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我看,當下,我們最好就是把巨鷹王幹掉。現在,只有巨鷹、狐族和我們號角軍三者是這個東西的最直接利害關係者,狐族現在在我們這一邊,把巨鷹家族消滅了,興許這個危機就會暫時化解!”王力分析道。

其實這和陳一生之前的想法不謀而合,一共三個直接知情者甲乙丙,丙方聯合乙方幹掉甲方,這是降低消息擴散最高效的辦法了。

王力的建議得到了大多數人的贊同,雖然也有人聲稱號角軍的實力還不夠強,本身驃騎草原都沒有完全控制,不宜萬里遠征等意見。但已經不是主流。

主流意見就是打出去,最起碼號角軍的實力比巨鷹強,如果等巨鷹恢復過來,恐怕就是另外的局面了。 這種二選一的決定,其實是非常難以下決心的。誰也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而一旦決定了某一項,是好是壞,只有讓時間來證明了。

接下來,就是緊張的分派任務了。

號角軍都是一羣年輕,精力又旺盛的傢伙在操持,行動起來是隻怕慢不怕快。

而且,軍隊都是現成的,這些人也沒有什麼休息娛樂之說,大家都希望多打點仗,好多弄點修煉用的物資。

不打仗,陳一生給的補給就少的可憐了。這麼說吧,普通不參與號角軍的號角人,每天就是靈糧和肉類,而只要成爲了正規戰士,每天都有晶核不說,戰場的繳獲那是福利。

加上陳一生他們也都是一些閒不住的主,號角軍的求戰慾望是很強的。

很快,經過分派,留下五百戰士給王力看家,其他3000名精銳戰士全部出動,一定要消滅巨鷹家族。

船小好調頭,陳一生的號角軍天天在生死邊緣搏殺,出征準備真的是非常省事。這個時候,陳一生的號角軍還是以騎兵爲主,每個人都帶着空間戒指,裏面儲存了足夠他們使用兩個月的物資,如果兩個月後還打不贏巨鷹,他們也不用回來了,因爲,這就是號角軍所能供養的全部了。

說來也是悲催,陳一生的號角軍仍然是輸不起。

此時,已經是秋天了,天氣漸漸涼爽起來。

秋高氣爽。

陳一生看着身後浩浩蕩蕩的隊伍

戰士們一個個器宇軒昂,盔明甲亮,長長的隊伍旌旗飛舞,氣勢奪人。

數百隻天龍獒在隊伍外圍奔馳嘯叫,警戒四方。

陳一生心中不禁一熱,這都是他和朋友們心血的結晶啊。

不懈的努力,終於有了回報,陳一生手中也有一支自己的力量了。

雖然和真正的大勢力比起來,還是十分弱小,但對於陳一這些年輕人來說,已經足夠他們自豪了,他們也有理由自豪。

從西極要塞歷練開始,陳一生他們經過無數的生死考驗,最終在驃騎草原立下腳跟,親手打造了一支絕對忠於自己的力量。而時間不過是大半年時間。如果是費虎、李一天這些有家族背景的人,這樣的發展速度還會讓人理解,可是陳一生他們都是一些一文不名的普通修者家子弟,像陳一生更是無所依靠,就是憑着不懈的努力,大家的齊心協力和一點點運氣,纔有了今天的局面。此時,大多數的修者們要麼已經在妖獸界殞命,要麼已經灰溜溜的回到了東華國內,要麼就是還在金獅草原一帶投靠黑羽,被當作炮灰,和其他強大的妖獸勢力火拼。雖然也有不少修者們也開始建立自己的地盤和勢力,但要說發展最好,實力最強,還就是陳一生他們這一股。

由於有了飛天神馬這種移動能力很強的妖獸支持,陳一生的號角軍前進速度很快,大約一個月後,已經進入巨鷹家族,摩天崖的領地。

此時,巨鷹王也得到了號角軍大舉入侵的信息。

早先逃回的巨鷹就已經向巨鷹王報告了有人插手他們和狐族爭端的事。

巨鷹王對陳一生的號角軍並不瞭解,這股新近在驃騎草原崛起的勢力的消息,並未讓巨鷹王引起足夠重視,但有人插手他和狐族的爭端,並把自己派出的巨鷹擊退,總歸不是好事,很有可能那個老狐狸福克斯會把石頭的交給這股插手的力量,到時候這事情就不好辦了。

“那股勢力查明瞭嗎?”巨鷹王問手下一個前出偵查的巨鷹道。

“回大王,有關那股力量的消息現在非常少,只是從過往商旅處打聽道,那股勢力的領頭人是陳一生,是新近擊敗了疾風狼羣才崛起的,手下有人類修者和牛頭人戰士,人數大概兩三萬人,能戰鬥的大概是數千人!”巨鷹彙報道。

“陳一生?”巨鷹王喃喃自語,沒聽說過這個名字啊,看來是新人不假了,最有可能就是東華國派出歷練的那些學生們發展壯大的結果。

“現在,陳一生他們來的人有多少?”巨鷹王又問道。

“回大王,大概三千多人,都是築基期以上和四階以上的修爲!”巨鷹彙報道。

“嗯,知道了,通知大家,集合應戰!”巨鷹王吩咐道。

“可是大王,我們是不是需要恢復一下實力,暫且先忍一忍!”一名巨鷹統領建議道。

“什麼?你害怕了嗎?”巨鷹王一翅膀把這個統領扇了一個趔趄。

“敵人都欺負到我們家門口了,你們不是想着退敵,反而是逃避?你們要記住,我們是鷹,不是家雀,我們是藍天的驕子,不是寄居在屋檐下的懦夫。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這樣任人欺負了?我告訴你們,就是他們再強大一百倍。我們也要戰鬥,也要讓他們付出代價!”巨鷹王大吼道。

一頓訓斥,反而使那些鷹們鼓起了戰鬥的勇氣。

“唉”巨鷹王心中卻不得不哀嘆,要是自己的那些精銳手下還活着多好,他們可不會像這些新手們一樣,膽小怕死。

想到這裏,巨鷹王忍不住又回憶起了那個令人恐懼的黑羽,背上一股冷汗直冒。

“軍團長,巨鷹在前面擺好隊伍,迎戰!”前出偵查的滴滴回報道。

“很好,就怕他們不出來呢!”陳一生反而舒了一口氣。

其他人也是同樣的想法,他們大老遠跑過來,就是要速戰速決,如果巨鷹們躲了起來。他們反而要耗時費力的找來找去,在人家巨鷹的地盤上,指不定會被襲擾成什麼樣子呢。

“看來這巨鷹王還是看不起我們啊!”趙一楓開玩笑的說道。

“這次就讓他長個教訓!”徐豪大喊道。

“我們最好不要硬拼!”陳一生說道。

“是的,我們可以這麼辦”,趙一楓把想法一說,衆人紛紛點頭。這個狗頭軍師鬼點子就是多啊。

號角軍和巨鷹空中對峙。



“你就是陳一生?”巨鷹王打量着這個貌不驚人的人類修者。

“是的”,陳一生不卑不亢的答道。

“你我無冤無仇,爲什麼要找我麻煩?”巨鷹王質問道。

“天下人管天下事,你們欺負弱小的狐族,我們作爲維護修真界和平的力量,自然不能任由你巨鷹肆意妄爲,我們接受了狐族的委託,有必要過來管教你們一番,維護這個世界的公平正義”陳一生胡謅八扯,也說的頭頭是道。 “你胡扯”巨鷹王厲喝道,他心下惱怒,卻也不敢說出那個石頭的祕密。不過,從陳一生這番表現看,巨鷹王斷定那個狐族族長福克斯把石頭交給了陳一生,求他庇護。這個年輕修者年輕氣盛,自然會替那個老狐狸出頭。

陳一生可不管巨鷹王那些,他按照趙一楓教的臺詞,滔滔不絕的長篇大論。

巨鷹王見到陳一生兵馬雄壯,和自己想的那羣烏合之衆完全不同,一時也不敢貿然輕舉妄動,便牙對牙,口對口,同陳一生展開了針鋒相對的脣槍舌戰。

陳一生等的就是這個,雙方自然一時之間難分勝負。

吵架嘛,自然誰都覺得自己佔道理,誰也不肯讓步。哪有嘴皮子上認輸的英雄呢?

雙方就這麼耗着。

但是巨鷹王還是起了疑心,心想這夥人來勢洶洶,正好一決雌雄的時候,怎麼突然之間淨和自己吵架?會不會玩什麼陰謀?要知道人類可是非常奸詐的。

想到這裏,巨鷹王暗道一聲不好,急忙讓一隻巨鷹回家去看看情況。

還沒等這隻巨鷹飛出去,鷹巢方向飛來了數只報警的看家鷹。

“大王不好了,敵人偷襲鷹巢!”看家鷹大喊道。

鷹王聽到這個消息,心中那個氣啊,他一是氣這幫人類果然在耍花樣,明面上在這裏打嘴仗,暗地裏偷襲他的老巢。二是氣這個報警的傢伙太莽撞了,要是以前自己的精銳巨鷹,絕對不會把壞消息這麼大喊大叫出來,這不是擾亂軍心嗎?

果然,周圍的巨鷹一聽到老家遭襲的消息,整個隊列都亂了套。

原來,以往巨鷹王帶領的精銳巨鷹都是年輕的雄鷹,無家無業,唯巨鷹王命令是從。現在,他臨時徵召這些鷹都是已經成家的鷹,許多還是夫妻倆一塊兒來的。鷹巢只有一些年老的鷹和少量戰鷹,根本不可能抵擋住敵人偷襲的。

巨鷹王急忙拋下和陳一生的對罵,開始整肅隊伍。

而陳一生等的就是這個機會,他們派出五百天龍獒去偷襲鷹巢,其最終目的倒不是把巨鷹的老家給掀翻,雖然陳一生他們也很想那樣,不過鷹巢建在高高的摩天崖上,天龍獒能不能拿下都是個問題。他們只需要天龍獒偷襲鷹巢的消息能傳過來,擾亂巨鷹的心神即可。

巨鷹王還沒有把議論紛紛,開始互相移動的巨鷹隊伍整頓好。就聽見喊殺聲大起,陳一生的號角軍趁此機會,發動了進攻!


“該死的”巨鷹王破口大罵陳一生卑鄙無恥,帶領巨鷹們和號角軍廝殺在一起。

由於號角軍偷襲鷹巢的消息實在太過震撼,這些巨鷹們的心思根本就沒在和號角軍正面作戰上,一個個你偷偷看着我,我悄悄望着你,都想着能夠及時脫離戰場,好回去救援自己的家。

巨鷹王費盡了力氣想要約束這些無心戀戰的巨鷹們,可惜他當時在金獅草原,精銳的手下們全軍覆沒,連個種子都沒有留下。

這就造成巨鷹戰鬥的傳統和技巧斷檔,整個隊伍沒有懂行的戰鷹骨幹來約束,導致這些新近召集的巨鷹根本就不會進行大規模正規戰鬥,讓他們去欺負狐族這種弱小還湊合,讓他們去抵抗勢均力敵的敵人就太難了。

很快,在號角軍強力攻擊下,巨鷹們就敗下陣來,一個個也不顧上保持陣型,大家開始四散飛逃,不少巨鷹已經開始朝老家方向急竄。

這下,巨鷹王徹底火了,他憤怒的殺掉了幾隻帶頭亂跑的巨鷹,可惜,巨鷹們只是稍微有秩序了那麼一小會兒,又在陳一生號角軍的攻擊下崩潰。

巨鷹王心中憤怒的要冒出火來,他撇開衆人,淒厲的長嘯着向陳一生急撲而去。


“小心!”菁菁看到,急忙提醒陳一生。

陳一生奮力擊傷眼前的一隻巨鷹,回頭看到巨鷹王犀利的利爪就要向自己的天靈蓋。

“好了不起麼?”陳一生有心在自己心愛的人面前賣弄,雙臂一張,須臾之間,陳一生本人已經不見!

取而代之是一隻同樣白頭黑身的鐵翅巨鷹。

七十二般玄功變化——變禽。

這些日子來,陳一生除了往來征戰,修爲什麼的也沒有落下,一直在與日俱增。

這七十二般玄功變化,他經過苦苦蔘悟,加上解剖巨鷹的結構,終於悟通了變禽的道理。

變禽和上一層變獸的最大不同,就是禽鳥會飛,而且和人類、妖獸的生理結構差異很大。

陳一生自然可以憑藉他金丹期的修爲,用修者飛行的原理模擬禽類飛行,但這種作弊式的方法完全就背離了七十二般變化的初衷。

和人類依靠大量靈力消耗而反推飛行的原理不同,禽鳥的翅膀煽動,消耗的靈力非常少和節約,遇到上升的氣流,它們甚至可以不用消耗靈力,毫無成本的飛行。

陳一生當然要盡心參悟禽鳥的飛行道理。

有時候,他自己綁上巨鷹的翅膀,模擬那種在天上翱翔的感覺。

海量的努力,終於換來了收穫,陳一生終於體會到鳥兒那種飛翔天際的感覺。

這是一種和以往藉助靈力反推完全不同的飛行方法,如果非要讓他形容的話,就是類似於游泳那種感覺,任由天空託浮這自己,自由自在的飛來飛去。

眼見對面的敵人突然幻化作一隻巨鷹朝自己抓來,巨鷹王一愣,忽然心中一陣竊喜,在這天上,變作巨鷹和我戰鬥,不是找死麼?

果然,變作巨鷹的陳一生很快就被巨鷹王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一時之間,翎毛飛舞,搞得陳一生險情不斷,狼狽不堪。

“一生哥,快變回來!”菁菁擔心的大叫。

但是陳一生好像充耳不聞,依舊和巨鷹王纏鬥。

“小子,去死吧!”巨鷹王雙爪勾住陳一生的雙爪,鋼鐵般的巨喙朝陳一生的腦袋啄去!

巨鷹是一種非常敏捷狡猾的猛禽,他們沒有十分把握,是絕不肯如此近距離的進攻的。

如果巨鷹王知道疾風狼王是怎麼死的,他一定不會這麼靠近陳一生。

陳一生等的就是這麼千鈞一髮的近身機會,就在巨鷹王的巨喙就要啄進陳一生腦殼的一剎那。

陳一生恢復了本來面目,身體蛇一般的扭轉,以普通修者根本不可能弄出的姿勢,躲過了巨喙。而陳一生的左手緊緊抓住巨鷹王的脖子處,右手奮力一刺,***吐着生命火焰刺入巨鷹王的心臟! 巨鷹王身體大震,本能的鬆開了雙爪,陳一生藉機擺脫,猱身而上,攀附在巨鷹王背上,順勢抽出了***!

***開有血槽,放血最是厲害不過。

巨鷹王雖然也有一定的身體自愈能力,但那是在身體要害沒有受傷的情況下。

而且陳一生的生命靈力,治癒他人固然沒得說,破壞起生命結構來,更是沒的說。

所謂醫生纔是“殺人狂”。

(小說需要,我不是說內科醫生!當然,我更沒有說外科醫生)

如今心臟受傷,巨鷹王如何能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