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嬰想要成長為元神,差不多也是這種情況,三千年為一個成長階段,初生的元嬰大多是在九寸左右,像個小嬰孩,其後三千年法力成長為孩童、六千年時少年、九千年時青年,待到壯年時正好萬年法力,也就是元神境。不過每隔三千年是一個坎,要跨過法力才能繼續增長下去。

但不管是元嬰還是元神,肉身的極限是萬年。在之後如果還沒突破導致肉身壞死,元神可以勾連地脈成就地仙,而地仙的壽命剛好四萬八千年。

就是此方天地沒有鎮元子這位大能,不然估計那五庄觀門檻都要被踏破。畢竟就算是陽神修士,只要不成仙,壽命也就四萬八千歲,武神才一萬多歲。

當然了,張玄現在的法力在第一個三千上。

在蓬岳洞天中過了三百年,元嬰成長不少,加上幾天之前吞服的四轉金丹,現在體內囤積了大量藥力,只要煉化就能有三千年法力,算是完成了第一個階段。也正是因為如此,張玄現在才敢調動無極鐲,不然就之前那三百年法力,還沒用幾下就虛了。

太玄飛仙 方碧晨說道,「那就讓喬安夏去啊,她肯定能猜到的。」

喬安夏回來了,不過,她拒絕了,「我不會去採藥的,否則,我對不起楚瀾。」

方碧晨故意當着謝黎墨說,「楚瀾的兒子不肯交給謝家,她還不准我為黎墨哥生個兒子嗎?」

喬安夏說道,「這是你們夫妻間的事,她阻止不了,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幫你去採藥。」

郭老對這件事很上心,他這輩子解決過不少疑難雜症,若是這回能讓方碧晨懷上並生下兒子,將會是他這輩子做的最有成就的事,也許是本性使然,也許是待在龍家時間太長又沒什麼事做,讓他很想做點什麼,「這樣吧,我去採藥,謝先生,你和我去。」

「師父!你這麼老了,怎麼還能去爬那些懸崖峭壁?」

郭老說道,「我想爬懸崖峭壁的事應該不用我親自來,對吧謝先生?」

謝黎墨其實並不怎麼想去,方碧晨要生兒子這件事本身就是不太現實的,「郭老,真要去嗎?」

郭老點頭,「對,既然方小姐找上了我,那我就試試。」

謝黎墨也沒辦法,「好,我安排幾個人,我們一起去。」

喬安夏看出來了,師父很想辦成這件事,「師父,我……」

郭老表示理解,「夏夏,你就不用去了,我知道你和楚瀾的關係,你別參與進來,方小姐,你確定你要生兒子嗎?」

方碧晨用力點頭,「對,我當然確定!」

「如果到頭來只是一場空呢?你能接受嗎?」

「是,只要我儘力了,你也進來了,哪怕到頭來還是懷不上,我也絕無怨言,但我必須去試試!」方碧晨竟跪了下來,「郭老,求你一定要幫我,我知道中藥療效慢,但效果很好,我能等,也相信你的醫術。」

「好了你先起來。」郭老把她扶起,「除了中藥,你還需要定期接受針灸,這樣你的事業就會受到影響。」

「沒關係,我都決定不演戲了,專門生孩子。」方碧晨連通告都推掉了。

郭老說道,「這倒不必,你可以繼續拍戲,但不能像之前那樣,起碼得減少一半吧,這只是前期,等你真懷上了,你就不能去拍戲了,像你這樣的情況,必須全程躺床上保胎。」

「好,沒問題。」方碧晨滿口答應。上車被迷暈之後,齊跡做了一個夢,一個很長時間的夢,

夢中,齊跡漂浮在天上,這裏的天空都是粉紅色的,四處都漂浮着活的小馬寶莉和HelloKitty,

此時的齊跡就像一個氫氣球一樣,不斷的向上漂浮着,齊跡伸手想要抓小馬寶莉卻抓空了,小馬寶莉朝着他吐了吐舌頭悠閑的飄向別處。

《死侍的無限之旅》二百四十二章魷魚遊戲即將開始 房岳作為員工一直是任勞任怨的,所以當亞麗第二天去樓上的時候發現窗明幾淨也不意外。其他的員工也在,有一個全職叫做葉子的做得最久,剛大學畢業,算是亞麗的得力助手。

葉子是典型的口嗨。亞麗去的時候看到她正在調戲房岳。「哎,老闆哪裏招來的小帥哥,不要太靚哦。」房岳木然的站在一邊,面無表情,甚至沒有羞意。

他生得英俊,從小到大都習慣了。不過亞麗還是發現,他眉頭微皺,原主給他帶來的陰影估計還沒有消解。

不著痕迹隔開兩人,亞麗敲了一下葉子的腦門:「新的營銷方案寫了沒有?」葉子吐吐舌頭,看向亞麗,又犀利的問:「老闆,你今天怎麼進門還戴墨鏡啊。」

「我皮膚過敏又嚴重了。再加上我做了個眼睛手術,最近都要戴眼鏡。」亞麗還是一通胡扯,不過她是老闆,她說了算。「哦。」葉子不再做聲。

等了一會,劉玥也來了。她本身就住在二樓的小房間里,最近亞麗見她能幹,就將她調到了公司來,也變成了這個小「公司」的中層。劉玥是出去買早餐的,亞麗喜歡吃附近一家包子店的包子,劉玥多精的人,每天都會為亞麗買好。

人到齊了,開始早會。

雖然亞麗搭的是個草台班子,但是她用人不疑,為人大方,所以幾個員工都很賣力。再加上她家的養顏茶品確實好評如潮,所以就是草台班子也像模像樣。

葉子的工作能力還是很強的,她是本市人,工作能力強,但是特別顧家,從來不加班。當初來亞麗這裏也是為了不加班,也不出差。劉玥很圓滑也很細緻,但是限於文化水平,眼界和思路都少了點。至於房岳,暫時是來湊數的。

亞麗和葉子商量了一下開新店的事情。葉子提出想法和一些設計,營銷。劉玥主要是落實地點和人手。

加上新店,他們現在就有三家店了。原料不能再東拼西湊,加上其他有幾個原料只有亞麗才知道,所以,採購原料的事情就落在了亞麗身上。房岳自然是作為她的助手。

「你會開車嗎?」亞麗明知故問,因為房岳昨年剛上大學暑期就報了駕校,原主還給他借了一些錢。

「拿了證,但是從來沒開過。」房岳有些汗顏。

亞麗剛換了一輛volvo,就停在樓下。她把鑰匙扔給房岳:「今天熟悉下,明天和我出差去臨省。」

臨省是茶葉和藥材的大省,只是各在一個縣城。估計這趟出差要去好幾天。亞麗難免疲憊,所以讓房岳試着開開車。房岳「哦」了一聲,撿起了鑰匙。

幾個人又商量了下細節。然後各自開始做事。亞麗和葉子比較忙,房岳和劉玥主要打雜,劉玥更是訂飯之類的,主要管着後勤。房岳跑了會兒腿,就拿着車鑰匙下樓了。估計是去熟悉車況了。

因為亞麗和房岳要出差,店裏也請了新的兼職。所以下午5點,就下班了。房岳也準時回來了,他整個人汗流浹背的,但是臉上洋溢着興奮和激動。真是沒有男人不愛車啊。

亞麗下樓的時候發現車子清洗過了,油也滿的。房岳這小子還挺會做人嘛。

臨省走高速三百公里,考慮到還要去跑幾個縣,亞麗自然是開車出行。為了避免暴露目標,亞麗和房岳約在公司樓下集合。早上八點,亞麗剛把車停下,就見房岳走了過來。他還是穿着員工服,估計這是他最好的衣服了,背着一個「亞輝體操」的雙肩包,也不知道是哪裏拿來的活動物品。

亞麗打開副駕門:「上來吧。」房岳上來了,又遞給亞麗一袋包子,正是她喜歡的那家。

年輕男孩子真是可愛啊,亞麗不得不承認,他們總有那麼多精力,記住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即使是討好,也帶着陽光的味道。而不像一些老男人,別有目的,自以為是。

「謝了」亞麗也不矯情,拿過來吃了。一邊吃一邊問:「你吃了嗎?」房岳點點頭。亞麗也就不再追問,吃完就出發了。

這是亞麗回到文明社會第一次開高速,過癮之餘還有些精神緊張。她一路上也不和房岳說話,全身貫注在路況上。房岳話也不多,沉默的坐在亞麗旁邊。汽車昨天剛清洗過,有着怡人的氣息,車廂里隨機播放着店裏一樣的音樂。

時間久了,房岳也放鬆了下來。漸漸將頭靠在了汽車座椅上。

亞麗貫注著車況,偶爾也瞟房岳一眼。和其他幾個世界不同,要攻略這個世界的房岳,不能再靠主動和勾引。他已經是炸毛的貓,再靠近只會讓他迅速逃竄或者應激。她只能將自己包裝得比他更冷淡,等待着他的主動靠近。

開了快四個小時,終於要下高速了。在服務區加了油,兩人又隨意吃了點東西。趕到臨省的和泰縣已經是下午了。

亞麗找了個家當地最好的酒店,在其他世界吃了那麼多苦,這個世界她可是能享受便享受。

華麗空曠的大廳有堪比模特,站得筆直的門童。亞麗停下車,自然有人來泊車,也有服務生來幫助拿行李。亞麗駕輕就熟,房岳則略微拘謹。但是不得不說他適應能力很強,雖然拘謹,但是並不瑟縮,也不亂開口,也不四周亂看,也許他心裏是忐忑的,但是他表現出來的情緒很少。

可造之材。亞麗想,不得不說,每個世界的房岳出身不同,境遇不同,但是聰穎卻是相當的,都是人中龍鳳。

各自用身份證開了房間,亞麗招呼房岳:「我要午睡一會兒,你查下此地茶葉和中藥材市場的位置。6點前叫我。」

亞麗是真累了,好久沒有長途的開車,讓她想起了末世,每天都在疲於奔命。駕駛着汽車行走在一個又一個危險的邊緣。

房岳的電話6點準時響起,兩人約在大廳碰頭。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亞麗在大廳見到房岳時明顯感覺到他自如了很多。短短兩個小時,他似乎已經適應了這華麗的酒店和殷勤的服務,作為客人,不再顯得茫然,也撇去了那僅有的拘謹。 從蘇南卿醉酒那一晚,給他打了個莫名其妙的電話,要買他兒子開始,霍均曜這幾天的心情,莫名的一直不太好。

直到今天來第一酒店用餐,樓下舞會現場有霍辰逸那個八卦的人隨時直播。

他還把一段這女人跳舞的視頻發給了他。

看到她摟着別人跳舞,勁爆的模樣,吸引的周圍的男人們都紛紛看向了她,霍均曜忽然間就有點生氣了。

他在這裏萬分糾結,這女人卻在舞會上左右逢源、男女通吃?

所以,他隨手把跳舞視頻保存下來,然後就出了門,算著時間,依照這女人不愛多事的性格,跳完舞估計就要走人了。

他在停車場,找到了她那輛大G。

果然沒過多久,就看到三個女人下了樓。

蘇南卿此刻有點懵。

鼻翼間儘是男人的青草味香氣,他說話時,氣息噴在她臉上,多了幾分曖昧。

地下室光線昏暗,可面前男人這張放大的臉卻像是自帶光芒,尤其是他眸子裏那股子凌然的冷意,還有眼角處那顆禁慾般的淚痣,竟讓她產生一種征服的慾望。

她挑眉,輕笑:「霍先生這是在說什麼?」

見她否認,霍均曜低頭,湊到她的耳邊:「蘇小姐這麼快就忘了嗎?五億,怕是還買不起我兒子。」

兩人怕被安詩珊、陶萄發現,所以都壓低了聲音,像是說悄悄話似得。

蘇南卿往後縮了縮脖子,可後背已經頂上了路虎車,她退無可退,只能嘆了口氣:「這樣么?那多少錢才賣?您開個價?」

霍均曜大手按住她的腰,低笑:「你有沒有想過,一分錢也不花的辦法?」

蘇南卿眼睛先是一亮,旋即失望道:「……搶嗎?似乎不太好。」

畢竟霍均曜實力在這裏擺着。

霍均曜:「……」

他發現女孩說這話時,表情是帶着幾分認真的,她竟然真的考慮過把孩子搶走?

搶別人的兒子,這什麼怪癖?

霍均曜皺起眉頭:「你……」

話還沒說完,陶萄的聲音傳來:「咦?小卿卿呢?人怎麼不見了?」

伴隨着聲音,兩人去而復返。

聽着她們就快要來到了兩人旁邊了,蘇南卿不知道怎麼的有點心慌,她忽然用力,一把推開了霍均曜,把他推到更裏面黑暗的地方。

旋即走了出來,「在這兒。」

陶萄走過來,圍着她四處亂轉:「你跑這裏幹什麼?該不會在這裏藏了一個野男人吧?」

……還真藏了一個。

蘇南卿臉頰微紅,不自在的咳嗽了一下,推了她一把,「走不走?」

陶萄生怕蘇南卿真把她扔在這裏,急忙掉頭:「小卿卿,你這麼拽幹嘛?小心我愛上你哦~」

蘇南卿掏了掏耳朵,「你的愛太廉價了,我不要。」

「……」

幾個人貧著嘴走遠后,霍均曜這才從路虎車後走出來,他面色冷厲,想到剛剛女人把他推開,似乎他見不得光的樣子,忽然間感覺有點像是……偷情?

他低笑一下,就看到這女人毫不猶豫的上了後座,直接靠在那裏。

另外一個身形修長的女生,放好了行李后,再往前面來,頓時痛呼:「小卿卿,你太過分了!姐姐我做了一路飛機了,你還讓我開車?」

蘇南卿靠在窗戶上,已經閉上了眼睛,酷酷的道:「我要睡覺。」

另一個女人只能上了駕駛座,車子很快開動。

等他們離開停車場后,霍均曜這才意識到,一向把時間控制的很好,從不輕易浪費時間的他,竟然在這裏站着,看她貧嘴,就看了十分鐘?

可鬱悶的情緒,卻在想起她慌亂地把自己推開的模樣后,煙消雲散了。

蘇南卿靠在椅子上,難得的失眠,睡不着。

想着自己剛剛的行事,她不明白,自己怎麼忽然就心虛了?

正在想着,她的手機響了一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