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剛才關的是前門,現在這個女子是從後門進來的!

女子一走進來,便盯著雲若月直瞧,「姑娘,你,你是誰呀,你來我們的更衣室幹什麼?難道你是進來偷東西的?」

雲若月趕緊擺手,「姑娘,你誤會了!我不是來偷東西的。是這樣的,我的裹胸鬆了,我是進來整理衣裳的。」

「整理衣裳?哦,那你整理吧!哎喲,我肚子好難受!」綠衣女子這時難受的坐到那桌前,一張臉慘白得厲害,額頭前也沁滿了冷汗。

雲若月見狀,忙問,「姑娘,你拉肚子了?」 是秦雲在親吻,毫無保留的親吻!

蕭淑妃渾身繃緊,躲閃道:「別,陛下,湘兒很久沒有沐浴過了,還有血污,很髒的。」

秦雲不管不顧,抓着她又是一頓親,親她的傷口邊緣。

「湘兒,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朕都喜歡,還記得嗎?那一夜朕說最喜歡你的腿跟玉背,現在朕也依舊這樣想。」

「等你背部傷口好了,朕一定要像從前那樣,觀摩把玩。」秦雲無比虔誠的說道,不夾雜一絲的謊言!

這個女人,他走心了,將來一定要將她立為皇后!

蕭淑妃背對着秦雲,淚水從眼角滑落,即是感動,又是傷感。

「陛下,是真的嗎?」

「真的!」秦雲重重點頭,幫她系好衣裳,然後扶正。

「那陛下可不可以答應湘兒一件事?」她看向秦雲,丹鳳眼中露出一抹可憐巴巴和希冀的神色。

水汪汪的,讓人好不憐惜。

「說,別說一件,就是一百件,一千件,朕都答應你!」秦雲脫口而出。

蕭淑妃抿了抿紅唇,有些欲言又止,為難道:「陛下,湘兒…湘兒等傷養好了,想要請一位西域女師進宮,在背上刺青,遮住傷疤。」

說完,她忐忑的看向秦雲,怕他不悅。

要遮住傷口,肯定要大面積刺青,而刺青某種圖騰,在大夏漢人看來,這是域外的陋習,女人刺青,更是屬於不檢點。

說完,蕭淑妃就後悔了,立刻拉着秦雲道:「雲哥,湘兒不刺了,我只是一時鬼迷心竅…」

秦雲卻打斷笑道:「不,朕允了!」

「西域女師是吧?朕讓影衛去辦,給湘兒請一個技術最好的女師來。」

「刺最美的圖案,遮住這道疤痕!」

秦雲的大方讓蕭淑妃愣了一下,她哪裏知道秦雲是現代靈魂,根本不在意這些。

「嗯。」蕭淑妃點點頷首,又露出猶豫的態度,畢竟是大家閨秀出身,又是皇妃,做不出這麼大膽的事。

「陛下,湘兒可以再考慮考慮嗎?」

秦雲點頭:「當然,不管你刺不刺,朕都依然愛你,愛你的一切,這一點你不用擔心!」

蕭淑妃終於展顏一笑,如畫中走出的傾國女子一般,這句話說到了她的心坎里,彷彿疤痕也忽然不是那麼可怕了。

夜裏。

秦雲正準備入寢的時候,喜公公着急忙慌的趕來。

對秦雲道:「陛下,裴婕妤要見您,說是有要事要跟你說。」

裴瑤?

秦雲表情一滯,難道她是想通了要告訴自己當初裴仁掌握王渭的罪證嗎?

亦或者,她想要出宮?

他當即往秋葉殿走,剛剛沐浴完等候臨幸的嫣兒他也沒管。

一隊禁軍跟着他,來到秋葉殿。

途中路過許多宮殿,遙遙能看見那深宮裏,不少貌美妃子都望着龍駕,望眼欲穿,恨不得秦雲能多看她們一眼,然後進了她們的宮裏。

秦雲對此也是汗顏,這些女人都收進後宮充數的,估計身體原主人可能都從來沒碰過,自己以後這任務很艱巨啊,成百上千的女人等著自己臨幸。

秋葉殿,正廳。

「說吧,讓朕來,是有什麼想說的?」秦雲看向裴瑤。

她今天穿的稍微正式一些,藍色宮裝長曳及地,一頭秀髮扎了一個飛雲髻,步搖金釵將她的氣質襯托的華貴。

清秀而知性的臉蛋散發着一股特別的韻味,就像是紅酒,讓人微醺。

女人的年紀,有時候也是斬男鋒刃啊。

裴仁沒有掩飾自己杏眸內的恨意,掃了掃四周的禁軍和太監,淡淡道:「你怕我刺殺你?」

秦雲摸了摸鼻尖,擺擺手讓眾多禁軍都退到了門外。

他根本不怕刺殺,只要裴瑤動手,暗中的影衛會第一時間阻止。

「現在說吧。」秦雲道。

裴瑤深吸一口氣,而後睜大眸子,目光灼灼的看着秦雲。

開門見山道:「我要你封我做貴妃,還要你善待原宰相府剩下的人。」

秦雲蹙眉,後面半句他理解,前面半句就不能理解了。

這女人恨不得喝光自己的血,怎麼一天過後,又要做自己的貴妃了?

裴瑤的眸子如月光姣姣,輕啟紅唇:「你覺得很難理解嗎?」

秦雲點頭,然後坐在了高堂上開口道:「確實很難理解,唯一的解釋就是你想更接近我,伺機刺殺我。」

裴瑤的美眸中閃過一絲譏諷。

轉頭怨恨的看向秦雲,像是真的又像是假的,咬牙道:「你辱我清白,害我無家可歸,又給了後宮婕妤的身份,你覺得我還有退路嗎?」

「放我出宮,我還有顏面和從前的故人重逢嗎?」

秦雲正視她的眸子,緩緩開口。

「朕能給你一個新身份,補償你榮華富貴,你可以活的很好。」

裴瑤不屑一笑,雙眼露出一抹銳氣:「不,我就要貴妃的身份,而且你要視我跟其他貴妃一樣,這是你欠我的!」

秦雲笑了,露出大白牙,倒不是看笑話,而是發自內心的笑:「裴瑤,你是頭一個對朕說不的人。」

「你是一個內心強大的女人,朕刮目相看。」

「但,不管出於什麼原因,朕都知道,你提這個要求是為了報復朕,所以,抱歉,這個要求,朕不能答應你。」

裴瑤柳眉緊蹙,咬牙道:「你當真不答應?」

秦雲搖頭,雖然她是受害者,但自己不可能留一個想殺自己的女人在旁邊。

搞不好,為愛鼓掌的時候給自己來一刀,就悲劇了。

裴瑤的眼中露出一抹絕望,而後竟拿出了一把匕首,她不是對準秦雲,而是對準了自己。

要當着秦雲的面自殺!

她真的夠狠,動作絕非做做樣子。

一刀下去,恐怕要一命嗚呼。

千鈞一髮之際,豐老從屋外扔進了一顆指甲蓋大小的石頭,力度拿捏很好,只是將匕首打落在地。

哐當一聲,十分清脆。

裴瑤憤怒的看了一眼門外,然後抬起頭,倔強的看着秦雲,咬着粉嫩紅唇,一字一句道!

「狗皇帝,你害我到這般天地,不讓我死,亦不肯好好待我,那我就想辦法出宮,去青樓做妓,去鄉野村夫面前獻媚!」 在人們震驚的目光之下,紅衣主教艾伊斯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此時,人們還處於雲醉月一劍殺死了獵殺者之王的震驚當中,還沒有緩過神來。紅衣主教艾伊斯的出現讓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為之一振。

在經過熟悉的自我介紹之後,艾伊斯對着現實世界中正在看逃亡者節目的人,緩緩開口。

「獵殺者之王被擊殺!擊殺者為:秦義、雲醉月、方平先、駱少華!」

這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次宣佈,但在現實世界卻掀起了軒然大波!

竟然真的有人擊殺了獵殺者之王!

自從獵殺者之王誕生起來,逃亡者節目中的逃亡者就如同人生一樣,數量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在下落,到如今,僅僅剩下了不足一千人。

擁有智能,而且實力強大無比的獵殺者之王,以一種近乎恐怖的方式向所有逃亡者宣告它的存在。而且,還根本沒有人能夠對付獵殺者之王。

人們彷彿存在於夢境當中,一時間竟然有些不可置信。

這些天一來,獵殺者之王儘管幾乎沒有現身,但給所有人帶來的壓力,實在是太恐怖了。

它就像一個夢魘,將黑暗深深烙進所有人的內心,只要它沒有死,那麼所有人都不會安心。

而如今,那個夢幻一般的獵殺者之王,終於死了。

被殺了。

震驚、恐懼、佩服、疑惑、茫然……無數的人露出了無數的情緒,為這一個消息感到心驚。

下一刻,凡是觀看節目的人,全都爆發了。

「卧槽!死了!獵殺者之王竟然被擊殺了,而且是被秦義擊殺的!」

「媽的太不可思議了,這些都是什麼人啊?」

「我看直播了我看直播了!秦義他們竟然只用了五分鐘就殺死了獵殺者之王!」

「別看那五分鐘很短,我看直播的時候感覺過去了五年!」

「太牛逼了太激烈了!他媽的秦義真他媽的是大佬!誰不服我跟他急!」

「這下子秦義要在全球揚名了!」

……

在逃亡者節目的巨大影響下,秦義幾人的這一壯舉瞬間傳播了整個世界。網絡上,無數人紛紛寫文章來傳播這一件令人震驚的事情。

秦義、雲醉月、方平先、駱少華,這四個人的名聲徹底傳響。甚至於連從來都沒有出現在熒幕上過的駱少華,都被網絡大軍們扒了家底。

更有甚者,竟然有人已經組織起了秦義粉絲團等等,儼然已經把秦義當成了一個大明星來看。

這一切,逃亡者世界的幾人並不知曉。因為在這個世界中,艾伊斯並沒有宣佈獵殺者之王被殺死的事情。

為什麼會這樣呢?

雲醉月沒有心思考慮這些,她甚至沒有心思考慮任何事情。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