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游公司,要破產了。

《海魚之戀》撲成這樣,全游的資金鏈,很快就要斷了。

今天,他約了任夏這個全游公司的另一大股東。

任夏看着雙眼中血絲密佈的鄒一民,嘆了口氣,說道:「把公司掛出去吧,看看有沒有人出手。」

鄒一民看着任夏,說道:任總,你……你當年選擇投資全游,也算是看好國產動漫的,要不你……」

任夏搖了搖頭,說道:「算了吧,我也去聯繫些人脈看看,但是我是不會接手全游的。」

任夏當年在全游的起步階段,投了4000多萬,這麼些年,這4000多萬,回了3000多萬。

看着任夏離去的背影,鄒一民沉默了片刻,然後撥通了祁元的電話。

「祁老闆,恭喜你啊,今年春節檔最大的贏家。」

「嗯,想必你也知道我們電影的成績,不瞞你說啊,公司要不行了。《遮天》的動漫,應該會胎死腹中了。」

「對……被你猜中了,我現在很缺錢,你看你有空嗎,我們見面聊聊。」

……

第二天。

西都某間咖啡廳。

鄒一民看着祁元,開門見山道:「我不想把公司賣了,這是我的心血啊,有公司給我估價3個億,我沒賣,太低了。」

做動漫,那就是鄒一民這麼多年的夢想,他一步一步把全游做到了今天。

但是撐不下去了。

再堅持,全游都要沒了。

祁元說道:「你們的《遮天》做得很不錯喔,就這麼半途而廢,太不應該了。」

周末好接着道:「3億2000萬,我們買下全游,你可以繼續帶領着全游製作動畫。」

周末好的聲音擲地有聲,隨即又補充了一句:「我們,已經和任總那邊溝通過了,他沒意見。」

鄒一民看着祁元和周末好,沉默了好久,最後咬着牙,答應了。

任夏選擇直接拿錢出局。

鄒一民成了給祁元打工的。

這3億2000萬,填之前窟窿就填了兩個億。

然後祁元又和鄒一民簽了一個十年的合同,趁著咖啡廳里陽光正好,祁元打開了筆記本電腦,給鄒一民看了一份PPT。

PPT第一頁,首先映入鄒一民眼前的就是幾個大字。

「封神榜宇宙」,十年計劃。

將PPT往下翻。

出現了一些電影的名字,

看得鄒一民眼瞳驟縮。

封神榜宇宙,第一階段:

《楊戩1:桃山救母》,《哪吒1:大鬧東海》,《姜子牙》,《姬發》,《封神榜1:鳳鳴岐山》。

第二階段:

《哪吒2》,《楊戩2》,《姜子牙2》,《姬發2》,《蘇妲己》,《封神榜2:武王伐紂》。

第三階段:

《雷震子》,《哪吒3》,《姬發3》,《姜子牙3》,《土行孫與鄧嬋玉》,《申公豹》,《封神榜3:誅仙》。

第四階段:

《雷震子2》,《楊戩3》,《封神榜4:牧野之戰》。

第五階段:《盤古與女媧》,開啟西遊宇宙篇。

接下來,祁元給鄒一民看了前兩部《楊戩》以及《哪吒》的人設和故事大綱。

簡單介紹了一下,用未來十年的時間,構建一個神話宇宙電影的想法。

這個系列的前面兩部電影,非常重要,火了,就可以繼續做下去。

一旦撲街,那麼整個計劃拉閘。

所以祁元很重視這個開局。

祁元說了一個多小時,聽得鄒一民目瞪口呆,一愣一愣的。

祁元,這是要打造一個王朝啊。 怎麼辦?

吃開哥自己問自己,怎麼辦?這麼多小弟看着呢,看着自己失敗!要是一開始用群毆,什麼事情都沒有,現在,那都已經是戰敗了,這麼的一種情況之下,再來使用群毆,那簡直就是有點找死的這麼一種感覺啊。

「上,上,一起上啊!」

雖然是不想,但是,吃開哥在這一刻,還是下達了一起上的命令。

這些小的們,瞬間的功夫,那就是朝着劉毅就席捲了過去,這個架勢,這麼的一種感覺,那簡直就是信誓旦旦的要跟你展現出來十分之可怕的威能來,三下五除二的,攻擊是展開的,不打得你這是懷疑了人生,不可能。

劉毅,側身躲避!

一次躲避,第二次也躲避!

第三次,第四次也躲避了過去。

就像是水中的一條魚,嘖嘖嘖,速度那是相當的快,這麼的一直的下去,這感覺簡直就是要將你給逼瘋的這麼一種節奏,堅定不移,認準與你,不收拾了你,嗯嗯,不可能。

十分鐘,這麼的就過去了。

這些人這麼的一包圍,這麼的一賣力,賣力一攻擊,啥也沒有換來,這換做是誰的情緒都會是遭受到可怕的影響,這些人的雙眸,虎視眈眈的盯着這該死的劉毅看着。

劉毅呢,神態淡然,嗯,鎮定自若,嗯,不將這些人當做是一回事,嗯,這些人愛怎樣就怎樣,他,就是這麼的無所謂,氣人不氣人吧!

這麼的下去,這是嚴重影響到了人的情緒,不,不允許這樣子的情況這麼的來發展。

絕對啊。

再看劉毅,嗯,還這樣,一直就這樣,持續是這樣,管你好些,管你這麼多!

這種作死的德行,行,這是不給人面子,是吧?

那就真的是要跟你展開不死不休的紛爭啊。

不是鬧着好玩的啊。

劉毅的雙眸,直勾勾的盯着這些人,看這些人是要玩耍出來什麼花樣來。

一個,轉身,跑了!

撤離戰場!

一個影響帶二個,第二個影響第三個,眨眼之間,嘖嘖嘖,盡數都是撤離了戰場。

這一時之間的,整的這劉毅簡直就是一愣一愣的,什麼情況這是?對方到底是要幹嘛?對方這樣子,合適么?就從對方的這麼一種姿態上來說,真的,弄得這對方,十分之生氣啊!

不,不,不允許!

不能允許這事情是發展到了這麼的一種地步,絕對不允許啊。

刷!

劉毅朝着吃開哥沖了去。

吃開哥其實也是隨着大流一道的撤離了戰場,正在尋摸著是打車是共享單車還是雙腿跑路,這該死的劉毅就來了,那感覺就跟鎖定了他一樣,甭管他是逃離到了哪裏,對方都是這麼的堅定不移,咬死了他。

這就真的是尷尬讓人不開心了,這就真的是讓人十足那是很抓狂了。

這麼的下去,怕是要挨打呀!不,不允許這樣子的事情發生啊,要跑成功啊,不能挨打啊!

刷!

加速!

加速就管用了?

你加速人家不會加速?

人家一加速,瞬間就是靠近了你。

人家一靠近,瞬間就是展開了攻擊。

只聽砰的一聲。

這不,這一坨子,直接就是打在了吃開哥的身上,打得吃開哥簡直就是一愣一愣的,啊,身上疼啊,非常的疼啊,忍無可忍的那種疼啊。

吃開哥的雙眸,虎視眈眈的盯着劉毅。

管你是怎麼看着呢,你怎麼看着,結果都是一樣的,一樣不將你當做是一回事,這右拳,看,已經是抬起了!

這抬起的感覺,看,這是要衝着你的身上席捲而上去。

這一次次,這不遺餘力,這是不將你給逼瘋了,那就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氣人不?

吃開哥的雙手攥緊,他告訴自己,冷靜,一定是要冷靜,一定是不能這麼的失去了理智,要這麼的徹底的是冷靜了下來才行啊,不能被對方給這麼的牽着鼻子走啊。

砰!

又是命中了!

氣人不?

是不是很抓狂?

腦瓜子那是嗡嗡的,對不對?

砰!

「啊,啊,你想做神馬,你是不是瘋了啊,一次次的!」

吃開哥大喝。

繼續的攻擊繼續的命中,持續的命中到了吃開哥的身上,完全是一點面子都不給,幹嘛是要給面子?給面子做什麼?需要給面子這種東西么?

不需要!

吃開哥就這麼的,一個勁的是挨打,被打得那是沒有一點點的辦法,想改變也不知道是應該如何的來改變,那叫一個惆啊,這麼的下去,這不是完全的要逼死了他的這麼一種節奏么?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