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新艷覺得陸細辛技法確實不錯,但是在創意上面就差點意思。

考題是春天,她居然就畫了一片綠草,著實平庸得很。

溫新艷和楊莎討論來討論去,最後還是覺得夏未央勝算大。

說到夏未央,楊莎皺眉:「我覺得她的畫一般,都是炒作起來的。」

「畫這個東西,本來就是很主觀的,你覺得不好,別人未必覺得不好。」溫新艷持相反意見,她反倒覺得夏未央的畫不錯,有種抽象的美感,很有靈氣。

不然也不會在國內外都有很大的名氣。

更重要的是,聽說這次決賽引入了大眾評審,每個人都能投票,一個手機號算作一張票,夏未央的名氣會給她吸引很多投票。

【繪圖員】雖然名氣很大,但是目前知道陸細辛就是【繪圖員】的人並不多,只在內部小範圍流傳。

跟夏未央比起來,勝算不高。

說到大眾評審這裡,楊莎也嘆了口氣。

不想了,先比賽吧。

陸細辛拿著畫板,在門口遇見了夏未央。

夏未央今天氣色很好,精神很高,跟陸細辛見面時,還打了個招呼:「陸小姐,早上好。」。「能有多重要?都推了吧,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莫丞州是鐵了心了要去找江枝和莫自傑,開口說道。

屈悠悠聽見莫丞州說的這麼堅決,還是想繼續勸他,說話的聲音都忍不住提高了。

「但是接下來幾天的行程,要是您不出現的話會對公司造成很大的損失的。」

屈悠悠想要搬出公司的損失來限制莫丞州,但是莫丞州根本就不聽屈悠悠說的話。

看到莫丞州這樣,屈悠悠嘆了口氣,直接開口說道:「莫總,您不要再被江枝那個女人迷惑了好不好?那……

《穿書後男主逼我改結局》第八百一十六章父子齊心 奈良鹿久的怕老婆屬性,可以說是已經點滿了。

畢竟,在原著里第四次忍界大戰中,最後身處指揮本部,面臨十尾尾獸玉的轟炸,臨犧牲之前還給自己的兒子說,藏私房錢的地方讓兒子給他處理好,免得被老婆給發現……

這一情節還是很讓人印象深刻的。

雖然被揭穿本意,但波風水門也只是打趣一下而已,很快就放奈良鹿久趕回家向老婆大人復命了。

調笑了別人,自然免不了想起亡妻漩渦玖辛奈。

波風水門在回家的路上,本能的回憶起原身體主人和漩渦玖辛奈曾經生活中過往的種種。

有趣的是,原水門雖然說不上是個怕老婆的人,但對於強勢的漩渦玖辛奈,也算是事事依順,這一點從他在和玖辛奈共赴黃泉時,才第一次在爭論中壓過玖辛奈就可以看得出。

說句開車的題外話,原水門在那種事情上,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玖辛奈之下的……

這也難怪,穢土水門會在第一次見到小櫻和鳴人時,會誤以為小櫻在某些方面,與玖辛奈有些相似。

在這個世界,逆天的復活之術並非難事。

事實上,拋開完成復活之術的難度不說,現波風水門此刻並沒有做好充足的心理準備,去面對死而復生的玖辛奈。

四代火影是個近乎完美的人,而然佔據了這個身體的現波風水門,卻並不完美。

他不是真正的波風水門。

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鳴人的父親,和玖辛奈的丈夫,甚至是木葉的第四代火影。

雖然這段時間裡,他已經極力再首先向著稱職的火影方向所發展,不過內心之中,靈魂為現代人的贏韌,還是覺得,真正的成為波風水門,還需要很長的適應期。

等閑暇時,就算是為了將來的鳴人,研究一下穢土轉生這個禁術吧……

不知為何,波風水門忽然心頭忍不住生了這個念頭。

獨自漫步在昏暗的路燈下,一陣寒風迎面吹來,微涼之意,很快刺激著波風水門,令其從失神沉思的狀態回到了現實中。

此時的街道上還覆著一層薄薄的積雪,在此初冬之夜,空曠的街景,令波風水門心中頓時莫名的生出些許落寞感。

散步到這裡,應該也差不多了。

將感知之力,鎖定在了家中印記之處后,波風水門便發動了飛雷神之術,緊接著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

……

第二天清晨,像往常一樣,波風水門走出了家門。

使出了影分身,派其趕往了火影大樓后,本體卻並沒有前往妙木山,而是穿戴著整齊的火影袍,向著木葉村中,某個勢力不小的家族駐地而去。

他今天要去拜訪的這個木葉的元老一族,稍微有些特殊。

這個家族也是木葉早期創立時,便加入進來的其中一個大家族。雖然不如宇智波和日向一樣勢力龐大,但對於木葉的影響力卻不小。

尤其是,在家族中出了一名任職火影的族人後……

波風水門沒有花費太多時間,就很快進入了一片離木葉中心地區較近的忍者族地里。

一路走來,迎面遇到的行人們紛紛行禮。

波風水門則是微笑著點頭示意。

現在正值戰爭時期,族地中的忍者顯得極為少見,所以大部分和善的村民,都是猿飛一族的普通民眾。

根據記憶里猿飛日斬的住宅位置,沒走多遠,一幢還算宏偉的古樸建築,便映入了波風水門的眼中。不得不承認,猿飛一族的底蘊還是很深厚的。

牆上的族徽,與古老獨特的建築風格,都彰顯著特別的氣質。

剛入院中,一名猿飛一族的僕人,便迎了上來。

「火影大人,您、您怎麼來了……」來者是個面色惶恐的白髮老頭,相面憨厚樸實。

可以看得出,他對於波風水門的到來,感到非常的驚訝。

甚至可以說,頭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觸現任火影大人,在以往,他都是和廣大村民一般,唯有抬頭張望火影雕像,才能辨識現任火影的相貌。

波風水門溫和的一笑,也是直接表明了目的:「我來此是拜訪猿飛一族族長,猿飛良平的,你們族長大人應該在吧……」

說話間,他也是摘下了頭上的火影斗笠,露出了自己俊朗的容貌。

三代火影猿飛日斬有兩個兒子,大兒子猿飛良平和其妻子曾經都是暗部的成員,在三代在任火影期間,幾乎是猿飛日斬左右手一般的存在。

九尾之亂后,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犧牲,他的大兒子和大兒媳,兩人也順勢隱退。

猿飛良平回到了家族中接任主事者,其妻子則是轉到了行政部門。

之所以來猿飛一族的駐地,當然是為了那守護忍的事情。波風水門想讓猿飛阿斯瑪和原作一樣,去接任那守護忍十二士的位置。

原作里,三代火影是怎麼應對火之國大名的,他並不知道。

但從結果來看,猿飛阿斯瑪當然是忠於木葉的,所以在波風水門看來,讓他和原劇情一樣,去做大名的守護忍,無疑是非常放心的。

畢竟,阿斯瑪有著火之意志,且心向木葉,這一點毋庸置疑。

長遠來看,就算守護忍十二士,因為自己的蝴蝶效應,沒有發生分裂,而繼續的存在了下去,但有著猿飛阿斯瑪的存在,也能夠將其當做木葉在大名護衛隊里的眼線了……

聽聞波風水門的詢問后,這名猿飛一族的白髮老僕先是一愣,隨後立即點了點頭恭敬的回道:「族長大人今天並未出門,請容我這就去通報……」

說著,便立即引導波風水門,先進入客廳就坐。

一路上跟隨著這名白髮老僕,波風水門也是趁機遊覽了一番,這個和宇智波同為火遁忍術出名的木葉名門,其族長家宅邸的院落布局。

猿飛日斬家的宅邸,就和整個猿飛一族族人的行事風格一樣的低調。

雖然宅院的佔地面積不小,但內中布局卻雅緻而不奢華,古樸而不簡陋。

在客廳內入座后沒多久,波風水門就見到了匆忙趕來的猿飛良平,對於四代目火影的突然造訪,他顯然也非常的意外。

……。 回到至尊聖院,楊昊並未懈怠,短暫的休息之後,立馬就進入悟道境之中。

在凝輪二重境停留多日,神元愈發凝實,根基更加穩固,完全可以朝着下個境界衝刺。

在這期間,小黑時刻相伴左右,他在這裏沒什麼事干,楊昊修鍊的時候,他也就只能在旁邊枯坐發獃,甚是無趣。

楊昊見狀,心念一動,抿嘴道:「平安,你不妨試試,能否在這片天地之間感應到某種特別的力量。」

陳平安是小黑的大名,他已不再是從前那個青澀的少年,不便一直用外號來稱呼。

陳平安聞言,略顯茫然,而後搖頭憨笑道:「少爺,我不是那塊料,你就別在我身上勞心費神了。」

「無妨,反正也閑來無事,不如就碰碰運氣,況且這裏的傳承與天賦無關,一切皆靠機緣。」

楊昊無所謂的說着,然後便教他入定之法。

陳平安的天賦的確很差,僅是進入悟道境,都要領悟很久才能進入狀態。

不過楊昊很有耐心,畢竟是一起長大的玩伴,他很想將陳平安引入道途,並不是為了與人爭鋒,只是希望他在這亂世之中,多一些自保的手段罷了。

轉瞬間,兩日已過,陳平安並未有絲毫動靜,但也並未從悟道境中蘇醒過來,這說明他還在領悟當中,或許有一定的收穫。

畢竟像他這樣的普通人,若是沒有任何感觸的話,不可能在悟道境中,沉浸這麼長的時間。

「莫非平安真的能感悟到至尊意志?」

楊昊對此充滿期盼,而後一抹笑意浮上面容,「但願平安能有此機緣吧!」他抿嘴笑了笑。

與此同時,元靈郡城,今天格外熱鬧。

日上三竿的時候,郡城上空,突然鋪開一條金光大道,宛如神祇出行,整個街道上面都瀰漫着神聖的氣息。

不多時,遠方天際,突然湧現很多坐騎,皆是血脈極其珍貴的飛禽走獸,比雙翼火凰更具威勢。

最前方是一頭黃金獅子開道,背上坐着一名年輕男子。

此人身高八尺,披着金色戰袍,十分神武,猶如一尊蓋世戰神,眉宇間的英氣迫人,神光凝聚之間,燦若朝陽,能給人帶來強烈的壓迫感。

郡城的武者們看到他時,臉上無不露出驚詫的表情。

「蕭家少主,蕭戰!」

眾人對他並不陌生,因為蕭家在元靈郡是名門望族,地位超然,甚至能跟靈武仙院齊名,因為蕭家祖上出過武王。

因此,凡是蕭家的嫡系後裔,身上皆流淌著武王血脈。

承受先祖庇佑,武王血脈可以令他們的天賦極其卓越,遠超一般的天驕。

蕭戰就更不同凡響了,因為他是武王府的弟子,不僅天賦出眾,身份地位更是無可比擬,在元靈郡幾乎是傳說般的存在。

「蕭戰一直在武王府深造,數年也難得回來一次,這次突然回歸,該不會是有什麼大事發生吧?」眾人一臉驚疑。

「前些天我就聽說了,蕭少主這次回來是為了一樁婚事。」一名散修煞有其事的開口道。

身邊人聞言,立馬就來了興趣,「婚事?蕭少主這是看上誰家的明珠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