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璃王府與你又沒有利益糾紛。真正獲利的,當然是那個喜歡你的女人。看到你們夫妻鬧矛盾,她就可以趁人之危,坐收漁翁之利。趙王,這個人是誰,還需要我說得清楚一點嗎?」雲若月道。

「你是說蘇常笑?不會的,一定不會是她。她剛才去找薇兒解釋的時候,還被薇兒打得很嚴重,她怎麼可能做這種事?」趙王憤怒的道。

「蘇常笑去找天薇了?天薇沒事吧?」雲若月趕緊問。

「她沒事,她反而大發雷霆,把蘇常笑的臉都打腫了,還拿簪子把蘇常笑的手臂給划傷了。」

「你說天薇拿簪子划蘇常笑?我不相信她是這種人,就算是她做的,她肯定是被蘇常笑刺激了才會這樣。不過天薇她懷有身孕,她很珍惜自己的孩子,她絕對不會冒着風險打蘇常笑,說不定是蘇常笑自己打自己來栽贓她的!」雲若月道。

旁邊的鳳兒也道:「對,蘇常笑這個女人心機深沉,慣會裝,這很像她的行事作風。否則,她為什麼早不去晚不去,偏偏這個時候去找趙王妃。」

看到大家都討厭蘇常笑,趙王愣了一下。

難道這件事真的與蘇常笑有關?

他惱怒的拂了拂袖,「行了,等本王馬上去調查,看看到底是誰在搞鬼!」

說完,他又怒氣沖沖的走掉了,像只斗敗的公雞。

等趙王一走,雲若月就擔憂的看向楚玄辰,「這件事一定是蘇常笑挑撥的,她這樣挑撥,就是為了惹趙王和趙王妃吵架,你說天薇有沒有被氣得動胎氣?我要不要去看看她?」

「她應該沒事,否則趙王沒有閑心來找我們。本王本來不想再摻合他們家的事,既然你那麼關心趙王妃,本王馬上叫陌竹派人去趙王府打探一下,看趙王妃有沒有事。」楚玄辰道。

「好,謝謝你。」雲若月道。

「王爺,蘇世子和長公主來了,他們說是要給王爺捐款!」這時,外面響起門房的聲音。

這時,長公主和蘇七少,已經領着幾個抬箱子的下人走了進來。

長公主一走進來,便道,「玄辰,若月,我和世子知道你們要籌賑災款,所以合力捐了三十萬兩銀子來支持你們。」

說着,她命人打開了箱子。

等箱子一打開,裏面便是閃著銀光的銀子,大錠大錠的,看得人直流口水。

雲若月沒想到長公主他們竟然會捐這麼多錢,她真的很感動。

但楚玄辰卻溫和的說,「皇姐,我不用你們捐款,全都抬回去。至於籌款一事,你們放心,我自有辦法。」 林龍於煉獄中咆哮!

恨不得打破這樊籠掙脫現世,去替林凡擋災,滅劫。

楚臉色驟變,哀嘆:「雖然不想說,但節哀。」

「你說什麼?」林龍怒,雙眸紅彤彤,是身軀有龍化的趨向,好像下一秒就要暴起殺人。

楚嘆息:「滅神符,那是唯有神祗才能祭煉而出的天物,滅神符下無生機,要承認事實。」

天龍尊者等皆色變。

雖然他們不知這滅神符威名,但看那簇火焰,在聽楚之言,出自神祗之手,就都知曉滅神符之恐怖,全都絕望了。

沒有人認為林凡能活下來,那不現實,沒聽見,就連疑似半神的存在,都被磨滅了嗎?

「哈哈……啊哈哈哈哈……本尊雖死,但能替族中抹殺你這尊大敵,更能磨滅疑似紀元主,足有資格穩定至高神祗果味的萬世英傑,值了!」

皇族老大在狂笑,他的身軀越發的淡了。

為了徹底激活這滅神符的威能,他竭盡全力,燃燒魂與魄及軀,此時他是彌留之際,只是在強撐,要親眼目睹林凡被滅神符碾殺成齏粉,被焚燒成黑灰。

|「熊熊!」

那是道火!

是神祗神紋化作的憤怒,要磨滅一切所指,太恐怖了,就算是這有毒神遺留規則所庇護的大幕,都皸裂了,要炸開,徹底出現現世中。

可以看見,這簇火焰中,有人影在掙扎,咆哮,拳印轟隆,大界滾動,那人影似在推演寰宇之謎,在演化時空長河。

「沒用,哪怕你有成神之資,但你還沒成神呢,等死,我見證你的落幕。」皇族老大眼中儘是殘忍的快意,嘿嘿笑:「你就宛若那璀璨的煙火,但最先墜落的煙火,永遠都是最絢爛的那一顆。」

「給本尊——滾!」

那簇火焰中,一聲震天怒吼起,整座神墓都在顫動,山石等滾落,煙塵大作。

「怎麼可能!」

皇族老大聲嘶力竭,不可置信的怒吼。

那簇火焰中,陡然升起兩輪大日!

一耀眼如天火,一卻是冷幽幽如寒域!

「那是——」

楚見多識廣,瞳孔陡縮,驚叫道:「神紋?」

林龍愕然,而後哈哈大笑。

他認出來了,這是『生』與『死』神紋。

在林凡幼年時得到,一直不曾放棄過鑽研與學習。

此時竟然發揮出了應有的部分威力。

「破!」

伴隨一聲怒吼,那兩輪大日,一上升而去,勢不可擋宛若要替代這成神路上真正的烈日,一緩緩下沉,壓得時空嘎吱響,似要沉入地府去。

他撐裂;神火。

林凡出現了,他掙脫出了必死的樊籠,如潛龍出淵,一躍而起。

「就憑這?想殺我?你配嗎?」

林凡舌綻春雷,數丈長的寒光從他的眼眸噴薄而出,若非是皇族老大已經在滅亡中,根本不用他動手,他會將此人生撕!

「嘿……」皇族老大慘笑:「天不助我,天亡我皇族;家主啊……」

他沒說完,但就這般消失了,徹底天地無蹤。

「林兄!」

林龍衝來了、。

林凡確定己身無礙,並消磨滅神符危險后,自然將他們放出。

「我沒事。」林凡笑着開口。

但真實並非如此。

他藏在戰袍中的手微顫,在滴血,又被金色的電絲直接焚毀。

很艱險,只差半步,那時,就算是慢上一秒,他都死去,若非是這麼多年對於『生』『死』符文從未停止過觀摩與研究,若非是機緣巧合進入了異世,精修了漫長歲月,修為大幅提升,這一劫,他根本過不去,會死。

「林兄真是神人啊。」楚苦笑,道:「據我所知,這滅神符傳世共有三枚,共誅殺至尊級強者十三人,半神強者一人,卻是沒想到,最後一枚滅神符誅殺最後一人,卻是失敗了,林兄,只憑此,你足以傲世萬代,被人銘刻在修鍊史冊上,後來者無論多麼驚艷,都要折服。0」

林凡呵呵笑:「僥倖而已。」

突然,林凡眉角輕輕一挑,林龍臉色微變。

「呵呵,的確是僥倖。」

驀然有人開口。

這墓中,竟然還有人!

且,此人,藏得太深,竟然直到現在才出現。

此人渾身籠罩黑袍中,他所立之地,一片黑暗,他宛若黑暗之主。

但林凡卻是半點都不意外,平淡道:「原以為你至少要等到本尊將那宮闕大門打開,你才會出現。」

這人聳肩:「你瞞得過別人,瞞不過本尊,你受傷,而且極重。」

他說得極為肯定與堅決。

林凡臉色微變。

「你是……」楚像是想起了什麼,而後差點因為驚訝而跳起來:「你是萬年前的影流主?」

「喲呵,萬年後,竟然還有人記得本尊這個名號?」影流主眯笑,而後突然冷冽下來:「所以,除了林凡外,你們都可死了。」

楚臉色難看到極點:「林兄,此人太強了,打通了一條成神路,但卻是在最終抵達唯一真路時嘆息而退,沒有進入。」

「什麼?打通了一條成神路?」天龍尊者驚叫。

但影流主卻是不以為意:「不值一提,前塵往事而已。」

林凡神情凝重。

成神路不止一條,廣而周知。

但能打通成神路的,唯一最強者。

其實上,自古而今,因成神路而成神者,無一不是打通了一條成神路,而後各條成神路上最強者,在那唯一真路中去廝殺,最後活下來的那一人,便能得果味,成大道,壓蓋萬世。

他說得輕飄飄。

但誰敢小覷這種人物?

只是靜靜站在那,就讓天龍尊者與毒天驕喘不過氣來,宛若在此時,有兩堵神山鎮壓在他們的魂與魄上。

「哼!」

林凡冷哼,踏前一步,氣勢如虹,頓時讓天龍尊者與毒天驕的壓力驟減,連連喘息之後,才恢復了正常。

「還不錯。」

影流主微微詫異。

似驚訝於林凡竟然能抵擋住他的域。

但無論是楚,又或者是林龍都知道,在這場沒有煙火氣的對比下,;林凡落下風。

只因,影流主沒有任何故意,只是憑藉自身氣息,就讓林凡不得不用出全力,才能抵消那種壓力。

對比之下,勝負立分。 劍南界,一座空蕩蕩的古城中。張若塵與周遭、申屠雲空、大森羅皇,當然還有夜遊大師的那道分身,會合到了一起。

他們相繼將一枚空間玲瓏球,交給張若塵。

張若塵使用精神力查探了一番,四枚空間玲瓏球的內部星球上,現在已是遍布生靈,數量達到數十億。

如此短暫的時間,他們能夠做到這個程度,倒也算是儘力了!

張若塵將三人誇讚了一番,隨即,取出三株元會級聖葯,賞賜給他們。三人喜不勝收,頓時覺得張若塵豪爽過人。

他們卻不知,這三株元會級聖葯,不過是張若塵身上的九牛一毛。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