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全員一起觀看電視劇《甄嬛傳》

設定:甄嬛傳全員一起觀看電視劇《甄嬛傳

時間線:甄嬛被華妃罰跪,第一次小產前

全員觀看,電視劇從頭到尾。

【雷雨天,甄嬛夜難眠,叫來槿汐。

甄嬛:“我有些害怕”

槿汐:“哎呀,那些鬼神之說,都是世人以訛傳訛的,小主不要放在心上。”

甄嬛:“我不是害怕鬼神之說,我是害怕,雖然余氏一命歸西,但此事並沒有完全了結。”

槿汐:“小主是懷疑,余氏背後另有人指使吧。”

甄嬛:“你細想想,余氏不像是心計深沉之人。她不過一介宮女出身,怎麼會懂得藥理,知道每次在我湯藥裡下幾分藥量,怎麼悉心安排人,在碎玉軒裡應外合,那藥又是從哪來的。”

槿汐:“對,當然小主真應該留下她一個活口,細細審問才是。”

甄嬛:“她恨我入骨,不會說出背後指使。甚至會反咬我們攀誣旁人。反倒她死了,主使她的人才會有所鬆懈,我們才會有跡可循。”

槿汐:“那咱們就拿余氏的死,來做一出好戲。”】

富察貴人:“什麼好戲?你們做了什麼?”

眉莊甄嬛皆沉默不語,華妃冷笑。

安陵容道:“富察貴人看下去不就知道了,你可要出場了。”

【兩個小太監在打更,一道白色人影飄過,嚇得小太監屁滾尿流:“鬼,鬼啊……”

另一邊,富察貴人坐在轎輦上回宮,忽然聽到女人的哭聲,隨後便看到一個掛著的白色人影。

宮女太監皆拋下她跑掉,留下她一個人,被嚇得昏了過去。

富察貴人昏倒後,小允子撥開披散的頭髮,邪魅一笑。 】

富察貴人看到當日情景,仍是嚇得心肌肉跳,卻在最後看到了小允子的臉。饒是她再傻,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頓時大怒,指著甄嬛:“你竟在宮中行裝神弄鬼之事,這,這成何體統。而且我又沒害你,你讓那死太監來嚇我幹什麼?”

甄嬛站起來道:“我讓小允子裝神弄鬼,是為了引出幕後心虛之人。剛巧就碰到富察貴人走夜路回宮,便……實在不是有意的”

這倒是真話,她之前也不知道富察貴人膽子這麼小。

【富察貴人嚇得病了,眾妃嬪去探望。

齊妃:“你是真可見了?”

富察貴人哭著說:“我真看見了,穿著白色的衣服,慘白著臉。舌頭有那麼長,上面還滴著血,眼睛裡也滴著血。”

安陵容:“看她哭得那麼慘,想必是枉死的女人。”

眾人心裡惴惴:“枉死的女人?”

齊妃摀住胸口,道:“那肯定是那個死在冷宮裡的余氏,余氏的冤魂來索命來了。”

富察貴人:“冤有頭債有主,我沒害她呀。她來找我做什麼呀?”

欣貴人:“所以她沒害你呀,這不是轉臉就走了。否則你還能好好地待在這兒。”

淳兒:“哎您說說,她會去找誰呀?”

安陵容:“反正不管莞姐姐的事。”】

華妃譏笑道:“這就被嚇到了?真是沒用。”

皇后:“莞嬪和安常在的手段可高明得很,只言片語便把事情鬧起來,還洗脫了莞嬪的嫌隙。”

端妃:“這網架好了,接下來就等著心虛的魚兒往裡鑽了。”

華妃眼珠轉了幾圈,臉色難看得哼了一聲。

【華妃叫眾嬪妃說話,一群嬪妃說起宮裡鬧鬼之事。

華妃:“你們這些人,私下里說得更難聽。滿嘴的妖魔鬼怪,本宮倒不相信了,余氏生前恨誰,死後自然會去找誰。其他人瞎操什麼心。”

眉莊:“娘娘教誨得是,余氏又沒有人指使,當然是自己作孽自己遭罪。若是有人指使的話,她十成九也要去找那害死她的人。好好地問問憑什麼拿她作刀子使。”

華妃與麗嬪皆臉色一變。 】

端妃輕笑一聲:“看吧,魚來了。”

皇上臉色難看:“朕不過出宮幾日,宮裡就鬧出這些事來。”

眉莊不冷不淡地說:“宮里人多,仇怨也多。既然有些仇怨無人能給個公道,自然要自己尋公道。”

【眾嬪妃去晉見皇后,各自散了之後,在景仁宮門口碰面

華妃:“雖說莞貴人好些了,可本宮瞧你這臉色憔悴了許多,想來這噩夢纏身的日子不好受吧。”

甄嬛:“娘娘別說,那東西有靈性,會纏人的。”

華妃:“你真是被嚇得神誌不清了,竟敢在本宮面前胡言亂語。”

安陵容:“華妃娘娘恕罪,姐姐這些天確實受驚不小。實在是,實在是很多人都親眼見過。

富察貴人:“是是是,嬪妾就親眼看到過”

甄嬛:“若不是真有冤魂,為何連皇后也要請法師來超度。就是這冤魂怨氣沖天的,就不知這法師能不能壓得住。”

麗嬪神色不安:“法師也壓不住嗎?”

富察貴人:“她死得那樣慘,一定怨氣很深呢。不是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嗎?”

甄嬛:“聽說當日皇上賜她自盡,平日里與她交好的妃嬪,竟無一人替她求情。才使她慘死冷宮,心生怨念。”

麗嬪更是驚懼,手裡絞著帕子,惴惴不安。 】

曹貴人似是看到了什麼有意思的事情,噗的一聲笑了出來,說:“富察貴人,人家在做筏子套人,偏你毫無所知卻最為投入,被人當槍使的滋味如何?”

富察貴人被一下挑起怒火,恨恨得瞪了甄嬛一眼,怒視曹貴人:“閉嘴。”

【麗嬪的驚恐情緒,被甄嬛諸人一人一句,挑到了最高點。

華妃看情況不妙,帶著麗嬪走人。

回宮路上,小允子又披頭散發,一身白衣的飄過,剛巧在麗嬪眼前飄過。一個小宮女當場被嚇暈,其他人也是驚叫聲連連。

甄嬛看到後,對身邊槿汐說:“快去叫皇后。”】

華妃看著麗嬪被嚇得魂不守舍的樣子,怒罵:“沒用的東西。”

皇上神色不明,低頭粗笑一聲,看看甄嬛,又看看皇后:“莞嬪布得一手好局。”

甄嬛眉莊早知接下來要發生什麼,此時都面無表情地看著,不理會旁人。

【麗嬪嚇得縮在牆角尖叫,富察貴人從後面跟上:“她來了,她來了是不是,她來了是不是?”

華妃:“誰再胡說,立刻發落她去冷宮。”

華妃讓身邊宮女去扶起麗嬪,麗嬪被人抓住,馬上尖叫:“啊,不是我,不是我,藥是我,藥是我弄的。我沒讓她害死莞貴人,不是我……”

華妃:“麗嬪失心瘋了,還不快堵上她的嘴,帶回翊坤宮去。”

甄嬛與眉莊卻出聲攔住了華妃,執意要等皇后來處理,正爭執不下之際,皇后趕到了。

麗嬪睜開太監摀住自己嘴的手,撲到皇后身上:“皇后娘娘救我,有鬼,有鬼……”

皇后:“瘋言瘋語成何體統,江福海,帶麗嬪回景仁宮。”

華妃以自己協力后宮之名,欲帶走麗嬪,正僵持之際,甄嬛行禮道:“皇后乃六宮之主,由您親自費神,皇上必定更加放心。恭送皇后娘娘。”

一旁眾妃嬪一起行禮:“恭送皇后娘娘。”

皇后:“江福海,帶上麗嬪。”隨後轉身回宮。 】

“呵”太后會心一笑:“莞嬪,好厲害啊。”

端妃:“一句話扭轉乾坤,當真是厲害。”

欣貴人:“也是怪華妃平時樹敵太多,在場的嬪妃哪個跟她無仇,自然不會向著她。”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