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走後,馮柳清沒好氣地瞪了自家丈夫一眼,「都怪你,下午就不該開那個口!」

「都怪我,都怪我,是我多嘴,」程昌茂附和妻子,就走到小兒子身旁,伸手抽了他一腦瓜子,「三奶奶,建國叔都是你長輩,你吼什麼?目無尊長,誰教你這麼跟大人說話的?」

這父親就會訓他,程嘉軒推開椅子,直接越過他,出門回屋睡覺。

馮柳清再度皺眉:「你幹嘛老打他,不笨都被你打笨了,還有,你這老古板的教育方式,我就非常的不認同,尊長,首先那個長輩得讓人尊吧。」

「好好,都聽你的,以後倆兒子都由你來教育,」程昌茂落座后,看到小侄女臉上還掛着淚水,伸手捏了捏她的臉,哄道,「小九別怕,沒事。」

馮柳清伸手拍掉他的手,仍舊板着臉,「明天除夕,還有春節,都不準再叫他們過來。」

「好好,都聽你的,從明天開始,我就當個啞巴。」程昌茂笑着附和道。

看他一副應付了事的樣子,馮柳清懶得再吭聲,幫程晚晚擦乾眼淚,起身進廚房給程晚晚盛熱米飯。

程昌茂看着她走進廚房,目光又落到桌對面。

他不動聲色地看着對面的大哥,最後目光又落到一旁始終低頭吃飯弟弟。

這大哥,還是和以前一樣,不在乎的事情,吭一聲都懶得回。

他只是懶得搭理而已,並不能說明他脾氣就很好,動到他在乎的,他也是會一腳踹過去的。

至於這弟弟,怎麼也變成了這副樣子了呢。

他還以為可以喝完他的喜酒呢……

這種情況應該是等不到了……

程昌茂習慣性地往口袋裏摸煙盒,最後,還是忍住了。

伸手揉了揉程晚晚的小腦袋,笑道:「小九想吃什麼,叔叔給小九夾。」

程晚晚打量着他,半晌,方才搖了下頭,「謝謝叔叔,小九吃飽了。」。 「上車,該趕路了。」

葉曉將車開到冰層上。

托熱雨的福,沿途上沒遇到危險,暢通無阻。

中午時分,離開了冰層的範圍。

「傍晚應該就能到。」葉曉查看著地圖。

「老大,您快看。」

小珍指向右前方,那邊一些野獸埋伏在雪裡。

葉曉皺眉:「野獸攔路,這裡已經算是他們的地盤了,準備戰鬥。」

「是!」

小珍取出懷裡藏著的刀。

車子緩緩停下,那些藏著的野獸突襲而來。

「一幫自不量力的傢伙,大豬,跟我上!」

鯊鯊騎在野豬王的身上,抱著肩膀。

野獸的數量雖然多,但葉曉等人實力強勁,沒用多久,就將它們全部擊敗了。

「嗷嗷……」

野獸們哀嚎著。

葉曉看向鯊鯊:「這幫傢伙在說什麼?」

「就是在求饒而已,要不要都殺掉?好久都沒吃烤肉了。」

鯊鯊說著,擦掉嘴角的口水。

一時間,那些野獸聚在一起,嚇的魂都要沒了。

「向它們了解一下這邊的情況。」葉曉哭笑不得。

「好嘞。」

鯊鯊上前,很快就了解到了很多。

這塊地方由獸王統治,是一個類似據點的地方,有200多個野獸駐紮。

鯊鯊緊接著說:「像這樣的地方有很多,由地方統領管轄,統領又只聽獸王的命令。」

「上下級的制度嗎……這個獸王有點意思啊。」

葉曉輕笑,這樣會非常方便管理。

「這些野獸要留著嗎?要是讓它們回去,我們的身份會暴露。」鯊鯊好奇的問道。

「不急,這個據點的統領,你有把握戰勝嗎?」

葉曉搖了搖頭,然後問。

鯊鯊得意的抱起肩膀:「那當然,都不一定比大豬厲害呢。」

「那就好……讓它們帶路,去野獸據點。」

葉曉揮手示意。

「聽到沒!」鯊鯊瞪向那些野獸,一幅小惡魔的樣子。

「吼吼!」

「嗷……」

……

野獸們沮喪著,開始在前面帶路。

葉曉等人開著車,緊隨其後,很快,就來到了一處空曠的地方,這裡有很多野獸聚集。

「準備好了嗎?擒賊先擒王,交給你了。」

葉曉對鯊鯊說道,從毀滅戒指里取出巨熊匕首。

「嗷!!」

「吼———」

這裡的野獸見到他們,紛紛起身,警戒著發出吼聲。

鯊鯊努了努嘴:「擒王是吧……交給我!」

「掩護!」

葉曉對小珍和雪地戰狼他們命令道。

很快,橫衝直撞,將衝來的野獸統統打退。

葉曉由於巨熊匕首實在鋒利,不小心殺了幾隻。

「哇,好漂亮的一隻大貓!」

眾人很快就來到了野獸統領的面前,那是只白化獵豹,幾乎與雪地融為一體。

「奧唔——」

「叫什麼叫!」

鯊鯊瞬間衝到白化獵豹的身前,一拳砸下。

巨大的力道,讓白化獵豹懷疑豹生,懵逼的趴在地上,差點就沒命了。

「從今以後,這裡就是我的地盤了,知道嗎?!」鯊鯊威脅道,揮了揮拳頭。

「嗷!」

隨著白化獵豹的一聲叫,現場的其他野獸不再進攻,紛紛趴下,表示臣服。

鯊鯊得意的仰起頭:「嘿嘿,多了好多小弟!要是帶回去……」

「可不行,我們的食物撐不住。」

葉曉抬手彈了下她的額頭。

「啊?那大豬可以帶回去嗎?」鯊鯊可憐巴巴的,捂著額頭。

「那倒是可以。」

葉曉答應下來。

鯊鯊因此,才沒有特別難過:「現在應該怎麼辦?」

「我們的目標是無限能源寶石,沒有必要和獸王產生衝突,讓這隻豹子去給獸王傳話,讓我們平安過去就行。」

葉曉指向旁邊趴著的白化獵豹。

「啊?為什麼啊,打服獸王不好嗎?」鯊鯊低頭點著手指。

「你難道想和十萬多隻野獸打嗎?就算是十萬頭豬,也能把我們累死。」

葉曉無語搖頭,更何況,都還不知道獸王的真正實力怎樣,而且本來的目的,也不是和獸王作對。

鯊鯊嘟著嘴:「好吧……」

隨著她的吩咐,白化獵豹跑走。

「哇,你是說有三百多個據點?你們這裡還算是弱的?」

鯊鯊隨便抓了只狐狸,詢問起有關這裡的事情。

她越聽越驚訝,回頭看向葉曉:「它說獸王還打算繼續往外擴張,領土已經無邊無際了。」

「是啊……」

葉曉拿著地圖查看。

原本的路程,還需要半天才到野獸聚集地。

現在那裡已經成為了獸王的總基地,粗略估計,往周圍至少擴張了500公里……

而無限能源寶石的線索,直指那裡。

「等著吧,消息不是很快就能傳回來的,順便做好隨時離開的準備。」葉曉吐出口氣,就地等待。

「難道那個獸王還敢集結軍隊,跟我們打嗎?」

鯊鯊雙手叉腰,很不服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