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爵士吊在脖子上的腦袋張口說著抱歉,隨後他揪著自己的頭將它掰正。

「我只是…..」

他往羅恩身邊湊了湊。

「我能再碰碰你嗎孩子?」

他的臉上帶著一絲渴望的忐忑,在看到了羅恩不解的目光之後,尼古拉斯爵士連忙開口解釋著:

「你知道的孩子,我已經死了,變成了一個幽靈,這其實並不算是一種…令人值得羨慕,或者說讓我們自己覺得幸福的事情。」

「我們沒辦法聞到氣味,沒辦法品嘗到食物,也沒有辦法觸摸到任何東西。」

「有時候我們甚至會羨慕皮皮鬼,他的存在很特殊,所以能夠在幽靈和某種獨特的形態中切換,我想你應該比我還了解。」

尼古拉斯爵士露出了笑臉:「每次看到皮皮鬼被揍,其實我們都挺開心的,畢竟他總是在招惹麻煩。」

說著說著,他臉上的笑意就消失了。

「不光是味覺嗅覺觸覺,在變成了幽靈之後我以及幾百年沒有感受到任何一絲除了空虛之外的感覺了。」

「但是剛才!」尼古拉斯爵士激動的在羅恩面前晃來晃去。

「剛才我好像感受到了….痛?」

「或許是其他什麼的,但這肯定是我這幾百年來都沒有遇見過的、奇妙的、夢幻的…..」

他的眼神迷離了起來….

甚至身體都有些顫抖。

他吞了吞不存在的口水,隨後目光灼灼的盯著羅恩。

「我能夠再碰碰你嗎孩子?我知道,被幽靈穿過之後的感覺並不好,非常不好…..」

「但我想再碰碰看…..希望這並不是我的幻覺。」

「如果幽靈會有幻覺的話…..」

看著尼克這真摯的表情,羅恩點了點頭,他不斷的思索著自己到底是哪不對勁了居然還能讓死了幾百年的幽靈『爽一爽』?

這措辭雖然有點問題,但羅恩在話里聽到的還就是這麼個意思。

他伸出了手,隨後在尼剋期望的眼神中伸手『探』入了他的身體,那如同浸泡在冰水中的感覺並不美妙,雖然羅恩是挺抗凍的,真讓他脫了衣服在雪地里裸奔雖然是有點涼,但僅限於涼,什麼凍感冒的情況,壓根就不會出現,畢竟是長成熊的人,他現在幾乎要脫離猩猩的形狀了。

可物理抗寒堆滿了,魔法抗寒……

算了算了,一個f級的對魔力抗性除了擋一擋沒什麼力道的小魔咒之外,壓根就不會有什麼特別的…..

「嗯???」

恍然大悟的羅恩終於明白了道理,是不是對魔力抗性被升到a或者s之後,他能直接徒手手撕幽靈了?

在看到尼克正一臉刺激又舒爽的在自己的胳膊上進進出出時…..

黑著臉的羅恩把自己快要凍僵的胳膊收了回來。

幽靈那蒼白無血色的臉是看不出高氵朝紅暈的,但就尼克這滿心享受的樣子,羅恩認為這絕對差不離….

「尼克,尼克….」羅恩喊了兩聲但並沒有讓他回魂。

「尼古拉斯·德·敏西-波平頓爵士!」

「哦哦哦,在呢在呢!」

恍然回神的尼克晃悠著腦袋連連點頭,他揪著自己的耳朵好不讓他再次掛在領子旁。

「你這是怎麼了?」

「一點點!雖然只有一點點!」

突然極度興奮起來的尼克幾乎是手舞足蹈的蹦躂著,他嚇人的甩著腦袋,臉上的笑容怎麼都止不住。

「梅林保佑啊!」

「我還以為在我五百年忌辰的時候收到了一封被拒絕加入無頭獵手的信件是最糟糕的事情!我以為今天會是我最糟糕的一天!」

「但很顯然並不是!」

「我居然感受到了!」

「哪怕真的就只有一點點!」

他用手指比劃了一個代表非常非常非常小的手勢。

「但這絕對是我在死後最最令人激動的一天!」

「我有感覺了!」

夢幻似的表情再次出現在他的臉上。

「有點類似於…嗯….我在活著的時候,我和我好朋友一起度過的美妙下午。」

「我還記得那天,那是一個…..」

「那好像他的尺寸有點問題?」

「不對!」

「別說了!停停停!!!繼續往下說就得被嗶~嗶~嗶~了!」

臉黑成了酋長模樣的羅恩連忙打斷了尼克的話語,只能說不愧是腐國?大英格蘭自有國情在?

「真是抱歉….」

尼克對羅恩行了個禮,優雅的像一個紳(bian)士(tai)。

「不過我還有件事情不知道羅恩你能不能….」

「不能。」

羅恩十分果斷的拒絕了尼克肯定會很離譜的要求。

誰能想到,自己一個拳上能站人,臂上能走馬,菊花開….菊花不能開瓶蓋….反正就是個純爺們、真漢子的人居然會中了一個死了五百年的幽靈的計。

被好一陣進進出出的羅恩總感覺自己的手髒了,不能用了…..

你說說這是人乾的事情?

雖然幽靈並不是人,但起碼他們曾經是個人啊!

節操呢?什麼時候死了就能一了百了,俗話還說父債子償呢!

「哦不….」

瞬間頹喪下來的尼克就差擠出了幾滴眼淚,他可憐兮兮的擋在了羅恩的前方。

「我剛剛被無頭獵手隊拒絕了。」

尼克晃著手中的信紙,用那無比憂傷的目光注視著羅恩。

「他們嫌棄我的腦袋沒有和頭徹底的分離!但我比任何人都希望這件事情能夠辦得乾淨利落,我希望我的腦袋能夠完全斷掉…..」

「那樣能讓我避免許多痛苦,也不至於被人取笑。」

「我被一把鈍斧子砍了整整四十四下,然而那個糟糕的劊子手居然沒有把我的腦袋徹底的砍下來….」

「你知道的,作為幽靈,我們雖然還活著,但是已經失去了絕大多數的樂趣了,我已經失去了我唯一能找到樂趣的事情——加入無頭獵手隊。」

「所以….拜託了羅恩!拜託了孩子!」

「萬聖節能來參加我的五百年忌辰宴會嗎?」

尼克不停的眨著眼。

「你的到來絕對是對我最大的榮幸,甚至可以說是我這五百年來最令我興奮的…..」

「雖然有些冒犯,但還請原諒,我是說,這是最好的禮物。」

「沒有比這更好的事情了!」

「但對我一點都不好….你們死人的…不,我是說幽靈的晚宴是人能去的嗎?」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我正是長個子的時候,這可是天大的損失。」

「還有這個說法?」頭一次聽這話的尼克撓了撓自己的脖子,他打量了一下羅恩的身高,差不多有一米七左右的羅恩怎麼看都不是很矮的吧?他都比同齡人高了快一個腦袋了。

雖然因為橫著長導致目測很敦實,然而並不是這樣。

「我保證,我會準備一些你能吃的東西,我發誓絕對不會虧待你的!相信我!」

尼克拍著胸口保證著,那搖搖欲墜的腦袋並沒能給羅恩太大的安心。

「那…我到時候去看看?」

「我會先參加萬聖節宴會,墊墊肚子然後再過去。」

「可以!完全可以!我可以延後一點開始的時間!反正我也死了五百多年,我的時間很多。」

「那就這樣說定了!」

尼克興高采烈的晃悠著腦袋穿過了牆壁,留下了一臉懵逼和後悔的羅恩。

「為什麼我總有點不好的預感?」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孫羽掐訣念咒完畢,正準備向前衝去,突然在心靈深處有某段被塵封的記憶襲上心頭!

孫羽的老家在旺清門鎮靠山屯村,小村子坐落在鋼山腳下,所以因山而得名。

鋼山屬長白山支系的龍鋼山余脈,境內有原始森林五百多公頃,最高峰海拔一千多米,因是北方省最高峰,所以有「北方屋脊」之稱!

老人都說:「林子大了,怪事就多!」,這鋼山怪事就不少!

那一年孫羽七歲,正是淘氣的時候,這個年紀的孩子天不怕地不怕,也是最能惹禍的年紀。

因為在農村孩子不像城裡的孩子那樣家裡的玩具都玩膩了,農村的孩子要想玩玩具得自己動手做,夏天用柳樹葉編些小貓、小狗是最流行的。

這一天孫羽和同村的小夥伴王田一起在小河邊抓魚。

因為王田長得又高又瘦,所以小夥伴們都叫他王麻桿。

孫羽和王麻桿忙乎了一上午什麼都沒有抓到,乾脆在河邊編起了柳樹葉。

「快看!好大一隻兔子!」

孫羽手巧用柳樹葉編了只小狗,剛想對王麻桿炫耀一下,沒想到王麻桿突然大喊了一聲。

孫羽聞聲望去,只見一隻如同小狗般大小的白色兔子正在河岸邊慢慢爬著,看那樣子是腿受傷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