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可讓枯萎的花朵重新開放,可讓破碎的玻璃杯恢復正常。

可讓流水在瞬間結為冰塊,可讓熊熊大火在瞬間熄滅。

有人說她是女巫,也有人說是聖父賜福。

畢竟……女巫不是只會一種巫術么?

饒是如此『災禍公主』和『亡靈公主』的稱號也悄悄傳開。

更多的人覺着她配不上聖子,覺著只要她死了,聖父就會重新賜福。

這次,她在出宮時受到了伏擊,逃跑的時候和騎士失散,身邊只跟了個女僕伊芙。

她本就在幼時留下病根,多年來又壓抑著自己的力量,身體自然是羸弱不堪。

這次遇刺,戴安娜雖然沒有死於刺客刀下,但卻沒能熬過風雪與高燒。

……

「喂,我說你,該不會真的是主系統的親閨女吧?」

蹲在爐子旁熬藥外帶烤著麵包片的姑娘說:「瞧瞧咱倆,同時過來的,你是公主我是女僕。」

她嘆了口氣「我的任務還是保護你!外帶幫你報仇和讓你順利嫁給聖子!」

費力的將嘴裏的麵包咽下去,瓊熒悠悠的問:「有水么?」

姑娘深吸一口氣,差點爆粗口。

「有葯,等會兒!」

「哦。」瓊熒又問:「零零和一一呢?」

「它倆好像突然有什麼急事。」灼華煩躁的皺眉:「不然的話,你這點風寒吃兩片感冒藥就好了,哪用得着這麼費事的熬藥?」

瓊熒一歪頭——沒懂。

灼華看了她一眼,重新解釋道:「剛進入小世界的時候他倆還在的來着,也不知道突然間是怎麼了,你這具身體比較弱,當時也沒醒。」

摸著下巴點頭,瓊熒想了想,發現小東西最近是挺忙的。

「系統空間系統商城暫時都沒法用。」灼華幽怨地嘆了口氣:「可憐我囤了這麼多物資,攢了這麼多積分,卻一朝回到新手時,想作弊都沒轍……」

她倆正說着,門外突然傳來兩聲低低的嗚咽。

灼華走去開門,回來時手裏爪著一隻被凍得梆硬的兔子。

「別說,小雪還挺客氣的。」灼華笑眯眯地說:「等會兒咱們有兔子肉吃了。」

「你這是?」瓊熒好奇。

「哦,我不是眼饞你那控獸的本事么?」灼華一揮手:「正好,上個任務去了獸人世界,就順帶學了一下。」

她撇了撇嘴,有點嫌棄:「別說,獸語還挺難學。」

瓊熒哭笑不得地看她,從某種方面來說,這位才該是貨真價實的榜一吧?

「我現在只有原身的記憶。」瓊熒慢悠悠地說:「你那裏有原劇情么?小世界修復度多少?你知道我的任務嗎?」

「有啊。」灼華點頭:「小世界修復度的話,在62。」

她皺了下眉,似乎是有點不解:「說實話,除了之前那個被蛇搗亂后,一直從新手任務升上來的任務外,我這麼長時間來,還是第一次接到修復度這麼高的任務哎……」

「一般來說,這種任務派個中級的任務者就夠了,完全沒必要出動咱們兩個。」灼華若有所思地說。

她轉而道:「原劇情其實跟咱們兩個沒太大的關係,小世界女主現在還不會走路呢!」

「這個地方對女巫的排斥力度極大,而小世界女主瑪利亞則是個不折不扣的女巫。」灼華組織了下語言:「簡單來說,原劇情就是個……瑪利亞帶着女巫們站起來反抗教廷的故事。」

「教廷的信仰是聖父,聖父在人間的代言人是聖子和教皇。」灼華指了指瓊熒:「而女巫們的信仰是……」

瓊熒嘴角微抽:「災禍公主戴安娜?」

灼華點點頭,一副『你真聰明,一點就透』的模樣。

「原劇情中,瑪利亞歷經千辛萬苦,組建了強大的勢力,佔領了近半的帝國,最後逼得王室和教廷不得不讓步,承認女巫的合理性和合法性。」

灼華左右看了看,壓低了聲音說:「反正原劇情說的挺神的,不過么……我總覺著是因為她打了戴安娜的名號,所以那位聖子一直在退讓……」

「畢竟。」灼華一副過來人的口吻:「如果女巫能被世人所容,那位聖子也能如願娶得心上人了不是?」

瓊熒笑笑,啃著麵包問:「你從哪裏弄來的這麼多東西?」

這位應該也就比她提早醒半天吧?

一提這個,灼華聳肩,無所謂地說:「哦,我把咱倆的衣服和首飾賣了。」

瓊熒差點被噎住,瞪着眼睛看她。

「你聽我說完么。」灼華也不在意:「你突然失蹤,無論是生是死,肯定會有人尋找,這些衣裳首飾就是線索。」

「就算王室那邊只是敷衍了事,聖子也應該會派人仔細尋找。」瓊熒接話:「那些東西都是宮廷制樣,只要被看見……」海文禮奇道,這主編是什麼職位,怎麼聽上去有些像編撰。

「所謂主編,就是由各地學子,當然,也包括汴京學子,他們可以將自己今日所寫的詩詞,經義,策論投往我家書屋,由主編進行篩選,則其優秀者,將之刊印,當然如果後期投稿的人多,我們還可以在主編下面設立責編,按照投稿的地域或者學子分類進行區

《穿越知否混日子》第三十章推薦 「三道難題???」

蒙羽看了一眼蒙毅后,陷入沉思。

【這幫官場老油條,果然,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

【幾句話就將皮球又給踢了回來。】

【我如果不應戰,那就是膽怯的表現。到時候他們再索要香皂的話,我也沒有任何理由拒絕。】

【但若是應戰,一旦解題失敗,那麼我的香皂廠就會落入王翦手中。】

【老奸巨猾的傢伙,想從我這裏把香皂廠贏走,沒那麼容易。】

【這次,就讓本少爺,陪你好好玩玩。藍田十二縣,大爺我志在必得!!!】

「老爹,幫我轉告王老將軍。」

「既然他想把藍田十二縣全都給我,那我就不客氣了。」

聽着他的豪言壯語,蒙毅無奈的說道:

「臭小子,你先贏下這場比試再說。」

「王翦老將軍,雖然年歲已高,但他的智謀,依舊不可小覷。」

「你若是敢有任何的輕視,香皂廠可就要落入王家的手中了。」

「還有,這次比試,是你和老將軍之間的比拼。」

「為父不能從中干預。」

「不過,有一件事情,我還是要提醒你一下。」

「殘老村中的那些老兵,以前都是王翦將軍的部下。」

說完,蒙毅將杯中茶水一飲而盡。

隨後起身說道:

「好了,我還有其它事情要忙。」

「想要藍田十二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能力了!!!」

將蒙毅送出燕府後,蒙毅再次回到大廳之中。

「大哥,要不然,咱們就分些香皂出來,給王老將軍送過去吧。」

看到蒙羽回來后,范珏猶豫了一下后勸說道。

「送肯定是要送的,等藍田十二縣到手后,我會親自把香皂送到王府。」

「怎麼,這次比試,你覺得我會輸???」

對於范珏的勸說,蒙羽反問道。

「大哥,你的實力,我自然相信。」

「但是,你這次的對手可是通武侯王翦啊。」

「拋開實力不談。」

「咱們就說這次比試。」

「很明顯,這就不是一場公平的比試。」

「王翦老將軍,只說有三道難題讓你去解。」

「但是,他既沒有告訴你要解的是什麼難題。」

「也沒說誰來評定解題是否成功。」

「如果,是他自己評定,那咱們豈不是必敗無疑。」

范珏的擔憂,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不過,蒙羽並未將其放在心上。

王翦的人品,蒙羽還是非常相信的。

就算是他親自進行評判,也會給出客觀公證的評定。

「好了,那些問題無需擔憂。」

「現在,我們需要做的就是,為解題做好萬全準備。」

「可是,我們並不清楚老將軍會出什麼題啊。」

「這又該如何做準備呢???」

蒙羽輕輕一笑,說道:

「其它兩題我不清楚。」

「但是,這第一題,肯定和香皂有關。」

「范珏,你還記得我爹走之前說的話嗎?」

「當然記得。」

「蒙大人說,殘老村的那些老兵,以前都是王翦老將軍的部下。」

說完,范珏腦海中靈光一閃,激動的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