總有一天,未來的某個時候……在人類裏面,我的力量會覺醒的。那時,人類就不再是你的東西了。】留下這一句話,光之力普羅米斯便消失在了斗真面前。

而暗之力斗真則是憤怒的幾乎發狂,對於自己創造的人類,斗真是真正喜愛的,但是對於自己如同孩子一般的人類卻在普羅米斯的干涉下變得不再是自己的孩子。

極致的喜愛被扭曲,所以在那之後他讓手下六位上神尊者發動了滅世大洪水。

斗真本人雖然很討厭光之力,但是即使是被光之力污染,斗真仍然愛着自己的孩子,愛着人類。看着自己孩子們的哀嚎,斗真引導人類創造了諾亞方舟使得所有物種得以延續。

斗真發動了滅世,自己卻又拯救了想要消滅的人類,扭曲而矛盾的愛,這便是斗真對於人類的感情。

「那麼,靈石到底是什麼東西?」龍天宇開口問道,既然這個世界的世界觀有黑神,那麼作為創造了這整個宇宙的神明的手下,也許它能夠告訴龍天宇靈石的來歷。

龍天宇可沒有忘記,試作型亞古魯腰帶的靈石吸取了自己腰帶中多餘的AXA能量,按照主神的之前的說明,這個世界的亞瑪達姆靈石是AXA碎片,那麼這個起源世界也許能為龍天宇提供不少有用的信息。

「你們所持有的靈石,在某種意義上是與光之力相反的存在。是我神暗之力的一部分。當年我神與光之力的大戰,也是使得我神散溢出了一部分力量。那股力量隨着時間沉澱成了一塊巨大的靈石在天外飄蕩,最終化為隕石落到了地球。大部分的靈石被古朗基一族獲得,而幾塊散落的碎塊則是落到了臨多一族。某種程度上,古朗基、空我以及我們尊者是一樣的存在。」水天使沉吟了一番,對着龍天宇說道。

「我和你們可不一樣。」龍天宇當即回答。也許他們之間的力量來源是一樣的,但是如何使用這份力量的心卻是天壤之別。

「你總有一天會明白的。距離我神復甦的日子也不遠了。我這一次是來警告你……遠離那個覺醒了光之力的女人,否則我們會將你當做威脅而排除。」

說完,水天使便隨着閃爍的燈光消失不見。

喜歡阿宅的無限之旅請大家收藏:()阿宅的無限之旅新樂文更新速度最快。 「歡迎光臨,我的鎮長大人。」

一道聲響突然自半空傳來,隨即就見幾道身影從空中落下。

青面獠牙,背後一雙翅膀扇動間緩緩收回。

「這,開槍,快開槍!」

隨着鎮長的一聲令下,無數聲槍響響徹雲霄。只是那戰果卻差強人意!

面前的幾名吸血鬼依舊站在原地,甚至連動都沒動。雖然身上多了幾個槍眼,但是他們卻依舊談笑風生。

「我一直覺得你是一位聰明的鎮長先生,明哲保身,所以我才沒有對你動手。

可如今看來,你的表現太讓我失望了。既然這樣,也就沒有留下你的必要了!」

說完,幾個吸血鬼就立刻露出獠牙撲向鎮長他們一行人。

緊要關頭,鎮長突然從懷裏掏出幾個瓶子,然後一股腦的全部丟向面前的吸血鬼,緊接着便立刻招呼眾人趕緊逃跑。

「砰」

瓶子炸裂,一攤無色透明液體灑在吸血鬼的身上,頓時猶如產生化學反應一樣冒出陣陣白煙。

劇烈的疼痛不得不讓他們放棄了追蹤,轉而處理身上的傷勢。

逃脫出來的鎮長,回到鎮上的第一件事就是從牢房提出書店老闆卡爾,讓他立刻帶人圍剿屠宰場的吸血鬼。

這次也多虧他留了個心眼,準備了一些聖水在身上,不然只怕他現在已經如同那些失蹤人員一樣,消失在這個世界了!

所以他調集鎮上的所有警務人員,打算讓卡爾對他們進行培訓,然後將那些該死的吸血鬼全部處死。

於是卡爾臨危受命,雖不滿之前無辜被抓的事情,但是依舊還是選擇站了出來。

然後在進行了一白天的講解后,當晚他們就被迫參與實踐。

倒不是卡爾不通情達理,讓他們送死。而是那些吸血鬼趁著夜色再次前來入侵,讓他們不得不進行反擊。

不過雖然是被迫反擊,但是齊全的裝備還是讓他們暫時擊退了吸血鬼。

雖然有兩名警務人員因此喪生,卻也讓更多的警務人員明白吸血鬼並非不可戰勝的,同時也讓他們知道了一些吸血鬼的弱點。為他們之後的戰鬥積累了經驗!

事件發展到這裏,鎮長也就不在打算隱瞞真相,第二天開始,便在鎮上組織人員戰鬥,並建立防禦工事,向上級請求支援。

只是支援的結果,相信大家也已經知道!

隨後小鎮便孤軍奮戰,開始了長達數月的人鬼大戰,直到我的到來。

這期間雙方互有死傷,也讓鎮上的居民養成了白天睡覺晚上戰鬥的習慣,因此這裏才會這麼荒涼。

而我在聽完這一切后,說實話,我很佩服鎮上居民的勇敢。如果換作別人遇到這種事,恐怕早就逃離這裏了。

可這個小鎮的居民居然選擇了最困難的一條路,反抗,將吸血鬼趕出他們的家園。

這讓我欽佩的同時,也下定決心要幫助一下這裏的居民。

不過按理來說這裏如果真有吸血鬼出沒的話,諾伯應該能夠聞出對方的氣味才對。這點讓我很是介意!

但卡爾後邊的話,卻替我解開了疑惑。

「因為連日來的戰鬥,以及鎮上居民的奮勇反抗,那些吸血鬼似乎由於口糧的缺少,或者是休養生息,漸漸減少了攻擊的頻率。

從最開始的每天都來,到現在月圓之夜才來一次。不過這也讓我們有了一定的喘息之機,可以晒晒太陽,進行一些耕作,培育一下莊稼。

只不過今天就是月圓之夜,所以大家現在都在養精蓄銳,為夜晚的戰鬥做準備!」

「原來如此!這還真是來的早不如來的巧,你放心,既然讓我碰到了,那麼晚上的戰鬥就算我一份,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

我自信的一笑,同時對諾伯使了個顏色,讓他晚上好好發揮,不然就太丟狼人的臉了!

。 東方層雲鑲滿銀片,這一夜既靜又安寧。

此刻,她大汗淋漓,又熱又喘。

出義莊后的小路,乃碎石鋪就,一路顛簸。

接着一截泥土道,更不好走,路面高低不平,板車推在上頭,左右手使力不均,一會過去,兩邊虎口便磨出了櫻桃大的血泡,稍作用力,血泡復又破裂,像魚皮粘在手心,稠血將車把手染紅,扎得人又痛又麻,兩條腿一旦停下,便抖個不停,饒是如此,她仍沒有放棄。

聶小魚只是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實際內心之剛強,未必就要比醉心打打殺殺的江湖兒女遜色多少。

晨陽中,她停了一停,喘了幾口氣。

天猶未亮時,她就起來了,一車又一車,將院邊的屍體挪移到亂墳崗。

原本計劃着,在早飯前就將屍體統統轉運完畢,用罷早飯,再來刨一個大坑,將大家一場掩埋,也算是她仁至義盡。

可惜,她到底高估了自己的力氣,眼下這才第三車,她就已經筋疲力盡,按這個進度,若想將屍體通通埋葬,只怕一日光陰都未必夠用。

放眼一看,滿目蕭索。

陰氣凝滯之地,本就令人膽寒,更何況到處都是歪歪倒倒的墓牌與破破爛爛的墳包,更加不堪入目。

四下的花草頹敗不堪,全是被凍傷的跡象,化水似的,耷拉着身子。眼前的綠不是綠,河床底部,那些無骨的青荇,可惜這裏沒有水,無法令這些青荇恣意招搖,只好似牛羊被剝下來的皮,軟塌塌地趴在地上。

想來這裏,就是承接過昨日一場大戰的地方了。

她嘆了口氣,抬起手背,揩去滑到眼角邊的汗水,聞着自己身上的酸臭氣味,仔細回想,這已經是爹爹死去的第四天了,也是她不沐不洗的第四天。

想到爹爹,又發了場呆,心裏一酸,眼裏禁不住有淚意打轉。

接着,再次重新振作起來,日頭漸亮,放下這一車的屍體,她該回去準備早飯了。

一徑卯足力氣,擋在她面前的,是這一路最難行的小土坡,翻過去就是亂墳堆。

鬆了松發酸發黏的十指,她重新握回把手,身子放低,腳步邁開,姿態活像一頭髮怒的水牛,硬憑着體內微不足道的力氣,真將板車與板車上一動不動的屍體運上了土坡。

轉眼,卻是嚇得一動不動,停罷,她一臉驚恐地望着前方,前方,正悠然站着幾條烏黑油亮的野狗。

這些可怖的生靈,使四下充滿了野性的氣息,一雙雙青森的眼裏,倒映着來自地獄的暴戾與嗜血,幾枚雄壯的利齒,是殺性,是野蠻,也是毫無理智。

這些膘肥體壯的傢伙,大約是被屍體引過來的。

放下板車,她一臉警惕地慢慢向後倒退,心中猛作一突,目光一掃,至少有七、八條野狗圍在這兒。

乍然,一條身形勻稱的野狗含着兇猛的吟叫,勁撲過來。

好在她及時將身一側,跳到一邊,才躲過一劫。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