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來夜家,吃雪蛤。」雲念念語氣自然起來,「師姐忙於工作,應該要好好補補,雪蛤是斯年特意給我弄的,很珍貴,別處都吃不到。」

「不去了。」祝笑笑不耐煩,「沒時間,陸老師這段時間可忙了,根本就沒空。」

「你把電話給師姐,我跟她說。」雲念念蹙眉。

聽到這句,祝笑笑耐心徹底告罄,直接道:「我還有事,掛了。」

說完,乾脆利落地掛斷電話。

雲念念望着手機愣愣出神,還真掛了!

大長老坐在旁邊,一直觀察著雲念念,見此,問了句:「不順利?」

雲念念低聲:「師姐她很忙。」

大長老拿起茶杯,吹了吹,教育道:「小姑娘,你這種身份,要想嫁入夜家,就該小心謹慎,不張狂,更應該懂得人情世故。

陸細辛是多好的人脈啊,應該好好經營才對。

既然對方忙,沒時間,那你就主動點,勤上門,嘴巴甜一點,你們都是女孩子,有什麼話不能直說的。

而且你們還是師姐妹的關係,拜同一個老師,她又對你有恩。這麼深厚的關係,怎麼能斷掉呢,要時時維護啊。

以後,若是你嫁入夜家,成為夜家的女主人,更應該長袖善舞,維護人脈,做少主的賢內助。」

教育完,大長老叫來管家:「去準備一些禮物,用心準備,然後,讓雲姑娘親自送去陸家。」

「現在就去么?」雲念念有些無措。

大長老語氣篤定:「對,現在就去,我讓夜寒梅跟着你,她會教你的。」

就這樣雲念念趕鴨子上架,要直接帶着禮物去陸家,不僅如此,還要跟在夜寒梅身邊熟悉這些禮物。

夜寒梅冷著張臉,一字一句教她:「送人的禮物一定要用心,你要對禮物如數家珍,一一介紹給對方,這樣,對方才會感受到你的心意。」

雲念念用力點頭,努力記住。

「怎麼都是些尋常禮物?」雲念念不解,「不如拿點雪蛤。」

夜寒梅轉頭看她一眼,神色不屑:「是你送禮物,不是夜家送禮物,若是禮物太貴重,陸細辛就不會收了。」

「這點道理都不懂。」夜寒梅很瞧不上雲念念,「到了陸家,記住要活潑一點,嘴甜一點,多誇讚陸細辛,表示仰慕。」

雲念念垂眸:「知道了。」 「你的防守實力比克里斯蒂安更好嘛?」陳凡突然開口問道。

克里斯蒂安一時之間有些沒反應過來,這是什麼意思。

「我來試試看!」陳凡說了這一句之後,再次干拔跳投,對方身高還是比他矮,臂展和彈跳也沒陳凡好,所以陳凡這一球也投的很果斷。

也許是因為場邊有姐姐和未來的丈母娘觀戰,所以陳凡現在變得特別興奮,狀態也非常好,這一球還是空心入網!

「Threefromdowntown!!!!陳凡第二記三分!哪怕防守球員換成了身高更高的庫克,還是無法阻擋!」

場邊的解說員非常激情地說道,此時是加菲爾德的主場,所以他在解說的時候,碰到加菲爾德高中的好球,他就喊得特別大聲。而輪到奧迪爾高中進球的時候,他就比較平淡,聲音也較小。

不過倒不是他偏心,而是每次加菲爾德高中好球了,觀眾喊得比他可大聲多了,為了能確保收音,他必須也要喊得大聲,而反之,奧迪爾高中好球,觀眾基本都會靜默下來,所以他要將聲音也調小。

奧迪爾底線發球,依舊是克里斯蒂安接球,陳凡還是領防,不過接到球的克里斯蒂安直接一個加速,想要擺脫陳凡,陳凡自然不會就這麼輕易被人甩開,也是立馬一個轉身,結果砰的一聲撞倒了一面肌肉牆,緊接着就是腳步一陣踉蹌,坐到在地。

是哈里斯!陳凡內看到了哈里斯那帶笑的臉,被這麼一擋,克里斯蒂安直接擺脫了陳凡的追訪,快速來到三分線外,此時斯蒂芬森的防守站位比較靠近內線,所以一時間克里斯蒂安竟然無人防守。

後者是斷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的,他甚至還有機會稍微做了下調整,然後以一個非常標準的投籃姿勢三分出手……

只是他的籃球才剛剛投出去,就看到一隻黃色的打手從他頭頂閃過,只留下了一片殘影。

「啪!」投出去的籃球直接被蓋,隨後掉落在斯蒂芬森面前,後者反應也很迅速,撿起來就直接往前場一扔。

「什麼!斯蒂芬森浪費了陳凡用盡全力加速追訪的一個好帽,竟然一傳直接傳到了前場!他是想幹嘛?想傳給幾秒后……」

解說員本來想說難不成他想傳給幾秒后的自己嘛,結果就看到了場上陳凡滿場快速飛奔,后發先至的將籃球追上……

「抱歉!是陳凡!剛剛以很快的速度追訪蓋掉克里斯蒂安投籃的陳凡,現在又是以極快的速度追上了那個怎麼看都是傳大了的籃球,最後以一記樸實無華的上籃再次拿下兩2分!」

「開局1分半鐘,加菲爾德高中三次進攻都是陳凡,三次命中,以100%的命中率高效砍下了8分,目前以8:2領先奧迪爾高中!」

陳凡緩緩後退,平復一下急速起伏的喘息,剛才的一攻一防,他真的將速度開到最大了,現在胸口還在喘氣呢,所以在最後才是以一個上籃來終結。

若是在往常,早就飛身暴扣了,只不過這場比賽註定將會是一場惡戰,所以體力還是省著點用比較好。

還是奧迪爾高中進攻,這次克里斯蒂安和哈里斯一起在後場跑到前場,中間還時不時的擋位。

克里斯蒂安和哈里斯的擋拆威力終於開始體現出來,陳凡加上斯蒂芬森兩人完全防不住克里斯蒂安和哈里斯兩人。

若是單對單,陳凡自信能防下哈里斯和克里斯蒂安任意一人,但是一旦他們打起了擋拆,陳凡勢必要被其中一人擋住,陳凡雖然已經全力去繞,去搶空間,但是還是讓對方打成了好幾個。

第一節比賽結束,陳凡是攻防兩端都拼盡全力,但是加菲爾德高中才領先了3分,比分是28:25分,其中陳凡一個人便拿下了15分,剩下的隊友才拿下13分。

這場比賽,加菲爾德高中其他人的命中率普遍不高,辛普森三分線外5投0中,威廉姆斯三分線外3投1中,好在還有一個空切的上籃,施耐德通過吃餅3投2中,剩下就是斯蒂芬森在哈里斯補防已經突進籃下的陳凡時,撿漏打成了兩個。

第二節由奧迪爾高中先攻,此時雙方球隊都換上了輪換陣容,奧迪爾這邊是首發中鋒林奇·納爾森帶領四個替補,而加菲爾德高中則是辛普森帶着四個替補。

羅伊的想法很簡單,作為隊里第二得分手和三分命中率第二高的球員,讓他在替補陣容里找找感覺,不然今天手感如此不好,等下主力陣容回來,防守強度又上去了,手感就更難恢復了!

不過辛普森在替補陣容里依舊不爭氣,投籃還是不進,就連一次下快攻的扣籃都給扣飛了!

陳凡皺着眉頭看着辛普森,該不會是前天晚上玩得太嗨,用勁太足,所以導致後遺症到今天比賽還沒好?

奧迪爾的替補陣容雖然得分效率沒有他們首發陣容來得高,但是也在慢慢漲分。

而反觀加菲爾德高中這邊,球權基本都在辛普森手裏,本來羅伊就是想讓他上來找感覺找自信找手感的。

結果倒好,上來連着三球沒有進,而奧迪爾高中三球里進了兩球,反超加菲爾德高中1分。

辛普森的情緒開始變得急躁,越想進越是投不進,到後面出手的時候甚至連之前的投籃姿勢都改變了……

「教練!」坐在場邊的陳凡趕緊喊了一聲,羅伊轉頭看過來。

「教練,辛普森已經變得過於急躁了,要不叫個暫停吧?」陳凡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本來羅伊就打算叫暫停,順勢點頭。

「辛普森,你不要急躁,先下來冷靜一下,我們都知道你的投射能力,你39%的三分命中率可都是你一球一球投出來的,你只是一時半會兒手感不好,你先休息一下,調整好心態,等會兒再換你上去,不過別丟失信心,有空位,該你投的還是要投!」

羅伊對着下來坐在板凳上一言不發的辛普森說道,隨後用手摸了摸後者頭,給予鼓勵。

「嗯!」辛普森點點頭。

「先休息一會兒,等下再上來我給你傳球,你還我助攻!」陳凡也同樣拍了拍辛普森的肩膀。

「拉斐爾,等下你上場,頂替辛普森的位置!」羅伊大手一揮,直接讓球隊的替補分衛上場。

本來這個時間段應該就是拉斐爾上場的,不過為了讓辛普森找回手感,所以在替補陣容中又多上了幾分鐘,可惜沒有得到預期的效果。

「好!暫停回來比賽繼續!加菲爾德高中果然換掉了他們的首發得分後衛!若說陳凡第一節的表現是巨星級別,那麼那個辛普森的表現堪稱災難!」解說員此時針對場上的人員輪換評價道。

好在他只是電視台的解說,而不是現場的賽事解說,不然辛普森聽到只會更加鬱悶和煩躁。

「陳凡!又是陳凡!通過一系列眼花繚亂的,讓人賞心悅目的運球突破了沃德·庫克的防守,然後一個非常漂亮的NoLookPass傳給了底線埋伏的拉斐爾,剛上場的拉斐爾非常舒服的接到籃球,都不需要做過多調整,直接起跳出手……

「B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M!來自陳凡的精彩助攻,拉斐爾就像是一個微波爐一樣,上來就手感火熱,其實以我來看,拉斐爾就應該早點上場!」

「奧迪爾高中不甘示弱,還是克里斯蒂安和哈里斯的擋拆,哈里斯下順!克里斯蒂安將球傳了過來,剛接到籃球的哈里斯絲毫不停球,直接隨手一拋!中鋒納爾森籃下起飛!轟隆!高空轟炸機已就位!Alley-oop!」

「吼吼,納爾森他興奮了,右拳狠狠得擊打着自己的胸膛,他在仰天怒吼!真是個激情滿滿的小夥子!想當初我年輕的時候也是如此的激情澎湃!」

「哦,該死!裁判吹響了哨子,這個哨子也太晚了吧?難不成要加罰?」解說員看着自己面前視頻中的及時回放才發現問題所在。

「該死!納爾森他太興奮了,在回到自己半場的時候,用胸撞了想要到底線接球的陳凡,陳凡也沒有退讓,只是冷冷的看着納爾森,納爾森嘴裏還在喋喋不休,不用唇語專家,我就能判斷出他肯定在口吐芬芳!」

「裁判給了納爾森一個技犯!陳凡很冷靜,作為球隊的絕對王牌,確實不應該和一個角色球員慪氣而導致自己身背技犯或者被罰下場,這就是一個領袖該有的擔當和大局觀!」

「陳凡來罰這個技術罰球!白送的分,不是嘛,果然中了!陳凡罰中籃球比不中可難多了!」

「比賽繼續,還是加菲爾德高中發球!」

「陳凡接球,緩緩運到前場,還是庫克防守,陳凡開始秀起了花活,完美的運球技巧,以我來說,陳凡的運球就像絲綢一樣順滑,他讓我的腎上腺素都快爆缸了!」

「Crossover,一個幅度大到我腳踝都有點隱隱作痛的體前變向,庫克被晃倒了!陳凡速度全開,直衝籃下!」

「納爾森!納爾森起跳了!他想對陳凡說這裏是禁飛區!遺棄者?不,此刻陳凡是天行者!騎扣!超框騎扣!陳凡的下巴都已經快到籃框了!真是驚人的彈跳力!我在這麼遠的地方都能聽到陳凡肌肉碰撞納爾森肌肉的聲音。」

「這個聲音實在是太美妙太澎湃了,不過先讓我看看納爾森他還好嘛,他被陳凡撞到在地。剛才他在空中打算蓋帽,可惜陳凡沒有答應,還順勢在他頭上來了一個暴力十足的戰斧式隔人暴扣!十佳球!預定了本年度,不,絕對排的進華盛頓州高中錦標賽有史以來的十佳球!」

「陳凡用他在場上的強勢表現,有力回擊了上個回合中納爾森對他的挑釁!」

************** 「我回來了。」

「打擾了。」

跟着羽沢千鶴進屋,在玄關換鞋的時候,江源新一沒有發現裕美的鞋子。

他感到有些奇怪,這可不像是裕美平時的風格啊。

羽沢千鶴換上斑和狸追的毛絨拖鞋,把散落的耳發攏到後面,沿着旋轉樓梯走進自己二樓的房間。

「吃飯的時候叫我,記得別忘了穿女僕裝。」

江源新一滿頭黑線,他開始懷疑這女人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癖好?不然為什麼老是抓着他女裝不放?

想不通索性不想,他來到羽沢千鶴的隔壁房間,換換敲門。

咚咚咚——

「千歲?在裏面嗎?」

屋子裏。

千歲迅速脫下兔女郎服裝塞進衣櫃里,至於毛茸茸的兔尾巴插件,她暫時沒敢放進去。

實在是太令人羞恥了!

聽到敲門聲,千歲躡手躡腳的走到門口,把身體藏在門背後,大膽的悄悄打開一道門縫,只露出一顆可愛的腦袋看着他,精緻的小臉通紅。

「請……請等一下,散塞,我馬上就好!」

「哦哦,好的,那我在樓下等你。」

在房門關閉的一瞬間,江源新一隱約看到屋子裏電腦屏幕上,是一個跪趴着的兔女郎含住冰棍的唯美圖片。

他沒有多想,只是覺得今天的千歲有些奇怪,幹嘛遮遮掩掩的,又不是不知道她的畫師身份。

千歲跪坐在地上長出一口氣,皮膚還有因為剛才刺激而升起的潮紅。

她什麼都沒穿,剛才要是散塞一把推開門,可就什麼都看到了。

千歲紅著臉背靠着門坐了一會兒,才喘息著站起來關掉電腦屏幕。她換回舒適的家居服,抱着自己的一堆課本下樓,反鎖房間。

「散塞,讓你久等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