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回到城主府不久,便有傳來一道消息。

關內來人了!

……

。 【吞噬殘破殘魂】

除了有些飽腹感之後,什麼都沒有,沒有加屬性,也沒有加壽命,更沒有加食道經驗。

「是他們太弱了?」

姜夜愣了一下,他還以為能夠開一個滿漢全席呢。

剛開始確實被嚇了有一跳,轉而就是興奮,現在從興奮變成了失望。

「可惜了。」四周密密麻麻鬼影,雖然看起來恐怖,卻並不能為他提供什麼。

「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多提供一些了。」姜夜的臉上露出期待的神色,看向平台中央的那個引他們來的白色鬼影。

森森鬼影,並沒有阻擋住姜夜的腳步。

不管四周看起來多麼的恐怖,沒有任何威脅,也沒有任何吃的價值,不由得讓姜夜意興闌珊。

「不知道你有沒有價值。」姜夜提着染血的殺豬刀走向枱子中央的白色鬼影。

白色鬼影也看到了姜夜,剩下的為數不多的靈智告訴他,眼前的這個人很不好惹,散發着一種令他厭惡的氣息,不像是剛才的那四個人。

「呃呃呃。」

白色的影子發出聲響,手舞足蹈的似乎想要讓姜夜停止腳步。

「噠,噠,噠噠。」

姜夜卻並沒有停下腳步,一步一步的走了上去

白色鬼影抬起頭,張開血盆大口,裏面是斷了半截的猩紅舌頭。

也怪不得他說不出話來。

隨着白色鬼影的抬頭,四周無邊無安的黑色鬼影子同時抬頭,帶着惡意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姜夜。

「啊!」

森森鬼影同時發出常人聽不到的厲嘯之聲。

惡靈的厲嘯聲宛如潮水一般瘋狂的湧入姜夜的耳朵。

姜夜的面容頓時漲紅,雙耳像是被灌入了泥水,攪動着耳屎形成了粘稠而潮濕的灰泥,頭暈腦脹的同時,一陣陣反胃的嘔吐感不斷的上升。

「嘔。」

姜夜張嘴嘔吐,鮮血夾雜着晚上吃的飯一股腦的吐了出來。

因為胃酸消化而變成黑色漿糊的晚飯,混雜着鮮血被姜夜嘔在地上。

姜夜頓時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

本以為這些鬼影子不過是虛張聲勢,甚至只是看起來唬人,但是他們竟然能夠聯合起來發出這麼強大的精神攻擊。

頭痛欲裂的同時,連身體機能都受到了巨大的影響。

姜夜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跟着震顫了起來,食道內的毛細血管碎裂,這才嘔出大片的鮮血,

「轉換!」

姜夜低吼一聲。

兩米多高的高大屠夫,鶴立雞群一樣的站在眾多的鬼影之中。

高大的身形修長而具有爆發力,強筋的肌肉附着在高大的骨骼上,淡灰色的皮膚下是青筋和流動的血管。

姜夜背後猩紅色的紋路宛如活了過來,伴隨着姜夜背闊肌的舒展而舒展開。

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姜夜獰笑一聲:「好,很好,你們給我上了寶貴的一課。」

「滾!」

【判定成功,恐懼光環發動,大幅度削弱獵物反抗能力。】

以姜夜本身為原身,十米內的鬼影被一聲喝散,四周空出了一個巨大的空位。

所有的鬼影像是一下子被排斥了出去一樣,眼中露出最原始的畏懼,他們擁擠在一起,攢動的人頭,黑壓壓的一片。

就連枱子中央那個白色的鬼影子也跟着倒退了半步。

帶着血絲的眼睛中明顯不再像原來那麼充斥滿了惡意,充滿了對這個世界的憎恨。

雖然也是直勾勾的盯着姜夜,卻出現了畏懼。

他根本就想不到,為什麼剛才已經虛弱的即將崩潰的人,轉眼竟然變成了這麼恐怖的怪物,甚至比他們還要恐怖。

提着殺豬刀的姜夜,走向枱子上的白色鬼影。

姜夜很奇怪,為什麼玩家靠近的時候他不會喊,而他想要靠近的時候,對方就喊了。

而且帶動着所有的鬼影子一起喊。

也好在姜夜的智慧屬性夠高,不然的話,光是剛才的這麼一吼,絕對會將他放倒,如果是低級一點的玩家,基本上有死無生。

難道是只會給玩家提供需要的信息?

姜夜不由得思考道。

……

「呃,呃,呃……」

白色的鬼影子手舞足蹈的,四周的黑色影子雖然畏畏縮縮的,卻依舊如飛蛾撲火一般沖了上來。

只是一走到姜夜周圍十米,他們就不可抑制的後退,本就擁擠的院子,烏泱泱的望去,全都是黑漆漆的頭顱。

恐懼光環壓制的可是一切低於姜夜智慧屬性的存在,不管是異常還是人類,又或是別的什麼怪物。

只要屬性判定輸了,就會被姜夜壓制。

智慧屬性越低受到的壓制也越大。

單憑這些連屬性都沒有辦法給姜夜加成的幽魂,別說想要攔住姜夜的步伐,就是想要靠近姜夜的四周都做不到。

「呃呃呃。」

白色的鬼影發出凄厲的鬼嘯聲。

只是姜夜高大的身形已經壓了上來,雙眼之中的猩紅光芒閃過,帶起淡紅色的虹光。

姜夜居高臨下的俯視白色的鬼影。

【判定失敗,恐懼光環失效。】

姜夜咧嘴笑了起來,怪不得對方能夠發出那麼恐怖的精神攻擊,原來本身的精神屬性就不低於他。

伸出左手一把捏住白色鬼影的脖子。

鬼影子極力的想要掙扎,卻無法掙脫強壯的屠夫手臂。

離的近了,姜夜才看清楚鬼影的全貌。

他竟然只有一個頭,身軀是淡灰色的霧氣,霧氣之中不斷地有人臉浮現,甚至想要衝出白霧,沖着姜夜呲牙咧嘴。

「原來近身戰力這麼弱,也不怪精神屬性那麼強,畢竟完全捨棄了身軀。」姜夜心中思慮道。

姜夜並沒有說話,駭人的目光垂下,手中的殺豬刀已經舉了起來。

既然沒有任何的利用價值,那就成為他的食物好了。

「呃呃呃。」

白色的鬼影子手舞足蹈,長大了嘴巴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只是他也只有半截舌頭,根本就說不出來。

在姜夜聽來,更是除了阿巴阿巴之外,什麼都沒有。

一點點有用的信息都沒有。

不僅僅沒有有用的信息,姜夜甚至越聽越煩,這種煩躁的心情充斥在姜夜心間。

如果對方說的信息他聽不懂也就算了,對方壓根就說不出來,呃呃呃的讓人難受。

眼看着身前高大屠夫的屠刀已經舉了起來。

白色的鬼影也慌張了起來,他極力的想要阻止姜夜,甚至白色鬼影都開始凌空的比劃着,一筆一劃有板有眼的,就像是寫字。

「想要寫字?」姜夜詫異的反問。

姜夜也不知道對方聽不聽得懂,看着比劃的鬼影子像是在寫字,所以就順嘴的問了一句。

沒想到對方迅速的點了點頭。

「早說你會寫字啊,我看你阿巴阿巴的像個傻瓜,搞得我心態炸裂。」

姜夜將背包中的書籍的空白頁翻開:「把你知道的信息寫下來。」

對於一個鬼而言弄點血還不是輕輕鬆鬆,白色影子沾了沾自己的血眼淚,用手指頭在書籍空白的頁面上書寫着。

古代血書怎麼寫,白影子就怎麼寫,迅速的就寫完了一行。

姜夜滿意的點了點頭。

「咳咳……」

一陣低沉的咳嗽聲響起。

明明感覺距離很遠,但是卻又好似近在耳邊,就像是有什麼東西趴在耳朵旁沉沉的咳嗽了一聲。

冰涼的觸感令脖頸處的軟肉瞬間僵硬,脖頸處的寒毛全都豎了起來。

姜夜猛地回頭。

聚攏的鬼影子就像是無頭蒼蠅一樣,瘋狂的亂竄了起來。

有一些甚至直接從闖入到了姜夜的恐懼光環中,變成了飛灰,更多的像是老鼠碰見了貓,四散而逃。

就連正在書寫的白色鬼影子的臉上都出現了驚恐的神色,怨毒的雙眼漸漸變得無神,就連奮筆疾書的手也漸漸的停了下來。 「一個人喝多沒意思?走吧。」徐錦成喊了句,並沒勉強,停了幾秒鐘后,走向二樓包廂。

凌若冰盯着他的背影,不由自主的跟了過去。

包廂里有幾名陪酒的小姐,除了阿峰,還有兩名男子。

凌若冰推開門,看着這一幕有些彆扭,扭頭便想走。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