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知道。」盛君博不耐煩:「哎呀,別管了,管他什麼地方,先過去再說。」

一行人開着車到了珍饈坊,進去后才知道,這裏居然是個自助廚房。

都是處理好的食材,山珍海味應有盡有,還有專業的廚師現場指導他們做菜。

眾人都傻了。

「自己做啊?」喬冠明震驚得險些失語。

「對啊。」沈嘉曜點頭,對自己即將要已婚這個身份,很有認同感:「我馬上就要結婚了,已婚男人的必備技能就是煮飯,我手藝不行,得學學。你們也是,早晚都要結婚,趕緊學起來。」

說着,沈嘉曜就拿去一個圍裙穿上,並將袖口彎起,開始跟着廚師學做西紅柿炒蛋這道菜。

真做啊!

眾人簡直無處是從,尤其是喬冠明小女友從電影學院帶出來的那些小姐妹,穿得都非常好看,畫得濃妝,更是做了漂亮的美甲,根本就不適合下廚。

不過,難得能有跟首富接觸的機會,有女孩一狠心,直接將指甲上墜的鏈子拽下,湊到沈嘉曜身邊:「曜爺,這個西紅柿怎麼去皮啊?」

一股刺鼻的香水味襲來,沈嘉曜頓時皺眉。

這是什麼難聞的味道,都把他西紅柿的清香污染了!

他抬頭看了眼周圍奇形怪狀的女子,頓時有些後悔。

這帶過來的都是什麼人啊,烏煙瘴氣的。

沈嘉曜不理會女子,直接對旁邊的經理說:「再開一個房間,男女分開。」

「分開幹什麼?」喬冠明不幹,「我女朋友過生日,分開了還怎麼慶祝。」

沈嘉曜淡聲:「你可以去另外一個房間陪她,不過這個廚房,不能有女性。」

說到這,見眾人表情不解,沈嘉曜還解釋一句:「我是有家有口的人,要避嫌。」

眾人:「……」

這是什麼男版三從四德!曜爺被男德給洗|腦了吧。 花蛇兒從睡夢中突然驚醒,她猛地坐了起來,昨天的事情在腦海里像放電影一樣瀏覽了一遍。

她懊惱的拍了拍腦袋,沒想到自己竟然睡著了。

花蛇兒看向身旁的位置,雲韻已經沒了蹤影,而月媚還在呼呼大睡。

「完了。」花蛇兒捂著臉嘀咕道,雲韻抱着她的尾巴睡了一晚上,早上還比她先醒。

看了一眼睡夢中還不時的伸手在身前撈來撈去但是什麼都沒撈到的月媚,花蛇兒啐了一口說道:「你就瘋狂白給吧。」然後飛一樣的離開了雲韻的房間。

蛇人族的新聖城已經基本建造完畢了,幾大首領帶領着各自的人馬開始建造屬於自己的部落。

因為沙漠中的部落都是傳承下來的,沒有選擇的機會,如今要建造新的部落,墨巴斯他們一行人都準備各顯神通,diy他們心中最理想的部落,月媚也不例外。

「首領!我們的部落怎麼造?」有漂亮的蛇人族小姑娘興奮的問月媚。

月媚聽后一邊想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首先要有一張大床,然後一張大沙發,一個大浴缸。」說到這裏月媚臉頰飛上了兩抹紅霞。

「首領!什麼大床,什麼浴缸?我們在說我們的部落啊!」小姑娘不滿意的說道。

月媚反應了過來,連忙糾正道:「哦~對,咱們在說部落。那……」

看着月媚扭著眉毛思考的樣子,一群小姑娘期待的看着她們的首領。

「那還要有一個超大的陽台,足夠擺的下床的陽台。」月媚的雙眼中迸發出了莫名的光茫,尾巴興奮的一搖一搖的。

「首領!」小姑娘們同時開口尖叫道。

月媚燦燦一笑,開始認真和她們探討起部落應該建成什麼樣子來。

……

「我回來啦!」雲韻高聲喊道。

月媚一聽到雲韻的聲音就跑出來迎接她了,語氣嬌哼的問道:「這幾天去哪了?」

「去找點恢復精神力的葯,好早點把你們蛇人族通通遷移過來啊。」雲韻揉了揉月媚水嫩的臉蛋說道。

月媚聽後有些感動的上前抱了抱雲韻,然後分開說道:「如今我們的人手已經夠用了,絕大數多數的強者都已經來了,不用那麼着急。」

「那再快些總歸不是壞事。」雲韻說道,「比較夜長夢多嘛。」

「也是。」月媚露出了一抹溫柔的笑容說道,隨即她伸手挽住了雲韻。

兩人一邊向雲嵐宗內部走去,雲韻一邊問道:「花蛇兒呢?」

「她最近忙着完善聖城,等女王陛下出關就能直接入駐了。」月媚說道。

「我感覺你們女王也快結束了,她的氣息最近越來越強,應該是要突破了。」雲韻挑了挑眉說道,「不過你們女王陛下出關了難道不是呆在我的雲嵐宗?」

月媚聽后捂著嘴笑了起來:「哪有這麼說的,事關女王陛下的臉面,蛇人族的臉面,這新聖城必須要謹慎些才可以。」

雲韻的精神力已經恢復了一些,所以她這就準備再送些蛇人族過來。

不斷的壓榨精神力,再補充的過程讓雲韻覺得受益匪淺,因為她的精神力始終卡在半步天境,這樣不斷刺激的過程能讓她感覺到精神力隱隱有再度上漲的跡象。

雲韻又一次打開了通向蛇人族的空間通道,因為次數多了的緣故,雲韻現在已經能夠準確的把空間門開在蛇人族聚集的廣場上,不像一開始那樣,只能確定一個大致位置。

月媚首先進入空間通道,隨後帶着新一批蛇人族不斷從裏面躍出。

雲韻發現蛇人族的強者的確差不多都到了,這一次帶出的蛇人族是以大斗師為主,沙漠應該只剩下了那些沒有戰鬥力的蛇人族,再運幾次就能把蛇人族全部遷移過來了。

花蛇兒得到消息也來了,不過她沒有和雲韻打招呼,而是遠遠的忙着分配新來的蛇人族。

難得雲韻和花蛇兒對視一眼,花蛇兒也會迅速的把目光移開,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繼續指揮着新來的蛇人族。

雲韻直到自己的精神力快見底了,才結束並關閉了空間通道。

看着晃晃悠悠的雲韻,又發現月媚剛好不在,花蛇兒捏了捏拳頭,最後還是跑了過來扶住了雲韻。

這樣自我摧殘的感覺真是痛苦又快樂,雲韻一邊被精神力枯竭的感覺折磨著,另一邊又期待着精神力恢復后那種整個世界都明亮了的感覺。

花蛇兒則是一邊把雲韻扶到她的房間里一邊說道:「用不着每次都這麼拼。」

「你懂什麼,我這是順帶着修鍊。」雲韻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腦袋從納戒里拿出一片蓮葉嚼著吃進了嘴裏,她蒼白的臉色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好轉。

「等我睡一覺起來,咱們又可以繼續了。」雲韻往自己的大床上一躺懶懶的說道。

「那我就不打擾雲宗主休息了。」花蛇兒見雲韻情況還不錯,說完就準備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結果就在她轉身要走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尾巴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雲韻揪住了!

「雲宗主請自重!」花蛇兒氣急的說道。

「我不抱着東西睡不着,你的尾巴挺舒服的。」雲韻理直氣壯的一點一點拉着花蛇兒的尾巴,把她慢慢向自己這邊拖了過來。

「我去叫月媚來!」花蛇兒見自己離雲韻越來越近,連忙開口說道。

就在這時月媚剛好從外頭走了進來,看到房間里這一幕忍不住撇撇嘴。

「她的任務是給我當枕頭。」雲韻輕哼道,還一邊沖着月媚揮揮手,指指自己的腦袋下面。

月媚聽話的躺到了床上,伸出自己的手讓雲韻墊著睡。

花蛇兒整個人已經被雲韻拖到了床邊,尾巴又是大半都在雲韻手裏。

雲韻抱着冰冰涼涼的尾巴,枕着月媚柔弱無骨的手臂就準備睡覺了。

花蛇兒還想控訴些什麼,雲韻伸出手指豎在嘴邊長長的「噓」了一聲,示意花蛇兒不要說話,然後自己閉上眼睛舒服的扭扭身子就開始做夢了。

花蛇兒與月媚對視一眼,月媚輕輕一笑也從背後摟着雲韻睡去了。

花蛇兒看着這兩個自顧自就開始呼呼大睡的人,氣不打一處來。

她左顧右盼了一下,發現自己什麼事都做不了,冷哼一聲嘟囔道:「我也睡!」

隨後花蛇兒一咕嚕就躺上了床,看了一眼在雲韻懷裏自己的尾巴,憤憤的閉上了眼睛。 見到病症已經控制並且找到藥方,柳真全也就放心下來,並未等到病情全部治癒,當晚偷偷跟慧介和尚告別了,都沒有打擾周尋和狐狸,只不過和和尚一起吐槽再下去他們會見證一對人獸戀。

古代由於築路困難,而且很多地方路難行,因此很多時候選擇水路平順快速,但是柳真全受夠了那慢吞吞的行船,選擇了攀山越嶺,但是有一次提升了他迷路的可能性。

飛縱跳躍柳真全白天趕路晚上練氣吐納,由於一直未見到獵人樵夫,此時柳真全都不知道達到何處,只是山中猴子越來越多。

山中猴子少見人,膽子很大突然見到一個人,也是十分新奇,有些膽子大的小猴跑到柳真全邊上,學著柳真全走路,柳真全多日未與人交流也很寂寞,看見小猴不怕也打算跟他們耍耍。坐下取出乾糧吃著,小猴也學著他坐下,邊上看熱鬧的猴子也越來越多,好不熱鬧。

突然一聲怒吼,天上飛來來一快大石頭,猴群一下子散開,聲音更加嘈雜,對面山頭飛來的石頭更加越快越多,柳真全也跟著猴子一起左閃右避,到底是什麼東西讓他也遭遇了無妄之災啊。

等著猴群都跑遠了,對面終於沒有石頭砸來,留著全看見一個巨大的山魈,在對面山頭捶打著胸口。看來這群猴子因為我的到來打擾到著山魈了,柳真全不是嗜殺之人也不打算過去找山魈麻煩,此時一直體型較小的山魈跑了過來,手上還抓著一對小孩,本不欲開殺戒,現在少不得化身修羅了。

柳真全慢慢靠近,發現兩隻山魈已經成精,每當靠經洞穴就好像被發現,雖然幻術傍身,但是每次都見到山魈手中飛石亂髮,難道遇到龍鬚虎了?

柳真全心憂一對孩童,看見幾隻猴子竟然可以拿著水果放在山魈洞口,口中怒罵道:「狗東西鼻子真靈,要除你們還得我廢一身衣服,等會道爺非一劍將你們斬成無數段。」

柳真全往另一個山頭跑去,等看見猴群將一半乾糧取了出來,放在身邊等著猴子前來,猴子那天也跟他玩了一陣,知道他沒有惡意,一下子跑過來很多,在柳真全邊上圍城一圈吃他的乾糧,柳真全強忍著猴子氣味,一隻只報過來在身上蹭來蹭去,不一會其他猴子以為有個新遊戲,都跑過來在柳真全身上爬來鑽去,感覺跟猴子差不多的氣味的時候,柳真全強忍著嘔吐跑向山魈山洞。

施展了幻術變為一個送果子的猴子,慢慢走進山洞,兩個山魈正在吃果子,兩個小孩可能哭累了在邊上睡著了。目光掃視過去發現山洞角落放了一些人骨獸骨,看來著兩山魈不是善類,根本不存在錯殺的可能。

柳真全直接吐出已經裝大到一縷的太白庚金劍氣,兩隻山魈根本沒有發覺直接被柳真全切去了腦袋。

柳真全跑過去搖醒兩個孩童,結果因為不會哄人,兩小孩哭的更厲害了,柳真全只能將他們送出洞穴,告訴他們等會就送他們回去,自己不是怪物,借著月光兩個小孩看清楚是人之後漸漸止住了哭聲。

柳真全又進了洞穴找了找終於在一張獸皮,粗劣看下原來是袖裡乾坤之術,難怪這山魈能和龍鬚虎一樣丟石頭呢。

盤點所得柳真全十分開心,自家家當有袖裡乾坤之術、海市蜃樓之術、太白庚金劍氣之術還有烏龜殼和修蛇鱗。出門半年已經頗有家當了。

第二日猴子又送來果子,看見洞口三人以及連個死去的山魈,高興的不得了,「吱吱」亂叫,一下子把其他猴子全部吸引過來,一大群猴子在洞口又叫又跳,這回不用柳真全去抓猴子滿身蹭了,所有猴子主動抱著柳真全亂蹭。

驚的柳真全大喊:「下去,下去,老子昨天半夜剛洗的澡剛換的衣服啊。」結果根本不能制止激動的猴群,柳真全看著薄薄的包裹,現在貧道真窮的只剩一套衣服了。

激動的猴子將柳真全帶去他們藏水果的山洞,一股酒香鋪面而來,遠來猴子感謝柳真全帶他來喝酒,柳真全也不客氣灌了慢慢一大葫蘆帶著一對孩子出山去了,一路上有猴子陪伴,直到看見山下山莊猴子才退回去。

柳真全找了個山澗洗完澡換上唯一一套儒袍牽著兩孩子走向農莊。

將兩個孩子託付給農莊幫忙送回自己村莊后,和孩子揮手告別,走在大路上,只聽見刀劍交擊的聲音。

「交出秘籍放你一條生路。」

「呸,你們方氏三鬼什麼時候說話算話過,要拿秘籍拿你們人頭來換。」

「綠柳山莊根本不配得到秘籍,你以為你柳景雲是什麼好人,騙的三山庵的小尼姑為你動情,讓她為你盜取秘籍,你有將人殺了,現在整個江湖沒你立足之處了。」

柳真全偷偷過去看見四個人打成一團,又聽見大路上跑來十多名騎士。

人未至聲先到「交出秘籍,方氏三鬼,偽君子柳景雲你們誰都跑不了。」

等十多騎飛馬趕到,四人已經結成聯盟,共同對抗十多名新來的武者,柳真全看的熱鬧,卻見柳景雲背上包裹被人挑落。所有人都往秘籍掉落方向跑去,眾人一陣亂搶,卻沒注意柳景雲乘亂偷偷潛行而走,不知道是不是柳真全幻化的頑石太像了,還是姓柳的相互吸引,柳景雲將一個小盒子埋到了柳真全身後。

天賜不予必受其咎啊,柳真全也不客氣,就在眾人發現有假又開始追逐柳景雲的時候,柳真全順便拿走了盒子,最後發展成為一個武林奇案,誰也不知道秘籍被誰所取在場人人都有嫌疑。

柳真全到了一個安靜的地方打開盒子,發現裡面有三十六根金針,每根金針長約半尺,牙籤粗細,看了半天竟然那是幾百年前渡厄散人留下的一套飛針使用之法,哪裡是什麼世俗武功,柳真全呵呵一笑,看來這回家當又增加了,但是這段時間裡都沒有好好修行,寶物雖多弄不好真成送寶童子了。

柳真全決定暫時先不前往河西柳家,冥冥中感覺應該停下穩固下修為和增加些底蘊。眾神仙侯在數米外,各成兩排,一眼望過去,齊刷刷的一片白。

四神也早已到場,圍著眾神之墓各守一方,站成四個角。卿月第一眼便望見了重黎,這還是頭一次見著他一身白衣出塵,腰間只攜一枚玉佩飄搖,和平日里的招搖紅衣一比大相徑庭,整個人的氣質也變得愈加清冷,顯得有些不近人情。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